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五章 大婚前夕
    ,精彩小说免费!

    黎泓俊变色道:“什么意思?”

    “哦,那个,我们阁主身体有恙,需要静养,不便打扰,鸿俊少爷要是有什么吩咐,可以由我转达。”王八说道。

    黎泓俊冷笑:“王八,一看你就是个实诚人,很少说谎,所以,你知不知道,你的脸蛋很红。”

    “有吗?哪里?”王八摸着脸问。

    “任天涯不想见我?心里有鬼?”

    “鸿俊少爷,你怎么这么说话,我们阁主光明磊落……”就在这时,他接通了手机,“阁主。”

    “让他上来。”任天涯从监控中看到了一切,声音略显疲惫。

    “是。”王八挂断电话,冲黎泓俊道:“鸿俊少爷,阁主请你上去。”

    黎泓俊淡淡一笑:“请带路。”

    步入任天涯的办公室,王八给泡了一杯招待茶,就出去了。

    “鸿俊少爷,不知道有什么事儿?你来我这里,难道不是为了潇洒?哦对了,明日,是你妹妹大婚,这可是咱们京都上流社会的一桩盛事,我都接到龙家的请柬了呢!”

    黎泓俊站在那儿冷笑:“任阁主,我看你们精神很好啊,哪有半点身体不舒服的样子。”

    “女人嘛!总会有这样的那样的问题,不碍事,不劳鸿俊少爷挂心。”

    “你想多了,我怎么会关心你?”

    “那鸿俊少爷此行的目的是……”

    “任天涯,你还要揣着明白装糊涂吗?”

    “好吧,我说,希望你不要绝望。”

    “什么?”

    “我们娼门已经同杨家化干戈为玉帛,从此,井水不犯河水。”

    “什么!”黎泓俊震惊的无以复加,“怎么会?三长老不是……”

    “三长老回来了,不过却是功力尽失的三长老。”

    任天涯看了眼黎泓俊续道:“都说了,说出事实,你会绝望,我还说吗?”

    “你不是报告了师门,你不是说,你们师门会有所动作?”

    “已经动作过了。”

    “啊?”

    “门主率领两大长老,超过六十名门中高手,企图一举令杨家臣服。”

    “结果呢!这样的力量,没道理失败呀!”

    “我们也是这么认为的,可就是失败了。”

    “怎么会!”

    “先是门中高手集体中毒。接着,二长老居然被杨文骥吸光了功力,大长老也被杨语桐挡住……”

    黎泓俊脑袋轰隆轰隆,根本没听清任天涯的话。

    任天涯感慨道:“不得了,杨家第三代已经完全成长起来了,如今的杨家,足可以同一些修行门派分庭抗礼。”

    皱眉看了黎泓俊一眼,任天涯淡笑:“鸿俊少爷,你在听吗?”

    “啊?你说什么?”

    “我没说什么。”

    “哦!怎么会中毒!”

    “你脑袋宕机了吗?”

    “回答我,怎么会中毒?不是你们娼门精英吗?还有半百人数,怎么会集体中毒?”黎泓俊不敢相信。

    任天涯摇摇头:“我们也无法想象,门主陈兵郊外,认为万无一失,不想那些精英吃海底捞吃出了问题。”

    “海底捞?”

    “人家杨根硕早就发现郊外有我门精英驻扎,就在火锅里下了泻药。”

    “一帮蠢货,外加吃货!”

    任天涯笑了笑,并没否认。

    “不是还有两大长老。”

    “鸿俊少爷,接下来我的话,请你认真听,我不打算再次重复。”

    “好,你请讲。”

    任天涯将二长老的不幸遭遇,大长老被人拖住的情况重新说了一遍。

    然后,还画蛇添足的问:“鸿俊少爷,怎么样?同为家族第三代,你有何感想。”

    黎泓俊浑身颤抖:“你们娼门连续损失两位长老,这种情况下,居然还跟人家和解,你们门主还真是虚怀若谷,识时务者为俊杰。”

    “不用阴阳怪气。”任天涯摇摇头,“单单这份气度,你都差远了!”

    “你说什么!”黎泓俊吼道,“我比谁差!”

    “杨根硕。”任天涯毫不隐晦,“杨根硕在占据了绝对优势之后,一句‘冤家宜解不宜结’,我们双方便化干戈为玉帛。”

    “杨根硕!”黎泓俊红着眼珠,“又是因为杨根硕,都是因为杨根硕!”

    任天涯摇摇头:“鸿俊少爷,你的问题,我算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了,你现在可以走了吧!”

    “告辞!”黎泓俊一拱手,跌跌撞撞冲下楼。

    来到停车场,发动车子,绝尘而去。

    脑袋里一直回响着任天涯那句奚落——鸿俊少爷,同样是家族第三代,你作何感想?

    “啊——”

    黎泓俊用嘶吼发泄心头的愤懑。

    为什么,为什么都是家族第三代,家族也是旗鼓相当,第三代的差距却是越来越大。

    他想明白了,都是因为杨根硕。

    一路上开的很疯狂,但他不担心,也不在乎。

    以他的修为,再严重的交通事故,他都可以避免伤害,全身而退。

    至于违章,更不在他考虑的范围之内。

    回到家中,也不管爷爷睡下没有,直接冲进了爷爷的卧房。

    “少爷!”黎耀阳推着他。

    “滚开!”黎泓俊冲着黎耀阳怒喝。

    “耀阳,让他进来。”黎鸿燊正在用一个不锈钢小勺子喝着特仑苏,这是睡前的必须程序。

    黎泓俊来到爷爷面前,又冲着黎耀阳喝道:“出去。”

    黎耀阳扣着墨镜,但咀嚼肌高高鼓起来,明显咬紧了牙关,他怒了。

    “耀阳,你先出去!”黎鸿燊道。

    “是。”黎耀阳怒气一泄,出去,并且带上了门。

    “说吧。”黎泓俊头也不抬,自顾自用勺子喝着牛奶。

    “娼门大败,双方已然化干戈为玉帛。”

    当啷。

    黎鸿燊手中的不锈钢勺子跌落在玉石桌面上,发出极其清脆的声音。

    “怎么会……这样?”

    “是这样的……”黎泓俊将从任天涯哪里听到的来龙去脉讲了一遍。

    黎鸿燊沉默良久方才低吼道:“已是大患,必须干掉!”

    “爷爷,我同意。”黎泓俊激动的说,“但是,如果他明天不来怎么办?”

    “如果他不来,就聘请国际上的杀手,一定尽快干掉他!”黎鸿燊激动地道:“一旦他被干掉,杨家定然一蹶不振,此消彼长,我们黎家必然能够恢复霸主地位。”

    “是!”黎泓俊说。实则,他心里不以为然。如果杨家倒下,黎家十有八.九要被龙家吞掉。霸主地位,从何而来。

    但是,爷孙俩这一刻都有些失去理智。

    按照目前掌握的信息分析,杨根硕几乎一人之力,便可以同一个门派抗衡,这个结论,令人绝望。

    ……

    杨根硕有几天没跟南疆的百合和花小蛮通电话了。

    所以,临睡前,打了一通。

    同花小蛮说得最多的是村寨的构筑,还有就是一些古老的药方。

    同百合温存了几句,了解了一下两个虎儿子的近况。

    小甲小乙很健康,但生长缓慢,不过,食量不小,兄弟俩一顿要吃十公斤生肉。

    虎妈百合直言快养不起了——当然,这只是一句玩笑话。

    最后,杨根硕让王刑天听电话。

    王刑天很诧异:“大牛,怎么想起跟我讲话,不是有什么事儿要求我吧!”

    “狗屁!”杨根硕笑骂,对王刑天没有丝毫的尊敬,“跟你打听一点事儿。”

    “什么事?”

    “修行门派。”

    “干什么?”

    “鬼门是不是?”

    “也算吧,但我人数太少。对了,大牛,莫不是你跟哪个门派交恶?”

    “我跟丐门还交好呢!”

    “你就直说吧!不说,我可挂了啊!”

    “娼门,跟娼门打了一仗。”

    “娼门的实力不可小觑啊!结果如何?”

    “他们折戟沉沙,我说冤家宜解不宜结,然后,这件事暂时结束了。”

    “大牛,你牛啊!”

    “打仗嘛!有时候要动脑子。”

    “佩服。”

    ……

    通话结束后,他就睡下了。

    不久,做了个梦。

    梦中,重温了开发花小蛮那个石女的情景。

    当贯穿的一刻,他一个激灵,从黑暗中坐了起来。

    然后,一男一女同时“啊”。

    男的自然是杨根硕,他随手开了灯。

    “啊!”龙慕云再喊一声。

    杨根硕目瞪口呆。

    原来,龙慕云不知何时进房,并且站在了床前。

    此时的她,披了一件蚊帐一样的轻纱,里面居然是真空。

    “小云,你做什么?”

    “不许看!”龙慕云一只手挡着上面,一只手护着下面。

    “好好好,我不看,我不看。”杨根硕哭笑不得,“但是你干嘛这样进我房间,而且是三更半夜,不要说你是上厕所然后跑错了房间。”

    龙慕云沉默良久,然后拿开了双手,蚊帐一样的白纱轻轻落下,露出珠圆玉润毫无遮掩的身子。

    “你……”杨根硕只是飞快的扫了一眼三点,然后目光就回到了龙慕云滴血的俏脸上,摇摇头:“小云,你这有什么何苦。”

    “你看了我的身子,我就是你的人。你抢了小落,我们可以一起……一起伺候你。你要是不去抢,就是一尸两命。”

    杨根硕苦笑:“我就知道不白看。不过,一尸两命啥意思?”

    “不是,是两个人两条命。小落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

    “小云,如果我说,一开始我就准备介入,你信吗?”

    “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