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章赏花灯
    卓然本来只准备带着小厮郭帅,快去快回。没想到这位美貌姑娘居然提出与自己一起进京,这让卓然又惊又喜又有些惶恐。毕竟能够与美女同行,那可真是人生快事,何况还是像婵娟儿这样的超级大美人。

    卓然当即答应了,驴车比较小,只坐得下一个人,所以卓然单独再雇一辆驴车给她坐。郭帅坐在车辕上,出发前往京城。

    元宵节头天下午,他们赶到了京城。

    他们住进了云燕让卓然住的那家紧挨着皇家驿站的客栈。卓然报上名姓之后,掌柜异常热情,说房间云捕头已经给他们定好了。不过云燕并不知道卓然要带个美女一起来,因此只订了一个大套间。因为进城看花灯的人非常多,大大小小的客栈早就订满了,像他们这种档次高的客栈更是趋之若鹜,老早就订满了,连普通的房间也没有了,更别说条件好的上房。

    这下卓然傻眼了,因为婵娟是临时起意要来的,也怪不得人家云燕没有多订房间。

    郭帅对卓然说:“少爷,我去挤楼下大通铺,你跟婵娟姑娘住在这儿。”

    房间就两张床,里面大床,外面小床。

    卓然道:“算了,你别去费那劲了,就在里屋地上打个地铺就行了。”

    郭帅低声笑嘻嘻对卓然说:“我睡大通铺,少爷您跟婵娟姑娘促膝谈心,我就不打扰了,嘿嘿嘿,我走了。”

    郭帅还当真是有几分眼力劲,看得出卓然对这绝色女子十分的有好感,故意给他们创造机会,主动回避。

    没等卓然再说什么,他已经小耗子一般溜出去没影了。卓然很是有些尴尬,却没想到婵娟完全一副完全没有在意的样子,似乎对这种安排并不在意。将自己的包裹放在了外间床头。

    卓然赶紧道:“这样不妥,姑娘。要不你睡里间,我睡外间,晚上你把里间门闩上就行了。”

    婵娟扭头瞧了瞧里间通道,又看看卓然。

    卓然忙扭头瞧去,这才发现,通往里间实际上只是一个帘子,根本没有什么门。

    卓然有些不好意思,道:“你还是住里间,这样有人来拜访也不至于影响到姑娘,你在里间放下帐帘就好。你放心,我非请勿进,不会打扰姑娘的。”

    婵娟想了想,到底点了点头,拿着包裹到里间去了。卓然这才舒了口气。

    云燕不知道什么事情耽误了,让人来跟卓然说今晚她来不了,明天中午她过来请卓然他们吃饭,吃完饭之后逛京城,晚上一起赏花灯,后天一早再跟着卓然一起返回武德县。

    卓然问送信的小厮云燕在忙什么,小厮只是傻笑并不答话。卓然只得让小厮带个口信回去说知道了,就按云燕捕头的安排办。小厮答应便走了。

    京城还沉浸在浓郁的春节气氛中,大街小巷都挂着彩灯,这还没到元宵节,灯就已经亮如白昼。不知元宵节时花灯又该是何等的绚烂夺目,这让卓然禁不住有些心驰神往。

    这天晚上,卓然很紧张,没想到人家婵娟姑娘连半点羞涩的意思都没有,洗漱完毕,放下帐帘,吹灭了灯,径直上床睡了。卓然倒是觉得做贼心虚似的,把窗户打开透风。实际上,外面寒风凛冽,很快就吹得他一身鸡皮疙瘩,冻得直哈手。反正也没外人看见,赶紧又把房门窗户关上。

    觉得时间还早,便把房门打开,故意站在廊上哼着小曲走来走去的,一副无所谓无所事实的样子。另一边却留意听着隔壁婵娟的动静。可没有什么动静,便觉得是自己太无聊。

    眼见其他宾客都各自回房,已经没有几个房间还亮着灯了,他这才回屋洗漱之后吹灭灯,上床睡觉。

    躺在床上,想着隔壁睡着一个绝色美女,中间只隔了一条帷帐。卓然还是觉得心里怦怦乱跳。激动归激动,到底还是要睡觉的。

    卓然不知道数到了第几千只羊,终于昏昏沉沉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卓然醒来,长长的伸了个懒腰,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睁开眼,忽然发现,外间靠窗长条几案前的交椅上,端坐着穿戴整齐的婵娟,一手托着腮,一手拿着一卷书,在那仔细看着书。

    她的倩影在晨曦勾勒之下,显得是那样的宁静而又富有诗意。

    可好看归好看,这美女突然出现在自己屋里,卓然吓了一跳,赶紧把被子拉上来,忽然又觉得自己这个动作是不是有些不合适,毕竟人家姑娘还没怎么样子,自己反倒搞得生怕人家美女来侵害自己似的。

    他赶紧坐了起来,讪讪笑道:“婵娟姑娘,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

    婵娟的目光甚至都没有从书上调开,声音平淡的道:“我每天早上天一亮便会起床看书,多年形成的习惯,没打扰你吧?”

    “没有啊,姑娘如此好学,在下十分钦佩。”

    卓然想问,你为什么不在里屋看书,非要跑到外间自己的屋里来看,可是这样问是不是觉得有点撵别人走的意思。更何况,里间并没有书桌,只有外间才有。

    婵娟把手里书卷交到左手,侧过身,几乎是背对着卓然,依旧看着书道:“不用管我,当我不存在就好。”

    卓然一脑门黑线,幸亏他不像其他古人那样习惯裸睡,他都是穿着贴身小衣的,不过就是这样也不好意思掀被子起来穿衣服。想了想,便一把将放在床头凳子上的衣裤扯了过来,塞进被子,把裤子穿好,这才下了床,把衣袍套上。

    收拾好之后,讪讪笑了笑说:“我弄好了。”

    婵娟这才转身过来端坐在书桌前说:“吃了饭,出去逛逛吧,昨天就没怎么逛。”

    “不是下午要出去吗?上午下午都出去,你走得动吗?”

    “我没有你说的那么弱不禁风。”

    “行啊。”

    卓然拉开房门出去叫店小二送上热水洗漱。很快早餐也送上来了。郭帅也回来了,笑嘻嘻偷问卓然:“少爷,昨晚上过得好吗?”

    卓然用筷子另一头在他脑袋上敲了一下:“不该问的少开口,吃你的饭。”

    郭帅一副我懂的样子,吐吐舌头,埋头吃饭。

    坐在对面正在慢慢一勺一勺喝着稀粥的婵娟,似乎没有听到他们说的话,又或者压根就没有在意他在说什么,面不改色的继续吃着。

    吃完饭,婵娟道:“我进去换身衣服。”

    过得片刻,门帘一挑,婵娟从里面走了出来,卓然一眼瞧去,不觉眼睛一亮。只见婵娟脚下一双鹿皮小靴,身披一件银白色的雪狐皮裘,头戴王昭君样式的暖套,肌肤如润玉般皎洁,一双明眸如繁星般璀璨,看得人眼睛发直

    不过卓然发现,不仅自己看出神,旁边的郭帅也看得呆了,便伸手过去,在他脑袋上敲了一下:“看啥呢?”

    郭帅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嘿嘿说道:“婵娟姐姐可真好看。”

    婵娟嫣然一笑,对卓然道:“走吧。”

    三人下楼出了客栈。走在街上,经过之处,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会投在婵娟身上,他当真犹如画里走出来的仙子一般。

    尽管大新年的,人人都把最好看的衣服穿出来,最精心的打扮拿出来,但却还是比不上婵娟,清水芙蓉便技压群芳,让那些女子无不黯然失色,眼中又是羡慕又是妒忌。

    卓然带着婵娟在京城里走上这么一圈,真有一种狐假虎威的感觉。

    以前他走在大街上,很少有人朝他行注目礼,更是没有人回头看看。可是现在,他走在婵娟身边,所有目光会投在婵娟身上,同时也会瞬间在他的身上扫上一下。那目光分明是在探寻什么样的男人才配走在如此绝色美女身边。而这些望向卓然的目光,或者惊愕,或者惋惜,或者鄙夷,甚至痛恨不能取而代之。

    卓然望见这些目光,心里总觉得有些飘飘然了。能伴随美女踏雪而行的居然是自己。

    在经过珠宝首饰店和胭脂水粉店时,卓然故意放慢了脚步,他满以为婵娟会进去逛逛,没想到婵娟连正眼都没瞧上一眼,径直往前走去,卓然只好在后面跟着。

    反倒是在一些有趣的手工艺品小摊让婵娟驻足,比如捏糖人,卖虎头靴,卖真丝刺绣,还有卖时令蔬菜瓜果,她都要驻足瞧一瞧。有时还要问一下卓然这是什么,觉得格外新鲜。

    卓然心想,这美女肯定是关在深宫大院里头的,一直没能出来,对外界不知道该有多么陌生,这些普通人司空见惯的东西在她眼中却分外稀奇。

    一圈逛下来,卓然不时抬头看看天上的日头,今天太阳还不错,照在身上暖洋洋的。只不过到了中午时分,云就多起来了,太阳很快躲到了云层后,四下里又刮起了风。寒风异常刺骨,就算是穿着厚厚的棉裘,也挡不住这刺骨的寒风,冷得一个劲打哆嗦,街上的行人很快便明显少了下去。

    婵娟便提议回去。

    三人回到了客栈。云燕已经等在客栈了。看见卓然他们回来,欣喜地上前拱手道:“卓大哥,你可来了!”扭头瞧向婵娟,上下打量了一下道:“抱歉,我不知道婵娟姑娘要跟你来,所以没有单独订房。我马上跟掌柜的说一声,叫他想办法再开一间房间出来,应该问题不大。”

    婵娟却淡然一笑:“不用了,我跟卓大哥睡一个房间挺好的。卓大哥是谦谦君子,便是共枕而眠也无所谓。”

    这话说的云燕瞠目结舌,把卓然弄了个大红脸。

    云燕马上转开话题:“我已经在二楼包间摆下酒宴,为两位接风洗尘,这就请吧。”

    几个人来到了客栈二楼包间,里面还有一个人正等着,却是上次一起勘验韩王爷自杀案的司法参军,另外带了两个推官,都是同行,见面很是亲热。

    作了介绍后,分宾主落座。司马参军歉意说道:“本来今日酒宴,欧阳大人要出席的,只是皇宫来旨,招他入宫。今晚皇宫里元宵赏花灯,官家要他填词作赋,叫他进宫去了。实在抱歉,府尹大人让本官向卓大人表示歉意。”

    卓然忙拱手道:“实不敢当。”

    欧阳修何等人物,跟自己一个小小县尉如此客套,那自然是因为看中了自己的侦破才能,欧阳修如此重视提携后进,让卓然很是感动。

    酒宴散后,司法参军带着两个推官告辞走了,云燕带着卓然他们上街看花灯。

    此刻,太阳已经没在浓云之后,刮起阵阵阴风,寒冷刺骨,吹得廊下彩灯不停的晃动。彩灯还没点亮,看着没有晚上那么明艳,但是各种色泽各种款式还是很诱人。

    渐渐增大的风,会不会毁掉这难得的一年才有一次的灯会,着实让人有些担忧。

    云燕是见怪不怪,卓然兴致勃勃,婵娟则更是新奇的睁大了眼睛。到下午时,挂出来的彩灯比上午他们逛街时要多得多。婵娟就像一个看见了一大堆新奇玩具的孩子,脸上兴奋和激动丝毫不掩饰,使得她原本清纯脱俗的面容更多了几分活泼可爱。

    他们一路前行,来到了开封府衙门前广场,这里是彩灯最集中的地方。这些彩灯主要是官府出钱做的,专门的工匠,比各家各户做的更加华丽,型态各异。

    有一只长龙灯,这灯是要放飞到半空去的,用薄如蝉翼的纸扎的,上百盏非常轻盈的灯,类似于热气球,放飞时,有人点燃,这条长龙灯便会缓缓飘向空中,形成一条飘在半空的火龙,蔚为壮观。

    此刻,这条一字长龙灯已经摆在了广场上,很多人围观,但衙门民壮捕快拉起了警戒线,禁止旁人上前。

    广场四周,挂着一盏盏八面玲珑灯,等到华灯初上,会统一贴上字谜。解开谜者可到衙门高台处领取奖品。奖品是一些精致的糕点、书卷、布匹甚至油盐酱醋等生活用品。

    有不少官差民壮,正从衙门里往外拿各色灯笼,以衙门为中心,向四方街道挂去。

    天渐渐地暗了下来,浓云密布,似乎要下雪了,但观灯的民众兴致勃勃,迫不及待鼓噪起来,嚷着点灯。

    衙门里果然出来了许多民壮,手里拿着蜡烛,挨个点亮了广场上的灯盏。广场上顿时响起了欢呼声。

    很快,全城各处家家户户也都跟着点亮了各自门前的灯笼。昏暗天空背景下,整个东京汴梁城一处处的彩灯都放射出迷人的光辉,夜空变得分外美丽。

    广场彩灯点起后,赏灯的人便开始往广场这边汇集,这儿可以欣赏更多美丽的花灯,还能猜迷赢取礼物。

    为了维护秩序,衙门派出一队队的马步弓手,骑着马,马鞍上挎着长弓箭囊,腰上挂着弯刀,威风凛凛。

    衙门的人开始在彩灯上张贴灯谜。卓然也兴趣勃然的凑上前去瞧,他并不擅长此道,猜了半天一个也没猜出来。

    反倒是婵娟思维敏捷,连接猜中。云燕也猜中不少。不一会儿,郭帅已经大包小包的双手拎满了东西。

    天完全黑下来了,广场上的灯显得更加璀璨,到广场上来的人也越发的多了,人头攒动,到处都是一张张兴奋的脸。

    猜字谜的都是些文人墨客,而普通百姓的兴致则主要是在那些各色花灯之上。摆在广场上的那最长的彩灯也终于点燃了,缓缓的往空中飞去。

    而这就在这时,风也变得越来越大。在大风吹拂之下,长龙灯飞得更高了。一条火龙蜿蜒盘旋在半空之中,大半个汴梁城都能看得见,顿时四下里欢呼四起。

    整个长龙灯已经完全放飞到了空中,一根长长的绳索,有几个官差用手拽着,操纵着这只苍龙。并且不时的在广场上各处走动,使得空中的长龙灯就像活的长龙一般在空中到处游荡,更引得四下里百姓欢呼四起。

    风大了,吹的空中的长龙灯猛烈的扭动,而下面负责拉绳索的两个官差很是紧张,紧紧攥着绳索不敢松手。两人已经渐渐的有些控制不住了。

    忽然,黑暗深处刮了一阵强劲的寒风,吹得四下里的宫灯胡乱地摇摆。看灯的人的衣裙都吹得猎猎作响。身子瘦弱的甚至都有些站立不稳了。

    这一阵风来的十分强劲,那飘在空中的长龙灯仿佛一下有了生命,变成了一条被绳索紧紧缚住的苍龙,在空中拼命挣扎,猛力逃窜。两个官差再也拉不住,绳索脱手而出,后端比较长,扫过人群,在混乱中竟然勾住了一个正在伸手指着空中的少女的胳膊,将她缠住并扯向了空中。

    顿时响起了无数惊呼之声,只见那那一条长龙灯,扯着那少女向空中飘去,瞬间便飞起了数丈之高,众人想扯住绳索,可那绳索的末端都已经飘在了空中,根本够不着了。

    半空中传来那少女的尖叫之声,下面则是她的家人惊慌失措的呼救声,而四周除了惊恐的尖叫之外,谁也没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条蜿蜒的火龙,扯着小姑娘向夜空深处飞去。

    云燕和卓然他们距离较远,根本来不及上前施救,云燕还是奋力打出了一记金钱镖。不过这枚铜钱太轻,根本没办法达到长龙。铜钱飞到一半,力道衰弱便落了下来。

    一队马步弓手正紧张地望着半空中的少女不知所措,云燕冲上去,取下马弓手马鞍上的长弓,从箭壶里抽出了一支箭。弯弓搭箭,对准了夜空,可是她确没放箭。

    卓然焦急地说:“你还等什么?赶紧射断绳索啊。”

    云燕颓废的松开了弓弦,跺脚道:“我,我没练过弓箭,射不准,害怕误伤了那小姑娘。”

    眼看小姑娘越升越高,众人都无计可施,这时婵娟忽然伸手取过云燕手里的长弓,搭上弓箭,眼中一道凌厉光芒闪现,盯着夜空那根细细的绳索。往后跨了一步,拉满弓,一个回头望月,一声轻叱:

    “中!”

    一箭射向夜空,紧绑着少女的细绳应声而断。箭矢划出一道弧线,落在了对面官府衙门的房顶上。

    半空中,少女坠落,手舞足蹈尖叫着。云燕反应极快,早已几个起落,便到了少女坠落下的地方,凌空跃起,空中抱住坠落的少女。一个空翻,卸掉了下坠的力量,落在了人群缝隙处,稳稳站住。

    这一下兔起鹰飞,两人动作都极其娴熟,配合之下,居然完美无瑕的救下了这半空中的少女。

    四下里顿时响起了欢呼之声,人人将钦佩和赞许的目光投了过来,更多的人望向的是刚才一箭射断细绳的那位绝色美女,啧啧声不绝于耳。

    婵娟若无其事的收了长弓,递给了目瞪口呆的瞧着她的那马弓手。

    马弓手赶紧伸手把长弓接过:“谢谢姑娘,姑娘真是好箭法,百步穿杨,这下可让我们开了大眼界了。姑娘可惜是个女流之辈,不然考个武科举都不在话下。”

    卓然也由衷赞叹道:“婵娟,原来你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高手高高手啊。”

    婵娟嫣然一笑:“我也就会射箭,别的不会的。”

    正在这时,忽听得远处传来有人高声喊道:“丽泰,是你吗?”

    这话虽然轻微,可是婵娟还是听到了,脸色微变,马上对卓然说道:“有个很讨厌的人要来找我,他会带我跟他走,你帮我拦着他。”

    说罢转过身去,背对着声音来处。

    卓然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心想,婵娟不是已经失忆了吗?怎么还会知道有人想带她走,而且是一个让她讨厌的人呢?

    没等他想明白,那个人已经一阵风似的出现在了他们面前,却是一个身材魁梧满脸络腮胡的壮汉,身上穿着的窄袖斜襟衣袍,袖口和衣摆都是用虎豹皮做的,很是华贵。头上戴着一顶胡帽,也都是精美的虎豹皮做的。身后跟着两个精壮汉子,目光炯炯,孔武有力。

    这络腮胡的年轻人冲到了婵娟身后,又是激动又是兴奋,不停搓手说道:“妹子,你倒叫我好找,若不是你刚才显露出这一手穿云箭法,天底下没有谁能使得出来,我还真不知道,你居然跟我一样就在这东京汴梁。我四处找你,找得好苦,你这就跟我回去吧。”

    婵娟依旧背对着他,连头也没回的说道:“我干嘛要跟你回去?你是我什么人,你有什么资格带我走?”

    那络腮胡年轻人一副讨好的样子恭声说道:“妹子,你别生气。你要觉得我哪不好,我改!”

    婵娟冷冰冰地骂了一句:“你觉得我哪好,我改!”

    卓然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络腮胡很是生气,上下瞧了一眼卓然说道:“有你什么事?走开。”

    婵娟道:“你当真无礼,这是武德县的县尉卓大人,我现在住在他们家,我喜欢跟他在一起,所以应该走开的是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