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章作案嫌疑人
    马长老当然能够肯定,因为既然是自己的妻子借来的木枷和脚镣,锁住了小妾翠竹,那么她肯定会把钥匙放在自己身上,而后来被大猩猩攻击之后,衣服被抓了,装东西的袋子也被扯破,所以钥匙肯定掉在地下室的黑屋子里了。而要想打开那间黑屋子是非常麻烦的,涉及到非常隐蔽的秘密。马长老当然不会让这天大的秘密置于危险之中。

    卓然跟云燕相互看了一眼,对马长老这吞吞吐吐,遮遮掩掩的态度的确有些不满。

    云燕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只能尽我们所能,至于能不能破这个案子,就很难说了,因为你隐瞒的东西太多。”

    马长老歉意的笑了笑说:“很抱歉,我只能如此,希望你们谅解。”

    说罢,卓然看了一下马夫人,见她依旧处于昏睡状态,不言不语,叫她也呼之不应,于是便告辞出来,与云燕两人到了外面,云燕说:“现在怎么办?”

    卓然说:“从马长老刚才所说的话可以确定,钥匙的确在马夫人的身上,只是很可能掉到了一个让马长老不愿意告诉别人的地方。现在有两种可能,一种翠竹从昏迷的马夫人身上拿到了钥匙,打开了锁,把人杀了,再锁上自己,把钥匙还回马夫人身上。当然还有种可能,就是她完全是自己戴着铁镣手铐去把人杀死的。”

    云燕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马夫人被伤得遍体鳞伤,并且被吓得整个人都傻了,这件事应该与翠竹有关。至少她应该是知道这件事的,不然她如何知道马夫人昏倒在哪里,从她身上拿了钥匙,杀完人之后又还回去呢?而且我觉得,如果有这种可能的话,说不定造成马夫人身上的伤的,就是这个小妾。”

    说到这,云燕又愤愤道:“这之前,我还觉得她挺让人同情的,现在想想,她还是很狠毒的。或许根本不值得人同情,也许她比马夫人还要厉害。”

    卓然笑道:“所谓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人心难测,就是这样。”

    云燕又好生的瞧着他说道:“知人知面不知心,这句话说的极好。我觉得跟你在一起,能时常听到你的一些惊人之言,而且说出来都异常的精炼。好像已经深谙世事,对整个凡尘俗事了若指掌,如此才能得到这样让人警醒的名句。——你身上到底有多少神秘的东西?真是让人琢磨不透。”

    “不着急,你有的是时间慢慢琢磨。”卓然促狭地调侃道。

    云燕便又接着说道:“那我们下来是不是马上要测试一下,她戴着脚镣和木枷,铛啷啷的去巧儿的屋里杀人,这声音会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卓然笑了笑说:“其实这个不着急,我现在最想知道的是,她的双手在带着木枷的情况下,能不能用刀子一刀把人砍死,如果完全做不到,那就算她的脚镣没有声音,没有被其他人发现,她也没办法完成杀人。因为木枷连接的铁链是和腰链、脚镣连接在一起的。这种情况下,那铁链的长度到底能不能让她自如的进行劈砍动作,这个需要从实践中检验出来。”

    云燕说道:“那怎么办?”

    卓然说:“做一个试验,找一个跟她的年纪高矮胖瘦差不多的人来测试一番。”

    很快,马家的管家便找来了一个差不多的丫鬟,捕头给她戴上了那副脚镣和木枷,从脚镣到腰再到木枷上有一条铁链连接,然后抽了一把腰刀递给了那丫鬟。

    云燕皱了皱眉说:“小妾杀人,是用这种单刀的吗?”

    卓然说:“这是我下一步要查证清楚的,造成死者死亡的肯定是一柄锐器,但究竟是什么样的锐器我现在还不能肯定。先暂且先用单刀来测试吧。——单刀的劈砍力度很大,如果说使用这种刀都做不到,那用别的刀就更难以做到了,这也就可以用举重明轻来得到这样的结论。”

    而实验的对象就让人犯难了,按道理最好是找一个死人的脑袋,放在那儿让她砍,这样才能得到最准确的结论。当然这是不可能的,那跟人的脑袋类似的东西是什么呢?让人第一个想到的当然是冬瓜,但是冬瓜太容易劈砍了,达不到验证的效果。

    当马长老得知他们要试验的目的之后,马上说道:“这个简单,有一个外门弟子,就在本县,是个猎户,他们家就有不少猎物。就在不久前抓到了个头比较大的猴子,已经杀了之后卖了,猴头还挂在他们家的墙上。这个我有印象,要不去找来测试一下?”

    这倒是个好主意,猴的头颅跟人的头颅很类似。卓然欣喜的答应了,当下马长老便迅速派人去找那外门弟子猎户。

    猎户前些日子进山,打了一头身材异常高大的猴王,用箭射死了。猴的其他部分都卖完了,就剩下猴头没人要,他又舍不得扔,所以就挂在屋里头。听到马长老派来的人说要有用,一文钱都不收,便把猴头送给了他们。

    捕头带个猴头回来,卓然见到后非常满意,猴头跟一个人的头颅差不多大小,而且里面还没有腐烂,因为刚杀了没几天。

    卓然让人做了个承托物,把猴头固定在承托物上,绑在死者巧儿坐的那根凳子上,高度大致跟她坐着的高度差不多。然后把试验的戴着木枷和脚镣的丫鬟叫了进来,把单刀给了他。

    卓然道:“你向那猴头用力的劈一刀,用你全身力气,听到了吗?”

    那丫鬟已经被吓得脸色都白了,虽然是一个已经死去的猴的头部,而且是背对着她的,但是她还是觉得这样简直太残忍了,手都在发抖,不过这也符合卓然他们的需要,因为凶手杀人肯定也很紧张,不会镇定的如同高手一般。

    那丫鬟慢慢举起刀子,但是刀子只能举到头部,却不能伸直。因为她的手受到了铁链的牵扯,最高只能跟头顶差不多高的位置,就再也提不上去,被铁链牵着了。

    卓然跟云燕相互看了一眼,云燕说:“如果只能举到这个高度,那力道能发挥出七成都已经很不错了。”

    卓然缓缓点头,心中已经开始在琢磨下一步了。因为结果已经在他的预料之中,但他还是要看一下,以确认自己的推断。

    那丫鬟尽可能把刀子举高之后,闭上眼,狠狠一刀劈了下去,就听咔嚓一声,那单刀劈砍偏了,滑过猴头的侧面,直接劈进了椅子的背面。

    那丫鬟忙睁开眼,发现自己劈错了之后,很是惶恐,瞧了一眼阴冷地瞧着她的马长老说道:“老爷对不起,我再来一次,我,我这次不不闭眼了。”

    云燕看见她全力劈出的那一刀,只在椅子的背部砍出了比较浅的一个口子,就此也猜到了试验的结果。因为猴子的头盖骨是很结实的,跟人的头盖骨一样,为了保护脑袋的安危,必须要生得很结实。绝对比椅背要结实的多,而这椅背都只能砍出这么浅的划痕,可以想象得出,砍在头颅上的话会有多浅。

    果然,丫鬟举起了刀,用刀刃在猴头的头顶部比了比,然后尽可能的举高,只不过也只能够举到头部,然后全力的往下劈了下去,就听咔的一声,刀子在猴头的颅骨大概寸许便被卡住了。

    那丫鬟想抽刀出来,可刀子已经被卡在颅骨中抽不出来了,她窘迫的望着马长老。

    卓然在一旁说道:“好了,先不要动了,你走开吧,我来瞧瞧。”

    那丫鬟赶紧放手,走了开去,卓然走到旁边看了一下,很明显,这一刀距离死者巧儿的头部那一刀的深度还有明显的差距。——那一刀几乎砍进了三分之一的头的深部,而这个仅仅是进入寸许而已。而且这还是使用了最善于劈砍的单刀兵刃,这才能造成这个结果,若是使用其他的刀刃,只怕连这样的深度都达不到。

    卓然拿着那个猴头来到了死者丫鬟巧儿的尸体旁,比对了一下,果然跟他的印象基本吻合。

    卓然对云燕说:“很显然,戴着这样的木枷和脚镣是没办法砍出这样的深度的,而且似乎巧儿的力量也不足以造成这样的深度,真正凶手的力气应该比较大。”

    云燕说道:“这就是说,如果翠竹不能打开镣铐,那她就没办法杀掉巧儿,形成这样的伤害。”

    卓然点头说:“是的,只可惜马长老又不愿意说他的夫人身上的伤是怎么来的,钥匙究竟要到哪里,使得另外一种可能不好进行查证。”

    云燕点点头说道:“不过我能感觉到,马长老说那话其实意思已经很明确了,他至少肯定,他夫人的那一身的伤和被吓的魂飞魄散应该不是小妾翠竹所为,因为他没有任何问责小妾的意思。如果是这样,那马夫人当时就可能身处在另外一个地方,可能是小妾翠竹所不能够轻易接触到的地方。也就得出了一个结论,小妾要想从马夫人那里取到钥匙,杀完人之后再把钥匙还回去,难度非常大,或者说不可能。因此另外一种可能性很小,咱们暂时不用去考虑。”

    卓然点头说:“你的分析非常到位,我也完全同意。”

    云燕笑了笑说:“能够得到你的赞许,我觉得已经让我非常感到自豪了,那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办?”

    “寻找其他嫌疑人。”卓然说道,“目前来看,小妾的作案可能性很小,咱们只能搜寻其他作案嫌疑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