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章尸体农场
    在治疗风湿病的药方中,有些药师开的的确是比较大的,但是乌头如果炮制不好很容易中毒。

    卓然将那张处方折好揣到怀里,又检查了一下,剩下的稿子和那一叠书,没有发现其他可疑的纸张,便折返出来,在院子里各处继续审视,目光落在了院子角落的一处屋子,这屋子的房顶有烟囱。看样子应该是一处属于小院的厨房小灶。于是迈步走了过去。

    这小灶的门是开着的,整个院子都没有人,静悄悄的。卓然走了进去,在灶台前蹲下,看了看灶台,里面有炉灰。忽然他眼睛一亮,发现炉灰里明显有人抓取过的痕迹。看来这小灶并不经常生火,还有人曾经伸手抓取过炉灰,不知道用来做什么的。

    他仔细看了灶台前的青砖地面,不由眼睛又是一亮,因为他在青砖地面缝隙处发现了少量的白瓷碎片。

    卓然起身,继续搜索各处。在灶台的一角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发现了一个煮中药的砂罐,砂罐里面已经经过彻底清洗,看不出有什么残留。

    又出大门外,绕到小灶后面,见灶房的后面是一块空地,种了些花草。他仔细搜寻花草下的泥土,不多时他便站住了,在一处芍药花之下,他发现了一个明显是翻动过的泥土痕迹。

    他蹲下身,小心的刨开了上面的泥土。很快他发现了一个牛皮纸包着的药包,抚开周围泥土,将这一个药包取了出来,展开一看,里面赫然便是一些炮制好的中药饮片。

    他继续往下刨,在里面发现了六枚中药乌头,明显是用水煮煎过的药渣。再继续,随后发现了一个破碎的瓷碗,敲成了大小不一的碎片。而瓷碗的内侧明显有装过药水的痕迹。

    卓然马上让郭帅过来,拿来了装物证的盒子和牛皮纸袋,将这些东西小心的尽可能不触碰它们的放在了纸袋和盒子中,拿回去再好生检查。

    卓然沉吟片刻后,回到了冬雨的卧室。将被子展开,先检查了床单,发现床单上有一处可疑的瘢痕,有好几处新旧不一。脸上顿时变得严峻起来。

    他看见卧室靠墙有一个立柜,打开之后,里面有不少床单,卓然找到了一张跟现在的床单差不多颜色的,让小厮郭帅将这床单换了下来。把床单折好之后,放进了证物箱中。

    卓然再次检查,没有发现其他可疑痕迹之后,他便离开了院子,对看家的门房夫妻说,自己不等了,下午再来。说罢便带着郭帅南宫鼎等人返回衙门了。

    离开了郭府后,卓然没有直接返回衙门,而是径直回到了自己的老宅院,因为他要进行相应的测试的话,只有自己宅院才有这些设施。

    回到自己小院子,卓然首先把那张提取的床单上的可疑斑痕用剪刀剪了下来,用蒸馏水浸提离心,将沉淀物放在载玻片上,然后进行进一步药物处理,进行详尽观察,果然观测到了精子。

    虽然这些镜片透光度不好,有些模糊,但是还是能够让卓然肯定是精子无疑。

    卓然又检查了其他几处瘢痕,同样也检测到了精子。接着卓然对这些精斑进行了血型检验,测出血型是a型。卓然马上将抽取头天晚上收集到的死者郭员外的心血,进行了血型鉴定,同样也是a型血。

    两者的血型相同,虽然血型不能成为同一鉴定,但是没有作出否定性的结论,结合本案的其他证据,使得这个案子昭然若揭。

    卓然收拾好之后来到了衙门云燕的住处,云燕一直在守着冬雨,卓然来到门口,云燕赶紧出来,回头瞧了一眼闭着眼睛在床上沉睡的冬雨,朝着卓然比了个手势,示意到拐角处说话。

    两人来到走廊拐角处,云燕低声说道:“天快亮的时候她醒来了,我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却一直闭目不语。上午的时候,郎中来看过,说她伤到了筋骨,需要疗养比较长的一段时间,但是没有致命危险不用担心。”

    卓然点点头说道:“我要亲自问她,你跟在我身边,其他人都在外面,因为我要问的问题可能不适合公开。”

    云燕似乎已经猜到了卓然要问什么,点了点头,跟卓然进了屋子来到床边,将门关上,拿来两个凳子让卓然坐下。

    卓然坐在床头,瞧着身心憔悴,闭目不语的冬雨说道:“我是本县县尉,有些问题我要问你,希望你能够跟我实话实说。因为你只有如实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才可能为你找到适合的解决办法。”

    冬雨依旧躺在床上一言不发,卓然沉吟片刻才接着说道:“今天上午,我在你的院子里头的厨房门口发现了敲碎的瓷碗,里面有装过汤药的痕迹。我又在你的厨房后面的花丛下面的土里头发现了一包药,这药是用来治疗风湿痹症的。除了里面的药材除了乌头之外,其他的药都没有动过,只有乌头被煮过了,药渣也埋在土里。”

    卓然说到这,床上的冬雨终于缓缓睁开眼睛,眼眸直视着前方的屋顶,似乎在想着什么。

    卓然接着说道:“我用一种特别的方法,确定郭老爷是死于乌头中毒。还有在你屋里头,发现了乌头的药渣,还有你在厨房用草木灰擦拭瓷碗,并将它敲碎留下的痕迹。如果我需要证明你杀死了郭员外的话,我会进一步搜集证据,比如去找你开药的郎中,证明你从他那买了其中含有剧毒乌头的药。但是你其他的药都没有用,只用了乌头。”

    “你包药的牛皮纸上面我相信能够提取到你的指纹。你或许不知道,指纹是可以锁定一个人的。虽然它不足以让其他人相信他是一个证据,但是可以让我相信,而我正是可以决定你的案子的人。我只要相信这一点,我有的是办法,让你开**代。你现在明白我在说什么了吗?”

    终于冬雨把头扭了过来,望向卓然,眼中满是悲愤。

    卓然道:“我先前已经跟你说了,我知道这其中肯定有原因,不然也不会杀死你的公公。我想知道原因和事情的整个真相,所以你要如实的告诉我,然后我会公平处断,假如我要直接治你的罪,我不会这么私下里跟你说这件事,我会直接把你抓起来,慢慢去收集证据就是了。你明白我的用意了吗?”

    冬雨怔怔地听着卓然的话,半晌点了点头,眼中已经噙满了泪水,哽咽着说:“多谢大人,我发誓,我说的话全都是真的。——没错,是我杀了他,我借口要给家里人治多年的风湿痹症,从药铺开了大剂量乌头的药。总共六枚,我把乌头用水煮了,给他灌进嘴里,把他毒死了。是我干的,但是我不后悔,因为他该死。”

    “从我丈夫离开家的第二天开始,他就翻墙进来强暴了我,他的力气很大,又会武功,我挣扎不过,又不敢张扬。我的丈夫回来我也不敢把这件事告诉他。因为这老贼威胁我说,如果我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他就弄死我。他以前是江洋大盗,杀人越货什么都干过,本来早就该死了,临死拉我垫背也够本。我害怕,不敢说。他半年多里多次翻墙进来强暴我,隔三差五就来一次,我再也受不了了,我就毒死了他。”

    卓然问:“你怎么毒死他的?用什么法子?我听说这个人真有武功,而且警觉性很高,从来不喝别人倒的水,食别人给的东西,你怎么给他下的毒?”

    冬雨说道:“我知道他这个性格,所以不敢在水里或者食物里头下毒,但是他每次做完事都会睡得跟猪一样。刚开始的时候,他完事了会回到他的屋里去睡,后来我假装顺从伺候他,于是他放松了警惕,便会睡在我床上,一直到第二天快天亮他才会翻墙回到他自己的屋子。”

    “上前天,他又过来欺负我,我已经准备好了药,所以我就故意让他很累,睡得很死,然后用勺子舀着汤药,一点一点给他从牙缝倒进去,他的牙齿很稀松,有几颗牙脱落了,缝隙比较大,因为他睡得很死,所以我把汤药给他倒到了嘴里他并不知道,睡梦里还下意识地把它咽进去了。”

    “我在汤药里都加了蜂蜜,所以不算苦,他也没有警觉。他如果醒过来,我就告诉他,是心疼他累,调的蜂蜜而已,但他没有醒。老天爷也在帮我,半碗药我都给他倒灌了进去,我不感倒多了,因为我听说这种药死的很快的,我怕他死在我床上。”

    冬雨顿了一下,平复了一下情绪后接着说道:“可能是他身体太强壮了,他被灌了药之后并没有马上发作,醒过来后说他身体有些难受,可能是昨晚太累了,先回去休息,晚上再来,然后他就翻墙到自己的院子去了。”

    “到了下午时分,我听到那边有人哭叫,过去看才知道他不舒服,说是嘴巴发麻,全身发紧,说话都不清楚了。我还担心他怀疑是我干的,但是因为他太谨慎了,他道我屋里来也从来没喝过一口水,没吃过一个东西,所以他想不到是我给他下毒。包括那个凶狠的老虔婆,也没有怀疑我,只是自认为突然得了重病。”

    “请来郎中,郎中也没有怀疑。当天晚上他就死了,我很开心,我从来没这么开心过,我的噩梦可以终结了。没想到我高兴的太早,我偷偷的在厕所里笑,那老巫婆听到,说我不孝,毒打我。我觉得这是老天爷对我的惩罚,我毕竟害死了一条人命,不管他是不是该死,总是要吃点苦才能够平衡的,所以她要打就让她打吧,但我不会说出来的。没想到却被老爷你看穿了。”

    “不过没关系,我已经报了仇,要杀要剐都可以。因为我说的这些话我都没办法证明,那个狗老贼已经死了,我说他强暴我,谁也不会相信的,那就让我给他抵命吧。”

    说罢冬雨闭上了眼睛,不再说话。

    坐在一旁的云燕脸上的表情很复杂,瞧向卓然,卓然微微点头,对冬雨道:“我明白你的感受,其实,我已经证明了你说的是真的,你没有骗我。”

    听到卓然这话,冬雨睁大了眼睛,扭头过来望着他,怔怔的盯着卓然。

    卓然说道:“我想你应该不会愿意待在郭家了吧,这老巫婆只怕不会放过你!你想去哪?”

    冬雨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说:“她不会放我走的,如果可以,不管是天涯海角,哪个地方都会比这里好,我可以过上我自己的日子。只要我有手有脚,我一定能养活自己的。可惜这只是梦,因为他们家不会休我的,不会给我自由的。”

    卓然说道:“他们固然不会主动休你,但是我是县尉,我可以判决你们义绝,解除你们的夫妻关系,还你自由。”

    冬雨惊喜交加,望着卓然说道:“县尉老爷,你,你不会是哄我开心吧?”

    卓然说道:“你对王法可能不大了解,在我大宋的宋刑统中规定,有一种制度叫做义绝,也就是夫妻双方的一方对另一方的,亲属有不敬的行为,由官府断绝双方关系,不管双方是否同意。那老巫婆不是到衙门来告你不孝吗?这就是理由,我就受了这案子,然后判决你们义绝,帮你回娘家去。这对你的声誉可能会有一定损害,你是否愿意?”

    冬雨眼中噙满了泪水,用力的点着头说道:“我愿意,只要能离开郭家,受点委屈算得了什么?他把我在众人面前吊打,我还有什么脸面可言!多谢老爷,多谢……”

    她挣扎着要起来给卓然磕头,云燕赶紧把她按住,说道:“你受伤很重,等你将养好了之后,县尉老爷会处断的。”

    ……………………

    当郭夫人知道衙门已经对她状告儿媳不孝立案查处的时候,她非常高兴,逢人就说卓然是个青天。让众人看着,她那不孝的儿媳是怎么遭到王法的处治的。

    过了一个多月之后,在冬雨已经基本痊愈时,这件案子终于审判了,因为不孝这种小案子,知县是不会亲自参堂的,由卓然进行处断。卓然审讯之后,确认冬雨在厕所中行为不检,构成不孝,依律重责一百,枷锁三月示众。

    当听到判决内容之后,郭夫人眉开眼笑,兴奋无比,而对于冬雨来说,打板子她不怕,但是要枷锁三个月,那种屈辱只是比被板子打在身上更难受,但是相比自由,她愿意承受,所以匍匐在地。

    公堂上卓然却继续宣读判决,说道:“念冬雨系初犯,又系女流,故准纹银二两赎刑。”

    这下子郭夫人目瞪口呆,也就是说,冬雨花二两银子就可以免除一百大板并且枷锁三个月示众的刑罚了。这简直是天大的便宜,怎么会这样呢?

    她也知道,在刑法中有赎刑。对于一些不适合使用刑罚的人,是可以准许其掏钱赎型的,主要用于一些权贵和孕妇之类的女人,但是用于谁,由判决的官员决定,所以卓然决定用于冬雨身上,法理上也没有任何错,谁也说不出话了。

    因此这郭夫人只能眼巴巴的,却没有任何办法,脑海中念头闪现,心想,官老爷不打板子没关系,自己等她回到家,再把她绑起来吊打,管保比衙门的板子更来得实在,枷锁示众衙门不做,自己可以做,把她绑在门口,挂上破鞋,同样让她颜面扫地。她现在只想好好整治一下这个可恶的儿媳妇,全然不顾这样也会给他们郭家带来名誉上的损害。

    可是她发现,她的如意算盘落空了,因为卓然的判决没有完,卓然接着说道:“犯妇冬雨在公公丧礼上行为不检,严重损害了郭家的感情,对此判双方义绝,将犯妇冬雨逐出郭家大门,自行返回娘家。”

    这判决一出,匍匐在地的冬雨欢喜的眼泪簌簌而下,而跪在另一旁的郭夫人则眼睛都瞪圆了,因为她并没有要求要把这女人撵出郭家,相反,她还要慢慢整治她的,可是,官老爷竟然直接判决义绝,解除双方婚姻关系,那这冬雨就不再是他郭家的儿媳了,她也就对她奈何不得,还任她自行离去。

    郭夫人张口结舌,却一句话都说不出,这是官老爷的裁断,她借几个胆子也不敢反对。

    卓然宣读完判决,手中惊堂木重重地拍了一下,叫了声退堂,了结了这场官司。

    冬雨当即掏了二两银子,在衙门办了赎刑的手续,又领取了衙门的刑房早已拟好的义绝判决书。

    卓然已经给她雇了一辆马车,并让云燕亲自送她,一直到离开武德县,以防郭家报复。

    但是郭夫人此刻已经整个懵了,哪里还想到如何去报复,再者说这是衙门的判决。她可以对自己家人,却不敢对不是她家人的冬雨在动手,不然朝廷可就对她不客气了。

    冬雨对卓然感激涕零,盈盈拜倒,磕了三个头,才上了马车,绝尘而去。得终善一生。

    ……………………

    卓然一直在照看他后花园尸体农场的尸体。

    尸体农场布置得非常好,每一具送来的尸体,卓然放置在固定的场所之后就不再挪动,他会一直观察尸体的变化,即便是已经**成为白骨,他也会继续观察。因为时间流逝同样会在白骨上留下痕迹,而这对于观察白骨案也是很有帮助的。

    基本上隔上几天,老仵作就要给卓然送尸体来,这些尸体大都是城里头病死街头,无人收尸的无家可归者。

    前些日子倒春寒,忽然出现了连续几天的大幅降温,尽管衙门在城隍庙生起了篝火,并发放被褥,派了医官,给这些无家可归的流浪乞讨人取暖的地方,并给他们医治,但是还是有好些个饥寒交迫的流浪者死在了街头巷尾。

    武德县还是很大的,流落街头的乞讨人员太多,根本不是衙门的杯水车薪所能够解决的。

    头天晚上,快入睡的时候,卓然收到了老仵作送来的一具瘦骨嶙峋的中年女尸。这女人衣衫褴褛,形容憔悴,一看就饱受岁月的摧残。脸上却还残留着少量胭脂水粉的残迹,可见其生前或许也有对生活的热爱,但是岁月的无情,还是过早的夺走了她的生命。

    卓然将这具尸体的腿脚埋在了土中,上身则露在了泥土的外面,这样可以知道这具尸体的上下两个部分不同环境的不同尸体变化。

    一般来说,埋藏在泥土中的尸体,**的速度要比暴露在空气中慢许多,但如果是同一具尸体,这情况又可能会不一样。各种可能出现的情况,卓然都要进行相关的测试,并作出观察记录。

    经过这些日子的观察记录,卓然发现,宋朝的尸体**速度总体比现代社会要慢许多。

    主要是宋朝的气温比现代社会同期要寒冷得多,而且空气中的湿度也大得多。另外宋朝的细菌环境也跟现代也完全不一样,这些都影响到了尸体**的速度。也就影响到了根据尸体现象反推死亡时间的真相,这些给卓然以非常宝贵且准确的实证依据。

    吃过晚饭,天已经快黑了,卓然拿着自己的记录本来到了后花园他的尸体农场。

    他要对每具尸体的**情况进行观察,并进行记录,这是他每天早晚必做的功课。通过一天两次的准确记录,来对尸体现象进行判断。而对于刚刚死去的尸体,卓然则会每隔一个时辰就进行一次观察。

    这种刚死去的尸体的变化,对于准确地判断死亡时间有非常大的帮助,而大部分案子常常是在死者死亡后一段时间之内会被发现。要迅速推断出准确的时间以锁定罪犯。

    这具妇人的尸体还没有出现尸斑,卓然判断死者死亡时间不超过一个时辰。这种刚刚死亡的尸体更需要密集的观察,每在这个时候,只要不是特别紧急的事,卓然都会推掉,而抽出时间来进行尸体现象的观察。

    天开始下雨了,淅淅沥沥的,那是春雨。

    倒春寒还没有过去,春雨中甚至还夹杂着少许的雪花,打在人身上凉飕飕的。

    卓然撑了一把油纸伞,打开后花园沉重的月亮门,进去之后把门关上,上了闩,沿着小径往前走。

    整个尸体农场他有固定的行进路线,以免破坏整个环境,按照固定的线路行进,尽可能减少对环境的破坏,以避免影响尸体**的准确数据。

    他观察一具高度**的尸体,已经有昆虫和老鼠破坏的痕迹,这些痕迹他要准确地记录下来,这些痕迹要与死者的生前和死后人为伤害所造成的痕迹进行区别。

    有些尸体是自杀而亡的,死亡前有自伤,伤口的变化和伤害痕迹卓然都要进行准确的记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