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章 邋遢老道
    卓然心中也是这么想的,如果这老道愿意把这滴血认亲的方子出让的话,即便是花上一笔重金买下来也是很划算的,当然这笔钱不能由自己来掏,而是应该由朝廷官府来支付,因为这是为了朝廷侦破案件用的,但是真要说服官府拿钱出来买,只怕其中程序非常繁琐,要层层呈报才行。

    邋遢老道似乎已经听见他们所说,并不做任何表态,只是光着脚丫子背着手,一副闲庭信步的样子,踩在积雪中,跟着卓然往前签押房,

    卓然看见邋遢老道光着脚丫子踩在积雪中,马上转头对郭帅道:“赶紧的,去拿我的一双靴子来给老人家穿上。”

    宋朝官员每年都会按季节发放的官袍和靴子,所以他并不愁没衣服鞋穿。郭帅忙答应了要去取靴子,邋遢老道却一摆手说:“行了,不用去了,我光着脚丫子挺舒服的。原先我让你给我把鞋拿来穿上你不乐意,现在我也懒得穿了。再说了,你那官靴我穿着不舒服,还是光着脚丫子安逸得多。”

    卓然听他提起往事,有些不好意思,讪讪的笑道:“我可真是有眼不识金镶玉,老道长还请见谅。”

    邋遢老道却一摆手,正色道:“其实你做的完全没有错,如果那天你真的帮我捡那双破烂的麻鞋替我穿上的话,我只怕就有几分瞧你不起了,因为你没骨气,是个烂好人,你这样的人我是不屑于教的,结果你冲我发了脾气,我觉得你这样有理有据有节,做的很好。你的脾气也很对我胃口。”

    卓然这才知道,那天老道碰瓷,把鞋子甩掉,让自己捡回来给他穿上,其实是为了测试自己的性格。自己当时的处置非常让老道满意,不禁有些汗颜。

    两人来到了签押房,邋遢老道背着手大刺刺的说道:“我要跟你单独聊聊,其他人都可以退下。”

    云燕冲着卓然吐了吐舌头,便退了出去,郭帅把房门拉上,邋遢老道毫不谦让的径直走到长条几案卓然的那把交椅上坐下,跷着腿光着脚丫子不停抖动,说道:“连一杯热茶都没有吗?你是这样待客的?”

    卓然赶紧跑去亲自给老道倒了一杯热茶,放在他桌前。自己则端了一根圆凳在长条几案旁边放下,却不马上坐下,拱手说道:“老人家,你先前说有话要跟我说,还请老人家示下。”

    老道放下腿,拿起茶盏喝了一口,似乎对这茶很满意,很是享受的样子眯着眼,对卓然说道:“嗯,很不错。”

    也不知道他说不错是说卓然还是说茶。顿了顿,老道这才说道:“我就不跟你绕弯子了,实话跟你说,老道见到长虹贯日落在你家,就知道你不是平凡之人,也只有你这样的人才能传承我的衣钵。——老道知道大限不久,一直在物色传承传衣钵之人,只可惜我见到的人要么缺乏悟性,不堪大用,要么品格不端,我看不上眼,所以比来比去,还是你这小子对我的脾气。所以,老道决定将衣钵传给你。”

    卓然一听这话不由愣了一下,讪讪的说道:“老人家,我,我身在官场,只怕不能出家的。”

    没等卓然说完,邋遢老道摆手道:“我没让你出家跟我修道啊。”

    “那刚才老道长说让我传承你的衣钵,这话的意思是……?”

    “我让你传承我的衣钵,只是让你拜我为师,我传你道法。并不要求你出家,你可以继续当你的官,只要你把老道的本事学到手,把这门本事传承下去行了。”

    卓然一听不由大喜,如果说这老道愿意收自己为徒,或许就能学到他那滴血认亲的药方,还不用出家,心中着实高兴,忙一躬到地说道:“那可真是太好了。——弟子拜见师父。”

    没想到邋遢老道冷哼一声,说:“我这本事不敢说惊天动地,却是人间罕有。你既然拜我为师,难道连磕个头都不愿意吗?”

    卓然很是有些尴尬。古人磕头很常见,拜师那是必须磕头的,但卓然来自于现代社会,磕头的这种礼节在现代社会日常生活中几乎用不上,他从小到大还没给谁磕个头呢。

    正在他犹豫要不要磕头时,邋遢老道却笑了,说道:“算了,不用磕头了,磕不磕头那也就是个形式,你心中真心把我当你师父这样就足够了。”

    老道能如此通融,连磕头都免了,卓然又是高兴又是惶恐,赶紧抱拳拱手一躬到地,恭恭敬敬的道:“多谢师父,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邋遢老道微笑点头说道:“行啦,以后你好深修行,能真正把我本事学到手,传承下去,也就对得起为师了。”

    “徒儿一定刻苦用心,尽力将师父的本事都学到手。”

    邋遢老道顿了顿,又说道:“你既然已经拜我为师,便要知道为师的名号,为师道号扶摇子。”

    卓然不由又惊又喜,又是疑惑,上下打量了一下老道,问:“师父道号扶摇子,师父您的俗名是不是叫陈抟?”

    “哦,你听说过为师的名号?”

    卓然脑袋嗡的一声,陈抟作为北宋来道教最有名的道人之一,卓然即便不信奉道教那也是知道的。传说陈抟跟宋太祖赵匡胤在华山顶下围棋,赵匡胤输了,把华山输给了陈抟。登基之后兑现诺言,免除华山地界内的田赋,从此华山不纳粮。

    不过,陈抟可是赵匡胤年代的人,到现在应该有一百年以上了,再加上他本身的岁数,至少应该是一百五十岁以上,有人能活那么久吗?

    所以卓然不大相信,但是仔细看这邋遢老道疯疯癫癫的,脸上满是皱纹,跟老树皮似的头发几乎全白了,还真说不清楚他到底有没有一百五十岁。

    卓然试探着道:“你就是那个跟太祖皇帝在华山上下围棋赢了华山不纳粮的陈抟老祖吗?”

    邋遢老道笑了,摇摇头说:“你弄错了,为师的确叫扶摇子,俗名也叫陈抟,不过并没有跟太祖皇帝下个围棋,赢得华山,甚至也没见过太祖皇帝,可能同名同姓吧。”

    卓然依旧半信半疑。

    邋遢老道从怀里摸出一卷有些发黄的书,郑重的交给卓然,说道:“这上面写的都是本派炼丹的入门的东西,你要用心研读,明天早上为师给你带一些炼丹用的药粉和药水来,你先学着练,为师会指点你。”

    “师父,你那滴血认亲的药粉什么时候教我配置呢?”

    邋遢老道嘿嘿一笑,说:“我就知道你会惦记这玩意儿,放心吧,师父一定会教你,不过要学会炼制出那种药水,可不是一时半刻能达到的。要把基础打好,等将来达到那一步时,师父自然会教你,这之前你查案需要这种药水,师父会给你的。”

    他从袖子中取出先前那装滴血认亲药水的小瓶子,递给卓然说道:“这一瓶先给你,我先走了,等一会儿那个员外来,你替他滴骨认亲就行了。”

    邋遢老道站起身,袍袖一拂,哼着小曲,光着脚丫子迈步出门而去。

    卓然送走邋遢老道之后,喜滋滋拿出那一册书仔细看了起来。

    他刚看了第一页云燕就进来了,道:“怎么样?那滴血认亲的药粉这邋里邋遢的老道给你了吗?”

    卓然眼睛一瞪说道:“云姑娘,以后请你对这位老道长说话客气点,因为他已经是我师父了。”

    “哦,你拜他为师?这道长当真是有本事的,他若能教你本事就太好了。恭喜!”

    卓然呵呵笑着点点头,拿出那瓶药粉说道:“师父已经把药粉给我,可以用上一段时间。以后他还会教我如何配制这种药粉,等我学会,破案可就多了一份把握。”

    云燕脸上现出羡慕之色:“既然这样,如果将来我们开封遇到需要滴骨认亲的案子,那就请县尉大人帮忙解决了。”

    卓然点头道:“那是当然,如果有需要但说无妨,我一定尽全力。”

    “多谢。”云燕抱拳拱手,又问道:“对了,那件连环奸杀案的真正凶犯如何找到,你有办法了吗?”

    “已经有一些想法,而且估计只有三四成把握,但是我需要进一步核实,希望知县老爷上报的奏折能够给我们更多的宽严时间。”

    中午,老员外带着他二叔的孩子用两个大木盒子分别装着两堆白骨来到了衙门请到老道滴血认亲。卓然告诉他们说那老道是自己师父,由自己来替他们测试。两家人受宠若惊,堂堂县尉大人亲自滴血认亲,让他们很是惶恐。

    卓然按照逍遥子示范的动作取出药粉加入清水浸泡白骨,一炷香之后进行滴血认亲,果然发现弄错了。老员外的二叔那一堆白骨才是他自己父亲的,而自己父亲的那一堆白骨却是二叔的。

    好在是亲兄弟两,两家后人除了觉得有些嘀笑皆非之外到没有如何气恼,于是各自恭恭敬敬将白骨换了回来,叩谢县尉老爷之后,告辞走了。

    卓然回到了自己的签押房关上房门,开始用心研读那本小册子。

    这本小册子是炼丹的基本知识和技巧。由于卓然承继了县尉的记忆,县尉是进士出身,因此对于读这种比较生涩的古文还是没费什么力气的,他翻来覆去研读,争取把里面的内容都背下来。

    整整一天卓然都在签押房中认真研读,直到傍晚散衙,这才收了书卷,带着小厮郭帅回家。

    卓然先顺路到定做老花镜和光学显微镜架子的作坊,先前给了双倍的工钱,要求以最快的速度打造,所以眼镜架和显微镜架已经打造好了,用黄铜打造的。

    


    


    ps:书友们,我是沐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