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章开刃
    人都带来之后,云燕来找卓然,问:“先问哪一个?”

    卓然并不着急,说道:“我们要先确定刘大厨后脑的那处伤是什么东西造成的,然后才有下一步的侦破方向。”

    云燕说:“我只是看了,不好分辨是什么,如果把他的头发全部剃光,到还好认一点,不过也很难。”

    卓然说道:“他后脑的这处伤是新的,颅骨应该没有骨折,所以用的力度并不算很大。但是从伤痕的宽度来看,不像是木棒,因为伤口比较窄。而且木棒留下来的痕迹与这个痕迹不大不相符,这更像是铁器,是长条形的铁器造成的。”

    云燕皱了皱眉沉吟道:“长条形的铁器?会是什么呢?”

    卓然说道:“如果砍死巧儿的是一柄单刀,我倒倾向于是刀背,用刀背把刘大厨敲晕的。”

    云燕说道:“可是,我们已经核实了,府上并没有单刀之类的兵刃啊。”

    刚说到这,云燕似乎想起了什么,忽然眼睛一亮说道:“会不会是厨房的柴刀?我刚才去厨房的时候,看见厨娘王妈和粗使丫头豆豆正在劈柴,有一把柴刀,不过不知道草料棚有没有闸刀。”

    卓然点头说:“这两种锐器应该都能形成这种伤痕,比如柴刀的刀背,就属于这种长条形。我们可以马上提取能够造成这种伤痕的东西进行检测,看看能不能从凶器上找到突破口。”

    云燕兴奋道:“对,这主意好,我们先确定凶器,然后找到有可能接触到凶器的人,回头再来盘问,更有针对性。”

    说罢云燕立刻把府上的管家叫来,让他带着到全府上下去找类似的锐器。

    在厨房很快找到了一把柴刀、一柄斧头,还有几把菜刀。在牲口棚找到了一个铡草料的闸刀,这闸刀的刀刃是可以取下来的。除此之外,还找到了一些牛耳尖刀、水果刀之类的。但是因为太轻,根本不可能造成那么深的伤口。而且刀刃太薄,明显不符合伤口的特征,便直接排除了。

    云燕将收集到的可能的凶器全部集中到了一处厢房,卓然挨个进行检查,从外表来看,这些凶器明显都没有血痕,也就是说,从外表上看,看不出是不是凶器。如果这些可能的凶器中有一柄真的是凶器的话,那说明它的主人已经对凶器进行了彻底的清洗,没有留下血痕。这让卓然更加头痛,因为由此可以断定,凶手是一个很谨慎,而且做事周密的人。面对这样的凶手,只怕侦破案件就更为棘手了。

    虽然很明显刀具都被清洗过,应该不会留下有价值的痕迹,但是卓然还是用指纹刷刷取了柴刀和那柄菜刀刀柄和刀身,在上提取到了几枚指纹。

    卓然马上提取了王妈的指纹进行比对,结果确定,柴刀上的指纹全部都是王妈的,另外那柄菜刀上的指纹则是王二厨的,此外没有其他陌生的指纹。

    挨个检查了这些凶器,他发现砍肉的一柄菜刀的后背和劈柴火的柴刀后背的宽度,大致跟刘大厨后脑的伤痕相符,而闸刀则太宽,明显不大符合。另外几柄菜刀则刀背比较薄,也不大可能形成这样的痕迹,所以他把注意力集中在了砍骨头的那柄厚背菜刀和劈柴火的那柄尖头弯柴刀之上。

    卓然仔细观察了这两柄刀子,心里在琢磨,如果刀上的血迹被清洗干净,又怎么确定哪一柄刀子是凶器呢?单从刀子的宽度来看,那是没有同一性认定的。因为只要是相同尺寸的刀子,都有可能是凶器,那范围就广了,可能性就会有很多,不能直接锁定眼前的柴刀中哪一柄是凶器。

    当然卓然仔细观察两柄刀的刀口,希望能找到突破口,忽然他眼睛一亮,因为他发现,这两柄刀的刀刃上有很细的擦痕,这种擦痕是刀具一般不会具有的。

    卓然立刻脑中灵光一闪,他明白了一点,因为古代的刀具基本上都是铁匠用钉锤一锤锤敲出来的,然后用磨刀石来开刃。不像现代社会,直接一次性浇注成型,并且机械开刃。因此古代刀具上,个性化的痕迹更加明显。如果能够把这些痕迹通过某种手段提取到,并且加以比对,或许就能够锁定,究竟是不是凶器了。

    卓然决定用自己的土办法试一试。卓然当时定做的显微镜有两种,一种是普通的观察用的,另外一种叫做比较显微镜,有两个镜头,分别针对两个物体。将这两个物体的影像直接投入同一个目镜之中,然后在在目镜中进行痕迹比对,以确定是否属于整体分离,或者痕迹是否同一,在用来进行物证观察,非常有用。虽然现在玻璃质量还达不到要求,成像比较模糊,但是大致的纹路是可以看清楚的,可以提供给卓然相当大的肯定判断依据。

    卓然现在需要的是提取死者的头盖骨来进行比对,他需要头盖骨的伤痕。但是卓然没有把自己的想法告诉马长老,因为他担心马长老会有想法,毕竟要把死者的头盖骨摘下一块。所以他决定先斩不奏,他决定直接自己处置,反正对比完成了之后,在将头盖骨还回去就是了。

    先前来的时候,卓然已经带上了自己的法医勘察箱。

    卓然用骨钳子将死者巧儿颅骨上的一块骨头取了下来,用配置的稀硫酸煮沸的方法进行预处理。这个对硫酸的剂量要求很高,如果剂量把握不好,骨头便会受到硫酸的腐蚀,导致细微线条被损坏,就达不到比对的条件了。

    所以他非常谨慎,好在这之前他曾经做过多起类似的比对测试,知道稀硫酸的剂量应该控制在什么范围之内。处理后颅骨上的肌肉组织得以成功地进行了处置,线条基本上没有被损毁。

    接着,他让云燕去找了一段密度适中的茶木,拿来用两把刀子劈砍,形成创口,然后制作比对样本。这个创口从嫌疑刀具刀刃的尖部一直到根部,全部制作了样本。

    接着将两个样本放在比对显微镜下,进行比对。结果让卓然非常欣喜,那柄菜刀上的痕迹与样板不符,但是劈柴的柴刀的痕迹经过比对之后,刀刃样本痕迹和颅骨上的痕迹能够自然对接,达到同一认定。

    这就是说,这柄柴刀就是砍死丫鬟巧儿的凶器。

    劈材的王妈立刻进入了卓然的视线,难道是王妈才是真的凶手吗?

    目前有嫌疑的两个人,一个是小妾翠竹,经过测试,她戴着手铐脚镣的时候,没办法形成这么深的伤,所以她被排除了。而与丫鬟巧儿有矛盾,可能有杀人动机的刘大厨,也因为被人在脑袋上重击昏迷过去,而没有做案时间。同时,在刘大厨所说的昏倒的地方也的确发现了血迹,从目前来看,没有发现他的陈述有什么破绽。

    这两个人都基本被排除了,现在又发现了凶器,而凶器的主人王妈,此前一直是证实小妾翠竹害死小少爷的证人,她会是杀害丫鬟巧儿的凶手吗?

    卓然决定在审讯王妈之前,先对外围进行讯问,以找到进一步的证据和突破口。

    卓然最先问的当然就是厨房的粗使丫鬟豆豆,豆豆被带到了厢房,整个人很是拘谨,低着头,用手捻着衣摆。卓然给她倒了一杯茶,递过去说:“不用紧张,我只是随便问问。”

    豆豆很窘迫的瞧了卓然一眼,脸上顿时羞红了,赶紧又低着头,甚至忘了去接卓然手里的那杯茶。直到卓然又把茶往前送了一下,到她面前时,她才马上醒悟过来,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接着慌乱地摆手说不用。待到看见卓然真诚的目光,她这才又紧张的把那杯茶接了过来。

    卓然招呼她坐下,问道:“卓然晚上你在做什么?”

    “我跟着二叔,就是王二厨,我们在找夫人。在厨房找完之后,没有找到,王妈就说让我们到外面去找一下,帮帮忙。于是我们就出来了,在外面四处找,一直找到快天亮。但是所有地方都翻遍了,也没有找到,这时管家来说不用找了,都各自回屋休息,而且不许随意走动,也不许随便说话议论,所以我就回屋了。跟王妈我们在天亮后睡了一会儿,就差不多该起来做早餐了,我们就起来忙活了,一直在厨房忙活,就是这样的。”

    卓然说道:“你昨晚去寻找夫人的时候,是跟着王妈在一起的吗?”

    豆豆摇了摇头说:“先前是跟王妈二叔在一起,还有大厨,我们在厨房里找,四处都找遍了。后来王妈说出去找,我们就出去了,然后我是跟着老爷屋里的丫鬟,我们一起到处找的。没跟王妈在一起,王妈出来之后就不知道去了哪里了。”

    卓然点点头又问道:“你后来见到王妈是什么时候?”

    “大概五更天的时候,管事的说不用找了,我们回来的时候,她已经在屋里了。”

    “那王妈跟丫鬟巧儿有没有什么矛盾?”

    豆豆似乎有些疑惑,不清楚为什么老爷忽然这么问,瞧了卓然一眼。

    卓然说道:“你实话实说,你放心,你说的话我不会告诉别人。”

    豆豆点点头,想了想说:“倒没有什么深仇大怨,只是巧儿姑娘那人有些盛气凌人,说话难听的很,仗着夫人宠着她,不待见其他下人,所以大家对她的印象都不好,包括王妈。其实王妈是很善良的一个人,但是也被她有几次气的躲在屋里哭,我都见过的。但是我想,王妈不会因为这个就去杀她,如果你们怀疑是王妈杀的话,我觉得不大可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