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章大义凌然
    卓然下了楼梯,走了过去道:“如果你还想劝我做你们的什么外门大师兄,我没兴趣。”

    “不是师兄,是师叔。”悠然道长很恭敬的说道,“先前师父已经给我说了,她想代师收徒,收你为师父的师弟,也就是我们的师叔。卓大人,在你还没有成为我们师叔之前,有些话我想跟你说,不知道卓大人愿不愿意听?”

    卓然双手一摊,做了一个无可奈何的动作,道:“说吧,反正案子卡壳了,闲着也是闲着。”

    悠然道长说:“你是不是怀疑我给师叔祖母也就是马长老的夫人吃的药被下了什么东西,以至于她发狂?”

    卓然心中一动,他还真没想到过这种可能。他不动声色,只是淡淡瞧着对方。

    悠然道长双手一摊说道:“说实话,我给她的药的确是猛药,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她被吓得整个魂魄混乱,陷入癫狂。对这种情况,只有猛药才能镇得住,但是这药会导致一些不好的其他后果。”

    “什么后果?”

    悠然道长却笑了,有些玩笑地道:“不知道大人你这是求教于我还是命令呢?”

    “有区别吗?”

    “当然有区别,你如果是外门师叔,是我的长辈,那我必须听从你的,否则要受到门规的处置。你问什么,我必须要如实回答,有如果有隐瞒,那便是欺师灭祖。但是如果你不是本门外门掌门师叔,那我就没有必要听从于你。更何况,你是衙门的县尉,而我是出家之人。所谓出家者,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凡尘俗世,朝中官员,都不能左右于我。”

    卓然缓缓点头,道:“我明白你的想法,你是想利用这个机会再逼我加入你们天池宗,成为你们的什么外门师叔。说实话,我半点兴趣都没有,这一点我已经跟你们师父天仙儿说清楚了。”

    “无所谓,我不着急,反正马夫人如果我不用药给她治疗,她也活不成。大不如就此死去,这叫做一了百了。”

    卓然缓缓道:“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

    “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想说,你要是成为我们外门师叔,我立刻跪下给你磕头赔罪,你有任何吩咐我都会原原本本告诉你。”

    卓然笑了,说道:“要是这样,好吧?你不需要说了,因为你刚才的话已经让我知道了结果,你走吧。”

    悠然道长站起身施了一礼,转身扬长而去。

    卓然望着他出去的背影,不禁有些哭笑不得。心想,这算怎么回事,怎么有人偏偏要求得自己成为他们的师叔,自己真有那么大魅力吗?

    其实想来想去,这魅力说到底,就是怀里这支火药枪。

    卓然从悠然道长的话中知道马夫人服用他给的药物之后,有可能会陷入一种不受控制的境况之中,支配她自己实施一些意象不到的行为。

    这就是说,房顶上的手印和房梁上的脚印,都有可能是马夫人在死之前自己留下的。但马夫人是他杀,这些对马夫人的死并没有什么帮助,究竟是谁杀死了她,还是一团迷雾。

    卓然以为,发现了手印和横梁上的足迹,距离破案也就相隔不远,到现在他才发现,他高估了这些物证线索的价值。

    痕迹上找不到突破口,卓然决定从可能犯罪的人方面下手。——与马夫人有仇,有杀人动机可能会实施犯罪的,最大可能当然就是小妾翠竹。

    翠竹在上次马夫人指控她杀害小少爷那案子之后,曾经被上了手铐脚镣,关在柴棚里。在马夫人陷入癫狂之后,也就没人去管那案子了。现在所有的人都相信,那个案子是马夫人诬陷小妾翠竹的。

    马长老决定不再给小妾翠竹戴手铐脚镣,但是事情尘埃落定之前,翠竹不能离开。那之后,小妾翠竹基本上就没有离开过自己的屋子。她的屋子就在马长老宅院旁,是一个小院子。

    翠竹身边没有丫鬟,不过她的院子里倒是有一个粗使的老妈子。

    卓然来到院子,老妈子很殷勤地迎了上来,对陪同前往的马长老哈着腰说道:“老爷,县尉老爷,奶奶在屋里呢。”

    卓然道:“昨晚上你们奶奶在哪?特别是午夜之后,她在哪里?”

    老妈子神情很是紧张,想了想说道:“一直在院子里呀,奶奶还说她害怕,让我守着她,所以我就一直在她屋外的小床上睡着。她晚上还要喝水,我还给她倒了茶呢?”

    卓然说道:“这么说,你一整晚都跟你们奶奶在一起了?”

    “是呀,奶奶被冤枉的这些天都没睡好,在柴棚里头戴着手铐脚镣,谁能睡得好呢?回来之后睡得可好了,还打呼噜呢。我还是第一次听到奶奶打呼噜,说明她睡的还真是踏实,所以我就也睡得很踏实。”

    卓然瞧了一眼跟在身边的马长老,马长老做出一副就是这么回事的样子,好像想告诉卓然说,他的小妾不可能是凶犯。

    卓然迈步走了进去,径直来到正堂。那老妈子看见卓然他们往前走,便已经飞奔进去先行禀报去了。小妾翠竹在卓然他们走到堂屋前时,便已经快步出门,来到门口,盈盈的福了一礼:“妾身见过老爷,县尉老爷,掌门姑奶奶。”

    卓然直截了当的问她:“我不想耽误太久,就问你一句话,昨晚上你在干嘛?”

    翠竹似乎有些意外,说道:“出了什么事了吗?我感觉好像有事,但是又没人告诉我,我问了他们,他们也不说。”

    卓然迟疑片刻说道:“马夫人死了,是被人用刀砍死的,刀具应该是厨房的柴刀。”

    卓然眼睛死死地盯着翠竹,他现在没有测谎仪,也没有测谎的设备,但是察言观色是中国审案子时自古以来通用的重要方法。卓然觉得这方法倒不能够全盘否定,还是有相当的依据的。

    可惜他从翠竹的脸上并没有看出有什么异常反应,翠竹很平静的说道:“昨晚上我就睡在屋里,老妈子睡在我屋外,我一个人感到害怕,让她陪我,就是这样。”

    卓然点了点头,上前半步,压低声音对翠竹说道:“奶奶,你不觉得马夫人会回来找你算账吗?”

    说完这话,卓然桀桀的怪笑。

    这话引得翠竹和身后的马长老顿时脸上变色,相互飞快地瞥了一眼,盯着卓然。翠竹冷冷说道:“妾身不明白老爷您这话的意思。”

    “你不明白吗?你难道不知道马夫人为什么发狂吗?你要不知道这个缘由,我打赌你在说谎。”

    翠竹笑了,瞧了一眼卓然身后的天仙儿和马长老,对卓然说道:“我知道又怎样,我不知道又怎样?”

    “你觉得这只是一个开头,还是一个终局,还是终局之后的开头呢?”

    这几句话说的翠竹一头雾水,瞧着卓然半晌才说道:“我不明白大人的意思。”

    卓然说道:“没关系,你不知道其实是很正常的,等你知道的时候,你要能够自己处理,那你就处理吧,处理不了,你可以来找我,我或许可以帮你。”

    说完这话,卓然朝着翠竹眨了眨眼,竟转身扬长而去。

    马长老瞧了翠竹一眼,转身快速跟了上来,对卓然说道:“卓大人有没有什么发现?应该不会是翠竹做的吧,我觉得不大像,她一直在屋里头,没有出去呀。”

    卓然说道:“好像马长老对她很是紧张呀。”

    “有吗?我没有紧张啊,我只是觉得先前已经让她受了委屈,不能够再受委屈了,没有别的意思。”

    卓然道:“你不用紧张,因为目前为止,我还没找到究竟是谁潜入了屋子杀死了马夫人。包括先前杀死丫鬟巧儿,我都没有想到。因此你完全不用担心的。”

    马长老暗自舒了一口气,道:“我觉得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实际上,我更愿意找到凶手。”

    卓然说道:“你说的是真心话吗?”

    这话让马长老又是吃了一惊,瞧着他半晌,才点点头说:“说的当然是真的,怎么可能说瞎话?”

    卓然竟然也冲他眨了眨眼说道:“如果我猜想不错,很快我们就会知道答案,不要着急。”

    ……………………

    王妈戴着手铐和脚镣坐在木床上,神情颇为沮丧,虽然在之前,她很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可是到了现在,她耷拉着脑袋,一副霜打的茄子似的。

    这时,屋外有脚步声传来。

    来的人都到门口,王妈甚至都没有抬头,因为她觉得这脚步声应该不是冲她来的。

    房门却吱呀一声打开了,她意识到有什么变故,马上抬头,欣喜的望了过去。果然看到卓然带着马长老、天仙儿和云燕等人出现在了门口。

    卓然对王妈说:“我们已经查清楚了,你跟这件事无关,你先前不知道什么原因认了罪,但是我们确认你其实不是罪犯。作案的凶手另有其人,而且我们已经掌握了,所以可以把你放了。你回去之后该干什么干什么,老爷不会因为你曾经承认杀了人,就把你当成罪犯来看待的。对吧马老爷?”

    卓然扭头冲着旁边的马长老问。

    马长老道:“那是当然的,县尉大人说的就是我想说的。”

    卓然挥了挥手,外面跟着的县衙捕快赶紧上前,掏出钥匙,把她手里的木枷和脚镣打开了,取了下来。

    王妈活动了一下手脚,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县尉老爷,您真的放了我吗?”

    “你本来就不是凶手,我为什么不放你呢?”

    王妈激动的全身发颤,她感觉到了死里逃生的幸福,忍不住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磕头道:“多谢卓大人,您可真是青天大老爷,我听说京城的包拯包青天为民做主。——包老爷我没有福分见到,但是我第一次见到了卓老爷,我觉得您比他有过之而无不及,多谢老爷为我做主,为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