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章钥匙在哪里
    天仙儿没有跟他进来,她知道,勘察现场的时候人越少越好,否则容易破坏现场。眼见卓然陷入沉思,她这才问道:“怎么样?有没有线索?”

    卓然说道:“在院子里头有天仙儿你这样的绝顶高手,如果是有外人潜入的话,你不会没有察觉的。所以作案的人只可能是宅院里的人,而且只可能是内宅的人,因为昨天晚上,整个内宅是封闭了的。外宅前面的仆从进不来,但是内宅也有数十人,究竟是谁,还需要进行排查。在排查之前,我必须先要确定她的死亡的时间,从而能够划定嫌疑人。”

    卓然迈步走了出来对马长老说道:“我需要检查尸体,以确定她准确的死亡时间。”

    “行,县尉大人觉得怎么做好就怎么做,没关系。”

    卓然马上让云燕回到他们的住处,取了他的法医勘验箱回来。而卓然则趁这工夫,把死者的衣裤全扒了下来,他要原地进行勘察。

    当勘验箱拿来之后,卓然对云燕说道:“麻烦你带人对整个内宅上下所有人进行盘查,先进行询问,看看他们昨天晚上有没有见到死者,最后一眼见到她是在什么时候。同时每个人昨天晚上都在干什么,以防他们串供,要尽快开始。”

    云燕答应了,带着几个捕头开始进行盘查。

    卓然先从箱子里取出了自己的指纹刷,从门上提取到了几枚指纹。

    在院子里瞧着的天仙儿和马长老等人见卓然拿着一个刷子,在门上刷着,又拿着糯米纸粘,也不知道他在干嘛。因为不能近前观看,所以也不知道卓然是在提取指纹,只是觉得这县尉的破案手法的确是让人感到神秘。

    卓然先提取了死者的食指指纹,然后又提取了最先发现尸体的丫鬟的指纹,马上进行了比对。

    经过初步比对,发现指纹是死者和那个丫鬟的,并没有发现其他指纹。

    这么说,当时房门应该是半开着的,凶手或许是直接闪身进去的。当然也有种可能,那就是房门是掩着的,但是凶手并没有用手去推门,而是用肩膀或其他物件推开了门,因此没在门上没有留下指纹。当然还有种可能是他用手的确触摸了门,将门推开了,但是门上并没有留下指纹。

    因为他靠指纹刷来刷取指纹的话,对指纹的要求比较高,对于一些潜在指纹,用什么指纹刷是难以取得的。现在卓然又没有更多的现代的侦查设备,所以只能靠运气了。

    对比完了指纹后,卓然开始检查尸体,对身体体表进行检查之后,并没有发现其他伤痕。接着检查了下体,发现依旧是处女,也没有被强暴的痕迹。

    卓然便开始检查尸体,其实死者的死亡原因已经很清楚了,就是头部的那处致命伤。但是卓然依旧要进行检查,因为他需要检查死者肝温,这个要用来判断死者的死亡时间,另外他还需要提取死者的胃内容物,用于确定死者的肠胃里面食物是否排空,根据排空的程度来推测准确的死亡时间。

    因为在头天深夜死者还没有死,而是在天亮时发现死去的。因此这段时间必须准确到刻,这对划定可能是凶手的嫌疑人的范围将会有很大的作用。

    卓然检查了尸体的尸僵和尸斑情况,尸僵才刚刚出现,下行性,而尸斑则在身体低部出现,指压褪色。

    按照卓然这些日子在尸体农场观察得到的数据,宋朝的气温要比现代明显普遍偏低,而且由于环境的影响,尸体的尸斑和尸僵出现的时间,普遍比现代社会要晚将近一个小时。而这一个小时的误差对于破案来说影响将会是致命的。

    卓然根据尸僵、尸斑初步判断,死者应该是在凌晨两点到四点期间被杀的,这个时间比用现代社会的数据来推的时间提前了一个多小时。

    卓然对死亡时间的推测,现在心里已经很踏实了,因为他有了从尸体农场准确的观测数据作为依据。

    他检查了死者胃内容物的排放情况,胃里面已经完全排空了,说明死者的死亡时间是在饭后的五小时以上。昨天吃饭的时间是差不多同时开始的,从那个时间推测,也刚好是在凌晨两点到四点之间。

    卓然接着检查了尸体其他器官,但是没有新的发现,其他器官一切正常,死亡原因就是头部的那一刀。

    云燕已经勘察完返回来了,告诉卓然说:“已经查问过了,没有人见到过她。最后一次见她,就是蒋主簿昨天晚上提议结束酒席去看女儿的时候,他们来到这儿,但是没有见到女儿,只有丫鬟巧儿。马长老让巧儿留在屋里等夫人回来。那是他们最后一次见到她。那之后再没有人见到,说明巧儿那之后就没有离开过房间,也没有人来找过夫人。”

    “她如果是那之后被害的,那就有些麻烦了,因为那之后,全府上下都在寻找马夫人,每个人都在随意的走动,很难确定谁有嫌疑。趁这个混乱之机,凶手杀死了丫鬟完全有条件。下一步我们要怎么查?挨个进行审讯吗?”

    卓然想了想说:“先不用这种笨的方法,我们先看看有没有更简洁的方法。分析一下谁最有可能杀她?或者说,她的死对谁最有利,然后再列出嫌疑人进行侦破。”

    云燕说道:“肯定是小妾翠竹了,因为马夫人一直要诬陷她,让她承担杀人罪。换成任何一个人都会选择杀人灭口的,如果她有这个胆量和条件的话。巧儿是这个案子的重要证人,如果失去这个证人。那杀死马长老儿子的证据就会有很大缺失。而现在,马夫人又发疯了,根本没办法再继续作证。现在能证明她杀死孩子的,就只有王妈了。而王妈又只是一般的证人,当马夫人忽然发疯,而重要证人巧儿死亡,那么王妈的证言也就成为了孤证。只要翠竹抵死不认,这案子只怕就定不了,她便可以脱罪了。所以我觉得,小妾翠竹有重大的作案嫌疑。”

    卓然点头说道:“我完全同意你的分析,但是有一点我们可能需要明确,翠竹昨天晚上已经被上了脚镣、腰链,带上了木枷的。所以她能否行动自如,又能否在这种情况下拿着刀子杀人呢?”

    云燕点头说:“没错,这是问题的关键,我们找到她时,她脚下的脚镣和手上的木枷都是好端端的,而当时钥匙并不在她身边。”

    “等等。”卓然忽然想起一件事,“木枷和脚上的铁链的钥匙是不是唯一的?是不是在马夫人的手里?如果在她的手里,那她完全可以把钥匙取了之后,回到屋里,然后打开手铐和脚镣再去杀人,回来之后再把手铐和脚镣戴上。”

    云燕道:“为了掩人耳目,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觉得她哪怕麻烦一点,也会把钥匙再还回到马夫人身上去。这样她就可以给别人一个假象,那就是她戴着手铐脚镣,没办法去杀人。”

    卓然点头说道:“是的,所以现在我们首先要确定一个问题,就是她这木枷和脚镣的钥匙是不是在马夫人的手里或者身上。而在确定这个之前,先前推断有一个前提,就是她必须要能够自己戴着木枷和脚镣从柴棚顺利的到达夫人的院子杀死丫鬟巧儿,然后再返回到柴棚。”

    云燕说:“那咱们现在马上去先确定一下钥匙是在谁的身上。”

    于是两人快步出来,径直来到了马夫人的住处。

    马长老和天仙儿以及马夫人的父亲蒋主簿等人都在屋里等着,见到卓然进来,忙迎了上来。

    天仙儿问道:“结果怎么样?”

    卓然说:“我需要进一步确定一下事实,现在还不能说。”接着他扭头望向马长老:“请问长老,马夫人换下来的衣服里,以及你发现马夫人的地方,有没有看见钥匙?就是可以打开小妾翠竹手里的木枷和腰上、脚上铁链的钥匙?”

    马长老摇头说道:“发现她的地方应该没有钥匙,不过,等等。”

    马长老想起了那头凶猛可怕的黑猩猩和自己妻子身上被抓的衣衫褴褛的样子,不知道身上的钥匙是不是掉在了地下室里面。当然也可能留在衣服里了。他马上扭头望向天仙儿,因为是天仙儿的弟子梅香帮马夫人换的衣服。

    梅香道:“衣服里有没有钥匙我不清楚,我只是帮她脱了衣服,没有检查,只是把衣服揉成一团扔到屋角了,不知道丫鬟收走了没有。”

    马上老说:“应该还没有,我禁止所有人随意走动,因此没有人打扫屋子,东西应该还在。”

    他们快步来到了先前给马夫人更衣和上药的屋子,墙角果然有一堆满是血迹的褴褛的衣衫。

    梅香把衣衫摊开,仔细的摸了摸,摇头说道:“没有钥匙,也没有其他东西。”

    马长老蹲下身,在那衣服的腰间的袋子里摸了摸,果然什么都没有,但是袋子已经划破了好几个口子,东西只怕早就滑落出来了。

    云燕皱眉问道:“到底尊夫人是被什么所伤,弄得全身上下都是伤口?”

    马长老摆手说:“这件事先不用管,这个我自己来处理,你们只需要帮我查清楚,是谁杀了丫鬟巧儿就可以了。”

    卓然早就看出,马长老对这件事似乎忌讳颇深,因此从一开始,卓然就没有追问过这件事。而现在云燕主动提出来了,马长老果然断然拒绝了云燕追查此事。

    云燕皱了皱眉说道:“那钥匙究竟到哪里去了?”

    马长老说:“钥匙也不用管了,我估计它应该在某个地方。你们就当是在夫人身上就好了,应该是掉到某个地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