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章软甲
    安装好之后马上进行调试,完全达到了设计要求的效果,跟在现代社会使用的现代仪器能达到的相差无几,只不过现在社会是用电驱动,而这个用机械驱动。虽然体积很大,但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很让卓然感到高兴了。

    忙完之后,卓然在家中设宴款待铁妙手他们一行人。

    铁妙手是能工巧匠,需要手的高度稳定性,所以从来不饮酒。但是这一天却破例喝了一杯,可见他对卓然的重视。

    饭后,卓然把他请到了自己的小院,对他说自己想打造一种机械火药枪,卓然根据燧发枪的机械原理设计。火药枪是手动填充火药和铁砂,而不是现代子弹,射程和威力都没法跟现代自动武器相提并论,但是作为防身,绰绰有余。

    卓然并没有告诉他这是火药枪,可以发射出致命的铁蛋丸。所以铁妙手还以为又是卓然设计出来的稀奇古怪用途的东西,当下铁妙手看完设计图之后道:“没问题,我可以打造出来你需要的东西。大概三天左右吧,我到时候叫徒弟给你送来。”

    卓然很高兴,定制了两把,让他尽可能外形缩小,方便携带。

    铁妙手说没问题。

    等他师徒走之后,卓然将郭帅叫了过来,说:“你马上到城门官那里去查一下刚才拦截我们的几个壮汉是否已经离开。要查清楚他们的来历。”

    郭帅赶紧答应,愤愤地说:“这几个狗东西真是胆大妄为,务必查清楚来历,好好治他们的罪。”

    说罢急匆匆的去了。

    卓然将曹氏叫到自己屋子,问:“你说实话,那几个壮汉究竟是谁?为什么要抓你?——你如果不说实话,我没有必要为你冒险,直接把你送走,我相信他们会找到你的。”

    曹氏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哭泣的说:“少爷,别撵我走,不然我就死定了。”

    “那你说实话,到底怎么回事?”

    曹氏点点头,抽噎着道:“我说,我的确是武德县站街的窑姐,我老家的确是湖州的,我家人也的确被洪水冲走了,无家可归,所以我才流落来到武德县,在武德县做这没本钱的买卖。在几个月前,有个男人让我跟他去他家过夜。我去了之后,他却在我的茶水里下了蒙汗药,把我迷昏了。”

    “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被关在地下室里。除了我,还有十多个姐妹,都是跟我一样站街做皮肉生意的窑姐。后来,我想办法在墙角挖了一个小窟窿钻了出去,逃走了,但是我很快又被抓回来了。那一次跟着我一起跑了好几个,全都被抓回来了。他们说我是牵头的,对我进行毒打。我身上的伤就是那时候留下的。打我们的人,就是先前要抓走我们的那几个壮汉。”

    “后来,我又找到机会逃跑,结果又被抓回来。他们差点把我弄死,还问我跑不跑了?我说不跑了。但是,后来又有机会能逃走,我还跑了。结果又被抓了回来。这一次他们就把我绑在树上,不给我水,不给我吃的,要把我活活饿死。后来我就昏死过去了,醒来发现我被扔在街边,他们肯定以为我死了,没人理睬我,我又昏死过去了,再醒来就已经到了恩公您的后院了。”

    卓然道:“你们被关在什么地方你知道吗?”

    曹氏摇头:“我跑了三次,都是晚上,只跑到了院子里就被发现抓回来了。看不清楚周围有什么。”

    “他们为什么要把你们关在那里?目的是什么?”

    曹氏只是一个穷苦的站街窑姐,没有家人,从她这勒索不到什么钱财,所以不可能是为了钱财绑架。也不太可能是为了女色,因为这曹氏相貌平平,又是多年劳作,吃不饱穿不暖,虽然才三十岁,看着却像四五十岁的老妇人。从她叙述来看,那些人也没有对她们进行强暴。所以卓然不明白这些人把曹氏他们关在地下室究竟是什么目的。

    曹氏摇摇头说:“我不知道他们要做什么,他们没跟我们说什么,就这么关着我们,我曾经私下问过其他姐妹这些人准备干什么,她们都摇头说不知道。”

    “既然如此,那我前次问你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为何不说?”

    “因为……,因为他们似乎是官府中人,恩公你也是官府中人,我担心……”

    “担心我们是一伙的是吗?”

    “民女不敢……”

    既然猜到对方是官府中人,而卓然也是朝廷官员,难免官官相护,作为一个刚逃出魔掌的人来说,有这种担心是正常的。

    卓然问:“你如何知道他们可能是官府中人?”

    “我逃到院子里时,曾见到晾衣杆上晾有洗过的官袍。”

    卓然不禁暗喜,这可是一条重要线索,忙问道:“什么颜色的?什么样式?多大的官袍?”

    “我没注意,我当时很害怕,没细看。”

    卓然让她仔细回忆,曹氏想了半天,也只是摇头说真想不起来了,不敢乱说。卓然便让曹氏退下去休息。

    曹氏见卓然不撵她走了,感激不已,连声称谢,退下去了。

    下午时分,郭帅跑来向卓然禀报说,北城的守城官说见到七八个身穿黑衣的彪形大汉从北城离开。

    北城是通往北边的驿道,北边第一个主要的城镇就是怀州,也就是武德县所属的州郡。

    卓然沉吟片刻,对郭帅说道:“你带两个捕快穿上便装,到怀州的州府衙门蹲守,看看能不能发现这几个家伙。”

    郭帅吃了一惊,低声道:“少爷怀疑这些人是州府衙门官员的家仆?”

    卓然点头道:“只是一种推测,因为先前他们说我是芝麻绿豆官,这就证明他们的主人比我的官职大得多,不然他不该这么说。如果只是痛恨朝廷,应该直接骂狗官,不会说芝麻绿豆官的。

    “对啊,而且从他今天的做派来看,十分的张扬,的确是官宦人家的恶奴的样子。我这就带人去查清楚。”

    郭帅走后,卓然又把南宫鼎叫来,让他带一些捕快在街头巷尾便装巡查,守株待兔,希望能够再看到那几个大汉,可惜没见到。

    三天后,京城铁妙手的大徒弟来到了武都县拜见卓然,奉上了一个锦盒。

    打开锦盒,里面赫然是一只锃光瓦亮的燧发枪。很小巧精致,卓然拿起来反复检查,确定跟自己设计完全相同。

    卓然很高兴,铁妙手当真不愧为皇家能工巧匠,做出来的燧发枪绝对质量一流,只可惜造不出现代的子弹。他对现代自动武器的知识和宋朝的制造业不足以实现这个梦想。

    锦盒里还有另外一把燧发枪,以及常用配件。虽然铁妙手不知道卓然这火药枪的用途和用法,但是他完全按照卓然的要求,并结合他自己的灵巧的思路做出了让卓然十分满意的转轮火药枪来。

    送走了铁妙手的大徒弟,卓然马上按照师父逍遥子教的炼丹方法配制了黑火药。

    配制黑火药本来就是炼丹师在炼制丹药的过程中发现的,所以原料都能找到,配置也并不困难。而且,拥有现代知识的卓然将配方做了进一步调整,使得他的火药威力比以前提高了不少。

    卓然装好了药,他不敢自己先用手拿着,免得伤到。把枪用绳子固定在后花园的一棵树杈上,在扳机上切接了一根绳索,离开一丈有余,对准了前面的一棵树,拉动了扳机。

    只听砰的一声闷响,火药枪的枪口喷出了无数火星,一蓬铁砂射中对面那棵树,那棵树摇晃了一下。

    卓然心头一喜,赶紧放开绳子跑过去瞧,只见那棵树的树干上多了好几个窟窿,大小不一。卓然测了一下窟窿深度,发现最深的竟然接近半尺。这还是树木,如果是人的**,绝对能打入胸腔。——这支火药枪威力十足。

    卓然又检查了枪管和枪柄,没有任何碎裂的痕迹,也没有烧灼的痕迹,可见设计的很到位很合理,不会伤到自己,卓然这才放心。

    卓然经过几次测试之后,确认这火药枪安全,于是他决定自己亲自测试。

    装好了火药后,对准不同距离的树分别开枪,发现一丈以内伤害可以达到最大,超出一丈距离,威力就差了一点,五丈内还有一定的伤害性,但超过十丈以外就无法造成伤害了。

    最远射程十丈左右。这样的枪用来近战,已经是很好的犀利的武器了,卓然终于有了自己的武器,非常高兴。

    他将这枪填满火药,放在自己怀里。

    这枪有一个安全锁,平素就是碰到扳机也不会击发的。

    ………………

    傍晚。

    天下起了小雨,光线十分昏暗。

    卓然撑着油纸伞,拿着记录本到后花园查看尸体。一路观察,走到了一处小山坡下,这是后花园最高的一处所在,实际上只是一个几十米高的土丘,但是站在这儿,基本上可以观察到整个园区的情况。

    小土丘上种满了松柏,还有一座凉亭,这座小山岗上也放着几具尸体,在不同位置,卓然需要进行观察。

    他刚走到山脚下,忽然,他听到了很轻微的声响,似乎是绷紧了的绳索发出的嘎嘎声。

    四周太过安静,声音非常微弱,所以卓然虽然听到了,却不敢确认是什么声音,抬头顺着声音来处望去。

    突然,卓然看见小山坡密林深处,一双冰冷的眼睛和伸出树枝间的寒光森森的雕翎箭的箭矢。

    嗖!

    卓然刚看清,没等做出反应,那支利箭便穿破黄昏雨幕,飞驰而来,准确射中了他的心脏!

    啊!

    卓然发出短促的一声惨叫,侧身倒在了雨水之中,手里的油纸伞甩出老远,身体撞击泥水四下飞溅,身体抽搐了两下便不动了。

    树林中慢慢走出一个黑衣中年人,手持长弓,搭着另外一支箭,警惕四处张望,一步步来到卓然身旁。用脚踢了踢卓然的腿,卓然没有任何动静。

    黑人这才松开了已经拉开一半的弓箭,将箭查回了腰间箭壶之中,把长弓背在背上,从腰间抽出一柄弯刀,走到卓然身边,道:“后花园死的这些人都是你杀的?害得老子担心你武功太高不敢靠近,只能用弓箭射,没想到你这么差劲,一箭就完蛋了。害得老子白担心。——得把你的人头带走,你的头可是值不少钱呢。”

    弯下腰,去抓卓然的头发,割他的人头。

    他却没有看见,对方贴身藏在弯曲的胳膊下方,有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他。就在他弯下身体时,听到了很轻微的一声响,接着,眼前闪过一串火星。

    砰!

    声音很闷,他感到胸腹剧痛,好像被一柄沉重的斧头砸中的短木,整个身体猛的往后一扬,摔在了泥地里。手里的刀脱手飞出。

    他低头一看,胸口出现一个血窟窿,在汩汩往外冒着血。

    他呻吟一声,喘息着,慢慢伸手按住,鲜血很快将他手掌染红,从手指缝涌出来,染红了他的衣襟。

    他挣扎着想去取回不远处的那柄弯刀,可是他全身力气迅疾消散了。别说爬动,连举起手都很困难。

    他看见,原本已经被他射死在地上的卓然,已经从地上爬起来了,并把那支箭从他胸口抽出扔在地上,箭上没有血。

    他惊呆了,颓废的倒在那里,眼睁睁的望着卓然。吐了一口气,问道:“你……扮猪吃老虎,果然厉害,我……,我看走眼了,你竟然是个深藏不露的超高手……,我的箭竟然……射不入你的身体……,你……杀我的到底是什么功夫……?怎么如此犀利,难道是……内气凝结而成的无形指力……?”

    卓然站起来之前已经将燧发枪藏在了怀里,那玩意只能发射一次,空枪拿着没有意义。此刻他背着手,站在远处,没靠近,生怕对方临死反击。听对方说的话,竟然把自己当武功高手了,有些好笑。也难怪,宋朝根本没有热兵器枪械,他当然不知道竟然有这样的犀利杀器,所以只是朝武功上想了。

    卓然也没否认,冷声道:“你是谁?为什么要杀我?谁派你来的?”

    黑衣人眼睁睁望着他,嘴角冒出了鲜血,轻轻咳嗽了两声,然后就一动不动了,眼中生命的光泽已经消散。

    卓然见到这人心脏被火药枪的铁砂射穿,便知道他活不成了。火药枪的威力让卓然很满意,他伸手摸了摸自己胸前被箭射中的地方,衣衫上有个窟窿。后面正好是藏手枪的口袋。

    他取出火药枪,见枪柄有一个凹陷的小坑。原来无巧不巧,这一箭正好射中卓然放在怀里的火药枪的枪柄。虽然是用木头做的,但用的是上好的异常结实的硬木打造,外面还包了一层铁皮。所以这一箭无法洞穿,只留下了一个小坑。

    卓然心有余悸,若不是手枪正好放在心脏位置,成了护心镜,自己已经呜呼哀哉了。

    这黑衣人到底是谁?为什么想要自己的命?。

    卓然检查了尸体。可惜他找遍了黑衣人全身,除了这柄长弓、弯刀和腰间的箭筒之外,身上没有其他任何东西。

    卓然将长弓拿过来查看,见上面刻着“百步穿柳”几个字。弯刀上却没有刻字。

    卓然凝神思索,此人会不会跟几天前在街上要抓曹氏的那帮人是一伙的呢?感觉不大像,因为那群人的目的是为了曹氏,而且从他们的话语中可以推断应该是官宦之家的家仆,这种人当然不会公然行刺朝廷官员。

    火药枪的枪声并不大,而且很沉闷,所以并没有引起府上其他人的注意,没有人赶来查看是怎么回事。小雨依旧淅淅沥沥的下着,卓然在这么会儿功夫,已经淋得半湿了。他索性也懒得去捡地上的伞,只是思考着后面该怎么办。

    卓然想了片刻没有主意,于是决定先把尸体埋起来。

    埋藏在土里的尸体腐烂会慢一些,或许以后有什么线索。于是他走到院里墙角放工具的屋子,取了一把锄头和一把铁锹回到现场,挖了一个坑,将尸体扔到深坑里埋了。把刺客的长弓和弯刀也都扔进坑里一起埋掉。

    卓然没有把自己遇刺的事情告诉任何人,包括云燕,因为连他都没有弄清楚行刺他的人是谁,他觉得没有必要告诉其他人,让大家替自己担心。同时也可能会因此打草惊蛇,让敌人更加小心。

    他只期待下一次凶手来时,能抓个现行。但是他不会武功,唯一的依仗就是手里的火药枪。但是他需要一个能进一步保护自己的铠甲,可惜他没有携带防弹衣来到这个时代,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制作防弹衣,这不在他的法医知识范畴之内。

    但是他相信。宋朝的铠甲抵挡诸如弓箭之类的冷兵器的攻击应该是可以做到的,不然那些将军在万军丛中身身中无数箭,却不会马上死去,除了骁勇之外,也应该得益于他们身上坚韧的铠甲保护。自己当然不需要战场上那种沉重的铠甲,要是能找到轻便的铠甲那就好了,可是这种东西在哪去找呢?

    卓然第一个想到的人当然就是铁妙手,不知道他能不能制作出这样的铠甲来。

    卓然写了一封信给铁妙手,让他替自己制作一副防刺软甲,能够穿在衣袍里面,护住躯干的主要部位包括裆部就可以了,至于脑袋的,他总不可能天天顶着个头盔去衙门吧。

    头部相对比较小,所以刺客用弓箭远距离行刺时,一般都会对准他的胸腹部的,毕竟能够百步穿柳的还是很少的。

    这封信件让衙门的驿马飞快送往京城,很快就有了结果。

    铁妙手的大徒弟给卓然送来了一副质地柔软的软甲。大徒弟对卓然说:“县尉老爷,这副软甲是家师为皇帝制作,用于御驾亲征的,质地柔软,穿在身上几乎感觉不到重量,是由一种非常珍贵的金属线缝制而成,能够抵挡弓箭,长矛,刀剑,近距离的砍刺虽然可能会轻微受伤,但一般情况下是不会洞穿身体,造成致命伤的。

    平时穿在身上很是合适,但是如果用于两军作战就不大合适了,毕竟它的防护能力比将军的铠甲要弱一些。但是县尉老爷在信中强调了轻便,不着痕迹,那就只有这种铠甲可以胜任,所以家师让我带来给老爷您瞧一瞧,看是否满意,若是不满意,家师在想别的办法。”

    卓然摸了摸,的确很柔软,但是比便衣要硬一些,而且有一定的弹性,可以贴身穿着,大小跟自己的身材也差不多。便说道:“既然是你师父做给皇帝使用的,给我只怕不合适吧。”

    大徒弟笑了说:“当今皇帝,从未御驾亲征。皇帝也有专门的军用铠甲,平素也不穿这软甲。在家师退隐之时,皇帝将这份软甲又回赠给了家师,让家师做个念想,以示恩宠,所以这软甲依然在家师手中,家师让我带来便是。”

    卓然说道:“那太好了,——这副铠甲肯定非常的珍贵吧,多少钱?我总不能平白占铁师父的便宜。”

    大徒弟又微笑道:“无妨的,云燕捕头说了,其实这些开销都不是师父自己掏腰包,已经有人替老爷你出钱了。至于这人是谁,以后大人您或许会知道的。”

    卓然很是感激:“想不到还有人暗中给我大把的掏钱,我若不干出点名堂,真是对不起大家的器重。”

    送走了大徒弟,卓然回来反复琢磨这副软甲,他决定试试,于是找来了一把菜刀,试着在这软甲的衣摆处剁了两刀,果然丝毫没有损害,不过下面垫着的桌子有几处浅浅的刀痕。看来这种软甲可以阻挡利刃的刺入,但是巨大的力道只怕对身体会造成内伤,难怪皇帝不大喜欢。

    这轻便软甲最主要胜在轻便,可以有一定的防护力,卓然这正符合卓然的需要。

    不过卓然还发现,这软甲的胸部似乎要比其他部位厚一些,也坚硬一些。这是因为胸部辗转曲折的幅度相对很小,所以可以做的坚硬,而这个部位是最重要的心脏部位,所以防护要比其他的重,估计是将防御力最强的材料都用到了这两个位置上。

    卓然将软甲贴身穿着,现在天气正好比较寒冷,外面至少还需要穿一件厚厚的夹袍,所以这东西穿在身上相当于加了一件棉背心,还是挺舒服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