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章 学炼丹
    卓然带着两副架子回到了家里,二哥兴冲冲的来找他,说已经将卓然需要的显微镜镜片都打磨好了,让他瞧瞧看行不行。

    卓然拿过来仔细查看,通透性应该符合要求,就是镜片的厚薄不知道与自己的要求是否符合。卓然将显微镜片装到显微镜架子里,滴了一滴水,用来观察看看能否看到微生物世界。

    但是他不管怎么折腾,镜中的景象始终是模糊不清的,虽然能感觉到有东西在蠕动,似乎就是微生物,但是却不清晰,应该是透镜厚薄没有达到要求。

    卓然琢磨良久,拆下镜片让二哥调整重新打磨。

    他二哥一直折腾到深夜,卓然都准备睡了,才又兴冲冲冲的拿着镜片过来给卓然看。

    卓然装上显微镜再进行观察,这一次比先前要好一些了,已经能够比较清楚的看见水滴里的微生物在蠕动,但是还是模糊,没有达到要求。卓然让二哥继续打磨,并告诉他没必要熬夜,第二天再弄就可以了。

    二哥心中有事哪里睡得着,以前顾客赶活要得紧的时候他也是常通宵不睡,现在为了弟弟的事,当然更要用心。弟弟可是刚刚帮了自己一个大忙的,又急用这透明水晶镜片,他当然不会耽搁。第二天早上,卓然起来的时候,二哥把再次打磨好的镜片给卓然送来了。

    卓然将镜片装好,这一次,镜头里呈现出了水滴中微生物,可是还是不太清楚。这应该不是打磨的问题,而是水晶镜片本身的问题。

    光学显微镜需要镜片的通透性远高于老花眼镜,这水晶镜片做老花眼镜没问题,但是做光学显微镜镜片就打不到最好了。不过勉强能看见微生物,总比没有的好。

    卓然还是非常高兴的,尽管这只是一具普通的光学显微镜,放大的倍数还不够,清晰度也不够,但是已经能基本满足常用法医检验需要了。

    有了这东西,卓然兴奋无比,望着已经熬得双眼通红的二哥着实感激,连声称谢。

    听到自己打磨的镜片符合弟弟的要求之后,二哥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说道:“自家兄弟不说客气话,我休息一会儿,然后接着替你打磨另外的镜片。”

    卓然谢过,送走二哥。

    过了一会,逍遥子来了。卓然见到他,吓了一大跳,因为逍遥子背着一个硕大的包裹,那包裹跟座小山似的。

    逍遥子将那包东西放在桌上,卓然能听到撞击发出沉闷的声音。

    打开之后,里面居然是一尊青铜打造的炼丹炉,古色古香。炼丹炉里装满了大包小包的各种矿石和矿粉,还有若干瓷瓶装着药水。

    卓然道:“这么重的东西,师父你也不说一声,我带人去帮你运,你还要自己亲自背了。”

    逍遥子摆手:“废话少说,你的书看得怎么样了?我可是要抽问的,这上面的东西学不会,炼丹就别指望。”

    卓然道:“已经看的差不多了,师父尽管抽问。”

    逍遥子嗯了一声,坐在一把嘎吱叫快散架的交椅上,开始抽问。卓然对答如流。

    逍遥子频频点头:“你天资聪慧,一晚上就把主要的东西都看懂理解了,真是学炼丹术的上好人选,为师就放心了。既然你已经掌握了炼丹的基础的东西,为师便开始教你如何炼丹。”

    逍遥子取出那硕大的炼丹炉放好,对卓然说:“为师先教你最基本的炼丹法,你要反复练习,先把最常用的炼丹法术学会,再循序渐进炼制其他丹药,不可贪功冒进。基础打不牢,将来是不会有什么成就的。明白了吗?”

    卓然点点头说:“谨记师父教诲。”

    逍遥子又说:“你还是让人到衙门说一声,今天你就不去衙门了,专心留下来炼丹可能要花一天功夫呢,才能把基本的炼丹方法教会你,剩下你就要自己反复练习了。”

    卓然让小厮去衙门请假,说自己外出查案去。

    接下来,逍遥子便开始教卓然炼丹。

    这一天的大部分时间逍遥子都没有让卓然真正到炼丹炉操练如何炼丹,而是告诉他各种常用炼丹原料的性能和用途。一直到傍晚时分,逍遥子才开始教卓然如何进行简单的炼丹。把简单的炼丹方法交给卓然后,逍遥子告辞走了。

    先前卓然一直在忙,他二哥来了几趟都不敢打扰。终于等到逍遥子走了,这才进了卓然的屋里,兴奋地说:“三弟,你要的另外的镜片我已经打磨出来了,你看行不行。”

    这次打磨的是老花镜片。镜片的厚度是跟人眼睛老花的程度有关的,因此也不存在镜片不适用的问题。卓然看过这些水晶打磨的老花镜片,非常精致,对二哥的手艺当真很是赞叹:“实际上,二哥,凭你的这门手艺,要挣钱养活咱们一大家人那都是小事。只是先前你太老实了。”

    二哥有些不好意思地憨憨道:“都是三弟你帮忙。”

    卓然将镜片装上打造好的老花镜的镜架上,拿着老花镜带着二哥来到后院老太爷的屋子。

    卓然的爷爷年轻的时候,卓家多少还是有些钱的,因此,他爷爷当时不仅娶了妻子,还娶了两房姨娘。后来卓家家道中落,好在这两个姨娘倒也是好心肠,没有因为卓家败落嫌贫爱富,所以在卓然奶奶去世之后,两个姨娘一直陪伴在他爷爷身边。因此,卓家上下把这两位姨娘基本上看为原配一般的敬重。

    此刻,老太爷正躺在一把破旧的摇椅上,三姨娘正拿着一册书,坐在旁边小板凳上,吃力地诵读。

    二姨娘读过几年私塾,识得一些字。她不认得的字要停下来拿给老太爷瞧瞧,老太爷的眼睛已经老花很厉害,费了好半天劲也认不出书上的字,于是就让姨娘照葫芦画瓢把字写大,他这才认出,告诉姨娘这是什么字。

    二姨娘年纪大些,从没读过书,算是睁眼瞎,帮不上忙,只是坐在旁边小板凳上做着女红,有时打趣地插上一两句话,三人倒也其乐融融。

    眼见卓然进来,老太爷赶紧挣扎着要起来,二姨娘忙上前搀扶。好歹卓然是官,又是卓家的顶梁柱。

    卓然抢步上前按住了老太爷,道:“爷爷你别动,就这么躺着,我有点事跟你说。我弄了个小玩意儿,是二哥帮忙打磨的,这玩意叫老花镜,戴上之后看书就清楚了。你瞧瞧看有没有用。”

    老太爷又惊又喜又是好奇的瞧着卓然手里的那幅老花镜,小心接了过来,反复来覆去瞧。卓然教他挂在耳朵上,架在鼻梁前。之后拿过那册书给老太爷看。

    老太爷拿过书册,远远近近的摆来摆去,惊喜交加地说道:“哇!我看清这些字了,只不过还是有些模糊,要是能再清楚一点就更好了。”

    卓然知道老太爷老花的度数比较深,自己这套老花镜度数不够,所以觉得模糊,他当时设计这副眼镜是根据他对庞知县的老花进行判断为他量身定做的。于是卓然对老太爷说:“放心吧,爷爷,这只是测试一下,既然看不清楚,我们再改。我让二哥改日再打打磨一副符合你的眼睛的老花镜来,你瞧这老花镜可还是的。”

    老太爷频频点头说:“这东西真是太好了,有了这玩意,爷爷我就不用自己看不清干着急,只能听别人念书,还是自己看来得舒坦,你这老花镜还真是个好宝贝,得赶紧打磨了给我。”

    一旁的二姨娘惊讶的从老太爷头上取下老花镜,说:“我瞧瞧。”

    说罢将眼镜戴上,拿着针,皱了皱眉远近比划了半天,说道:“戴这东西比我不戴看得真切些,但是还是看不清楚,针眼没法穿针引线,针脚也看不到真切小甜心

    卓然知道这副老花镜对于四五十岁的二姨娘来说当然就有些度数高了,难怪看着眼晕,于是说道:“放心吧,姨娘,给老太爷的老花镜打磨好了之后我也给姨娘你配一副就是了。”

    “真的?那可说好了!”二姨娘眉开眼笑。

    老太爷已经老了很多年了,这还是他第一次用自己的眼睛比较清楚的看清楚书上的字,这之前都是模模糊糊的,虽然这一次看的也不完全真切,还有些费劲,但是毕竟能看见和看不清这两者随便是谁都会选择后者。说:“这老花镜好是好,可别耽搁了你做官。反正爷爷我这么些年也都过来了,是黄土埋到脖子的人,不用太过计较的。”

    卓然说:“爷爷,我不单单是为了你看书方便才鼓捣出这东西来,我觉得这是一个好的商机,如果做成功的话,我们以后可以推销,把这种眼镜卖给那些眼睛老花的人。另外,我还将做一种专门给这些人看远处用的近视眼镜。若这生意做成了,慢慢的,我们的日子就会好起来的。”

    老太爷频频点头,不过脸上的神情似乎还是有些担忧,说道:“不管怎么样,你务必要把心思放在仕途上,切不可因为做生意赚钱而耽误了仕途,那才是最要紧的,不然赚再多的钱爷爷也不高兴了。”

    卓然知道官本位在古代根深蒂固,能够有人在朝廷做官对于卓家来说就算清贫也是可以挺着腰板做人的,老太爷最看重的就是这个,反复叮嘱卓然不可玩物丧志。

    卓然也没有做更多解释,点头答应。

    


    


    ps:书友们,我是沐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