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章难道没有锁门
    蒋主簿简直是要气疯了,心疼的抚摸着女儿因为惊恐而扭曲的脸,急声道:“快,快,快去叫郎中啊,还愣着干什么?”

    不等老爷吩咐,管家已经连声答应,一溜烟似的跑出去了。

    马长老将夫人放在了会客厅的一张软榻上,蒋主簿又徒劳的呼唤着女儿,可是马夫人只有急促的呼吸和惊恐万状的眼神,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过了好一会儿,郎中终于赶来了,一看就是未曾洗漱的样子,慌里慌张,睡眼朦胧的,似乎刚从床上被吵了起来。

    小镇上的郎中本来就不多,这个郎中已经算得上是最好的一个了。上来赶紧给马长老施礼,一路上他已经听去叫他的人简单说了一下情况,所以马上到了软榻前坐下,先拿过马夫人的手腕,诊了脉,然后掐开了她的腮帮子,看了看舌相。捋着胡须沉吟片刻,然后又大声呼唤马夫人。但马夫人却只是急促的呼吸和惊恐的盯着前方,扭曲的脸没有任何反应。

    郎中站起身,示意马长老到一旁说话。

    几个人走到旁边,郎中才低声说道:“马长老,尊夫人这情况很不好啊。她受到了极度的惊吓,能活着已经算她命大了,但是要是这样发展下去,只怕她会因为惊恐而无法吃饭喝水,迟早也会死的。”

    马长老急声道:“那该怎么办?你快想想办法。”

    “这种惊吓不好治啊,是汤药所不能及的,也不知道她是被鬼吓着,还是遇到了什么邪祟。”

    蒋主簿在一旁插话说道:“如果是遇到了邪祟,那能不能赶紧去找个道长来驱驱邪?”

    老郎中摇摇头说:“能不能驱邪我是不知道,我不懂学术,也不懂道法,如果需要我开药,我倒可以给她开一剂药,来稳定心神,但是估计没什么效果。”

    天仙儿在一旁冷声道:“没有效果你还不走,呆着干嘛?”

    那郎中吃了一惊,扭头望见天仙儿那凌厉的目光,顿时吓得一缩脖子,赶紧拱手说道:“得罪,得罪,老朽告辞。”

    说罢几乎是抱头鼠窜,踉跄着跑出去了。

    马长老转头望向天仙儿说道:“掌门,你看这怎么办?”

    “抓鬼驱邪我不会,但是要想让她镇定下来,我应该还是有办法的,让我来吧。”

    说罢天仙儿走到软榻旁边,坐在凳子上,深吸了一口气,缓缓伸出手,那只手顿时变得通体洁白,并散发出淡淡的白色的真气。在手心处却有一点猩红,好像一个神秘的漩涡出现在了她的掌心。

    她将手掌慢慢放在了马夫人的头上,将醇厚无比的内力缓缓输入,并且按摩她周身穴道。很快,呼吸异常急促的马夫人呼吸渐渐平稳了下来,眼睛也疲惫的松弛了。在一炷香后,她甚至缓缓的闭上了眼,似乎陷入了沉睡。

    天仙儿这才把手撤了回来,说道:“她体内的气息十分凌乱,我刚才用内力帮她理顺了,但是这也只是暂时的。因为,等她醒过来之后,又会再次陷入癫狂。我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帮你这么多。不过在她苏醒之后,应该会有一小会儿时间是正常的。我意思是指她不会发疯发狂,还能够饮食和吃饭。但是我估计她不会听到你们跟她说话的。”

    马长老犹豫片刻说道:“掌门人的外门儿弟子悠然道长不是擅长抓鬼驱邪吗?能不能请他来帮忙呢?”

    天仙儿听后说道:“我不觉得会有什么帮助,不过你要认为有用,那也没问题。我马上修书一封,派人给他送去,叫他来就是了。”

    “他还在武德县吗?”

    “不在,他得罪了卓县尉,已经离开了武德县,免得双方见到也不合适。”

    “那卓大人现在在这儿,他会不会……?”

    “应该不会的,有我在这里,放心吧,不会出什么事的。”

    当下,天仙儿提笔写了一封信,交给马长老,马长老立刻派人骑马,紧急赶去请外门二弟子悠然道长。

    这时天也亮了。天仙儿让她大弟子梅香替马夫人换了衣服,清洗了身上的伤口,上药。同时让人去叫丫鬟巧儿。

    伤口都不太深,但是由于伤口太多,所以这血流得还是比较多的。马夫人的一张原本就洁净的脸此刻更是苍白,一点血色都没有,她依旧在昏睡着。

    卓然已经起来了,吃了早餐,马长老快步来到卓然所住的地方,马长老想要对卓然表示感谢。

    卓然却摆摆手说:“行啦,不用那么客气,如果没什么事,我想先走了。你这边一大摊子,你慢慢处理吧,这些事情我是帮不上忙的。”

    马长老其实也希望卓然离开,因为要请外门二弟子悠然道长过来,万一跟卓然两人闹起来,那可不好办。卓然现在自己要离开,那是最好不过的。

    于是便陪着笑,连声致歉,并且吩咐人准备了五两银子作为感谢。

    卓然已经知道这马长老和天仙儿看着光辉亮丽,实际上没啥钱。所以也不嫌弃,收了银子准备走人。

    就在这时,一个仆从慌里慌张地跑来,对正准备送卓然出门的马长老说道:“老爷,不好了,她死了,她死了。”

    马长老吓了一跳,急声道:“什么?夫人死了吗?怎么回事?”

    “不是夫人死了,是夫人的丫鬟巧儿死了。”

    马长老又倒吸一口凉气,自己家怎么连续出事?不过好在不是夫人出事了,那还好办些。忙又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小人去叫丫鬟巧儿来照看夫人,推开门就发现巧儿死在了椅子上,歪着脑袋的,头顶有一道很深的伤口,脑浆都出来了,吓死人了。”

    那丫鬟果真是吓得脸色苍白,身子还在不停的发抖。

    卓然一听发生了人命,不禁苦笑着摇头,对马长老说道:“需要我留下吗?”

    马长老一听发生了命案,那当然需要卓然留下,而且是在自己家,这几个恐怕脱不了干系,让他赶紧查到凶手是谁。

    虽然现在有本县的负责刑狱的县尉在,但是他知道,那县尉就是个饭桶,啥都不懂,想要指望他破这个案子,那简直是痴人说梦。这时候可不能让卓然这个破案的行家里手离开了,赶紧拱手说道:“卓大人,实在不好意思,竟然出了这种事,那就劳烦你跟我一起看看吧,帮我查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卓然也不多说,挥了挥手,于是两人便快步来到了夫人院子旁边的厢房。

    现场就在马夫人的小院子里,正对面是正屋,正屋里梅香在给马夫人敷药包扎,没想到丫鬟就死在了厢房里,只相隔了百余步而已。

    卓然快步来到现场,但并不着急的进去,先是四周看了看。这厢房是有三间,实则只住了一间,就在靠近正屋的位置,这里能够听到正屋里夫人的招呼,以便及时地跑去伺候。

    另外两间厢房则是闲置着的,但是床铺家具一应俱全,床上则没有铺被褥,显然是没有人住的。

    整个院子按照马长老先前所说,就只有丫鬟和马夫人两个人住,连门房都没有。

    卓然马上绕到了屋子后面查看,发现后面的窗户是关好了的,没有任何被破坏的痕迹,同时地上也没有脚印,墙上也没有踩踏的痕迹。

    卓然马上转回到了前面,这时蒋主簿和县尉来了。马长老赶紧跟他说了,这件案子能否让卓然来接手?他非常擅长侦破的。

    那县尉听说发生命案,早已经吓得六神无主,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有卓然出面替他破案,他当然求之不得。卓然如果能帮他破了这案子,那可是他的一大功绩,因此连声表示感谢。

    卓然点点头,迈步走到了屋前,才刚刚跨步进去,便看见屋里椅子上歪着一具死尸,正是丫鬟巧儿的。从后脑到颈部有一道深深的劈痕,半个脑袋都被劈开了。脑浆和鲜血流了出来,白的红的触目惊心,一大滩血迹,几乎形成了血泊,就集中在她的脑袋附近。

    卓然低下头,从侧面观察地面有没有脚印,遗憾的是没有发现可疑的脚印,因为地上很干净。

    看来巧儿经常打扫房间,所以房间里并没有留下灰尘。

    这种地面,除非用高科技的静电手段来寻找足迹,还有可能能够发现,否则是很难发现足迹的。

    卓然来到尸体旁看了看,尸体的衣着整齐,没有被翻动的痕迹,就是那后脑的可怕创伤让人看着触目惊心。目前来看,也就只有这一处属于致命伤,因为整齐的衣服上没有发现其他伤痕,不过这需要进一步检测才能够确定。

    卓然检查了屋子的四周,也没有发现被翻动的痕迹。窗户有两扇是打开着的,因为现在是夏天。卓然出到门外,把前来报告的那丫鬟叫过来问:“你来的时候,房门是不是关上的?”

    那丫鬟回忆了一下说道:“有一扇是半开着的。我推开门进去,就看见她死了。”

    “开着半扇,能不能进出人?”

    “应当是可以的,大概就在这个位置。”丫鬟说着比划了一下,不留神又看见屋里躺着的尸体,吓了一个哆嗦,赶紧又扭头过来。

    难道巧儿没有锁门吗?

    不过这很正常,因为从巧儿的衣服整齐来看,她应该没有睡,还在等马夫人回来,没想到凶手进来了。

    卓然站在那儿,摸着下巴瞧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