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章 打磨水晶
    卓然把脸洗完,帕子放好,这才说道:“叫他进来,我来跟他说说。这件事我不想闹大,免得别人说我仗势欺人。”

    郭帅答应,很快便带着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玉石店东家进来。一见到卓然,东家咕咚便跪在了地上讨饶。

    这东家并不知道他店里那老实巴交的打磨工匠是县尉老爷的二哥。因为卓然是两年前才进士及第当官的。这之前卓家家道中落,无人理睬。而卓然当官之后,因为宋朝消息闭塞,作坊东家也没听说,所以一直不知,这才敢欺负他二哥,还踹了他一记窝心脚。要早知道,借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这么做的,可惜现在知道的太晚了。

    玉器店东家将一箱银子放在地上,左右开弓不停打自己的耳光,生怕打轻了县尉老爷不高兴,所以几巴掌下来连嘴角都带了血丝。

    卓然皱着眉说:“行了,这件事我懒得跟你啰嗦,你只需告诉我,你打算怎么办?”

    东家将那一箱银子打开,里面白花花的银子,道:“小的是被猪油蒙了心,竟然踢了县尉老爷您的二哥,罪该万死,这些银子是我赔给二老爷的,请老爷高抬贵手,放过我吧。我们家真没有杀人碎尸的凶手,求求你了。”

    卓然说道:“二哥被你踢了,这医药费当然要陪。还有呢?”

    东家一时没反应过来,望着卓然。

    卓然哼了一声,道:“我二哥在你店里当学徒,本来三年就应该满师,这么多年你不让他满师,还按照学徒算钱,你觉得公道吗?”

    东家立即又咚咚磕头:“小人实在该死,小人愿意赔偿这么多年他的损失。这项银子有五十两,不知道够不够?若不够,小人再回去筹钱。”

    卓然心中已经大致算了一下,这笔钱绰绰有余了。于是才点头,道:“好吧,就这么着吧。”

    东家心中石头这才落地,感激地连连磕头。

    卓然问道:“对了,顺便问一句,你玉石店有没有无色的水晶?”

    水晶分很多种,五颜六色的都有,而完全没有颜色通体透明的就是无色水晶。

    这东家的玉石店是从事各种玉石加工的,当然有各种各样的玉石,包括水晶。水晶虽然也属于宝石,但是因为产量比较多,所以相比而言价格就要低一些。

    东家忙点头哈腰说:“有啊,老爷需要什么样的无色水晶小人店里都有,保管给老爷最便宜的价。啊,不对,给进价,——小人从京城进的货多少钱,小人都以原价给老爷,连路费都不算,嘿嘿嘿。”

    卓然问了无色水晶通常卖价后,觉得自己可以承受,便说道:“你给我拿一些小孩拳头大小的无色水晶送来,我要买。”

    东家急道:“是是,小人这就给老爷您送来,绝不敢多要价。”

    “嗯,也不能让你亏本,免得人家说我欺负人。买卖嘛,还是要赚钱的,或许以后我还要从你这进货呢。”

    东家满口答应:“行啊,多谢老爷赏脸。小人一定按成本价给老爷您。”

    卓然又说道:“我二哥被你踹了一脚,身子不舒服,可能需要在家休息几天,没问题吧?”

    东家忙不迭的说:“没问题,休息多久都行,而且休息期间工钱照算,毕竟是小人踢伤的,这误工费当然是要给的。”

    卓然也没客气,又说:“我想从你店里买一套打磨水晶的机械,全套的。多少钱,你说个价。别说不要钱,说个卖价就好。”

    这东家原本想着会被官老爷狠狠敲一笔竹杠的,没想到卓然并没有狮子大张口,索要赔偿还是合理的。心中感激,忙道:“行啊,我正好进了几套新的打磨机械,转卖给老爷一套就是,绝对进价,不赚一文钱。回去就给老爷您送来。”

    这东家回去之后,很快就将无色水晶和玉石打磨机给卓然送来了。

    卓然把二哥和二嫂请到自己屋中来。说了这件事,把那一箱银子给了他们,告诉二哥这是替他要回来的损害赔偿和这些年的工钱。

    卓然二哥和二嫂看见桌上白花花的银子,激动得热泪盈眶,握着卓然的手,除了连声感谢,话语哽咽,别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卓然劝慰了几句,然后说道:“二哥,我知道你在玉器店是多年熟练的打磨工,你能够按照我需要的形状打磨出水晶吗?”

    他二哥马上道:“没问题啊,我在玉器店里干了二十多年,只要给我一个图纸,什么玩意我都可以打磨出来,三弟想打磨什么东西?”

    “我要打磨一个椭圆形的镜片,用无色水晶打磨,要能通透清楚地看见对面的东西。我已经给你们的东家说好了,给你一段时间休息,这段时间你就在家中替我打磨,我买了一套打磨设备和几块小孩拳头大小的无色透明水晶,你按我画的图纸打磨出来。这件事要保密,可能的话,我们要靠这东西赚大钱的。”

    卓然要做的是老花镜。那一天他在庞知县的签押房看见他眯着一双眼很费力的看公文,知道他是老花眼,又知道二哥是在玉器店做打磨工,便有了做一副老花镜卖给庞知县赚钱的想法,因为这庞知县看样子还是很有钱的。

    宋朝没有专利保护,必须在技术上严格保密。虽然他不知道老花镜在宋朝有没有市场,能不能被宋朝人接受,不过,老花镜能帮助上年纪的老人阅读甚至绣花穿针,对有钱的老人来说还是有诱惑力的。

    卓然提笔画了一个老花镜的镜片形状,他实际上对老花镜镜片厚度心里没数,所以决定多打几枚不同厚度的,就像眼镜店配眼镜一样。到时候让对方测试,哪一种适合就定做哪一种。

    现在最关键的问题就是这种天然水晶打磨的镜片能不能达到现代玻璃的通透性,不过想着现代社会的眼镜也用无色透明水晶打造的,说明水晶是可以做眼镜的。

    打造老花镜是为了赚钱,此外,卓然还想打造一副光学显微镜,用于法医刑侦勘查检验。

    对于显微镜的构造,卓然是了然于胸的,但是镜片厚薄他心中没数,还是决定多打磨几种不同厚度的镜片,到时候进行测试,最后再定型。

    卓然提笔画了几幅显微镜的镜片的示意图。不同规格的都画了一种,问二哥把这些打磨出来大概需要多长时间。二哥听到卓然问时间,便知道这东西很可能是卓然急着用的,他仔细瞧了瞧问道:“估计要两三天。但是我会尽快的。”

    卓然说:“你不需要太辛苦,也不要赶得太急,如果这种镜片打出来后的质量不好,那是没有用的。”

    二哥点头说:“放心吧,我知道,干了二十年了,我对手艺还是有信心的。”

    卓然点头谢过,送走二哥他们后,卓然画了一副光学显微镜的架子和一副老花镜的眼镜架,这必须要找器械作坊的工匠来制作。好在武德县因为靠近京城,有不少这方面的能工巧匠。

    卓然找了一家最好的,亲自跟掌柜的和工匠说了要求,付了定金。

    办完这些,卓然这才来到衙门。

    云燕已经先到衙门了,正在卓然的签押房等他。

    见面后,云燕问:“怎么样?真凶有没有线索?”

    卓然说:“还没有。不过知县老爷已经写了奏折,以吴老三作为碎尸案主犯上报破案,如果朝廷认可,咱们就可以争取到更多的侦破时间。我正在想办法或许更多破案线索。——对了,开棺验尸的事情怎么样了?范大人同意了吗?”

    云燕道:“我来找你就是这件事,我把你的理由跟他说了。他听说案件已经侦破,凶犯已经抓到,为什么还要开棺验尸。我只好说根据线索可能还有其他同案犯在逃。需要寻找线索查证。他虽然很生气,但还是勉强同意了,说随时都可以。”

    “那就现在。”

    “行,我马上告诉他。”

    前御史中丞樊爵江的孙女安葬在城外樊家祖坟。这件事属机密,因此整个坟场都由衙门马步弓手警戒起来不许任何人靠近。除了几个仵作之外,连衙役都离得远远的。

    樊爵江和家人在不远处等着,不忍心上来看。他夫人在不停抹着眼泪,见到卓然竟然把头扭过一旁,樊爵江更是一张脸黑得跟锅底似的。很显然,他们对案件重新开棺验尸很有怨言。

    卓然一见他们夫妻这幅表情,自然不愿意用热脸去贴人家冷屁股,反正自己尽力而为也就行了,因此装着没看见,径直走到了坟边,招呼仵作道:“开棺吧。”

    仵作很快将坟掘开,把里面一口上好的楠木棺材取了出来,放在了旁边卓然叮嘱道:“撬开棺盖时小心点,尽量不要损毁棺椁。”

    即便没有卓然的叮嘱,这些仵作也是会非常的小心,毕竟这可是前御史中丞孙女的棺材,御史中丞那可是朝廷顶尖的高官之一。要是惹怒他,可是没好果子吃的。

    几个仵作小心翼翼将棺盖撬开,把沉重的金丝楠棺盖抬起来放在了旁边,基本上没有损害到棺材。

    棺盖打开,卓然跟云燕都走到棺材两边,各自探头往里观瞧,里面一层层铺着上好陪葬锦缎。

    仵作已经准备了一大块干净的白布,放在了棺材旁边的地上卓然亲自伸手进去小心翼翼的把铺着的锦缎取出来放在白布之上,下面是陪葬物品,都是这位可怜的小姐生前喜欢的物件,也都小心取出来按了顺序放好。

    


    


    ps:书友们,我是沐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