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章乐趣
    欧阳修频频点头说道:“凶手为什么把一根小树枝放进她的嘴里呢?”

    卓然说:“是啊,为什么?这有什么寓意吗?”

    欧阳修茫然摇头,他半点头绪都没有,只能期待地望着卓然。

    卓然道:“正常情况下,需要对尸体进行解剖。你觉得庞太师能够接受给他的爱妾开膛破肚吗?”

    欧阳修说:“肯定不会的,他这个人我太了解了,虽然他领兵作战杀伐果断,但实际上最是柔情不过的了,根本不会容许别人对他心爱的东西染手。因此他要是知道你把他的小妾开膛破肚,尽管他相信这是为了破案,但还是一辈子都不会对你加以好感,所以你要想好了。”

    卓然笑了笑说:“是呀,那就只能推定死因没有问题了,就是被这一刀砍死的。我观察过,死者伤口有明显的生活反应,属于生前伤,流的血也很多。如果说我们多方寻找还是找不到线索,那时再考虑开膛破肚吧。”

    欧阳修点头问道:“那下面我们该如何?”

    卓然捏着取下来的那一小节干树枝道:“我感觉,我们已经接近真相了。”

    他转身对云燕道:“你去暗中观察,看看庞太师的随从和挑夫那些人中,有谁喜欢咬树枝。”

    ……………………

    庞太师遇到了人命官司,没办法再进京了,留在了封丘县等待结果。他雇的这帮子挑夫也就无所事事。

    这些人是负责给庞太师挑随身行李的,而这些行李一大半都是庞太师喜欢的书和最为珍贵的一些收藏器皿,到哪他都喜欢带着,闲暇时看看书,看累了在把玩一下古董。

    外放到地方做官,他也不愿意把这些东西放在京城自己家中,而是随身带着,一直到定州。这次要进京估计要些时日,于是又把这些东西运回京城来。

    现在挑夫们无所事事,由于出了命案,根据衙门的禁令,所有人都禁止外出,因此都只能呆在屋里睡大觉或者三三两两吹牛。挑夫马三郎却没跟他们在一起,他喜欢独处。

    此刻,马三郎心情烦躁的坐在一棵大树下,干什么都觉得不顺心,就算是有红梅酒放在他身边,他也喝了没趣,总觉得心里头有什么牵挂似的。这两天大家是走也不走,停也不停,反正就这么在这里耗着。

    问到说发生了什么事,脚夫和侍从说是庞太师把小妾给杀死了,至于其中的原因则是众说纷纭。有说是庞太师不小心把她往后推,脑袋撞在台阶上摔死了的,又说床底太过生猛,就此香消玉焚。如此种种想象之丰富,令人乍舌。

    而每次听到这些传闻,马三郎完全不想听,可是这些人被堵在这儿,又没有其他的事情干,唯一能做的就是东家长西家短,更何况这还是涉及到庞太师的传闻。

    每到这个时候,他便会坐在一边,从垂下的树枝折一根下来放到嘴里,一边咬着一边紧锁着浓眉,宽阔英俊的脸庞有着淡淡的伤感。

    出不去,宅院里又没有任何好玩的事情可以干,那还不如回去睡觉。眼看着已经日薄西山,所以马三郎将嘴里的小树枝吐在地上。一边吹着口哨,一边往睡的地方走去。

    这时,从不远处的树荫后面钻出来一个人,快步来到马三郎刚才坐着的石头旁,停下查看了一下地面,很快便找到了马三郎吐出来的小树枝。

    这人正是云燕。

    卓然让云燕去观察庞太师随从和挑夫里谁喜欢咬小树枝,云燕很快就得到了结果,说一个叫马三郎的挑夫平时都喜欢咬根小树枝在嘴里,好象这动作很潇洒似的。于是卓然让云燕暗中跟踪马三郎。

    云燕拿着那根小树枝回到卓然处,给了卓然。并告诉卓然,她已经从马三郎同住的挑夫那里了解到,案发当时,这马三郎出去了,说是老太师夫人丫鬟找他有事,半个时辰才回来的。有作案时间。

    卓然立即拿着来到自己住处关上房门,将勘验箱拿过来打开,取出显微镜装好,将这根树枝上的咬痕与死者嘴里取出的那根进行镜下观察比对。

    对比结果让卓然非常兴奋。——两根树枝上的咬痕完全相同!

    每个人的牙齿都是有它特定的特征的,世界上没有哪个牙齿咬痕完全相同。跟指纹一样具有同一认定的可能。

    拿到了这样的证据,卓然决定收网。

    几个捕快突然闯入马三郎住处,将他摁倒在地。这马三郎的力气很大,两三个捕快才勉强把他制住锁上,带到卓然这里。虽然铁镣锁了马三郎,但他拼命挣扎,最后还是云燕将他点了穴道,他这才全身酸软的跌倒在地,再也动弹不得,趴在地上呼呼的喘着粗气。

    卓然将手里的暂时用作惊堂木的镇纸在长条几案上重重地拍了一下,这一声将他自己都吓了一大跳,这个镇纸拍在桌上的声音比惊堂木可要大多了。

    卓然稳稳心神说道:“下跪何人?”

    马三郎瞧着卓然说道:“小人马三郎,不知道为何大人要拿我?”

    卓然摸了下下巴,饶有趣味地瞧着他颇为英俊的脸庞和近乎于健美运动员般健硕的身子,嘿嘿笑道:“我且问你,你是如何杀死庞太师的小妾的?从实招来,免得皮肉受苦。”

    马三郎吓了一大跳,用力扭着那锁住了他身躯的铁链,像一只掉进牢笼的困兽,吼叫道:“我不知道大人说的是什么意思?我何曾伤害庞太师的姨娘,请大老爷不要血口喷人。虽然三郎家境贫寒,却也不至于谋财害命。”

    卓然笑了,抓起了桌上的一根被咬过的小树枝,起身绕过长几,来到马三郎面前,在他面前晃了晃说:“这东西你认识吗?”

    马三郎瞧了瞧有些发愣,因为他虽然经常在嘴里咬树枝,但却从来不去注意树枝什么样子,而且他不知道官老爷忽然问这个问题是为了什么。

    卓然道:“我给你提个醒,这根小树枝是本官勘验尸首时,从庞太师小妾的嘴里发现的。而这根……”

    卓然的手心里变戏法似的又多了根咬过的小树枝,接着说:“这是你刚才在大树下咬过的树枝,本官经过对比,确认的确是同一个人的。也就是说,死者嘴里头的这根是你咬过的。本官问你,难道不是你塞到小妾嘴里的吗?”

    马三郎一听这话,顿时呆若木鸡。望着卓然手里的两根树枝,看看这个,又瞧瞧那个。他一时间有些没有回过神来,他不知道这上面的咬痕如何认定是同一个人咬过的。不过他明白了一点,——眼前的这位官员已经认定了两根树枝是他咬了的,并且将其中一根塞到了死者嘴里。

    这一下他更惊慌了,赶紧摇着头,拼命想往后退。可是身体被铁链牢牢的捆住,又被点了穴道,动弹不得。

    他喘息两声道:“老爷,我,我不知道啊,我当真没杀她,是真的,求老爷明察。我,我虽然想跟她那什么来着,可是她不愿意,我也就没有用强了。”

    卓然一听,里面原来还有隐情,立刻说道:“到底怎么回事?从实说来。”

    马三郎道:“老爷,是这样的。这一路之上,庞太师的小妾都不时的拿眼瞟我,我因为爹娘给的一副好皮囊,到底还是有些本钱的,平素里女人见了总是念念不忘,我也凭着这份本钱着实勾引了一些女子,得了一些钱财。这一次我却不敢指望能从庞太师的小妾身上得到什么钱。”

    “但我见她瞧我的眼神很是火辣,而这一路上,做挑夫虽然赚了不少钱,但却要求甚严,不容许擅自出去,憋得太久了。那天又喝了些酒,实在忍不住,越想撩拨她一下。实际上都没真心想要做什么。”

    “可是她却拿了一把剪刀,朝我的脖子上划了一道口子,把我吓了一跳,我说,你愿意还好,不愿意,我也不会强求,为何要取我性命?她就咯咯的笑了,问我这样就害怕吗?那还指望跟她好吗?她可是庞太师的人,说着就咯咯的笑着走了,就是这样。”

    卓然站起身,走回了几案后坐下,将树枝往桌上一扔说道:“你说的不清不楚的,到底怎么回事?把前因后果经过好好说来。”

    马三郎喘了口气接着说道:“就是她死的那天下午,天快黑的时候,我独自在那棵大树下乘凉,她过来了,左右没有人,我只看她一眼便知道她对我有意思,是冲着我来的。所以我就微笑看着她。——有女人说我的微笑有很大的魅力,就像毒药一样,只要看到就会中毒,根本无力自拔。”

    说到这,马三郎脸上露出了得意的微笑,仿佛作为少妇杀手拥有着无比的自豪一样。可是他很快发现,四周的人都是冰冷的目光望着他,顿时感觉到有些尴尬。赶紧收了笑容接着说:“她故意慢慢走过我面前,瞅了我一眼,却没有停下。我发现四周没人,所以大胆的说,少奶奶你真漂亮,你的腰肢可真够柔软。”

    卓然皱了皱眉说道:“你这话是什么由来?”

    “那天晚上陆员外家宴,请她歌舞助兴,她弹了一曲反弹琵琶,好多人都在门口围观,我也在,就是那时瞧见的。当时她走的时候我感觉她一直瞧着我,看那眼神我就知道有戏。但是我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联系,我也不敢上门去找,没想到她却主动来找我了,所以我才放下心撩拨了她几句。没想到她马上就骂道,你吃了豹子胆了吗?我是谁的女人你也敢招惹?”

    卓然心中暗想,这马三郎也当真是精虫上脑,的确如此,他居然敢去招惹庞太师的女人,当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马三郎又说:“我听她这话,见她那神情便知道,她所想的跟她说的不是一回事,于是我就站了起来走了过去。她看见我过来了,故意挺着胸脯,很挑逗地望着我,于是我就伸手一下搂住了她的腰,而且用手托住了她下巴。她把头扭到了一边,喘气的说她要告诉太师。但是我知道,女人,尤其是有钱的女人,在刚开始跟我好的时候,都会这么说。”

    “所以我根本不予理睬,抓住了她的手,顺势便要去亲她。但我发现我的嘴里还含着一根树枝,我正想把那根树枝吐出来,突然眼前一花,我就感到脖子上一凉,随即看见她手里有一把明晃晃的剪刀。我顿时吓了一跳,赶紧放手后退了两步,摸了摸我脖子,发现上面有一点红色的血液。”

    “我惊恐地说,你干嘛?不愿意我也不会勉强啊。她就冷笑着指着我说,我这剪刀就是防你这样色郎的,怎么?害怕了吗?说罢她就咯咯的笑,笑得花枝乱颤,不停的拿眼瞟我。我当时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是想跟我好,还是故意用这种方法欲拒还迎。”

    “我当时用手捂着脖子,伤口并不深。她那剪刀不是直接戳过来的,而是横着划了一刀,所以并没有造成多大的侵害,但是这一下子已经让我没有了勇气再上前。她看见我怔怔地站在那,却又咯咯的娇笑。一反手便把那剪刀藏了起来。”

    “她走到我面前,忽然探头过来,竟然咬住了我嘴里的小树枝。我吓得赶紧后退,我不知道她到底想干啥。一会拿剪刀伤我,一会儿却一副很轻薄的样子。我实在害怕,我宁愿去找那些村妇,也不愿意惹下这些麻烦。所以就我往后退,于是她白了我一眼,转身就走了。”

    “接着我就赶紧回到了住处,不敢再出去。我忽然发觉她是一个惹不起的狐狸精,这种女人要想招惹她,只怕自己会连小命都没了。那天晚上,我就一直在屋里待着,到了第二天才听说她被人杀了。但是是谁杀了她我不知道啊,绝对不是我。”

    卓然瞧了马三郎脖子一眼,果然有道淡淡的伤痕。他皱眉道:“既然如此,我问你,死者死的那天,就是庞太师死的那天晚上你在什么地方?有谁可以作证?”

    “我,我在大仓库里呀,是和两个人睡在一起的,他们可以作证的。”

    “你说的可是实话?本官假如查证你说的不是实话,本官可不会客气。”

    “小人所说的句句属实,绝对不敢戏弄老爷。”

    卓然命捕快将马三郎带下去,随后令云燕带领众捕快分别查访跟马三郎住在一起的其他人。

    查访后得出来的结果与马三郎说的根本对不上,于是卓然又再次将马三郎叫来,问他:“你那天到底有没有出去过?你若是不说,仔细皮肉受苦!”

    说罢,卓然冷冷瞧着马三郎,马三郎依旧只是一个劲的叫着冤枉。眼看这样的恐吓并没有太大的用处后,卓然下令打他一百大板。

    马三郎平素里勾引良家妇女,拥有一副好相貌,但是细皮嫩肉的,何曾吃过这种苦,这才二十大板,便将他打得惨叫连连,几乎昏死过去。马三郎想着,要是再受八十大板,那自己的小命就要呜呼唉哉了。这下才知道眼前的这位少年官老爷当真说话算话,毫不容情的。于是艰难的吞了口唾沫,说道:“老爷,我,我说,我什么都说,求你不要再打我了。”

    卓然一摆手,令捕快停手,说道:“还不从实招来,那一晚你究竟做了什么?”

    “回老爷,那一晚,小人,小人夜里出去了,去跟庞夫人的贴身丫鬟吃饭去了。”

    卓然一听头都大了,心想,这马三郎还当真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不是跟庞太师的小妾,就是庞夫人的丫鬟,他就差没把庞夫人给办了,他难道就不知道庞太师是什么人吗?要是庞太师知道他在打他女人的主意,庞太师会有一百种方法让他生不如死。

    卓然没好气道:“到底怎么回事?从实说来。”

    马三郎答应了一声说道:“庞夫人的丫鬟一路上没啥事就来用眼神勾搭我,——女人对我有没有兴趣,我从她的眼睛里一眼就能看出来,所以在路上其实我们就搭上了。那天我们住在一个县城里,她抽空跟我说,让我到后花园里去,说是太师有东西赏我,其实我知道是借口,我就去了……”

    卓然打断他说道:“你那些丑事不用说了,只说庞太师的小妾死的那天你们俩干什么就行了。”

    马三郎说道:“那天我被庞太师的小妾用剪刀在脖子上划了一刀之后心里很郁闷,回到住处准备睡觉。这时候庞太师的丫鬟过来了,当时屋里就我们两个人,我也没在意。她跟我说,主人让我半夜去帮忙抬东西,这是我跟她约好的暗号。她只要这么说我就知道她有时间可以跟我幽会了,于是半夜我就悄悄出去,跟她在屋角隐蔽处幽会,大概半个时辰,完事了她就走了。我也回去了。到了住处之后我就睡下了,真的就是这样,没有别的。”

    云燕调查结果说,根据马三郎同住的挑夫说,案发半夜马三郎出去过,大概去了半个时辰回来的,因此卓然认定这马三郎有作案时间。一顿板子之后果然拿到了实话,可是这个结果却又出乎卓然意料。

    他让人把马三郎架下去之后,摸着下巴在那沉吟。由于已经相隔了好些天,卓然已经没有办法准确的推断出死者的准确死亡时间了。加上考虑到庞太师的心情,又不能够进行解剖,无法提取到她胃部的食物,从而判断她在晚餐之后大致什么时间被害的。

    而唯一可能作案的马三郎却提出他当时跟庞夫人丫鬟幽会,现在需要确认的是,他是不是真的跟庞夫人的丫鬟在一起。

    云燕眼见卓然沉吟不语,知道他在想什么了,对他道:“要不要我去将庞夫人丫鬟叫来问问?”

    卓然说道:“行吗?”

    “我去试试吧,我跟庞太师说一下,他是一个知情达理的人。”

    卓然凝视着她,笑了:“我感觉你似乎是这些高官的克星,只要你出马,就没有搞不定的。我看好你,你去吧。”

    云燕嫣然一笑,出去了。

    只过了片刻,果然将庞太师的丫鬟带来了。

    卓然问她案发时她在做了什么?

    那丫鬟涨红了脸,吱吱呜呜的。卓然冷笑道:“你干的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以为别人不知道?告诉你,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

    卓然只是试探一句话,丫鬟吓得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不停磕头求饶,说:“我,我说,我那晚上跟挑夫马三郎在私通……,求老爷千万不要告诉夫人,不然我就死定了,呜呜呜……”

    卓然心头一沉,这句话已经证明马三郎说的是实话。当下有些索然无味道:“说一下经过。”

    丫鬟泪汪汪地点头道:“一路上这马三郎不时拿话撩拨我,我见他长得英俊,便也动了心思,就跟他好了。那天晚上,刚好夫人说她心情闷的很,要自己出去走走,不要我们跟着,她去转一会儿就回来。——以前她也有过单独出去逛,不让人跟着的,所以我们也没当一回事,也就没跟着。”

    “我刚好跟马三郎好上,心里就跟鸡抓似的,于是就大着胆子去叫他,把他召出来之后……,我们亲热了一会儿,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我就回去了。可是我回去之后,夫人还过了好半天才回来,差不多有一个时辰。”

    “我有些后悔,早知道这样就该多呆一会儿的。我是真心喜欢他的,他也没有娶妻,我也没有嫁人。他说了,等到了京城,让我去央求夫人,请夫人把我许了他,他就算倾家荡产,砸锅卖铁也要凑钱来赎我。夫人虽然对我们很凶,是不会答应的。不过小蝶姨娘对下人极好,我曾私下里跟她说过这事,当然我没有说跟马三郎的事,只说我看上了一个男的,想跟他过一辈子,让她跟夫人说说,放我走,不要太多的钱,因为那人也不是有钱的人。姨娘说,她一定会跟老爷说的。”

    “只是夫人很不待见她,如果让夫人知道是她的主意,夫人一定不会答应的,这种事只能直接跟老爷说,让老爷做主。老爷很疼爱小蝶姨娘的,只要不让夫人知道是姨娘说的这件事,那就还有希望,没想到姨娘却出了这种事。——我是真心喜欢马三郎的,想跟他过日子。我跟他是真心的,不是别人想的那种,求老爷做主,饶了我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卓然问:“你们姨娘跟夫人关系不好吗?”

    “是呀,自从姨娘进了门,夫人就一直看不惯她,总是说她的坏话。其实姨娘处处让着她,根本不敢忤逆她,每天都跑去请安的。可是夫人还是不待见,总是想着法的阻挠她跟老爷好。就连晚上睡觉,她也强令让姨娘侍候完之后必须单独睡,不许跟老爷睡在一起。说的借口是老爷老人瞌睡浅,她睡一边动静大会影响老爷休息的。”

    “实际上老爷身体挺好的,晚上睡的都很熟。以前我一直跟在夫人身边伺候老爷,我知道的很清楚。可是夫人就找了这借口,不许小蝶姨娘陪老爷过夜。姨娘也不敢违拗。还劝老爷说要听夫人的,老爷也只好这么做,所以从那以后,姨娘跟老爷都是分开睡的。”

    “但老爷不喜欢夫人,他宁可跟小蝶姨娘两分床睡一个屋,也不愿意跟夫人睡一块。所以夫人生了老大的气,把这些气都撒到姨娘身上,出处找姨娘的岔子。——这些话我只敢跟老爷您说,你可千万别告诉夫人,不然我会被夫人打死的。”

    卓然让丫鬟回去了,沉吟片刻,对云燕道:“我们先前犯了个错误。”

    “哦?什么错误?”

    卓然却没有多解释,吩咐捕快将那柄凶器刀子交给自己,然后带着云燕来到了厨房。

    厨房师父这时已经开始在准备做菜了,在厨房一侧墙壁上挂着几片猪肉,因为家里人多,所以这猪肉羊肉是少不了的,都是整片整片的准备着。

    卓然吩咐将半片猪肉拿下来横放在案板上。然后在屋里垂手而立的这些人身上环视了一圈,目光落在了负责清洁的中年妇人身上,把她叫了过来,将手里的菜刀递给她说:“你朝着这猪肉用力的砍一刀,一定要使劲。”

    那妇人点点头,接过那沉甸甸的菜刀,在半片猪头脖子上比了比。她不清楚官老爷为什么要让她这么做,生怕自己做错了,不符合官老爷的心意,所以询问地望向卓然。卓然点点头,做了一个用力往下劈的动作。妇人会意,高高举起那菜刀,狠狠一刀劈了下去,就听咔嚓一声,半个猪头被刀切成了两截。

    卓然和云燕都惊呆了,因为这猪头虽然只有半片,但是猪的脖子还是很厚的,跟人的脖子差不多厚,但却被这妇人一刀劈开了,可见这刀有多锋利。

    云燕立刻接过那柄刀,仔细看了看刀口,但是刀口却并没有想见的那样寒光森森,于是她又拿着刀对准了一只猪脚,随便这么一劈,最多用了三成力,那粗壮的猪脚竟然应声而断。云燕招手将不远处站着的厨师叫了过来,指着那刀说:“这刀怎么这么快?”

    胖厨师陪着笑说:“这是我师传的三件宝贝,专门做菜的。听说是用一种异常坚韧的玄铁打造,是我师父传我的,所以这刀子丢了之后我很伤心的,幸亏找回来了。虽然算不得销铁如泥,但是比一般的菜刀要快很多,切菜是正好,手感拿捏也很到位。”

    云燕对卓然道:“我知道你说的犯错误是什么了,我们最开始没想到这一刀切下去能把人的脖子切掉大半,以为这人的力气很大,甚至会武功,所以主要把视线集中在了男人身上。而马三郎的身材高大魁梧,配合着这样的利器最符合常理,所以最先落入了我们视线。但是我们却忽视了,原来这菜刀在异常锋利的情况下,同样可以在普通人手里形成这么厉害的砍切创。”

    卓然微笑点头:“没错。是这样的。”

    他转身走出厨房,云燕跟了出来道:“你有新的怀疑对象了吗?”

    卓然没有说话,只是瞧着对方。云燕立刻醒悟,微笑着说:“我知道了,是庞夫人,她有杀人动机,因为她很讨厌这个小妾,同时她也有作案时间,现在也找到了合理的解释,她能够一刀将脖颈砍成那个样子,因此可以把她抓起来审讯了。”

    卓然却说:“除了这些推断之外,没有实在的证据,不能因为怀疑就就把人抓来拷问。”

    云燕在之前已经习惯了古代的取证方法,而现在这些日子跟随卓然之后,她逐渐学会了用证据说话,必须找到确凿的证据才能够拘捕罪犯,因此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对卓然说道:“那要如何收集证据呢?”

    卓然沉吟片刻道:“如果一刀将脖颈切掉大半,鲜血会像喷泉一样喷射出来,这样就很难让在尸体旁的人避开这种血液的飞溅。而她又是手拿着菜刀劈砍,是站在床边的,床上都有那么多血,所以我怀疑她挥刀并把刀抽出来的时候,会有血飞溅到她的衣袖或者衣衫上。因此只要我们能够找到她身上沾染了鲜血的那套衣服,并与她的其他衣服相比较,或许我们就能确定她是不是凶手了。”

    云燕说道:“可是假如她把衣服洗了呢?都过去这么些天了。”

    卓然说道:“这些日子王知县做了一件好事,就是让所有人都必须待在自己屋子里不许随意走动,包括庞太师和他的家人。因此庞太师的夫人也不能随意走动。庞夫人跟庞太师在一起,当然不可能当着他面清洗血衣,所以最有可能的是她将换下来的血衣藏起来,等到这事过了,再拿去扔掉或者烧掉。

    云燕笑道:“那太好了,咱们进去搜索一下不就行了吗,如果有肯定能找到的。”

    卓然说道:“必须要将他们的人支开,然后再搜索,免得到时候不好解释。如果我们直接到她的屋里去搜索,她未必会承认是她的,我到有一个引蛇出洞的办法可以试试看。”

    云燕笑了说:“你的鬼主意就是多,行,就按你的方法来。”

    ……………………

    庞太师这些日子很是郁闷。

    他努力让自己不要去过问案子,他相信欧阳修应该会秉公执法,查出真相的。可是曾经在大理寺和刑部、御史台都干过的庞籍对律法太精通了,也经历了太多的类似的事,知道很多的冤假错案最终都是不了了之的。他真担心自己这样子也会成为其中的一员,那自己英雄一世,最终却要蒙受不白之冤。他相信皇帝不会杀他的,但是背着这样的黑锅一辈子的话,那还有什么乐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