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 正宗滴血认亲
    员外陪着笑说:“大老爷,是这样的,我正准备给我爹迁坟,刚开坟把棺材取出来,这老道疯疯癫癫地跑过来说棺材里面的骨头根本不是我爹的,弄错了。说我爹和埋在旁边的我二叔的骨骸弄混了。我要迁走的其实是我二叔的骨骸。还把我父亲棺材给掀翻了,里面骨头撒了一地。我这才让仆从抓他到衙门来理论。这臭老道损毁我父亲的尸骨,阻拦我迁坟,请县尉大老爷替我做主,狠狠治他的罪。”

    卓然点点,走到那邋遢老道面前,皱眉瞧着他,问道:“你这道人当真惹是生非,你就不能好端端的念你的经修你的道吗?人家迁坟关你什么事?去捣什么乱?”

    老道整了整破衣烂衫的道袍,对卓然咧嘴一笑,露出一口黄牙,说道:“我帮他们算过,这坟里的尸骨不是他父亲的,旁边他二叔坟里头的才是。他偏不信,我就掀翻他棺材,他就会抓我来衙门找你治我的罪,你是个明白人,你会作出公断的。”

    卓然愣了:“你要我给你公断处置,直接来衙门告官就行了,也不用掀翻人家棺材啊。搞什么名堂!”

    “好好说他们不听嘛。”邋遢老道嘿嘿笑着,指着员外道:“你爹和你二叔是不是同时意外死的?找到尸骨时已经弄不清谁是谁的了。是也不是?”

    员外很是惊讶,忍不住点头道:“是啊,可是这件事你怎么知道?”

    卓然更是惊讶,狐疑地瞧了老道一眼,问那员外道:“究竟怎么回事?”

    员外说:“回禀老爷,是这样的,我爹跟我二叔都是长途贩运做生意的商人。那年他们带着伙计挑着货物长途贩运,路上遇到劫匪,伙计都跑了,他们两个被劫匪杀掉,尸骨扔到了乱石滩。几个月后,官兵把劫匪都剿灭之后,我们这才敢上山去寻找尸骨。找到时,我爹和我二叔都已经烂得只剩白骨了。衣服也被野兽啃咬得不成样子,我们是根据残留的衣服来估计哪一具是我爹哪一具是我二叔,把尸骨捡回来安葬的。”

    说到这,员外瞧着老道说:“你说我们弄错了,有什么依据呢?如果真的拿出依据来证明弄错了,我不仅不会请求衙门治你的罪,甚至还会重重谢你,不过你得说个道理出来。”

    邋遢老道咧嘴一笑:“很简单,滴血认亲。”

    卓然皱了皱眉。虽说古代有滴血认亲的做法,包括宋慈《洗冤录》放入书架里都有记载,但在受现代法医教育的卓然看来,是没有什么科学依据的。没想到这老道依据的是这个显然没有科学依据的方法。

    老道似乎知道卓然不相信,神秘地对卓然道:“我的滴血认亲跟别人的不一样。至于准不准,试一试大人不就知道了!”

    卓然根本不相信什么滴血认亲,也不想做这种无聊的滴血认亲的试验,于是挥挥手对那员外说道:“行了,看看这一把年纪,又无依无靠,脑子还出了点问题,就不跟你一般见识了,你走吧。”

    员外一听卓然这么说,便点头哈腰说:“既然县尉老爷都这么说了,我们也就不跟他一般见识,咱们走。”

    老道却一摆手说道:“等等,你先别走,你们俩弄错父亲事故的事还没着落呢,先等我跟县尉老爷说几句。”

    说罢,这邋遢老道径直走到卓然面前,声音极低,说道:“我知道你不是我们这的人,你是从天上来的!”

    卓然浑身一震,盯着老道,缓缓问:“什么意思?”

    老道神秘一笑,指了指旁边不远处的屋脚说:“你想知道就过来,我告诉你。”

    说罢,也不理会卓然,竟然自己迈步走到屋脚下站着卓然犹豫片刻还是迈步走了过去,站在他身边。

    老道道:“你上吊自杀死而复活的那天同一时刻,我看到你们家房顶上方有长虹贯日,这种景象只有我老道能看得到,别人是看不到的。这是天生异象,是天纵英才临世时才会出现的,所以我一直跟着你。”

    卓然身子又是一激灵,这老道要是真的能感觉到自己是穿越到这个时代的人,那简直就是半仙了,不解地问:“道长,你跟着我做什么?”

    老道乐呵呵捋着胡须,道:“先滴血认亲处理了这员外弄错尸骨的事情再说。老道也要通过这个让你知道,老道我不是空口白牙的江湖骗子。”

    卓然道:“怎么个滴血认亲?”

    “老道炼丹时发现一种药水,把人骨头用这种药水浸泡一炷香,再进行滴血认亲就会很准,但只限于直系亲属之间,如果是兄弟姐妹或其他亲属,滴血认亲就不太准了。”

    中国古代炼丹术能发明火药这样神奇的东西,未尝不能发现滴血认亲药水。很多在别人看来根本不可能的事,只要方法得当,完全可以变为现实。所以卓然决定试试看,若这老道的滴血认亲真有效,那对自己侦破案件将会有莫大帮助。

    恰巧的是,衙役来禀报说周木匠的儿子来认领尸骨。这件案子侦破之后,吴老三供述说周木匠告诉他自己的家在临近村子,于是衙门派人前往,很快找到其家人,上午正好在衙门认领尸骨,并做笔录作为证据。

    卓然马上吩咐把周木匠的儿子叫来,并把周木匠的尸骨也带来。他儿子经过辨认,认出的确就是他父亲。因为尸骨已经高度**,其中有一些肢体,比如手臂已经白骨化了,可以用来滴血认亲。

    滴血认亲在宋朝已经是衙门的一种通常做法,甚至被法医先驱宋慈写入《洗冤录》放入书架,所以很多普通百姓也都知道,并不惊讶。

    当下邋遢老道清理出一段手臂白骨,拿了一个木盆,加了一些清水,将整个骨头淹没。老道从怀里掏出一个瓷瓶,倒了一些粉末在盆中搅和均匀,将那一段骨头放入药水中浸泡。

    大约一炷香的功夫,将那段骨头从水中取了出来,用手帕将上面的水擦干,放在了一张牛皮纸铺垫的桌子上。

    随后,邋遢老道对卓然道:“现在滴血认亲。你让死者的儿子取一滴血滴在白骨之上。如果是他父亲的骨头,这血就会很快融入到骨头里。假如不是,那这滴血是不会融入到骨头中的,会一直在骨头表面,翻转骨头,这滴血就会滑落。”

    卓然让死者周木匠的儿子用小刀在手指头上轻轻戳了一个口子,挤了一滴血滴在白骨之上。

    那一滴血竟然好像被什么神奇的力量,很快吸入到了白骨之中,只剩下浅浅的一道血痕。

    死者的儿子见确定果然就是自己父亲的尸骨,又喜又悲,禁不住呜咽的又哭了起来。

    邋遢老道见卓然脸上惊骇之色一直没退去,便说:“你再让一个不相干的人,滴一滴血在这白骨上,看看有没有被吸入。”

    云燕一旁瞧得稀奇,马上道:“让我来!”

    她从靴筒抽出一柄短刃,在手指间轻轻一戳,滴了一滴血在白骨之上。众人眼睁睁看着,瞪了良久,那滴血已经快干涸了,却还是停在了白骨表面,没有象先前那样被吸入白骨。

    卓然翻转白骨,那滴血便悄然滑落,滴在桌面的牛皮纸上,而那白骨上滴血的地方竟然连的血痕都未曾留下。

    卓然这下完全相信这老道的神奇药水的确有滴血认亲的功能。他心中感慨,原来宋慈在《洗冤录》放入书架记载的滴血认亲并不是没有科学依据,只不过《洗冤录》放入书架中没有记载这种滴血认亲的药方,而现在这邋遢老道就拥有这种药方,证明《洗冤录》放入书架记载的滴血认亲其实是完全正确的。

    整个过程那老员外也都目睹亲眼目睹了,不由得又惊又喜又是惶恐。他现在才知道这个他以为是来捣乱的邋遢老道原来是世外高人,不由得慌了手脚,忙一躬到地,紧张的说道:“老道长,啊不,天师,多谢你指点。我当真是恩将仇报,不知道您的好意,实在是抱歉,还请老道长指点,帮我认一认那白骨是不是我的父亲。如果真是弄错,还得感谢道长指点,免得认错了亲人,白白落了笑话不说,还让亲人在天之灵不得安生,多谢道长了。”

    邋遢老道并没有借势刁难,而是微笑着点头说道:“你们赶紧去把你父亲和你二叔的尸骨都全部挖出来送到这来,我给你们滴血认亲,把你二叔的亲人也都叫了来。”

    那员外忙不迭答应,吩咐仆从赶紧跑去办理。

    老员外见到如此世外高人,有心巴结,所以很想请这邋遢道人到家中去好酒好菜款待,可是现在县尉大人正跟老道说话,他又不敢如此唐突,只能陪着笑在一旁候着。

    邋遢老道对那老员外说:“你就在这等着,等你的家人来了你再叫人来叫我,我现在有事要跟县尉老爷商议。”

    老员外忙不迭答应了。

    卓然领着老大出了殓房,云燕跟在身后,他还没从刚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借着跟卓然一起往外走的功夫,低声对卓然说道:“我原以为这滴血认亲是空穴来风,却没想到是真的。原来不是这方法不灵,而是方法用的不对,是因为没有老道的这种药水。要是能把这药水弄到手,咱们以后破案可就有如神助了。”

    卓然点头说:“我尽量吧,看看能不能从他手里弄到这种药水,不过这么重要的东西,人家未必肯割爱呀。”

    “你看他有什么要求,尽量满足。若是花钱,也可以想办法筹钱买下来。”

    


    


    ps:书友们,我是沐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