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章事情败露
    卓然摆摆手,打断了她的后面的话:“行了,我没那么多时间听你在这拍马屁,你回去吧,本老爷还要忙。”

    卓然正要走,忽然又想起什么,转身对王妈说道:“在你被关押期间,豆豆像女儿一样给你每天送饭菜。我觉得你们俩真有缘分,你不在她身边,她不太会照顾自己,刚才我在提审她的时候,发现她脚上的鞋和身上的衣服都脏了,她却没有时间去换洗,你回去之后帮她洗洗吧。”

    王妈想不到县尉老爷居然事无巨细,对下人关心到这种程度,如此体贴入微,不禁激动得眼眶都湿了,一个劲点头说:“多谢老爷,我记住了。”

    卓然他们迈步走了出去,屋子里恢复了平静。

    王妈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膝盖的尘土,恍若重生似的。走到了门口,探头先瞧了瞧,屋外并没有其他人,整个院子都很安静,原本马家大宅院人就不多,宅院又大,这种空空荡荡的感觉她已经习惯了,于是离开了院子,径直回到了厨房。

    厨房刘大厨、王二厨和粗使丫鬟豆豆见到她顿时欣喜无比,赶紧迎上来嘘寒问暖,问她到底怎么回事?

    王妈只是简单的说之前县衙门弄错了,所以现在把自己给放了,并没有提自己承认有罪的事。

    刘大厨顿时义愤填膺道:“衙门可真是的,一句话就把人给抓了,再一句话又把人给放了。也就是咱们贫苦人家,若是有钱有势的人,看他们敢这么做?”

    王二厨也道:“那是自然,你何曾见过有钱的人被人冤枉的?但凡被冤枉的,那都是没钱的主。”

    豆豆却搀着王妈说:“你赶紧回屋吧,这里也忙的差不多了,不需要你在这忙了。”

    说着,搀扶着王妈回到了屋里,扶她躺下说:“这些日子你也够辛苦的,好好歇歇,晚饭我给你送来,明儿个你再忙活吧,今天先好生将养。”

    几句话说得王妈眼泪汪汪的,拉着她的手说:“我的乖儿,不枉王妈心疼你这一次。我要真有你这么孝顺的女儿,我便孤老一辈子也心安了。”

    豆豆嫣然一笑说:“瞧你说的,你不就是我干娘吗?你要不嫌弃,以后我就叫你干娘了。”

    王妈欣喜得身子都在发颤,说道:“你这话可当真?我可认真了的。”

    “干娘,女儿给你磕头了。”豆豆二话不说,拜倒在地,咚咚磕了两个响头。

    王妈顿时觉得所有的委屈都烟消云散了,还有什么比这个结果更好的,马上噙着眼泪,把她拉了起来说道:“好孩子,干娘心里欢喜的紧。干娘没啥见面礼,这个镯子值不了什么钱,但是是干娘当年出嫁的时候给的嫁妆,戴在身上二十多年了,就留给你吧,算是给你的见面礼。”

    说罢,王妈把手上的玉镯子想用力退下来,可是镯子卡的很紧,当年她戴上之后就没有退下来过。而现在她的身子又比当初要胖了许多,手腕也比以前粗壮了。这镯子戴在手上,本来就有些紧,现在要想从胖胖的手上退下来,不费些功夫,只怕是不成的。

    眼见王妈用力的退那手镯,豆豆赶紧按住她的手说道:“干娘,你不用着急,来日方长,女儿还要一辈子伺候你呢,何必在乎这一刻呢?”

    王妈欢喜得眼泪汪汪,紧紧拉着她手说:“我的儿,我一直都很喜欢你。当初你在前院做粗使丫鬟,我见到你第一眼就觉得你很乖巧,所以求着夫人,把你要到了厨房跟着我,就指望着这一天。老天爷开眼,终于让咱们母女相认了,干娘心里也就踏实了。”

    一边说,她一边还使劲继续推着手上的手镯,可是怎么也退不下来,又说道:“我的儿,你到厨房去舀一点清油,抹在镯子上,镯子就能退下来了。”

    豆豆却说道:“不用啦,先不着急,你先好生歇息,这事以后再说,厨房还忙着呢。今晚老爷要宴请卓老爷和掌门,若是做得不好,可是会挨骂的。我得赶紧去帮忙了,你先歇着吧,也差不多忙完了。”

    王妈一听差不多已经忙完了,原本想起来去帮忙的,便也就顺势躺下。

    她知道豆豆不会撒谎,这乖巧的孩子她最喜欢不过了。一心想着,这孩子可怜见的,老天爷似乎知道自己心头的想法,所以让孩子终于认自己做了干娘,这是她最大的愿望。这一次有了这个结果,她就无所求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了,王妈觉得有些困,便歪在床上昏昏入睡。过了一会儿,豆子给她拿来了吃的,她很高兴,就坐在床上,很快把饭吃完了,心里觉得很踏实。

    豆豆说:“我还得去把屋子收拾好,你先睡吧,今晚我来跟你一起睡,照顾你。”

    王妈更是高兴,说道:“那太好了,咱们聊聊,以后就住一起了,我替你把小床布置好。”

    “不用了,我自己搬过来就是了,我让王叔他们帮我。先前我做饭的时候,已经跟他说了,我说拜你为干娘了,他们都挺高兴的,说你一直很关照我,也该是这样的结果那才好呢。”

    听说厨房的人也都知道这事,王妈心中异常高兴,于是便点头答应了。

    过了一会儿,王二厨和刘大厨帮忙把豆豆的床铺铺盖等一应东西都搬到了王妈的屋里,靠门边放着。

    刘大厨对王妈说:“恭喜啦,你收了这么乖巧的一个女儿。哎呀,我若不是已经娶了媳妇,我非要讨豆豆做媳妇儿不可,那你可就是我的丈母娘了。”

    望着哈哈大笑的刘大厨,王妈狠狠啐了一口说:“老不正经的,等我把你这话告诉你媳妇,有的你好受的。”

    一听这话,刘大厨立刻就不笑了,有些讪讪地说:“不就逗个趣嘛,何必当真呢?好,你们娘俩说说话,我还要忙着做宵夜呢,老爷今晚上要宴请贵客。”

    “忙你的去。”

    刘大厨和王二厨离开了,豆豆把自己的床铺整理好,说道:“那我也去帮忙了,干娘,天不早了,您也早点休息,我回来会轻手轻脚的,不会打扰你睡觉的。”

    王妈笑呵呵的点头说道:“我的儿,那可辛苦你了。”

    她这些日子最担心的是被判个死罪,报到衙门,朝廷核准下来,那可是要拉到法法场砍头的。她这之前见过那种可怕的场景,一刀下去,人头便骨碌碌地在地上滚动,鲜血喷的一大片都是,真是吓人。

    王妈摇摇脑袋,不去想那些事。

    豆豆正要出去,王妈忽然想起先前卓然提醒的事情,见豆豆身上的衣服果然有些脏了,便说道:“你赶紧把衣服裤子鞋子都脱下来,我帮你洗,看你累得都没空洗衣服。”

    “不用了,干娘。”

    “说真的,干娘一时也没瞌睡,你都是我干闺女了,还跟我客气?快脱吧。”

    豆豆笑了笑,便拿出一身新衣服换了,把换下来的衣服和鞋子放在木盆里,说:“干娘,那幸苦你了。”

    “一家人还说那些。你去忙吧。我洗了就睡。”

    豆豆走后,王妈将衣服、鞋子都洗了,放在院子里晒着,然后回屋脱了外衣躺在床上。这些日子还真困了,想早点歇息,吃了饭之后,更容易犯困,很快便睡着了,窗外的夕阳也正好缓缓的沉下山去了。

    院子里,卓然和云燕慢慢走了过来,卓然很随意地拿起赛在院子里的那双豆豆的绣花鞋,翻过来,仔细观察鞋底,片刻,他嘴角露出了微笑,然后把鞋子放下,和云燕一起离开了。

    天黑了豆豆才从厨房回来。

    王妈已经睡着了。她走到床边,瞧了一眼沉睡中的王妈,她这几天受了不少苦,现在似乎苦尽甘来,所以睡得特别沉稳。

    瞧这王妈熟睡的样子,豆豆的嘴角露出了一抹与她的相貌身份不符的,带着些许狰狞的微笑。

    现在天已经黑了,豆豆没有掌灯,她打开了窗户,现在夜晚还有些热,窗户外刮来的风让人感觉有些凉爽,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出了房门,来到厨房。

    厨房的门跟以前一样,依旧是半掩着的,她进去之后,抓起了那柄柴刀,返回了住处。

    月亮躲在云层中,淡淡的月色把四下照得朦朦胧胧的,到屋里几乎就看不真切了。豆豆径直走到床边,望着熟睡中的王妈,慢慢举起了菜刀,低低的声音说道:“王妈,对不起,我只能杀了你,为了保住秘密。”

    她将柴刀高高举起,正要往下落,她的手却突然被人牢牢抓住了,动弹不得。豆豆大吃一惊,扭头一看,身后不知何时,已经站了一个年轻女子,面目阴冷,正瞧着她,此人却是云燕。

    云燕说道:“原来你果真是凶手,真是让人意想不到。”

    豆豆的手被牢牢抓着,根本动弹不得,半个身子都在发麻。她惊恐的望着云燕,这几乎是从地上冒出来的捕头,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就在这时,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进来几个人提着灯笼,照的屋里亮如白昼一般,却是马长老和天仙儿。后面跟着的是县衙蒋主簿和县尉。

    马长老显然气得双手都在发抖,他看着豆豆说道:“千防万防家贼难防,原来果真是你。说,为何要杀我夫人?为何要杀王妈和巧儿?”

    眼见事情已经败露,豆豆反倒不紧张了。她手中的菜刀已经被云燕夺了过去,云燕这才放开了她。豆豆踉跄了几步,用手理了理鬓角有些纷乱的头发说道:“老爷,你难道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杀他们吗?”

    “我就是要你说。”

    “很简单,因为我要保住翠竹奶奶的性命。你不保护她,那就只有我来了。”

    马长老倒吸口凉气,上下打量着豆豆,说道:“难道你就是……”

    豆豆缓缓点头说:“你现在应该知道我为什么要杀他们三个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