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四章 悲愤的黎落
    ,精彩小说免费!

    电话接通后,黎落一个劲儿哭。

    龙慕云安慰道:“小落,不哭,怎么回事,慢慢说。”

    黎落将小环如何被欺负说了,尤其着重的说了她自己的内疚自责,如果不是她表现的厌恶、嫌弃,如果她能够不顾那些,而是细心的陪着小环,安慰小环,也许小环还有生的意志和留恋。

    “龙剑就是个畜生!”龙慕云咬牙切齿,“小落,不怪你,你不要自责了,更不要干傻事,我现在没法去你身边陪你,但是,我们保持联络畅通。”

    “表姐,到了这个时候,我又怎么可能寻短见,我要报仇,不光报复龙剑,还要报复龙家!”

    “小落……”龙慕云刚要说什么,却发现黎落挂断了电话。

    再打,居然打不进去。

    这可急坏了龙慕云,她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

    不知道是龙慕云有意无意,讲电话很大声,杨根硕不光听到她说的,也听到了黎落说的。

    黎落的丫头小环居然不堪受辱自杀了。

    黎落的未婚夫龙剑,还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牲口,大婚前一天,先把未婚妻的丫头给办了。

    杨根硕都听到了,心头也不免有些波动,然而,依然没有任何表示。

    很奇怪,龙慕云这一次没来找他。

    ……

    房中。

    黎落抱着小环渐渐冰冷的身体,哭泣着,絮叨着。

    “小环,你慢慢走,在奈何桥上等我,等我明天为了报了仇,就来追你,我们一起下去做个伴,来生,我们不再做女人!”

    “对不起,都是因为我!龙剑这么对你,都是给我看的,我不体谅你,还嫌弃你,我该死,该死的是我啊!”

    黎落哭得气噎声歇。

    朦胧的视线里,黎泓俊站在了门口。

    他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

    “小环她……”

    “奇怪吗?”黎落惨笑道,“龙剑那个王八蛋,他来过,然后小环就……就用一把剪刀,了结了自己。”

    黎泓俊也忍不住在心中大骂龙剑变.态,然后就要上前。

    “别过来!”黎落大叫。

    “小落,事已至此,你要节哀。”

    “节哀,这就是你们为我选的男人,你们分明要把我推进火坑,他能够在我的院子干出这种事,是不是经过你们默许的?他又何曾将咱们家放在眼里?”

    听了妹妹的血泪控诉,黎泓俊用力的闭上眼睛,慢慢地蹲在了地上。距离妹妹还有三四米远,他不是不想更近一些,但黎落不允许。

    “来几个人,两男两女吧!”黎泓俊打出一个电话。

    “你要干什么!”黎落质问。

    “让小环入土为安。”

    黎落泪流满面:“小环是我的丫鬟,她就这样没了,你们难道连个屁都不放?”

    黎泓俊叹了口气:“我会向爷爷反映的。”

    说话间,两男两女四个中年人走了进来,男的都是对襟褂子,女的是佣人的打扮,人高马大腰粗,一看就比较强壮。

    “少爷,小姐。”四人躬身问候。

    突然看到地上的血泊,四人也是心头一惊。

    “这件事,只有你们几个知道,若是被第五个人知晓,你们知道后果。”黎泓俊冷冷道。

    “是!”四人一阵头皮发麻,要命!这算特么什么差事,头上的定时炸弹算是挂上了,说不定哪一天,小命就得交代掉。

    “你们两个,”黎泓俊指着两名家丁,“想办法将小环火化。”

    “是。”两名中年男子就要从黎落手中夺下小环。

    “不要!别过来。”黎落叫道。

    “小落!”黎泓俊喝道,“你冷静点,死者为大,还是早些料理了她的后事为好。”

    “可是小环死的不明不白。”

    黎泓俊摇摇头:“只能给她的家人更多的抚恤。”

    “你这么做,家里的下人不会寒心吗?”黎落紧紧抱着小环的尸身。

    黎泓俊道:“你觉得还有什么更好的处理办法?”

    “我要为她讨还公道,我要让凶手血债血偿。”

    “小落,你为什么不说绳之以法?别天真了,你什么都做不了。”

    “是啊,我什么都做不了。”黎落嘟囔一句,仿佛被人抽了脊柱,身子一下子软倒下去。

    “小落!”黎泓俊忙不迭上前,抱住了她。

    但是,黎落已经昏迷过去,只是,眼泪还在慢慢的渗出眼角。

    黎泓俊忍不住有些心疼,但还是做出安排,“自己烧吧,留点骨灰,给小落留个念想。”

    “是!”两名家丁用一张床单裹走了小环。

    这一刻,四个下人心里都是哇凉哇凉的。

    在大家族里,他们根本没有任何权利可言,死了,也就是多一点抚恤而已。

    黎泓俊目送两名家丁离去,又对两名健妇说道:“地板清理干净,没收一切能够自残的东西,尤其是金属利器,在小姐出嫁之前,你们必须给我看好她,若有差池……”

    顿了顿,看着低下头的两名健妇说道:“送你们去见小环。”

    “是是!”两人一个劲儿点头,一后背的冷汗。

    ……

    “太过分了,这个孽畜,根本没有把我们家,把我这个家主放在眼里!”

    当黎泓俊向爷爷汇报之后,黎鸿燊大发雷霆。

    “爷爷,事已至此,你发脾气也没有用,我想,小落说的没错,龙剑之所以这么做,一方面是他本性使然,另一方面,就是想要试探咱们的底线。”

    黎鸿燊看着孙子,沉默了半晌,一声叹息:“虎落平阳被犬欺!”

    “龙家狼子野心,我担心咱们是与虎谋皮。”

    “那又能如何,咱们走到了这一步,是骑虎难下,箭在弦上。”

    “是啊,这门亲事,是不可能回绝掉的。”

    黎鸿燊的眼中突然精光四射:“鸿俊,两件事。第一,派人看着你妹妹,切不可让她做傻事。”

    “我已做出安排。”

    “很好!”黎鸿燊点点头,“第二,为了防止她在婚礼上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我认为有必要……”

    黎泓俊叹了口气:“我会给她服用十香软筋散。”

    “好吧,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黎泓俊也是叹息连连,“哦,对了,你不是说杨根硕会来抢亲,这种可能性大不大?”

    黎泓俊摇头:“经过最近的几次窃听,可能性是越来越小了。”

    “该死!”黎鸿燊一拍桌子,“无论如何,你的布置不要松懈。”

    “明白。”

    “娼门什么动静?”

    “任天涯那个女人居然不接我电话,要不我走一趟?”

    “去吧,杨家势大,必须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

    杨根硕的房间。

    他同瑶姬并肩坐在床边。

    这会儿,正在等灯下鉴别着苍昊送给瑶姬解蛊的药粉。

    瑶姬默默看着他,看到他是那么的专注。

    “应该没毒,可以试试。”

    “嗯。”

    “听苍昊的口气,只有蛊毒发作时服用才能有效,所以这个吊坠,我暂时收回。”

    “嗯。”

    “你可以回房了,以后要离我远一些,我的吊坠对你蛊毒的压制,有着一个有效半径。”

    “公子,你是怕我留下来吗?”瑶姬笑道。

    “我怕什么?不过,等以后吧!”

    “公子真是个不凡的男子呢!”

    “不要夸我。”

    “我就要夸你,听说你有不止一个女朋友,那么,说明你并非不近女色。然而,全天下的男人,看到我,都想带我去到床上,唯有你……你是不是有着强烈的洁癖。”

    “瑶姬,看你,又来了!”杨根硕哭笑不得,“要不今晚你留下来,咱们深入浅出的交流一下。”

    说着,一只手就伸向了瑶姬的胸口。

    “啊!不要!”瑶姬逃到了门口,“人家还没准备好,晚安。”

    她出去了,并且将门带上。

    杨根硕笑着耸了耸肩。心中不由的一叹,风尘女子,一旦动了感情,也如纯真少女一般。

    突然,门又开了,还是黎落。

    “你又准备好了?”

    “才不是!”瑶姬斟酌了一番,有些艰难的开口道:“龙姐姐一直在哭。”

    “女人嘛!”杨根硕牵强一笑。他自然是知道原因的。

    ……

    黎泓俊再次去了天涯海阁。

    这一次,却没有放纵的心思。

    到了门口,就能发现,天涯海阁完全恢复了秩序,生意似乎比以往更加火爆。

    这是一个古老的职业,是男人的销金窟。

    这个世界,财富永远集中在少数人手里。

    所以,花天酒地纸醉金迷的生活,也永远只是属于少数人。

    他走进门,王八一眼就看到了他。

    “鸿俊少爷,你来了!快请,十二金钗都在等您,我领您过去。”

    “王八,拿着。”黎泓俊给了小费,是一张一万块的支票,一早就填好了。

    黎泓俊身份摆在这儿,现金没法带,也显得俗气,现金支票就简单多了,想签多少都成。

    “感谢鸿俊少爷打赏!”王八嘴上说道,心里却是不屑一顾。

    天涯海阁的营业额一晚上几百万上千万,自从他跟任天涯苟且之后,任天涯就开始为他们二人的将来打算,每天抽出来十分之一,存入他们的私人户头。

    也就是说,王八现在也是有钱人了。

    “鸿俊少爷,请。”

    “我今天不是来风花雪月的,我要见见你们阁主。”

    王八一脸为难,“鸿俊少爷,阁主不方便。”

    “什么?”黎泓俊微微变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