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章 验尸
    “区分还是容易的。”卓然将头颅拿了起来,指着断端说道,“如果死者是被人砍断脖颈而死,必然造成急性出血,这种死法会使死者出现严重贫血的苍白状态,特别是内脏。假如死者是被锐器插入颅脑死亡,这么小的伤口,出血量也就不大,所以死者不会出现严重贫血,尸体肌肤不会是缺血状态的苍白色。这具尸体没有出现贫血,所以不是砍断脖子死的。另外,脖子处断口肌肉组织和血管并没有出现收缩,符合死后创的特点,也证明是死亡之后进行分尸才把脖颈砍断的。”

    云燕指着死者头颅那处三角形的创口,问:“你知道这是什么凶器造成的吗?”

    如果说这案子发生在现代社会,卓然马上就会怀疑是被三棱刮刀或者三棱军刺刺中后造成的,但是根据他承继的记忆可知,宋朝没有这一类的刀具,所以摇了摇头:“我还没想到。”

    卓然指着死者下体道:“稳婆进行过检验,死者阴部有明显的强暴痕迹和撕裂创,说明死者曾受到过非常粗野的强暴。”

    “禽兽!”云燕恨恨道。

    卓然让仵作去找了些丝绵和小棍子来,卓然将丝棉缠在小棍一头做成棉签,提取了尸体**穹窿处的拭子。

    云燕不知道卓然这是在做什么,疑惑地瞧着他。

    卓然解释说:“这是我偶然学会的一种破案法门,可以根据凶犯强暴女子留下的体液判断凶犯的情况,从而锁定罪犯。”

    虽然卓然在宋朝没有相应设备、试剂帮他完成这方面的检验,但他要想办法在宋朝造出这样的设备和试剂来,比如最简单的光学显微镜,可以观察到精子的存在,比如最基本的检验血型的试剂等等。

    这需要时间,现在他还没头绪。但是尸体的**却会破坏这些证据,导致证据灭失,所以必须先提取。等待将来条件具备再进行检验。

    云燕疑惑地问:“有这么神奇的办法吗?你从哪里学来的?”

    “是我从一本古书上得到的检验方法,至于这古书的名字,请恕我不能相告。”

    这些珍贵的资料当然不能轻易告人,云燕完全可以理解,不过他对卓然的这个解释有些半信半疑,因为她从来没听说过有这样的尸检手段可以用来寻找罪犯。

    卓然开始检验另外一口棺材的尸体。

    这具尸体非同小可,棺椁是珍贵的金丝楠木做成的,高大厚重,散发出淡淡幽香,由此可知这口棺材价格不菲,因为里面盛装的,便是皇帝身边的近臣,枢密副承旨董远山的尸体。

    枢密副承旨虽然官不算特别大,但是是皇帝身边的近臣,深得皇帝的器重,这一次带着家眷到武德县来踏青游玩。因为贪图游山玩水错过了宿头,临时借宿在一户山村人家。当晚董远山避开侍从独自外出,一去不回。

    侍从和家人四处寻找却没找到,急忙报告当地官府,派出更多人手四处搜寻。三天后找到被碎尸之后砍成了将近二十块的尸骨,扔的到处都是。头颅同样被油炸。其余尸块被沸水长时间煮过。家人是从尸体身长及特别的胎记和曾受过伤的部位等特征确认是他本人。

    根据尸体现象的记忆,结合发现尸体时的气温和周围环境情况,确定死者的死亡时间是发现碎尸块的前一天。

    抛尸现场在山边,靠近驿道,所以卓然没有断定是附近的人,因为凶犯可以通过驴车等运输工具把尸块带到此地,而且尸体是沿着驿道两边随意抛撒的。

    董远山的致命伤同样是头顶的三棱形创口,根据仵作检验尸格记载,死者后庭也被人粗暴开过,造成了撕裂伤。

    因此,这之前,参与破案的怀州知州、通判、庞知县等都一致认为,这个男女通吃的凶犯肯定是个极其变态的江湖杀手,四处流窜作案。可是通过江湖人士多方进行打探,没有发现这样的人出现在武德县一带。

    卓然重新勘查董远山的尸块,尸检情况跟前面两个妇人如出一辙。他用棉签提取了死者后庭直肠内容物备检。

    检查完两口棺材之后,卓然接着介绍了第三个被害人,御史中丞樊爵江的孙女被害情况。

    樊女年仅十五岁,案发当时带着丫鬟外出踏雪寻梅游玩。路上丫鬟内急,到树林中方便,出来时驿道上已经看不见小姐的身影,多方寻找无果。通报衙门四处寻找,几天后在驿道两旁的雪地里发现了被肢解成二十多块的尸骸。同样被水煮过,这一次头部只是被煮过,但没有被油炸。

    发现尸骸是在白天,使得这条驿道上几天之内没有人敢通过,因为死者分尸的尸块被到处乱扔,让人触目惊心。

    与前面发现的碎尸案不同的是,尸体的头部并没有先前那种三棱形的创口,因此仵作最终确认被害人是被直接砍断脖颈而死,死后分尸。

    稳婆对尸体进行检验,确认死者曾被强暴,下体有明显撕裂创。

    介绍完之后,卓然对云燕道:“其实,有一个开棺验尸的理由是很充分的,御史中丞范大人或许听了后会同意开棺验尸。”

    “哦?你说说看。”

    “仵作判断范大人孙女死亡的原因是因为没有发现其他的致命创伤,从而推断为砍断脖子而死,这是非常牵强的。因为我当时看过尸体,没有出现严重贫血的苍白色,所以不符合砍断脖颈死亡的特点。应该另有导致其死亡的原因,必须开棺验尸。”

    云燕高兴地点点头道:“这个理由很充分,我相信他会同意的。”

    接下来勘验的是怀州司马李树军的儿子。

    卓然根据记忆中的资料给云燕介绍,死者李公子年仅十七岁,从怀州到德州来游玩,半夜独自离开住处,不准随从跟随,随后下落不明。几天之后同样发现他的尸体肢解后被扔到驿道两旁,尸块被水煮过,头颅被油炸过,面目全非。是根据尸体屁股尾椎骨上三颗小痣的位置最终被怀州司马李树军确定就是失踪的儿子。

    分尸断口显示是菜刀之类的刀具形成,分尸手法显示不具备屠宰知识。

    卓然检验尸体,确认尸体头顶也有三棱形创口,深达半支筷子。身体其他部位没有发现致命伤,确认是被人用三棱形刀具扎入头部而死。后庭同样被人粗暴开过,造成撕裂伤。

    卓然同样用棉签提取了直肠内容物试纸,用于将来可能进行的检验。

    当卓然完成全部的尸体复检之后,云燕道:“时间还早,咱们出城去看看抛尸现场吧,看看能否找到什么线索。如何?”

    卓然点头答应,对郭帅道:“吩咐备轿!”

    卓然的官太小了,没有专门的官轿,只能坐衙门共用的一顶官轿,有公事外出才能乘坐。

    官轿准备好了,卓然乘坐官轿,云燕依旧骑着她的枣红马,带着当时勘验现场的仵作,前往抛尸现场。

    他们最先来的是发现枢密副承旨碎尸块的抛尸现场,在武德县城里一条最繁华的大街上,是第二天早上被人陆续发现的,应该是头天晚上抛尸的。

    随行的仵作拿着尸格,将发现尸块的位置指给云燕和卓然。

    云燕一边看一边恨恨说道:“这淫贼狠毒而且嚣张,纯粹是跟我们衙门叫板,似乎在说他就算把尸体抛在我们面前,我们也抓不到他。哼!我一定要将他绳之以法,让他看看什么叫做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卓然面色沉重,道:“是呀,四具尸体,外加一条腿,如果是同一个人干的,前面两个抛尸还算偏僻野外,第三个御史中丞孙女直接抛在驿道两边路上。最后枢密副承旨的碎尸竟然直接抛在路边最显眼的位置。罪犯的确胆子越来越大,让人感觉他唯恐别人不知道似的。”

    云燕道:“从凶犯的所作所为来看,若是任由他这般下去,只怕下一次杀人,尸块会直接扔到衙门口,直接挑战衙门和朝廷。这个人肯定对朝廷有天大的怨言。”

    卓然摇了摇头说:“那倒未必,我觉得更象是通过这种方式报复社会,这种心理称为反社会人格。这种人对整个社会极端痛恨,认为他的不公平都是社会造成的,因此通过犯罪来对社会进行报复。”

    卓然说的是犯罪心理学,云燕当然不知道,不满的瞧了他一眼,肚子里嘀咕了一句:这呆子又在掉什么书袋。

    看完城里的两处抛尸现场之后,云燕说:“我感觉凶手轻功应该不错。因为有几处抛尸地点是街边高高的树枝或者屋檐,如果轻功不好,没办法将尸块挂上去的。”

    卓然点了点头说:“嗯,面对这样的凶犯,我们更要小心。”

    看完城里抛尸现场,他们接着出城到发现御史中丞孙女碎石块的抛尸现场那条官道上去察看。

    这两天普降大雪,地上全都是白雪,被驿道上来来往往的车马和行人碾成了坚冰,所以轿夫都避开道路正中而走两边相对松软的雪,能够确保不至于在冰上滑倒。

    到了驿道抛尸现场,随行仵作给他们介绍每一块尸块被发现的地方。

    现场亲眼查看要比卷宗看材料和现场勘查示意图直观深刻得多。

    


    


    ps:书友们,我是沐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