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章后悔药
    卓然顿时心头一震,廖掌柜出去的时间刚好跟死者死亡的时间吻合,也就是说,他在死者死亡的时间段内曾经外出过,他有作案时间。

    这下当真是有一种柳暗花明的感觉,卓然立刻问道:“你在时辰方面记得准吗?”

    廖夫人点头说:“记得准,上前天我们有一批货,是王掌柜他们定的,当时说好了下午申时末(下午五点)交货,王掌柜就是那个时辰准时来的。我当时还看了沙漏,开玩笑说他半个时辰都不错。王掌柜说他是守时的人,他要赶着把这批货送到码头上去运走,时辰都拿捏的很好的,他很忙,没有时间浪费,这之前他就说好了的。哎,王掌柜来的时候,我丈夫刚刚回到家,所以我能够肯定,他是在申时末(下午五点)回来的。”

    卓然心头测算,申时末也就是将近五点,正好在死者死亡的时间范围内,也就是说嫌疑人有作案的时间。卓然又急忙说道:“你再好好回忆一下,你丈夫真的跟这女人没有什么瓜葛吗?”

    廖夫人用手搓着衣裙低头不语,半晌才咬咬牙说道:“也罢,我不能跟着他一起晦气,我知道的我都说,但是老爷,我真不知道他杀人,我只是把我心头一些疑虑向大人禀报,只求不会连累到自己。”

    “没问题,你说实话,本官自然会做决断,不会冤枉无辜。”

    廖夫人艰难的吞了口唾沫,才接着说道:“两年多前,我就觉得我丈夫有些不对劲,他总是有意无意的跟我说张员外娶了妾,李员外收了个小,诸如此类的话题。我有时候当他在说疯话,有时便回他一句,我替你生儿育女,儿子养了两个,女儿养了一个,没有对不起你们廖家,香火也承继了,你说这些话到底是啥意思?他却又不接我的话,只说是随口说说。但是其实我知道,他动了心思要纳妾,可是我能生能养,他凭什么纳妾?再者说,他的生意若是没有我爹照应着,哪有今天?他竟然还动这种念头,我就气不过,也没理他这茬。”

    卓然点点头说:“这就是说,他是有心要纳玉香为妾了?”

    “嗯,这个我也说不准,他是想娶别人还是想娶玉香。不过那时玉香已经做了王老爷的小妾,听说王老爷对她宠爱有加,断不会放她出来的,他又如何能娶这个女人呢?所以或许是我多心了吧,但是老爷这么说了,我还得把这件事跟老爷说一下,免得到时候查清楚,会祸及到我,我可不想替他担什么罪责。”

    其他人也问到了相同的结果,在三天前,也就是死者死亡的那天下午,大致在玉香死亡的时间左右,廖掌柜的确曾经出去过了将近一个时辰,而且时间也都说的很吻合。

    廖掌柜曾经跟夫人说过他想纳妾,那他究竟要纳妾的对象是不是玉香?如果是,这里面就有问题了,男女之间因感情顿生仇怨,最终激发矛盾导致凶杀的事情不胜枚举。很多凶杀案就是发生在情场纠葛不能自拔的情况下。所以这廖掌柜的嫌疑一下子陡然增大。

    卓然告诉廖掌柜近期不要外出,随时听候衙门的传唤。廖掌柜惶恐之下赶紧答应了。

    卓然带着人返回到衙门,云燕正在签押房外等着他。

    云燕很早就回来了,也探听到了一些消息,很焦急,想跟卓然汇报,但是卓然正在那边查访,她也不好打扰,毕竟不能让嫌疑人了解到衙门的动向,所以就耐心的在衙门里等着。见到卓然回来,赶紧跟着他到了签押房里头,关上门对卓然说:“我觉得那廖掌柜是凶手,是他杀死了玉香。”

    卓然哦了一声说道:“你不是认为玉香是自杀而死吗?怎么现在成了他杀了?”

    云燕俏脸一红说道:“我当时只是觉得有这种可能嘛,看着像啊!没想到罪犯这么狡猾,伪造了现场,现在我知道了,她不是自杀的,而是被人谋杀的。而杀死他的人,很可能就是这位廖掌柜。”

    “哦?你探听到了什么?”

    云燕说道:“我今天在王老爷家进行了挨个调查,因为再有几天就是王老爷的寿辰了,所以除了玉香吃了午饭就出去了之外,其他的人都被叫到院子里训话,并分配了工作,一直忙到了下午的申时末(下午五点),这才各自散了。我查过了,除了玉香外出之外,相互都有证据,证明当天王府中的人一直在申时末(下午五点)之前都没有出去过。”

    卓然问道:“那玉香出去时就没有人问她吗?”

    “玉香当时只是说去买个针线,很快就回来,因为针线就在隔了一条街,来去最多也就一顿饭工夫,所以管家跟她说了,等一会儿老爷要召集众人商议大寿的事,让她早点回来,就没别的了,没想到她一去不回来。”

    “哦?那玉香当时出去是去找廖掌柜了吗?”

    云燕说:“准确的说不是去找他,而是去他那里买针线,但是现在我知道了他们这种关系之后,我相信玉香是去找廖掌柜了,至于找他做什么,后来发生什么事,可能需要廖掌柜来告诉我们了。”

    卓然点头,立刻吩咐南宫鼎:“你马上去将廖掌柜带到衙门来。”

    很快廖掌柜便被带到了衙门卓然的签押房内,签押房两边几个皂吏手持水火棍,虎视眈眈盯着他。廖掌柜进来之后便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脸色煞白,惊恐的望着卓然说道:“不知道老爷传唤小人所为何故?”

    卓然冷笑说:“你明知故问,你做的好事,难道还需要本官来告诉你吗?还不从实招来。”说罢,惊堂木重重一拍。

    下面的皂吏立刻起身,一起将水火棍在青砖铺的地上咄咄的杵着,发出整齐而威严的声音,更是把廖掌柜吓得全身发抖,匍匐在地说道:“我,我实在不知老爷要问什么,也不知该招什么呀。”

    卓然冷笑说:“我且问你,三天前的下午,玉香是不是来找过你?他们府上的人证实了这一点,你为何先前却说她没来过。”

    廖掌柜一听这话反倒放心了,抬起袖子一抹额头的冷汗说道:“她的确没来过,我是听我夫人说的,因为当时我出了城,去城外见我一个生意上的朋友,但是他碰巧不在家,扑了个空,所以我就回来了。”

    卓然说道:“你是什么时候离开家出去的?你又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廖掌柜倒没有犹豫,当即道:“我吃了午饭出去,大概申时末(下午五点)回来的。当时我们有批货要交货,我必须要在这之前回来,好交货,他是很守时的人,是那个时候到的,所以我记得很清楚。”

    廖掌柜的话与他夫人的话是吻合的,卓然又瞧着他说道:“有谁可以证明你去见见朋友了?”

    廖掌柜说:“我朋友住在城外,我是步行前往的,想趁着风和日丽慢慢走一走,整天闷在家中很是无趣,所以没有雇车,也没有乘轿。但是我那人刚好不在家,门锁着的,我就一路慢慢走回来了,也没带随从。”

    “这就是说你没有证人能证明你去找你朋友去了?”

    廖掌柜凝神思索,却始终想不到,路上自己遇到过谁。只能苦笑着摇摇头说:“我是一路慢慢走去,又一路慢慢走回的,只顾着欣赏沿途的风景,倒真没遇到什么熟人。”

    卓然冷笑:“是呀,你完全可以利用这个充分的时间,把玉香带到城外的翠竹林杀掉,然后回来,这段时间绰绰有余了。而且经过我们勘验,玉香就是在申时正(下午四点)左右被害的,而从翠竹林返回到你家,半个时辰足够了。因此你有充分的作案时间,同时你还有作案动机。你跟玉香不清不楚,我完全可以认为你是为情所伤,所以杀了她。这是很正常的,比如她纠缠于你,想要做你的小妾甚至夫人,逼你休妻。或者掌握了你的什么把柄要挟于你,于是你一怒之下将她杀死。”

    廖掌柜吓得脸都白了,肥胖的双手在面前不停摇摆,说道:“老爷,草民冤枉啊,草民真的没有杀他,求老爷明察。”说罢咚咚的磕头。

    卓然反复询问,用尽各种手段想突破他的心理防线,可是廖掌柜却只是磕头,口称冤枉,始终不承认他杀害了玉香,并说玉香在他心目中,就跟圣洁的女神一样,他怎么可能杀她呢。

    眼看天色渐晚,卓然道:“那好,我再给你一晚上的时间,你回去好好想想。明天你到衙门来,本官要继续审问。若是你想逃走,那就证明你是罪犯,畏罪潜逃,本官便可以发出海捕公文,缉拿于你。那时可就不像现在这样客客气气地跟你说话了,你听到了吗?”

    廖掌柜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点头说道:“草民知道,草民不敢逃走,一定会按时到衙门来。”

    眼看着廖掌柜离开了衙门。云燕有些奇怪地对卓然说道:“你就这么放他走了?”

    卓然眼角一瞥,看见院子后面一棵大树后露出半个头来,正朝这边张望,不禁嘴角露出一抹冷笑,大声说道:“我们并没有证据证明是他杀死了玉香,我们只能是怀疑。不能因为怀疑就将他拘禁起来,至少要拿到确凿的证据才行。”

    云燕奇怪的瞧着他,半晌才说道:“你真是个怪人,要是别的官员,这么大的嫌疑,一顿棍棒他一定会说的,你却偏偏自己要费劲去找什么证据,可真想不明白。”

    廖掌柜离开了衙门,神情沮丧的沿着街边往家走去,街道两边背阴的地方还有残雪未曾消融,天气依旧寒冷。

    廖掌柜缩着脖子满心疑虑,今天被衙门审讯了一下午,看样子官府非常怀疑自己杀死了玉香,这让他非常害怕。因为官老爷似乎已经肯定就是他杀了人,如果明天自己还不说的话,官老爷就会动刑,自己这身皮肉可是禁不起一顿皮鞭,肯定便会胡乱招供的,那样一来便会打入死牢,等着秋后问斩。

    一想到即将人头搬家,再也见不到这花花世界,他就全身发抖,不可抑制。所以廖掌柜快步回到家中,思前想后,还是包了一包细软,偷偷的从后门溜了出来,并没告诉家里任何人,只是将那包裹背在背上,快步往城外走去。

    他想趁着关城门之前离开,远远逃走,他相信只要能够逃到一个没有人认识自己的地方,官府未必就能把他抓到,他见过衙门的张贴的海捕公文上面的画像,根本认不出谁是谁。他只要隐瞒真实身份,应该就能够躲过这一劫,他真的不想死。

    他赶着在城门快关的时候终于出了城,沿着官道往前走。这时天慢慢黑了下来,出城之后,他才想到该雇一辆车,可是这会子又到哪去雇车呢?只能先走一段路,远远离开,心里才会觉得踏实。

    廖掌柜一口气走出了二十多里,累得气喘吁吁,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而前后左右似乎并没有人家,无处投宿,与其躲在树林中,可能会遇到野兽,还不如在官道上往前走,心里还踏实些。

    现在官道上已经没有人在行走了,就他一个孤零零的往前逃命,如果不是求生的**,他也会在天黑之前找地方投宿的,就像他以前外出经商时那样。

    好在年轻时出门惯了,虽然这些年养尊处优,但是根基还在。廖掌柜想着再往前走一段路,看看有没有人家,到时候再投宿,最好能过一辆车。

    而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了马蹄声,廖掌柜心中一喜,真是老天有眼。赶紧站在路边,抬头朝马车的来处望去。

    马蹄声渐渐近了,借着朦胧的夜色,能看清楚奔过来的马车,马车夫好像一尊雕像。马车到了近前,廖掌柜犹豫了片刻,还是招手说道:“车把式,能否捎我一程?我要到前面去,路费少不了你的。”

    马车在廖掌柜的身边缓缓的停了下来,马车夫的苍老的声音说道:“与人方便自己方便,上来吧。”

    听到这话廖掌柜不由大喜,有一些有钱人家的马车是不愿意搭别人的,难得碰到一个愿意搭的,赶紧连声感谢。廖掌柜正要爬上马车,又听马车夫说:“你就坐在外面,里面装了东西了,没地方了。”廖掌柜赶紧答应,侧身坐在了车辕旁。

    马车继续往前走动,车轱辘声咕噜咕噜的,廖掌柜没话找话,问车把式尊姓大名,住在哪,这是要去哪儿?那车把式却没理他,廖掌柜只好讪讪的闭了嘴,不敢再问。

    马车继续往前行驶着,在静静的夜中显得格外的沉闷。

    便在这时,廖掌柜身后的车帘慢慢被人掀开,从里面伸出了一只手,手上拿着一个细细的绳索活套,移到了廖掌柜的头顶,突然往下一套,然后猛地往后扯紧,同时用肩膀抵住了廖掌柜的后背,使他无法挣脱。

    脖子被绳索勒紧,廖掌柜脑袋往后仰,他惊恐的用双手抓住绳索想要扯开,可是无济于事。

    从车棚里传来另一个男人的声音,充满了狰狞:“让你做个明白鬼,——你勾搭我女人,逼我只好杀掉玉香,你说我是否该对你恨之入骨?但是我好歹也是朝廷退隐下来的,知道王法威严,又不想惹祸上身,一直在想办法收拾你,没想到官府正好怀疑是你杀了玉香,现在你还害怕逃走,正好杀你灭口,同时还能把罪责推到你身上。老天爷真是太帮忙了,可见老天爷都容不得你活下去。现在你听懂了吧,你为什么会死?是死在谁的手里?到阎王爷那儿,也好说个明白,现在你就去死吧!”

    阴冷的声音说到这,突然眼前寒光一闪,勒着廖掌柜脖子的绳索突然一轻,往后拉的力道太猛,那人往后摔倒到了车厢里,脚掀起来将车帘都勾了下。

    说话的中年男子也被他往后摔倒带着摔在车棚里。

    男子怒道:“怎么回事?你这蠢货。”

    “好像是绳索断了。”要勒死廖掌柜的男人慌忙说道。

    他刚爬起来,便看见车棚处站了一个黑衣人,一柄寒光森森的长剑抵在了自己咽喉之上,一个女人的声音冷声道:“不要动,不然脖子上刺个透明窟窿。”

    车厢里的两个人顿时呆若木鸡。

    廖掌柜还以为死定了,没想到忽然有人相救,不由得惊喜交加,死里逃生,忙扯掉绳索活套,捂着脖子一个劲咳嗽,话也说不出来。

    车棚里的那人紧张的对黑衣人道:“若是路过的女侠,想要取个盘缠,好说,我们会给你的。”

    那女子轻舒猿臂,将先前说话的中年人衣领抓住,揪了起来说道:“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我是谁。”

    那男子一眼瞧去,不由惊叫了一声:“云燕捕头!”

    这女子正是捕头云燕,而说话的中年男人,正是退隐的司业王老爷,而那要勒死廖掌柜的,是王老爷的贴身小厮猴哥。

    这两人发现抓住他们的居然是衙门捕头,顿时慌了神,刚才自己说的话肯定都落入这位捕头的耳朵了。

    这捕头到底躲在哪?怎么可能在最关键时候突然出现?

    云燕冷笑道:“你们很奇怪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吧。告诉你们吧,其实,在你们报案之初,卓大人就怀疑你们是贼喊捉贼,因为既然你如此关心小妾,那三天前她走失,为何三天之后才来报案?而且还是用敲登闻鼓这么极端的做法,有哪个报失踪人口的人用得着敲登闻鼓的?只有一个合理解释,那就是你想把事情闹大,让众人皆知,都知道你很关心你的小妾,将来发现她被害之后,不会怀疑到你身上来。但是,卓大人说过,凶杀案一半以上都是发生在亲人之间,亲人是首先要进行排查的,因此你就算脑筋用尽也难逃嫌疑。”

    云燕顿了顿,扭头对廖掌柜说:“虽然廖掌柜也有嫌疑,因为他说不清楚他三天前的下午去了哪里,没有办法找到不在场证据,而且他跟死者之间又有感情纠葛,有情杀的动机,但是你们的嫌疑更大。而且我注意到廖掌柜家这些天一直有人在蹲守,我虽然不知道是谁,但是在我告诉卓大人之后,他怀疑是你派的人,所以卓大人故意派捕快将廖掌柜传唤到了衙门审讯他。而审讯时是开着门的,外面的人都能看见,所以你们蹲守的人也看见了。到了傍晚,卓大人开始用语言刺激廖掌柜,使得他因为害怕而潜逃,这正给了你们下手杀他灭口同时嫁祸于他的绝好机会。卓大人相信你们会动手的,所以叫我暗中跟踪保护,并抓你们个现行。果不其然,你们坐着马车追来了,想杀死他,而他又主动搭车上了你们的车,正好和你们在一起,中了你们的圈套。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

    王老爷苦笑着黯然摇头说道:“我没想到卓大人如此年轻,居然有如此的本事,我栽的心服口服。但是我不后悔,这个贱人,我对她如此之好,甚至答应等到我退隐之后,过上两年风平浪静的日子,在让她填房,做我的原配夫人。我对她已经如此恩惠了,她却还是瞒着我跟这可恶的廖掌柜勾勾搭搭,我一想起就恨之入骨。若不能杀他们,我姓王的有何脸面活在世上?”

    廖掌柜厉声道:“胡说八道!我对玉香如对仙子一般敬重,连手都未曾碰过她,又何曾与她有过勾搭?没错,我爱她,我这才一直追到了武德县来,但是实话跟你说吧,我两次表白都被她断然拒绝了,她说她已经嫁给了你,就是你家的人,让我死了心,并且离开武德县,否则她就不会再来见我。是我求她说我以后再也不说那样的话了,只求能时时见到她,不敢说一句过分的话,她见我可怜才答应了到我店里来买东西,时常跟我说说话。可是我们相互之间从未越雷池半步,你却因为你的妒忌和猜疑杀死了玉香,我没想到是你这个老狗动的手。我现在狠不得杀了你,扒了你的皮,吃你的肉,炮你的筋。等到你上法场被砍头那天,我一定会去法场,在你尸首上捅几刀,以泄我心头之恨。”

    王老爷呆了,怔怔地望着廖掌柜说道:“你,你真的没跟玉香有勾搭?你说的可是实话?”

    “废话,玉香都死了,我还有什么理由骗你?她是清清白白的女子,一直对你忠贞不二,你却杀了她!你这狗贼,到阴曹地府就等着上刀山下油锅吧。”

    王老爷垂下头半晌,忽然啊的一声大叫,猛地朝着云燕提在手里的长剑的剑尖扑了过去。

    云燕反应极快,移动长剑一抖,避开了他这一扑,同时一脚踢在他的腰眼上,王老爷顿时全身发麻动弹不得。

    王老爷嚎啕大哭:“让我死吧,我错了,让我去死……!”

    云燕冷笑:“这世界上没有后悔药,你要死也先要把事情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你是怎么杀掉玉香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