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章 老花镜
    卓然接着说道:“我检验过,受害人下体内没有发现男人精子存在,说明很可能是女性凶手,故意造成奸杀假象。同时,我在男性受害人的话儿检见精子,说明这些男人在临死之前曾与女人同房,而这个女人很可能就是这个女性凶手本人……。”

    “等等,什么叫……精子?”

    这名词对云燕完全陌生,因为古代没有微生物这个概念。

    卓然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一时不知该如何解释,琢磨半天,才支支吾吾说:“这个……,是我师父教给我的一种检验方法的名称,只要找到这东西,就能证明男人跟女人同过房。你只要知道这一点就行了。”

    云燕红着脸点点头,也不好意思追问下去。

    卓然暗自舒了口气,接着说道:“我检验过,男尸在死亡此前曾经与女人有过同房。这也印证了我先前的推断,那就是凶手很可能是女性。因为女性相对男性瘦弱,她们在实施暴力犯罪时往往采用一些故意消耗对方体力的技巧,最常用的当然就是与对方同房,通过这种缠绵来消耗对方的体力,让对方疲惫之后陷入沉睡,便可以从容的实施杀人犯罪。”

    卓然直言不讳的这番陈述,把云燕又说得满脸红霞飞,有些嗔怪地瞧了他一眼,心想这县尉怎么说起这种男女之事滔滔不绝,浑然没有半点隐晦。她却不知道,作为一个法医讨论这些只是破案的需要,根本与男女之事无关,所以才能做到处之泰然。

    云燕说道:“既然已经把凶犯初步锁定在女性,我们该如何找到凶犯?”

    卓然道:“我想听听你的想法。你是京城开封府来的捕头,一定有你过人之处。”

    云燕由衷道:“那我可就抛砖引玉了。”

    云燕走到棺材旁,伸手在棺材上轻轻拍了拍,说道:“刚才通过你的种种分析,已经确定凶手很可能是一个女性,而你刚才又检验证明这女人曾经跟男人有过同房,这样的女性当然就只有青楼妓女以及那些不守妇道水性杨花之人。后者在四乡八里肯定是臭名昭著的。所以我的想法是,对武德县所有青楼女子进行调查,同时将四乡八里那些水性杨花的女子也纳入调查范围,看看他们有没有什么破绽,一旦发现马上抓起来突审,或许就能突破。”

    卓然点头说:“云燕姑娘思维缜密,判断非常准确,我完全同意。咱们就这样开展下一步的侦破工作,先着手这项工作,看看能否有所突破。”

    说到这,卓然叹了口气,又接着说道:“当然,也可能不会有什么收获,但是侦破案件就必须穷尽一切可能,任何遗漏都有可能会导致失败。”

    当下,卓然把捕头南宫鼎叫了来,安排他派出所有捕快和马步弓手到全城,包括乡下各个大大小小的妓院进行调查。调查的核心是这些地方的妓女在最近这几个月有没有什么异常的表现。

    ………………

    案子摸排很费时间,这期间,卓然开始他的赚钱计划。

    卓然拿着那副老花镜来到了庞知县的签押房,正好看见他真费力的看着一道公文,便笑呵呵拱手道:“知县大人在忙呢。”

    庞知县抬头瞧见是他,脸上顿时浮现出难以抑制的喜悦,招手道:“是你呀,快请坐。本官我还正想差人去找你呢,可巧你就来了。有个好消息跟你说,本官上报朝廷的奏折虽然官家还没有正式批复,但是已经传来消息,说官家得知案件已经初步侦破,抓到凶犯了,很是高兴,连说了好几个好呢。哈哈哈,看来你我的乌纱帽这下稳妥了。哈哈哈哈。”

    庞知县最担心的就是这一点,所以得到这个相对确切的消息之后,让他心中一大块石头落了地,当然高兴的开怀大笑

    卓然一听也很是高兴,心中也稍稍舒了口气。拱手道:“恭喜大人。”

    庞知县说:“若不是老弟你顺利抓到这个淫贼,我们还当真麻烦呢。对了,漏网凶犯侦破情况如何?”

    “卑职已经初步确定了凶犯的大致范围,正着手让人进行摸底排查,保守估计应该还是有很大可能抓到凶犯的。”

    庞知县一听更是大喜,说道:“那太好了,真凶落网,案子才算真正的大功告成,那才真的值得庆贺。哈哈哈,老弟,你辛苦啦,需要本官做什么,尽管开口,一定大力支持。”

    “多谢大人。”卓然拱手道,故意露出手里拿着的眼睛。

    庞知县才发现卓然手里捧着个奇怪的东西,有些诧异,问道:“你手里拿的是啥玩意儿?”

    卓然嘿嘿一笑,说:“下官见到知县大人看公文费劲,所以做了个小玩意儿,可以帮大人看清楚公文上面的字。不知道大人有没有兴趣啊。”

    庞知县一听不由瞪大了眼睛说:“哦,能帮我看清楚字?给我瞧瞧是什么好东西。”

    卓然也不多说,事实胜于雄辩,打开盒子取出了那副老花镜,帮他戴好,道:“好了,你现在再瞧瞧这公文上的字是不是能看清楚了。”

    庞知县拿着公文凑到眼前,又觉得看不清楚,马上拉远一点距离,这一瞧之下,身子猛地一震,眼珠子瞪得溜圆,嗖嗖一连看了好几行,惊喜交加抬起头来,望着卓然道:“宝贝,这可真是宝贝!我现在完全能看得清清楚楚,连公文上每一笔一画的纹路墨汁的浓淡都看得清清楚楚。天哪,就算是我年轻时也未必能看得如此真切。”

    庞知县一边说着一边从鼻梁上将那副眼镜摘了下来,捧在手中翻来覆去的瞧,一双胖胖的手因为惊喜而有些颤抖。

    卓然笑了,说道:“这玩意儿叫做老花镜,就是给上了年纪眼睛看不清的人用的。如果知县大人还看得上眼便留着吧。”

    “哎呀,这可真是太好了,多谢县尉大人,——你这东西如此珍贵,我怎么能够平白受这么重的厚礼呢?你说多少钱,我给你买说吧。多少都行,绝不还价。哈哈,哈哈。”

    卓然以退为进,笑着说:“不就是个小玩意儿罢了,大人不必如此在意,留着用就是。能帮大人的忙,是卑职的荣幸啊。”

    庞知县笑呵呵道:“那可不成,这东西在我看来可是无价之宝。再说了,这么重贵重的东西怎么能不给钱呢,你说吧,多少钱我都给。”

    卓然瞧了一眼庞知县手指头上亮晶晶的几枚镶嵌珠宝的黄金戒指,道:“既然知县大人这么说了,那就请知县大人自己估个价。多少都成,我也就收点本钱,接着做老花镜再给其他需要的人。说实话,这东西成本着实不低,得有点本钱。嘿嘿嘿。”

    庞知县呵呵笑着拍了拍卓然的肩膀,说道:“这就对了,像我这种看不清字的老家伙不在少数啊,朝廷中大小官员,到了这个年纪,怕不是都有这毛病。你这老花境我敢说做出来绝对不愁没销路,本官也可以帮你推销。呵呵呵。——这么着吧,这东西我给你说个价,你看可不可以,不行咱们再商量。”

    “哪有不行的,大人说了就作数。”

    庞知县微笑点头,想了想说道:“这样吧,二十两银子,你看怎么样?”

    这副眼镜成本不到十两,赚了一倍的钱,卓然对这个价还是很满意的,于是点点头说:“行啊,就以大人所说的算吧。”

    庞知县咧着嘴笑了,带着金戒指的手挥了挥,告诉随从赶紧去自己内宅家中取银子来。

    很快银子便到了卓然手中。这可是卓然穿越来宋朝赚到的第一桶金,虽然只有区区十二两银子,但他已经很满意了,有了一个良好的开头,并不用担心后面赚不到钱。

    这庞知县倒是言而有信,写信给京城自己同年,说了老花镜的事,可以,这种事情都是眼见为实,从没有听说过的事情更是如此,虽然有回信,但要求帮着购买的也就那么几个人,毕竟二十两银子对绝大多数人来说还是太贵了。所以老花镜的生意没能帮卓然赚到什么钱。

    卓然还不想把这老花镜和将来的近视眼镜推到市场,那样很快就会被别人模仿,所以还是小范围的订做为好,能保住技术秘密。

    这天晚上,卓然回到家,父亲正在编草鞋。

    卓然在对面马扎坐下,帮父亲编草鞋。他承继的记忆中就有编草鞋的技能,他附身的那位县尉生前就经常帮父亲打草鞋拿去卖,换几文钱补贴家用,可是这一次母亲卓母却拦住了他说道:“屋里冷,你赶紧上床,等明天你爹自己打,反正还有十几双都没卖掉呢,不着急的。——赶紧上床去被子里暖和。”

    一边说着一边拉着他的手扯到床边,非要让他钻到被子里去取暖。

    卓家没有钱买木炭取暖,一家人都是靠钻到被子里取暖的,而卓然很是感叹,又不忍心忤逆母亲的决定,于是便钻到床上被子里。小厮郭帅帮着卓父和卓母把饭菜端出来,跟他们一起吃。

    卓然躺在床上,一盏豆油灯散发出昏暗的光芒,把人影摇得影影绰绰的。卓然躺在被子里还是觉得全身冰凉。他心里想着要进一步想办法赚钱,让日子过得好些,不能看着这可怜的一家人挨冻受饿,自己既然已经接替了他们孩子的身体,就该为他尽尽孝心。同时也改善一下自己的生活,那到底该如何赚钱呢?

    卓然靠在床头脑袋里盘算着种种可能,可是想来想去也没一个让他觉得有把握能赚到大钱的办法。

    


    


    ps:书友们,我是沐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