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章还不满足
    卓然又问道:“我没说王妈要杀人,我只是问她们之间有没有矛盾。好吧,我明白这个问题了。我再问你,你们厨房的那把菜刀平时都放在什么地方?”

    “就放在厨房的柴火堆那儿,随时要用的,跟斧头在一起。”

    “厨房的门平时锁吗?”

    “不会锁的,平时时常要进出,又是在内宅,谁去锁门呀。”

    “这么说来,内宅的所有的人都能进入厨房,拿到那柄菜刀了?”

    “是的,有什么不对吗?”

    “没有什么,随便问问,好了,你可以回去了。”

    卓然让豆豆离开之后,把王二厨叫来询问。

    王二厨的神情也颇为紧张,卓然问道:“你昨晚参加一起寻找夫人了吗?”

    “参加了呀,全府上下有谁不在找呢?我们把厨房都找完了,又到外面去找。”

    “你是跟谁在一起找的?”

    “豆豆啊,还有王妈和大厨,我们先是在厨房找,出去之后就分散着了。因为外面太大,管事的让我们分开找,找到之后就喊人。要是一群一群的在一起找,那不知道找到什么时候了,所以就分开了。”

    卓然问道:“卓然你们出了厨房到外面来寻找的时候,你有没有见过王妈?她在什么地方?跟谁在一起?”

    “王妈呀,我还真没注意,出来之后就分散着了,我是找的花园那一片,因为我听管事的说,夫人可能出事了,各个犄角旮旯都要找,看看夫人是不是被人藏在什么地方了。”

    审讯完王二厨,让他回去。

    云燕对卓然说道:“现在情况已经弄清楚了,凶手就是王妈,对吧?”

    卓然犹豫片刻说道:“目前来看,她的嫌疑最大,但是在她没有招供之前,证据是不充分的。”

    “要她招供,那还不容易吗?让我来。”

    云燕将王妈带到了厢房说道:“卓大人有一种神奇的本事,能够判断很多别人怕做不出来的事情,其中就有凶器。而经过检验,我们已经知道了菜刀就是凶器,而接触菜刀的只有你跟粗使丫鬟豆豆你们两个。但是你跟丫鬟巧儿有矛盾。有证据显示,你曾经被她气的哭了好几次,因此你有杀人动机。而昨天晚上,你又有时间,因为你没有办法证明你跟谁在一起。所以是你杀死了丫鬟巧儿,你还有什么话说?难道非要动刑才会交代吗?”

    王妈低着头,过了半晌,叹了口气,抬头起来说:“好,既然你们都知道,那我承认她是我杀的。”

    云燕顿时面露喜色,看了卓然一眼,卓然却没瞧她,只是瞧着王妈不说话。

    云燕又对王妈说道:“你把事情经过说一遍,不要有任何隐瞒。”

    “我本来就没有什么可隐瞒的,昨天晚上趁着大家都在找夫人的机会,我发现巧儿在屋里没出来,正好有机可趁。因为她以前曾骂过我,而且骂得很难听,我很伤心,一直想报复她。所以我就去厨房拿了把柴刀到她屋里,在她的脑袋上砍了一刀她就死了,然后我就回来了。将刀子清洗了之后,接着放在架子上就回去睡觉了。我回到屋里过不了多久,豆豆他们就回来了,说没找到夫人,我就睡了。”

    云燕非常高兴,她想不到王妈这么轻易的就交代了,看来在确凿的证据面前,罪犯是无处遁形的,自然也就失去了顽抗的意思。

    云燕颇为得意地望着卓然,却发现卓然摸着下巴在沉思,随后对王妈说道:“你进屋的时候,巧儿在做什么?”

    王妈犹豫了一下说:“她是坐在椅子上的,具体在干什么我忘了,我当时很紧张,砍了她一刀之后就走了。”

    “她坐在椅子上是背对着你还是面对着你?”

    “面对着我呀,但是低着头,她看见我,还顾不得说话,我就一菜刀上去,把她砍死了,就是这样,我认罪,你们把我抓了吧。”

    卓然又说道:“你那一刀砍在她哪个位置?”

    “脑袋上呀。”

    “是额头还是头顶?”

    王妈迟疑了一下说:“靠近额头吧,她瞧着我,我就砍了她一刀,就是这样的。”

    卓然对云燕说:“先把她关起来吧,还需要进一步审慎查。”

    云燕脸上的微笑已经消失了,默不作声的出到外面,将县衙的捕头叫来,让他给王妈带了手铐脚镣,关在一间厢房里头,王妈默不作声地顺从了。

    把王妈关起来之后,云燕回到屋里对卓然说:“她说的怎么不对劲啊?巧儿头上的伤明明是在后脑勺的,不是在前额呀。难道她记错了?有这种可能,可是方位也不对呀。刘大厨当时从窗户缝里看到的,是巧儿背对着大门,面朝着屋里。怎么她说的是面朝着大门呢?坐的位置不对,难道王妈来做案的时候巧儿的确是面朝着大门的坐着的吗?是把她杀了之后,才把她工具传过来的吗?那当真是多此一举啊。”

    卓然沉吟片刻说:“这个案子还有些疑点,不过,如果不是王妈做的案,她却主动认罪,还说的与现场不符,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她可能有别的目的。”

    “那我们是不是还要继续审问下去呢?现在王妈已经认罪了。”

    “当然,如果我料想得不错,这件事还没有完,但是我不知道下一步会出现什么。”

    已经抓到凶手的消息立刻在马长老的府上传开了,人人都很兴奋,但是当知道凶手竟然是厨房的厨娘时,又都惊呆了。马长老很高兴,对卓然表示谢意说道:“这件事真是多亏了你,若不是你,没那么快找到凶手的。已经耽误大人时间很多了,老朽这就安排人送大人回去。”

    卓然摇摇头说:“我还想在贵府上停留几天,不知道是否方便?”

    天仙儿喜道:“当然方便,卓大哥能够留下来,那是最好不过的了。你再好好想想我先前的提议,如果你答应了,我这就举办收徒仪式,收你为外门大弟子。而且你做了外门大弟子,并不影响你做官呀,你没看到我们长老也同样是在衙门里当差的,他一样可以做本门的长老的。而且你有了这个身份,一呼百应,也许对你做官还是很有帮助的。”

    卓然笑了笑说:“是很有诱惑力,但是那样一来,我不就成了你的徒弟了吗?我对于当你的徒弟兴趣不大。”

    天仙儿马上道:“那没关系呀,我替我师父收你为弟子,你就可以做我师弟,不用做我徒弟,然后你可以作为外门师叔,统领外门弟子,我就不设外门大弟子了,由你这位外门师叔来统领,你意下如何?”

    卓然沉吟不语,他倒不是不想,他最担心的是自己根本就没有什么射天狼的指法和刀枪不入的铁布衫教给这位天仙儿,而天仙儿又绝对会一直纠缠自己要学这门武功。如果有一天她发现自己骗了她,那不就惨了吗?

    所以卓然说道:“你的条件很有诱惑力,但是实话跟你说,射天狼这门功夫是本人不传秘籍,绝对不能传到外面去的,不能交给外人的,所以……”

    天仙儿马上说道:“这个简单,要不我拜你为师,这样不就成了你们这一派的人了吗?对了,咱们这一派名叫什么呢?”

    卓然简直有些哭笑不得,这女人为了学功夫,什么都答应啊,甚至不惜做自己的徒弟。卓然摇头说:“没有师父的同意,我不能收徒弟的。”

    “那我们去求你师父呀,让他同意你收我为徒。对了,你师父不会是武德县聚宝盆洗浴楼上那个老道吧,他的武功稀松平常,根本不可能教出你这样的武功来的。绝对不是他,那会是谁呢?”

    卓然说:“当然,洗浴楼的那个是我师父,但他只教我炼丹,没有教我武功,教我武功的是另外一个高人,我不能提他老人家的名讳,也不能告诉你。而且我不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我得找到他,并向他老人家请示,得到他的首肯之后,这些才有可能谈。”

    天仙儿满脸失望的说道:“你不知道他在哪啊?哎呀,这可怎么办?”

    卓然终于为自己找到了一个可以拒绝的理由,很是高兴,脸上却是一副非常遗憾的样子说道:“你看,我说了吧,我不能够教你的。我教不了你,又何必做你的什么外门大师兄呢?好啦,这件事就不要提了。”

    没想到天仙儿却又说道:“当然要提,要不这样吧,我先代替我师父收徒,收你为师弟,并命你为外门师叔,掌管我的外门弟子,也可以接收外门大弟子的内宅里的所有东西,只是名分不是我的弟子,而是我的师弟。等到你见到你师父了,求他老人家教我,准许你收我为徒,那时你再传授我这门武功,好不好?这之前,我可以先教你我的武功,我的武功讲究扎基础,你现在开始练还来得及,等到你六十岁的时候,或许就略有小成了。”

    卓然苦笑说道:“我都六十岁了,要练功夫又有何用?再者说了,我是不相信的,因为你充其量也就二十来岁,你就算你娘的肚子里开始练,也不过二十来年,你怎么就能练成呢?为什么我就一定要四十多年才能练成呢?”

    天仙儿说:“你算说对了,我实际上真的是从娘胎就开始练的,因为我娘亲从我还在她的肚子里的时候就为我这门功夫打基础了,天天服用特别的药丸,增强我的体质,而我一出生之后,每天都是用药水来洗身体,让我脱胎换骨,我从三岁就开始练这门功夫,日夜不停,因此到了二十岁才略有小成。我现在的武功之所以能够号称无敌于天下,也主要得益于此。当然那只是他们说的,我个人并不觉得我已经无敌天下了,我只是没有遇到真正的高手而已,所以我还是需要一刻不停的练习。而你不是从娘胎里开始练的,缺乏先天药物的培养,所以要完全靠后天,即便你再勤奋,你还是难以像我那样,短时间内就有小成的。”

    她说到这儿,又觉得自己的话似乎已经彻底打掉了卓然的希望,好像与她想达到的目的不一致,赶紧又接着说道:“不过你可不要小看这门功夫,你就算现在开始练,十年之后,你不说武功天下第一,至少能够跻身超一流高手,江湖上只怕就已经很少有人是你的对手了。过了二十年,你就能栖身绝顶高手的地位。再过三十年,你就能与绝顶高手一较高下了,甚至包括像我现在这种水平的高手,你应该都能与之抗衡。再过四十年,你应该就能击败我现在的水平的高手了。难道这样你还不满足吗?”

    “我当然满足,可是我不能教你武功,只学你的武功。只有索取没有付出,我心里不安呀,所以还是算了吧,你就不要再鼓动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