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章无所谓
    卓然耸耸肩说:“无所谓,那咱们的生意就做不成了,我不想跟一个想杀我的人有什么来往。”

    “这个人不是你能对付的,他的权势无边。我只能告诉你这些,请你理解,我是很诚心的。”

    权势无边,无法对抗?卓然的心头再次迅速判断这几个词能够代表什么意思,会指向谁。

    卓然试探着问道:“他是王侯将相?还是手握重兵的大将军?又或者是一呼百应的江湖豪门?”

    “不能告诉你,不过可以说的一点是,他知道我的规矩,既然委托我,他就不再委托其他人,否则我会不高兴。所以你可以放心的是,只要我不杀你就没有人会来杀你的。雇主也不可能再找其他人来。如果你成为我的外门大弟子,我就可以帮你化解你们之间的恩怨,以后你都可以不用担心有人会来害你了。相当于我再给了你一次生命,你还不满足吗?”

    卓然摇头道:“我想知道是谁要来杀我,——他不杀我并不代表我不杀他。对于想伤害我的敌人,我是不会善罢甘休,只有杀掉敌人我才能真正高枕无忧。”

    天仙儿很坚决地摇了摇头说:“你斗不过他,永远!而且,我不会告诉你他是谁。凭你自己,很难找到他。”

    卓然皱眉指了指远处的围墙:“那你可以走了,——道不同不相为谋。”

    “你当真不好好考虑吗?我的武功连我的内门弟子都没有学全,我可以完全把它教给你,你都不动心吗?”

    卓然耸了耸肩,很坚定的扭开头去。

    天仙儿叹了口气,撑着油纸伞往外走去,她的白裙很长,几乎都要拖到泥地上,盖住了她的脚和她的鞋子,但是却依旧粘不上半点泥星。一直走到围墙下,回头瞧瞧卓然,然后像一只风筝,飞到了半空,轻巧地落在了高墙之外。

    卓然见她使出这一招绝世武功,不由得瞠目结舌,心想,要是自己能学会那就太棒了。只可惜花费三五十年去学这种东西还真没意思,学会了又能如何,还比不上自己怀里的这支火药枪管用。

    卓然还以为天仙儿会继续纠缠他,没想到那天的见面就好像做了场梦,梦醒之后,天仙儿就不见了,没有再在卓然面前出现。

    ………………

    牛家村。

    牛牛是村私塾的学生,不过他很不喜欢读书,没事就打瞌睡,每到下课就分外精神,掏鸟窝,抓田鸡,抓蚂蚱,用自制的弓箭射山鸡,什么样的事情他都尝试过。

    镇里大户姓牛,为了积德行善,掏钱修了一座院子做私塾,给村里的和附近村子的村民孩子读书,全免费,连请先生的钱由牛员外自己掏。请的一个老先生来教书。学问还是很不错的,可惜运气差了点,屡试不第。

    牛牛是私塾里最调皮的孩子,先生根本管不住,更何况老先生也白胡子一大把了,也没精力管这些孩子。牛牛便也因此越发的没人管了。

    牛牛的父母早年得了暴病双双离世,牛牛跟着爷爷奶奶过日子。爷爷奶奶心疼孩子,从来不严厉管教,总是迁就他,这使得孩子越发的霸道。

    这天早上上学,牛牛来到私塾,他想叫几个小伙伴去河边抓田鸡来吃。

    到了教室,他叫了两个七八岁的孩子跟他一起去河边抓田鸡,那两个孩子马上就答应了,牛牛又叫一个大一点的孩子跟他一起去。那孩子却摇头说他要读书,不想去浪费时间,不想跟他一样没出息。

    这下把牛牛惹火了,冲着他嚷道:“谁没出息?你以为你读了书就一定有出息吗?我倒想瞧瞧你到底有多有出息。”

    牛牛一把抢过他手里的书本,刷刷两下撕成粉碎,扔在地上,不住的冷笑。

    那孩子比牛牛矮了半个头,又是个只会读书,不善与人争斗的主。眼看着自己的书被撕烂了,这下可怎么读书?生怕回家之后被父母责罚,父母会怀疑是他自己把书弄坏的,焦急之下呜呜哭了起来。

    私塾先生正闭着眼摇头晃脑吟诵圣贤锦绣文章,听到有人哭泣,声音还挺大,赶紧睁开了一双老眼,看清之后,将手里书卷放在桌上,站起身走了过来。瞧着地上被撕碎的书,火冒三丈,怒道:“谁干的?怎么回事?”

    被撕书的那孩子哭着指着牛牛道:“就是他,他让我跟他到河里去抓田鸡,我不干,他就把我书给撕了,我回去肯定要被爹娘骂的。”

    私塾先生吹胡子瞪眼的上下瞧了瞧牛牛说:“你捣乱我不管,你要把书本撕了,我可不能不管。说,为什么要撕书?”

    “我喜欢!”牛牛根本不吃那一套。

    “撕书就是对圣贤的亵渎,知不知道?”

    “我乐意!我还撕!”

    牛牛一伸手,将旁边另一个学生桌上的书本也抢了过去,。当着老先生的面刷刷几下竟撕了个粉碎,将撕碎的书扔在了地上,一副能奈我何的表情盯着教书先生。

    老先生再也忍耐不住心头的怒火,想也不想就撩起了衣袍前摆,抬腿狠狠一脚,正踢在牛牛的肚子上,嘴里叫着:“你这出声,居然敢当着老夫的面撕书,老夫让你好看!”

    牛牛肚子上挨了一脚,这一脚着实不轻,痛得他一声惨叫,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那先生抬腿还要去踢,牛牛已经先讨饶了,捂着肚子,一手挡在面前高声道:“我错了先生,不要,不要打我,我听话……”

    老先生这才恨恨把腿收了回来,指着牛牛说:“滚出去,我不想教你这样的学生,回去告诉你爷爷奶奶,以后你也不用到私塾来了。牛员外那边,老夫自然会去跟他说的,你这种连书都不知道爱惜的人,不配读书。而且读了书也没有任何用处,滚吧。”

    牛牛如蒙大赦,他想不到这看着很慈祥的老先生发怒起来如此厉害,顿时爬了起来,逃也似的捂着肚子出学堂去了。

    先生看见地上桌上还放着牛牛的书包,火气未消,抓起来径直从门口扔了出去,摔在地上,叫道:“狗东西,把你的东西都拿走,不要污了我的学堂的!。”

    牛牛又跑回来,抓起书包落荒而逃。

    逃出学堂之外,这才呜呜地哭着,用手捂着肚子往自家走去。

    牛牛回到家,哭声顿时大了起来,因为从小到大他从来没被人打过,他虽然在外面淘气,但是只有他欺负人家的,从来没有被人欺负的,更何况还是当着这么多学生的面,被老先生在肚子上狠狠踹了一脚。心中的委屈比肚子的疼痛更让他接受不了,哭的很是伤心。

    牛牛的爷爷着急忙慌的从屋里跑出来,看见孙子哭的跟个泪人似的,书包也扔在院子里了,用手捂着肚子。急慌问道:“牛牛,怎么啦?谁欺负你了?告诉爷爷,爷爷找上门理论去。”

    牛牛一边吸着鼻子一边说道:“是教书的那老家伙,他在我肚子上踢了一脚,痛死我了。”

    刘奶奶赶紧问道:“他为啥要踢你?他居然欺负一个孩子?知书达理的人,踢孩子算什么本事?”

    牛牛当然不敢说自己撕书的事,于是撒谎说道:“因为我答不上他的问题,所以他就打我,在我肚子上狠狠踢了一脚,把我踢得一屁股坐到地上了,好多人都看到他欺负我的,呜呜。”

    两位老人顿时义愤填膺,特别是牛爷爷,更是气的恨不得立刻打死那私塾先生。骂了一声就往外冲,要去找私塾先生理论。

    牛牛哪敢让爷爷去找老先生,那不就露馅了吗。赶紧一把拉住他,说道:“算了爷爷,咱们不跟他们一般见识。”

    这句话倒把牛爷爷给逗乐了,因为牛爷爷和奶奶时常说的就是这句话,他们实际上是很不想惹事的人。而每每这个时候,往往宽慰自己的借口便是不跟他们一般见识。

    没想到孙儿把这话学了过去了。牛奶奶心疼地把孙儿抱在怀里,对牛爷爷说:“牛牛都这么说了,你就听牛牛的吧,别去找了,免得以后他对我们牛牛怀恨在心,得防着他这一点。”

    牛爷爷赞同的点头,把孙儿抱着说道:“没错,还是我们家牛牛最懂事了。——牛牛,你现在觉得怎么样?肚子还痛不痛?”

    眼看爷爷不再去找老先生理论,牛牛顿时放心下来,便开始撒娇,哭诉道:“爷爷,我肚子痛,我都快死了。爷爷,要是我死了,你也别去找那老头麻烦,咱们不跟他一般见识。”

    刘爷爷哈哈大笑,一边揉着牛牛的肚子,一边说道:“我们牛牛说的好,以后长大了肯定有出息,牛牛不怕。这样,爷爷带你到小溪边去翻螃蟹,抓田鸡,拿回来,做顿好吃的给你,好不?”

    牛家村的村外有一条清澈的小溪,溪水潺潺,淌过去也就到脚脖子处。水里有不少鱼、虾、螃蟹,还有田鸡。

    以前牛牛最喜欢做的事便是到河里翻螃蟹吃,现在听爷爷这么说了,顿时高兴起来,这原本就是他先前想带着同学去做的事,虽然被老师踹了一脚,但是还是想着要去小溪边翻螃蟹抓田鸡。因此顿时欢呼雀跃起来,拉着爷爷的手就往外走。

    爷爷和奶奶心疼孙儿,便也简单收拾了一下,拿了个竹篓和一个纱网,拉着孙儿出了门。

    这竹篓是用来抓鱼的,口子上的有朝里的竹子,鱼能够轻松挤进去,但是想要从竹篓里出来却是不可能的。

    拉着孙儿,牛爷爷和奶奶蹒跚着出了门。一路上绿草茵茵,耳边不时有夏蝉鸣叫,很是喧嚣。很快便听到了潺潺的水声。

    牛牛立刻甩掉了爷爷的手,飞奔来到了小溪边,甩掉了脚上的鞋子,欢蹦乱跳的冲进了水之中,在小溪里小狗子似的撒欢跑着,用脚踢着水里的小石子,惊得鱼儿和螃蟹四处乱跑。

    小溪里小鱼小虾和螃蟹多的很,只要耐心慢慢翻找,总能找到很多,弄一餐美味那是没有问题的。

    爷爷和奶奶看见孙儿如此高兴,两人脸上也禁不住露出了会心的微笑。儿子和儿媳死的早,只留下这个独苗陪伴两个老人,虽然这孩子太调皮了,在别人眼中顽劣不堪,可是在两个老人心中,那就是他们一切的希望。

    两人开始乐呵呵脱掉鞋子卷起裤管,淌进小溪跟孙儿一起翻石头寻找螃蟹,用竹篓捉鱼虾。

    很快,小小的鱼篓装满了鱼虾和螃蟹,牛牛兴奋的浑然忘了先前挨了老师那一脚心里的难受,衣衫都被溪水沾湿了不少。

    他们一边沿着小溪往下游走,一边翻着螃蟹捞着鱼虾。

    前面是一处浅塘,在一处数丈高的悬崖下,溪水大概到膝盖。牛爷爷让牛牛在岸边等,自己在悬崖下摸鱼虾。

    忽然,他捞到一蓬花花绿绿的鱼卵一样的东西,顿时高兴起来,乐呵呵说道:“哎呀呀,咱们可找到好东西了,这可是田鸡的卵哦。咱们一路上只抓到了几只田鸡,而且都还小,这一次咱们可找到了这么一大堆的田鸡卵。——这可是好东西,美味佳肴啊。”

    说着,牛爷爷将一大捧田鸡卵捧在手里翻来覆去地看,这些田鸡卵一个个看着煞是可爱,恨不得直接塞到嘴里嚼一嚼,一定满嘴飘香。不过,好东西一定要留给孙儿吃的。

    岸边的牛牛兴奋极了,跑过来要去拿,被奶奶笑嘻嘻的用手在他手腕上拍了一巴掌:“别动,等爷爷给你煮了再吃。就给你一人吃。嘿嘿嘿”

    牛爷爷说:“这东西不能用水煮,煮了味道就不好了,拿回去拌上盐,加上些香料,就这么生吃最是美味。这是很难碰到的,也是咱们的运气,若是让别人看见了,早就把它吃掉了,哪还轮到咱们呢,说明咱们牛牛就是有口福。”

    牛牛兴奋极了,频频点头说道:“好呀,我要吃田鸡卵,赶紧回家吧,咱们不找了,赶紧弄给我吃。”

    牛牛一边在小溪里跺着脚,一边蹦蹦跳跳的叫着,扯着奶奶和爷爷的手就要回家。

    牛爷爷乐呵呵笑的说道:“好好好,听你的,回家,咱们这就回家去。”

    于是便上了岸,沿着河边的青草地往回走,走到先前脱鞋子的地方,把布鞋穿上,带着半篓的鱼虾和螃蟹,还有那一大捧的田鸡卵回到了家里。

    牛牛跟着爷爷来到厨房,睁大眼睛,看着爷爷忙碌。

    牛爷爷将那些田鸡卵放在一个大盆中,先用水清洗了两遍,洗掉上面沾附的泥沙和草根之类的东西,然后往里面加了盐和作料,用筷子搅了搅,对牛牛说:“行了,你可以吃啦。——给爷爷吃一点吧?”

    “不给!全都是给牛牛的,这是牛牛的,谁也不许跟牛牛抢!”

    说罢,牛牛把碗捧在怀里,走到门口,一屁股坐在高高的门槛上,拿着勺子开始吃了起来。

    牛牛奶奶见到老伴儿眼中有些不悦,知道老伴倒不是真的要吃这一口,只是觉得孩子不懂得谦让,多少有些失望。于是宽慰说:“好东西当然要让牛牛自己吃,哪能跟孩子争嘴?你也是越老越回去了。”

    牛牛爷爷呵呵笑着道:“无妨,我这儿还有螃蟹和鱼虾呢,我做了,晚上咱们可有下酒菜了。你到村口去沽一壶酒回来,一定要老黄酒,贵就贵一点。”

    刘奶奶眼睛一瞪,说道:“讲什么呢?你还真当你是年轻时那样有把子力气吗?你现在连下地耕田除草都不可能了,咱们有钱还得留给牛牛,他还小着呢,万一哪天咱们归西了,孩子身边没个钱傍身,他可怎么活呀?你就将就着喝点水酒就好了。”

    牛爷爷叹了口气,点点头说道:“也罢,就依了你。”

    于是牛爷爷便到厨房去炸螃蟹和鱼虾去了,牛奶奶拿着葫芦沽了半壶水酒回来,然后拿了一根竹椅坐在堂屋里,望着门口坐在门槛上吃田鸡卵的孙儿,脸上满是慈爱。

    一大碗的田七卵全都进了牛牛的肚子,他这才满意的把碗扔在了地上,拍了拍肚子站起来说道:“奶奶,我还要吃螃蟹。”

    牛奶奶疼爱的白了他一眼说:“怎么把碗扔到地上?拿到厨房去,奶奶好洗呀。”

    “我不管,我要吃螃蟹,爷爷做好螃蟹没有?怎么搞的半天都没做好,干什么吃的?”

    孙儿这没大没小的话,让她觉得好气又好笑。不过孩子毕竟已经将近十岁了,怎么还这么不懂事,用这种口气说爷爷,于是瞪了他一眼道:“你爷爷在忙着呢,已经差不多了,来,乖,把碗捡起来,我们到厨房去看爷爷做螃蟹,然后做好了牛牛先吃一只好不好?”

    牛牛高兴了,笑着往厨房跑去,全然不管扔在地上的碗。

    牛奶奶叹了口气,上前将碗从地上拿了起来,蹒跚着跟在身后,来到了厨房。

    就看见牛牛围着他爷爷趴在灶台上,灶台锅里螃蟹已经金黄,飘着诱人的香味。牛牛看了眼馋,伸手要去抓,被拿着筷子正翻动螃蟹的牛爷爷倒转筷头,在他手上啪地轻轻打了一下。

    牛牛却立刻杀猪一般嚎叫起来。一屁股坐在厨房地上哭。

    牛爷爷赶紧扔掉筷子,上去要扶孙儿,嘴里说的:“我只是让你小心,这热锅里的螃蟹烫的很,万一把你手烫着怎么办?不是不给你吃,还没做好呢。好了,放在盘子里,端出来就你一个人吃,你吃饱了爷爷奶奶再吃好不好?”

    没想到牛牛压根不买账,依旧在地上哭,捧着手,好像手已经被他爷爷那一筷子给打折了似的。

    牛奶奶埋怨的瞪了丈夫一眼,道:“你这人真是,怎么能用筷子打呢?你没见到他小手有多娇嫩吗?好啦,牛牛,咱们不理你爷爷了,有奶奶在呢,起来吧。”

    牛牛却躺在地上打滚,手脚乱踢,牛奶奶要去搀扶,冷不丁挨了一脚,被踢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生疼,哎哟叫着半晌起不来。

    牛爷爷很是着急,锅里的螃蟹又快炸糊了,赶紧拿锅铲将几只螃蟹都铲了出来,放在盘子里,这才腾出手去拉自己的老伴。

    牛奶奶揉着屁股,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来,然后要去扶躺在地上的牛牛。可牛牛只是呜呜地哭,用手捂着肚子。

    两人不知道牛牛又是怎么的啦,好生宽慰半晌才听到牛牛含糊的声音说的是:“我……肚子痛。”

    牛爷爷还以为孙儿是撒娇,宽慰他,却没想到牛牛却一直捂着肚子满地打滚,说肚子痛。

    爷爷和奶奶终于觉得不对劲,紧张的蹲下身,用手替牛牛揉着肚子,问他到底怎么了。

    牛牛哎哟叫着,捧着肚子,蜷缩的跟一只锅里煮熟的虾米似的。

    看着孙子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两人这才着急起来。牛爷爷赶紧伸手将牛牛抱了起来,走回屋放在床上。牛奶奶慌忙地跑去倒了一杯热水,想借着热水让孙儿暖暖肠胃,说不定孙儿是受了凉了。

    牛牛挣扎着起来喝水,他似乎也希望这水是灵丹妙药,喝下去能够让他很快不再疼痛。

    可是没承想,疼痛并没有任何缓解,反倒是越发的难受,到得后来,捧着肚子都直不起腰了。

    牛爷爷开始还诱惑孙儿让他吃两个螃蟹解解馋,或许吃了螃蟹之后就能够好一些,可是到后来,看见孙儿痛的越发厉害,对喷香的螃蟹也没有兴趣,这才着实慌了,对牛奶奶说:“赶紧的,送郎中那里瞧瞧,到底咋的啦?”

    牛爷爷把孙儿背在背上往外走,奶奶在一旁扶着。牛牛已经差不多十岁了,在背上小脚都够着爷爷的腿弯了。

    爷爷背着他着实有些吃力,而郎中偏偏又在村的另一头,路上还是跟牛奶奶两人换着背了两次,这才气喘吁吁的把牛牛背到了郎中的家中。

    郎中看见他们来了,赶紧过来帮手,把牛牛接下来,放在了小床上,简单问了之后,便用手在牛牛腹部轻轻按揉,问他感觉如何?

    牛牛已经没多少力气了,只是哭着说肚子痛,但是也说不清楚到底是哪里痛,怎么个痛法。郎中问了牛爷爷这之前牛牛有没有伤到肚子。

    牛爷爷顿时醒悟过来,一拍大腿,怒道:“我知道了!我们家牛牛回来之前,被私塾先生在肚子上踢了一脚,回来就一直说肚子痛。——难道是那一腿把肚肠踢穿了吗?”

    郎中一听,哀叹道:“哎呀,要是这样的话,那可就麻烦了,万一把肚肠踢破了,那可是没得救的,我再瞧瞧。”

    说罢,将牛牛的手掰开,用力的按压他的腹部,牛牛痛的更厉害,眼睛都翻白了,大口的喘息着。

    牛牛的爷爷焦急的问道:“是不是呀?是不是肚肠被踢破了?”

    郎中沉重的点点头说:“完全有这种可能,不过得观察一下,我先开一副药,这药是治内伤的,若是它破损的不厉害,出血不大,吃了这药之后,或许能够把血止住,慢慢的还能康复。但若是踢破的肚肠裂口比较大,出血多,这样就没用了,我总不能开膛破肚去把他的肚肠缝上吧,谁也没这本事。要是那样的话,恐怕您孙儿就凶多吉少了。”

    郎中一边说着,一边摇着头写了一道药方,拿给他奶奶,让她去柜上抓药。

    药抓好之后,马上就在郎中的厨房砂罐上煎好,然后把汤药端来给牛牛喝。

    而牛奶奶把汤药端来后,却发现虽然牛牛的喘息声已经小了许多,只不过这种喘息倒不是说病情好转后的声音减弱,而是这半晌,他的力气都已经耗光了。

    守在小床边看着孙儿的牛爷爷已经慌了神,他发现孙儿的出气比进气还多。眼睛也开始涣散没神。接着就闻到了一股恶臭,却原来孩子开始拉肚子,直接拉在了裤裆中。

    牛牛的奶奶爷爷没有带裤子来,赶紧跟郎中借了个盆,打了一盆水来给孩子清洗小屁屁,同时,奶奶赶紧跑回家,去取孩子的衣裤了。

    回来之后,看见床边一大滩呕吐物,问了之后才知道,牛牛在这期间开始剧烈呕吐。这下子老两口可是慌了神,赶紧央求郎中好好用药,救救孩子。

    郎中却苦笑摇头说:“我已经跟你们说了,就看你孙儿的造化了,现在看来,他的肚肠已经被踢穿了,汤药都没有用,还是给他准备后事吧。”

    一听到这话,牛奶奶只觉得天旋地转,一屁股坐在了床边的地上嚎啕大哭。

    牛爷爷也是老泪纵横,一个劲央求郎中想办法,郎中却说没用。不过被他求的有些无奈,明知道已经没有希望了,却还是对牛爷爷说:“要不然把孩子往城里头送,看看有没有高人救治,我是没有办法的了。”

    牛奶奶和牛爷爷心中顿时燃起了希望,赶紧擦了一把眼泪,便挣扎着把牛牛背在了背上,二话不说便出门,找了赶车的老牛头。

    这老牛头是有一辆牛车专门拉货的,老牛头是牛爷爷远房亲戚,平素两家来往倒也密切。这时老牛头正拿着一壶酒坐在院子里,一边吹着凉风,一边慢慢品酒,用手抓着茴香豆往嘴里头扔。忽然见到牛家两个背着孙儿进来,他也吓了一跳,忙问缘由,牛爷爷便把事情经过说了,老牛头二话不说,赶紧开始套车,吩咐把孙儿放车上,驾着牛车往城里走。

    这牛车毕竟比不得马车,走的很是缓慢,不过也没办法,牛牛的爷爷奶奶可没办法背着孙儿长途跋涉到城里去,这好几十里路呢。而村里头唯一的能够载人的便是牛车,马那可是军需品,只有衙门和军队才找得到,一般普通百姓家有谁见过马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