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章反击
    逍遥子顿时眉飞色舞:“那太好了,这些日子云游天下,想洗个热水澡地方都没有,今晚正想好好舒坦舒坦筋骨。——你小子倒是很有眼力劲,那赶紧带我们去吧,在什么地方?”

    “就在楼上,我们这楼一楼二楼吃饭,三楼就是洗浴,还有留宿的上房,洗累了困了不想回去可以在上房里歇息。”

    逍遥子道:“对了,你这洗浴泡澡不需要老道另外付钱吧?”

    “道爷您说笑了,家父说了,所有开销都包在小店身上,只要道爷和县尉老爷能够高兴,那就是小人的福气。”

    “这话老道爱听,既是如此,就给你们这个面子。不过老道也不白占你便宜,先前说让你请客那是开玩笑。我这有一枚药丸,你拿去给你父亲吃,吃了之后,最多一个时辰,我包他马上活蹦乱跳,不会再有伤寒苦恼。这药很是珍贵,千万不可丢了,当然你要怕有毒,不吃也罢,哈哈哈。”

    说罢,逍遥子从怀里掏了半天,摸出一颗有些臭味的药,递了过去说道:“那,就是这个。”

    杜迁一脸惊喜,忙双手接了过来,拿到鼻子下闻了闻,虽然很是有些酸臭味,但脸上不敢表露丝毫,道:“多谢道长,道长真会开玩笑。小人这就去把药给家父,家父服下一准能好。”

    卓然道:“你兴许不知道,这位道长天下赫赫有名,他手下可都是灵丹妙药。你有缘得他一枚药丸,不仅可以治好你爹的病,说不定还对他的身体会有所裨益呢,比起你今晚上的开销,只强不弱呀。”

    逍遥子得意的摇头晃脑,说道:“这话倒也没错,我这药丸正儿八经开价五十两我都未必卖给他,看你乖巧,所以赏了你。以后你爹便会知道这药丸的好处了,现在带我们赶紧去泡澡吧。”

    杜迁拿着那粒药丸千恩万谢。一边说一边带着他们两个上了楼。

    楼上两个大汉把门,不让人随便上来,因为三楼是泡澡的,就怕二楼的人喝醉酒之后跑到三楼来,闯进了有女眷在泡澡的房内,那就很不好了。

    杜迁亲自把卓然送到了一间豪华包间内,这是酒楼中最好的一间,之前杜迁就已经吩咐人留着给卓然了。

    另一头还有一间,虽然比卓然这个次一点,但是却也是非常精致奢华。

    本来按照杜迁的安排,卓然是在最里间的,可是当卓然得知这一间是所有澡池中最豪华一间之后,死活不肯进,非要让他师父逍遥子在这一间,自己去逍遥子那一间,也就是另外一侧靠近走道内的那间。

    逍遥子拗不过他,不过对卓然如此孝顺倒是非常的受用,于是便点头答应了,杜迁只好把两个人换过来。

    卓然进到靠走里那间后,里面的陈设之豪华,当真让人眼花缭乱。

    里面已经有两个身着春衫的妙龄女子在等候着,见到卓然进来,娇滴滴的叫着:“老爷。”

    声音让人骨头都苏了,卓然回头对赔笑跟着的杜迁说道:“这是个什么意思?”

    杜迁忙正色道:“她们就是伺候老爷您泡澡而已,没有别的,老爷尽可放心,当然,若是老爷有什么想法,也没任何问题的。”

    “我就泡澡而已,不需要别人伺候,不然我觉得拘谨。你让她们俩出去,我一个人自己泡就行了。”

    “这个……”

    “怎么?若是不行,那就罢了,我回家自己热水泡澡去。”

    说罢,卓然竟然真的转身往外就走,慌得杜迁赶紧伸手拦住,说道:“县尉老爷,您说了算,我这就叫她们走,让她们就在门外伺候,老爷如果需要她们进来的话,叫一声就可以了。”

    说罢把那两个妙龄女子叫了出去,然后自己也退出外,陪着笑,把房门拉上。

    卓然上前将门拴了,这才宽衣入浴。

    他其实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他知道拿人家的手短,只是泡个澡问题还不大,要是接受那种调调,那就不好说了。

    卓然躺在木桶中泡着澡,水温刚刚好,很是舒坦滑腻。这时,外面竟然飘进了丝竹之声,原来是专门为泡澡准备的乐队,在外面演奏。

    卓然更是舒坦,现场乐队演奏,那可比什么高保真爽多了。

    他正躺在木桶中享受,忽听得门外楼梯处传来把门壮汉的呵斥声:“你是谁?啊……”

    就听两声低呼,随着便是沉重的身体倒地的声音,卓然甚至能感觉到地板都在颤抖。

    卓然不禁吃了一惊,他一下直起腰,扭头往门口望去,房门上了栓的,门外的人应该进不来。

    便在这时,他听到了门口两声短促的惊叫,又是有人倒在木板上的声音,想必是门口的两个女子也被来人点倒了。这人来得好快,出手干脆利落,显然来意不善。

    卓然立即站起身,便要跨出木桶去对面屏风那里拿自己放在衣服口袋里的火药枪。

    他刚一只脚跨出大木桶,房门咣当一声被震开,嗖嗖两下,被震断的门闩倒飞过来,直飞到卓然木桶旁才落下。

    卓然扭头望去,只见门口站着一个女子,白衣如雪,目光阴冷,左手背在身后,右手平直伸往前,保持拍掌的姿势,似乎一掌震开房门还不过瘾,继续摆个造型让里面的人瞧瞧。

    卓然赶紧伸手挡在自己胯下,又重新跨回了水桶中,整个人泡在水中。这时候去取火药枪,一定会引起对方注意。火药枪每次装填只能发射一次,对方有了戒备,要想射倒对方就很困难,必须等待时机。

    卓然整个人泡在水中,只将一个脑袋露出外面,盯着对方说道:“你是谁?要干什么?”

    那女子似乎架势摆够了,这才慢慢把手缩了回去,背在身后,挺着圆鼓鼓的双胸,大摇大摆走到了卓然的木桶前,道:“你是县尉卓然?”

    “是我,你要干嘛?”卓然将手护住关键部位,在水下又往后缩了缩,竟然冒了一句,“你,你别乱来……”

    “我问你一件事,你如果乖乖回答,让我满意,兴许我可以留你一条全尸。”

    “全尸?——你要杀我?”

    “我是来取你性命的,有人掏钱买你的人头。如果你回答我的问题让我满意,我可以准你自己上吊自杀。怎么样?我还是很仁慈吧。”

    卓然有一种冲动,想把一口唾沫吐在对方脸上去,可是从对方迅疾击倒门外的壮汉和两个伺候的丫鬟,一掌震断门闩来看,这身手和功力让卓然不敢造次。

    好汉不吃眼前亏,知道厉害便不敢在嘴上逞强,道:“姑娘有什么问题尽管问,我知道的一定告诉你。”

    妇人哼了一声道:“不要以为你乖乖的回答问题,我就会放过你。实话跟你说,你不管答还是不答,你今天都死定了。只不过是死的舒坦一点还是难受一点罢了,就是这区别。”

    这人可真是嚣张到了极点,似乎自己已经成了她案板上的鱼肉,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她完全可以左右自己的生死一样。

    卓然下意识的瞥了一下靠着窗边的屏风上挂着的自己的衣服,口袋里有一把装填好药的火药枪。

    现在不能去拿,会引起对方怀疑。火药枪不发射,对方就未必能认出这东西是个大杀器。现在只有拖延时间,等拿到火药枪,再将对方一举击毙。

    卓然道:“不知道大婶你的尊姓大名,该如何称呼呢?”

    对方眉毛立了起来。卓然似乎刚刚醒悟到自己刚才用词不当,马上改口说道:“不好意思,我说错了,是大妈……,啊不是大妈,是大姐,嘿嘿大姐……”

    那女子伸手砰地一巴掌,重重的拍在卓然的木桶边上,只听咔擦一声,那木桶瞬间裂了一道缝,水哗哗的往外流。

    女子赶紧闪开,怒道:“少胡说八道,谁是你大姐,叫我姑奶奶。”

    “好好,姑奶奶,姑奶奶武功盖世,一看就不是寻常人,这一掌要是拍到我脑袋上,只怕是早就已经开了花了,多谢姑奶奶不杀之恩。”

    “谁说我不杀你,我来就是要杀你的。只是有件事我一直没弄明白,所以要问个清楚。你乖乖回答,我给你个痛快,就这么简单,其他废话少说。”

    卓然苦着脸道:“死在姑奶奶这样的大人物手中,我当然死的其所。可是到了地府阴曹地府阎王爷那里,万一阎王爷问起,究竟是谁把我一掌拍死的,我连姑奶奶的名讳都说不清楚,岂不是灭了姑奶奶的威风了吗?”

    “少啰嗦,告诉你也无妨。姑奶奶乃是天池宗掌门天仙儿。因为爱武成痴,江湖上的人也叫我武痴仙子。”

    卓然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明白,五吃,姑奶奶一定是个好吃的主,每天吃五顿,所以叫五吃。”

    天仙儿啐了一口说道:“什么一天吃五顿,听清楚了,我因为爱武成痴,所以叫武痴。但凡有我不知道的武功绝学,我想办法都要学到手,不择手段。所以江湖上人送外号武痴仙子,不是一天吃五顿。——谁一天吃五顿,撑也撑死了。还不穿衣服,就不知丑吗?”

    卓然不由大喜,只要能够让自己碰到衣服拿到枪,就不怕她什么天仙儿,武痴仙子了,绝对打成一个白痴仙子。

    他忙装作一副惶恐的样子说道:“实在抱歉,不知道仙子您大驾光临,所以我没有事先整装迎接仙子,我这一身光溜溜的,的确很是不敬,仙子稍候,我马上穿上衣服。”

    天仙儿冷冷道:“不用穿了,老实待着,我还没问你话呐,你哪那么多废话!你都是要死的人了,还去顾着那些做什么?”

    卓然赶紧又沉到水中,只露出一个脑袋,接着把双手高高的举了起来,一副投降的样子,可怜巴巴的说道:“姑奶奶,您进来之后,说了要问问题,可到现在也没问。有什么问题,您尽管说,我只要知道,绝对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那好,我问你,上次百步穿柳在你后花园,被你的什么武功击杀的?竟然能洞穿胸膛,可当时你的手上并没有武器。是指法吗?究竟是什么功法?谁教给你?你师父是谁?你使出来给我看看。”

    卓然不禁心头一凛,这天仙儿居然知道自己在自家后花园击毙了一个刺客,这刺客的外号叫什么百步穿柳。这样的话,那自己就没有隐瞒的必要了。讪笑着道:“原来姑奶奶知道这件事,那我也就不瞒着了。没错,是有人潜入了我的后花园射了我一箭,后来我把他给弄死了。他要杀我,我当然不会客气。不过你怎么知道的?你难道当真是天上仙子,无所不知吗?当时我可没见到旁边有人啊。”

    卓然拼命想拖延时间,故意一副很好奇而且人畜无害的样子。

    天仙儿道:“他是我外门大弟子,我在你后花园找到了他的尸体,胸前一个窟窿,直接洞穿了心脏。实话跟你说,他是我外门弟子中的佼佼者,他最擅长的就是暗杀,百步穿杨百发百中,从来没有失手过。但是却被你杀了。你现在告诉我,你杀他用的什么功夫?你可以把这功夫在我身上使使,我瞧瞧它威力到底有多强,来吧。”

    说罢,天仙儿背着手凝视卓然,一副小心戒备的样子。

    卓然却马上高高举起双手,甚至都不敢稍稍动一点,他害怕自己哪怕动一个手指头,万一被对方认为自己在施展武功,给自己一家伙,那就全完了。这女子是那什么百步穿杨的老大,武功绝对差不了。

    木桶里的水还在迅速外流,已经到了卓然的肚脐了,上半身都是光溜溜的,再流下去,就该图穷匕首现。

    天仙儿狠狠的啐了一口,往后退了两步,道:“真是不知羞耻!我问你,你到底说还是不说?你再不说,我可不客气了。”

    “说实话,仙子,我其实没有什么武功,我也不知道你刚才说的那件事是什么,我听得一头雾水。”

    卓然决定来个耍赖,因为要承认自己武功的话又施展不出来,反而更麻烦,还不如一开始就老老实实的承认,反而有一些虚虚实实的感觉,让对方忌惮。

    果然,天仙儿哼了一声说道:“想骗人没门,我的两个弟子就在你后花园外面接应,亲眼看见他靠近你,砰的一声,被你施展的什么可怕的功法直接击得摔了出去,躺在泥水里,你却爬起来若无其事,没有任何受伤。我问你,这招功法又叫什么?”

    卓然更是吃惊,原来当时在后花园的不只是那个什么百步穿柳的,还有另外两个接应的,自己根本没有发现对方在什么地方。想必这两个人是被自己一枪击毙百步穿柳的所谓“武功”给镇住了,不然他们俩出来,随便一个都可以轻松要自己的命。

    卓然并不想冒充武林高手,那样对方会因为戒备而无机可乘,甚至会被对方主动出击所伤,且下手不会容情。所以他举了举手,哈哈的笑着说道:“我没有杀过姑奶奶你的弟子呀,想必是弄错了吧?”

    天仙儿冷笑说:“你以为抵死不认就行了吗?我有的是办法让你开口。”她走到窗边,那里有个针线筐,是先前伺候的侍女无聊时做女工留在那里的。

    她拿起筐里的一把剪刀,道:“你若不说,我就用这剪刀一点一点剪死你,这可比凌迟更痛苦。——而且,这剪刀看样子不太快,也没工夫找磨刀匠磨一下。这话更好,钝刀拉肉,苦头吃得更多。”

    卓然听她这话,眼睛突然亮了,他竟然在这个时候,想到了徐老太儿媳被杀的案子,他漏掉了非常重要的排查对象,以至于没有结果。

    没等他继续想明白,一道寒光从外射入,以千钧之势直奔天仙儿后心,眼看着就要穿胸而过。

    天仙儿只是轻轻一侧身便躲了开去,那剑几乎是贴着她的后脊梁刺过,只是划破了她衣衫寸许,但却没有伤到肌肤。

    天仙儿并没有让对方有任何变化的机会,身子一旋,如陀螺般,纤纤素手随手一捏,居然用食指和中指牢牢夹住了那柄剑,咔嚓一声,将寒光森森的剑刃折成了两段。

    随即,仙子左掌快如闪电,打在使剑者胸膛上。这一掌迅捷而诡异,在对方企图收回断剑的间隙,迅捷无比的击中了对方。

    嘭的一声闷响,偷袭之人倒飞出去,狠狠的撞在了墙壁之上,摔倒在地,一口鲜血从嘴中喷了出来。

    天仙儿一直保持着左掌击出,将对方击飞的姿势,似乎很享受这种感觉。

    卓然之前没有看清,直到这人被天仙儿一掌击飞,重伤落地,这才看清,这人竟然是他的师父逍遥子。

    逍遥子嘴角鲜血淋漓,挣扎着从地上支撑起半个身子,瞧了一眼卓然,咧开嘴笑了笑,牙齿上全是鲜血。

    天仙儿点点头:“还不错,能够刺破我的衣衫。已经很多年没有谁能做到这一点了,单凭这一点就足以让我刮目相看了,即便你是偷袭。好了,告诉我你是谁?为何要偷袭我?”

    逍遥子咧着嘴咳嗽了几声,喷出了些许鲜血说道:“老妖婆,要杀我弟子,就先杀了我。”

    原来逍遥子到底机警,虽然两人相隔甚远,他还是听到了这边不寻常的响动,立刻警觉,赶来查看。发现这天仙儿在威逼自己的徒弟,于是发动了偷袭,准备从背后刺对方一个窟窿。

    尽管逍遥子很不屑于背后偷袭他人,但是逍遥子发现对方武功太强,根本不是自己正面所能应对的,因此被迫施展了偷袭手段。却没想到自己悄无声息的偷袭,如此近的距离却只能够在对方的衣服上划上一道口子,甚至连伤害对方都不可能。反而被对方用两根指头切断了剑刃,一掌打得口吐鲜血。

    这一掌着实沉重,以逍遥子的功力,居然连起身的能力都没有,只能眼睁睁的望着对方,连说话都很吃力。

    卓然说道:“他是我师父,你不能为难他,否则,我就算死,也不会告诉你任何事,我发誓!”

    逍遥子立刻道:“你说什么?师父半截身子都埋在土里了,要杀要剐冲我来。——我告诉你,老巫婆,不要为难我徒弟,你想知道什么,老道告诉你。”

    卓然很是惊讶,这逍遥子居然两次称呼对方为老巫婆,可对方看样子也就二十来岁的样子,怎么可能是老巫婆呢?难道这女人有返老还童的功力,又或者青春永驻吗?

    天仙儿面如寒霜:“不要逼我现在就杀了你。念你是他师父,在我没有得到我想知道的事情之前,可以先留你们性命。”

    天仙儿盯着卓然道:“我刚才的话你听到没有?不要以为我只会说话不会杀人,你要不说,我可就不客气了。”

    卓然苦着脸,依旧高高举起双手,心想,以自己师父逍遥子如此能耐,居然被对方一招打成重伤,这份功力当真让人匪夷所思。若是自己执迷不悟与她对抗,只怕会死得很难看,还是装傻的好,于是讪讪的说道:“姑奶奶,我前面说了,我不知道你刚才所要知道的是什么,你让我说什么好呢?”

    “你老实说,我的徒弟百步穿柳为什么不能射死你?你先回答我这个问题。还有,你是用什么功夫杀死我徒弟的,这武功什么名堂?谁教你的?快说,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若是你现在不说,后面想说就没机会了。”

    卓然趁这功夫,心头已经迅速闪过无数念头,想着该如何处置眼前这危机,可是想了半天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而就在这时,门外突然冲进了七八个壮汉,为首一人手里拿着两柄铜锤。

    善使铜锤者一般都在战场上两军对阵的,可此人居然在这种场合施展出如此的兵刃,不由得让人立刻想到,此人至少应该是战阵之上的一员骁将。

    事实也的确如此,铜锤壮汉的身后闪出一人,竟然是杜迁。

    杜迁指着天仙儿厉声道:“你……,你这巫婆,居然敢对县尉老爷如此无礼,我警告你,速速离开,我已经派人告诉衙门,大队马步弓手就会赶来围剿你,到时候你将会生死两难!”

    天仙儿慢慢抬起头瞧着杜迁:“你刚才叫我什么?——巫婆?”

    杜迁这之前就已经埋伏在暗处了,听到逍遥子叫对方老巫婆,所以他也如此称呼。可是进来之后发现对方并没有想象的那么老,不过对方居然敢对县尉大人不敬,自然是要先帮着县尉大人好好料理对方,所以厉声道:“就叫你老巫婆,你能如何?难道你还不够老吗?……”

    天仙儿身子一晃,瞬间便到了杜迁面前,一只手便将杜迁胸口衣领抓住,揪了起来拎在半空,冷声说道:“你再说一遍,谁是老巫婆?”

    杜迁吓得魂飞魄散,他原以为自己仰仗着好几个高手,特别是那使双锤的壮汉,更是军中的骁将,不可能被对方一招制服。却没想到对方动作如此迅捷,连自己一闪念的功夫都没有,而自己最仰仗的这所谓凶猛将帅,居然也没能够有任何反应。这让他简直哭笑不得。

    双锤壮汉想把杜迁抢过来,可随即发现,少主人已经被举在半空,只要稍一动作便能将少主人打得口吐鲜血而亡,顿时手持双锤,呆在当场。

    杜迁哪里还敢嘴硬,赶紧赔笑说道:“女侠饶命,小人狗眼看人低,只觉得姑娘是女流之身,刚才没看见女侠如此容貌,所以胡说八道,还请女侠原谅则个。”

    不过这话说的倒也实在,这冲进来之前,杜迁还真没看清对方的长相,此刻才看清。又觉得对方格外忌讳所谓老巫婆云云,便赶紧改口,承认自己有错。

    天仙儿缓缓抬手说道:“你欺辱姑奶奶,已经是罪无可赦,你先吃姑奶奶一掌再说。”说罢,右手画圈,高高举起,便要往杜迁的脑袋拍去。

    铜锤武者已经无所顾忌了,少主人若是有什么闪失,他哪里还有什么脸面在这里混下去。便不顾一切的手持双锤猛扑过来,狠狠朝天仙儿的后脑砸了下去。

    天仙儿袍袖一拂,砰的一声,击在壮汉铜锤之上,顿时将铜锤击的倒飞出去。

    大将反应倒也快,一个错身,将那铜锤让了开去。铜锤飞射而过,咚的一下撞在墙壁之上,顿时破了一个大窟窿,可铜锤的去势未减,在外面又连续撞倒了两堵墙壁,最终才铛的一声掉到院子。

    铜锤大汉右手虎口被震得鲜血淋漓,不由惊骇不已,对方只是袍袖一拂,便将的自己铜锤脱手,差点把自己给打死,对方这份功力当真是惊世骇俗。

    他左手拿着铜锤却不敢再往上冲,只能站在那望着天仙儿。

    天仙儿抓着杜迁冷冷瞧着他。

    卓然眼见情况危急,只有拿到自己的火药枪才能力挽狂澜了。他马上哗的一下从木桶里站了起来,用手指着天仙儿咬牙切齿的怒道:“你这老虔婆,你到底意欲何为?告诉你,你要敢伤了这里的任何人,我便是死也不会把你想知道的事情告诉你的。”

    天仙儿一扭头,看见卓然光溜溜的站在木桶里,此时木桶的水已经差不多流干了,全身上下光景毕现,脸上不禁便有羞怯之色。扭头过去,将举在半空的杜迁横过来挡在自己面前,怒道:“无耻!赶快穿上衣服,跟我走。”

    卓然之所以如此敢于春光外泄,便是想要逼得对方让自己穿衣服。眼看诡计得逞,不禁心花怒放,立刻装着醒悟的样子,赶紧用手挡住胯下,迈步出了木桶,为了分散对方注意力,又急声叫道:“你可不许伤害他们,否则你休想知道半点你想知道的消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