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章打横抱起来
    天仙儿只好诺诺连声,退了出去,当真气不打一处来,心想,我堂堂天池宗南门掌门人,跺跺脚地面都要发颤。平素里一呼百应的,居然被你这小小的县尉呼来喝去,真是丢脸丢到家了,这要传到江湖上去,那才真的是会成为笑柄的。

    她来到门外,对马长老说:“卓县尉让你一个人进去,其他人不要去。”

    蒋主簿原本想跟着马长老一起进去的,可是听了这话,只好站住了,对马长老说道:“你务必好好求一下卓县尉,让他帮忙把我女儿找到。”

    马长老点点头,快步进了屋子,来到卓然床前。

    虽然卓然是背对着他的,但马长老还是一躬到地说道:“卓县尉,我夫人不见了,能否……”

    还未等他说完,卓然便接口道“你单独去问问你的小妾,她会知道你夫人在哪的。”

    马长老吃了一惊,忙说道:“可是先前我已经去问过她了,她说不知道,说是夫人把她铐上之后就走了。”

    卓然终于翻身过来,睡眼朦胧瞧着马长老道:“你想想,你夫人为何多此一举,要把她从柱子上松绑解下来,再戴上手铐和脚镣呢?”

    一听这话,马长老不禁愣了一下,对呀,为什么?

    卓然道:“当然是要把她带出去,但是又怕她逃跑,或者伤到自己,因此才戴了脚镣和手铐。因此,如果我的猜想不错的话,在我们酒宴上喝酒说话期间,你的夫人跟你小妾曾经出去过。而门房既然说了她们没有离开院子,那她就应该在院子中,但是具体去了哪里我也不知道,只有你的小妾知道。所以你去好生问问她。不过最好单独去,人多了不方便。”

    说罢卓然就翻身睡去。

    这话让马长老不禁皱起了眉头,思索片刻,忽然醒悟,躬身一礼道:“多谢指教,县尉您好生歇息,在下告退。”

    说罢,马长老快步离开屋子,来到屋外,把房门拉上。

    “怎么样?他有办法了吗?”

    马长老说:“你们先到堂屋等我,他教了我一个办法,我去试试看,但是其他人不要跟着。”

    蒋主簿和县尉两人相互看了一眼,只好答应,一堆子人往堂屋去了,而马长老则独自一人再次来到了柴棚。

    他手里提着灯笼推门进去,见到小妾翠竹依旧卧倒在小床上,似睡非睡。便把柴棚的门关上,走了过去,将灯笼放在桌上,拿了根凳子,坐在翠竹的面前,低声问她:“我知道夫人是被你带走了,不然她不会为你松绑,又为你戴上脚镣和手铐的,你告诉我,你把她带到哪去了?”

    翠竹慢慢睁开了眼,瞧着他说道:“你们要告我杀人,把我送上断头台,反正我早晚是个死,能拉一个垫背的也算好。而且让我死的就是她,既然她要我死,我当然不会客气。所以你觉得,我会把她的下落告诉你吗?”

    马长老凝视着她,缓缓说道:“卓县尉告诉我只有你知道夫人下落之后,我就明白你把她带到地宫去了。——你把门打开,把她放出来。”

    翠竹笑了,笑的意味深长:“你觉得我会放她吗?”

    “必须放,不然我们都有麻烦的。她爹是县衙主簿,她哥哥是殿前监察御史,是皇帝身边的人。我们不能够引起大宋皇帝的注意,到时会影响宗主的计划的。”

    翠竹慵懒的闭上眼说道:“你还跟我提这些?她准备害死我,你却帮着她,那一刻你怎么没想到这些呢?”

    马长老不说话了,一直盯翠竹。

    终于,翠竹叹了口气说:“行,你要我放了她也行。你让那贱人承认是她诬告我,孩子是自己掉到水缸里死的,我也不会借机诬告她,我知道你舍不得。而且你还想用她们家的权势往上爬。相对天池宗说,你更热衷于官场。你总想着有一天能够当上官,平步青云。但是你也不想想,你多大岁数了,还做这种白日梦?”

    “那是我的事,别人不用管。你刚才说的条件,我可以答应你。我会说服她,让她改变证词,说孩子是自己掉到水里死的。我也可以让她放过你。——她不知道你的身份,也不知道我们地宫的事情,她是无辜的,只是一个对钱财发疯一般追求的女人,不值得你对她生气。”

    “行,我相信。我现在就去放了她,如果她还活着的话。”

    马长老吃了一惊说道:“什么意思?”

    翠竹嗤的一声冷笑说道:“她动了箱子里的悬浮石,被黑猩猩抓住了。你觉得她在那黑灯瞎火中跟黑猩猩呆上一晚上,她还能活吗?就算她有十条命,只怕是也已经去了九条半了。如果她现在还能活着的话,我当然就放了她。”

    马长老顿时呆了,急声道:“既然是这样,那咱们快去,不可耽误了。”

    小妾动了动脚,铁链哗哗作响,说道:“你让我就这么出去?你还是不打算把我放了?”

    马长老一拍脑门说道:“是我疏忽了,我这就去拿钥匙。”

    马长老飞奔出去,很快取来了脚镣和木枷的钥匙,给翠竹打开了脚镣和木枷。

    翠竹活动了一下手脚,理了理微微有些散乱的头发:“我厌倦了,哪怕是跟你在一起。真希望能给我自由,但我知道你给不了,所以走吧。”

    面对小妾这莫名其妙的话,马长老似乎找不到话来搭腔,便闷声不响的跟在后面,出了柴棚,径直往他院子走。

    这时,正是黎明前的黑暗,四下里一片漆黑,连夜空的星星都没有。

    他们来到了马长老的卧室,关上房门。

    马长老娴熟地打开了书柜,接着打开盖板,提着灯笼先下去,翠竹在后面跟着,一直走到那扇沉重的铁门前。

    马长老瞧了一眼翠竹。

    然后翠竹上前,飞快的拨动着上面的转盘,花了一顿饭的工夫,那铁门终于嘎吱吱的被推开了。

    两人迈步进去,一直来到最后那道铁门前。翠竹又花了一盏茶工夫,这才把铁门打开。

    翠竹退后两步:“我没兴趣看她那样子,你自己进去看吧。”

    马长老赶紧推开沉重的铁门,进去一瞧,顿时整个人都呆住了。——只见马夫人身体近乎**,全身上下到处都是抓痕,整个人翻着白眼,急促的呼吸着。而那头黑猩猩见马长老进来,立即从她身上跳开,站在一旁,眼睛赤红。

    马长老厉声大喝:“畜生,还不退开!”

    黑猩猩一咧嘴,露出尖尖的牙齿,发出威慑的咆哮。长长的双臂不停在厚实的胸前拍打着。

    马长老深吸口气,突然上前,动作快如闪电,瞬间就到了黑猩猩面前,飞起一脚,狠狠踢在它胸前。

    黑猩猩的整个身体被打得在空中翻滚,摔在地上,发出一声惨叫。蹦起来,三两下便窜进了石屋一角的石窟里,痛苦和委屈的呻吟声从黑暗里传来。

    马长老哼了一声,转身蹲在地上查看马夫人的伤势,马夫人全身上下可以说没有一处好的了,到处都是划痕,是被大猩猩尖利的指甲划伤的。只是伤口不深,所以流血倒也不多。

    从急促的呼吸中至少可以肯定她还没死。但是瞧见她原本娇媚的脸,如今已经扭曲变形,异常可怖。马长老顿时心头一沉,立刻将夫人打横抱在怀里,快步出了地窖。对翠竹说道:“你把门关上,我先抱她走。”

    说罢,快步往前走去。

    翠竹提着灯笼,懒洋洋地把门锁上,又跟了上来,再把外面那道沉重的门锁上。等她出到通道外时,便看见马长老已经将夫人放在了自己的床上,然后拉过了一条被子给她盖上。

    翠竹走了过去,瞧了一眼说道:“她竟然还活着,也算命大的。不过瞧她这样,只怕也活不了几天了。”

    马长老的脑袋中迅速盘算着该怎么办。片刻,他对翠竹说道:“你先回到柴棚去,不要跟任何人说,这边我来应付。今晚的事就我们俩知道,绝不能说出去,特别是不能跟县尉和蒋主簿等人说。”

    翠竹懒洋洋的说道:“我可没那兴趣。”

    她走到了门口又站住了,也不回头,只是用淡淡的声音说:“看她那样可能已经疯了。所以你也没必要让她改口供了,没人会相信一个疯子的话的,你只需要让王妈和那贱婢闭嘴就行了。”随后快步出了门。

    这话让马长老心头一震,他实际上也发现了夫人情况不妙,好像整个人已经丧失了正常意识。因为在出来的路上,他一直在呼唤她,等到放到床上,也摇着她的肩膀呼唤她,但是她却没有任何反应。

    马长老又蹲下身,呼唤了半天,但是马夫人依旧张大了嘴,翻着白眼,神情异常恐怖的急促的呼吸着,一句话都没有回答。

    马长老咬咬牙,抄过了自己的一件长袍,敞开,把妇人包裹在其中。然后将她打横抱了起来,快步出了门,径直来到了前院大厅。

    蒋主簿等人正紧张地等待着,忽然见他抱着女儿进来了,又惊又喜。走上前发现,马夫人那可怕的神情,又大吃了一惊,急声问道:“她这是怎么了?”

    马长老已经想好如何回答,说道:“我在一处隐蔽的地方找到了她。她全身都是伤,好像被吓着了,不知道被什么吓着的。”

    “她被什么吓着了?你府上哪有什么会吓到她的?她可是你的夫人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