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章宗主玉牌
    卓然又说道:“马长老的夫人不是小妾翠竹杀的,而是豆豆,这一点已经查清了,你有意见吗?”

    “没有异议,不是她杀的,跟她没关系。”

    卓然又道:“我不知道你执意要抓走马长老的小妾是为了什么?不过你现在似乎没有理由抓她,你说呢?”

    蒋主簿一直怀疑马长老家里有巨额财产,因为他知道马长老以前富甲天下,后来不知道怎么着就家道中落,又没有证据证明他们生意失败,所以蒋主簿认为,马长老可能是把钱用在别的地方了,或者钱应该还在马家,他是一个隐形的富豪,金龟婿。

    因此,利用身为衙门司房的马长老一心想当官这个动机的驱使,蒋主簿便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了他,当然主要是冲他的钱财来的。而他的女儿无意中知道马家有大笔的钱财隐藏着,而且知道这个钱财下落的只有小妾翠竹。因此一直在想办法逼迫翠竹说出秘密,甚至于不惜害死小少爷,嫁祸于她。想用这种方法来逼她说出真相。

    若还是不行,便把她交给衙门蒋主簿的父亲,由父亲利用合法拷问,定能够知道真相。结果没想到,她的确知道了真相,但是还来不及把真相告诉父亲就疯了,最终还被真相的维护者给杀了。

    这些话,要是别人对蒋主簿说,蒋主簿还不如何在意。而现在是卓然说的,卓然虽然不是他们县的人,但是他知道,这位县尉与众不同,连皇帝都御笔亲批将他侦破的案子转发各地加以称赞。

    能得到皇帝赞誉的官员,谁敢惹?更何况他说的也在理,目前并没有什么理由能够把马长老的小妾翠竹带走。而且从刚才天仙儿一招便将他的捕头打成重伤,并用刀制住他的作为来看,这女子看着貌美如花,出手却异常狠辣,根本的确不在乎他官场的身份。

    这种江湖中人,要杀也就杀了,天下之大,又去哪里找呢?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也不敢跟这些人较劲,因此蒋主簿决定退缩。已经死了一个女儿,不能再把自己的前程甚至性命也搭上。

    所以蒋主簿连声说道:“误会误会,我这就带人走。”随即又转头对马长老说:“女儿已经嫁到你们马家,就是你们马家的人,她现在死了,之后操办就由你们自己负责吧,我就不管了。衙门公务繁忙,我还得回去呢。咱们的情分不会因为女儿不在了这种关系就不存在的,嘿嘿。”

    马长老其实最担心的就是这个,因为他醉心于官途,很想通过这条路进入官场。现在岳父明确表态,还会继续当他是女婿,而且会帮他,这让他感激不已,一躬到底,连声表示感谢。

    蒋主簿和县尉带着一众捕快,把重伤的捕头放在一把椅子上抬着走了,那捕头虽然被打得口吐鲜血,但是天仙儿还是手下留情了,只是给他个教训,因此并没有造成致命的伤害,将养些时日就能恢复的。

    马长老亲自将蒋主簿他们送出了院子外,挥手作别,望着他们远去。

    马长老长叹一声,正转身准备往回走,忽然从房顶上跳下来几个人将他围住,其中一人是个黑衣老者。那老者捋着胡须说道:“马长老。”

    马长老吃了一惊,定睛一看,更是惊骇,忙拱手说道:“南金刚,你怎么来啦?”

    这叫南金刚的黑袍老者冷笑道:“我还想问你呢,你知道我的出现意味着什么吗?”

    马长老顿时脸色惨白,连手都在哆嗦,说道:“我,我不太明白,是不是其中有什么误会?”

    “误会?我就是来查问一下,到底有没有误会,看你是否真的尽到了职责。”

    马长老马上躬身施礼说道:“属下一直恪尽职守,不敢有任何岔子。”

    “没出岔子?没出岔子的话,我们就不会收到警报。”

    马长老再次吃了一惊,暗自咬牙,却坚持说道:“没有啊,当真没有,可能是误报吧。”

    “误报?真的吗?”

    “真的,属下不敢欺瞒护法,而且掌门就在庄上,有她在,谁又能动得了机关呢?”

    南金刚眉毛一挑:“哦?南门掌门天仙儿也在?”

    “正是,掌门有事刚好路过,在庄上逗留,正准备离开呢,可巧,护法你便来了。”

    南金刚缓缓点头说:“若是她在这儿,我就相信你的话了,有她在,的确没人动的了宝藏。——既是如此,为何不让我们进庄?难不成害怕我们吃光了你们家好吃的?”

    后面跟着他的几个精壮汉子便桀桀的怪笑起来,马长老面色一松,赶紧说道:“是属下失礼,还请护法进庄,护法一路辛苦了。”

    马长老将南金刚他们让进了庄园,一直来到了大堂之上。

    天仙儿和卓然他们还正在那儿说话,眼看见马长老带着几个人进来,天仙儿一眼看见,顿时脸色微变,立刻起身,快步来到门口,拱手道:“拜见南金刚护法。”

    南金刚也赶紧拱手一礼说道:“掌门言重了,属下拜见掌门。”

    “护法客气。不知护法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请护法是恕罪。”

    天池宗宗主与东南西北上下六门的门主之间联系发号施令,由六大金刚和六大天王负责。这南金刚负责天池宗宗主与南门的联络和巡视。相当于宗主的特使。

    他们由于直接代表宗主发号施令,因此地位又是格外的特殊,即便是天池宗下辖六大门的掌门也不敢对他们有礼数上的欠缺。

    天仙儿陪着南金刚来到大堂之上就坐,南金刚瞧了一眼一直坐在椅子上身穿官袍的卓然,以及旁边身穿捕快服的云燕,不由皱了皱眉:“不知这两位官人在这儿,有何贵干?”

    天仙儿道:“是这样的,马长老的孩子意外落水,不知是有人谋杀还是出于意外。这位卓然县尉破案如神,因此特意请他来侦破这个案子,因此这两位是来帮忙破案的。如果说这个案子最后查证,的确属于谋杀的话,便会报官,请官府查处。主要是因为马长老身份特殊,庄园情况也很特殊,实在不适合当地的官员直接插手,这才请了武德县的卓县尉来帮忙,卓县尉与我私交不错,欣然前来帮忙的。”

    她说私交不错几个字时瞧了卓然一眼,生怕卓然断然否认,卓然却只是微笑的听着,并没有反对。

    南金刚一听这话,不由哦了一声,对马长老拱手说道:“原来令郎竟然夭折,真是让人扼腕叹息,却不知道卓县尉抓到凶犯与否?”

    天仙儿抢着说道:“还没有查清楚,卓大人也刚刚来。”

    马长老忙跟着点头说道:“是呀,还没弄清楚呢。”

    南金刚点头说:“既是如此,那就有劳县尉帮忙啦。我们得到了消息,说是这边出了点故障,所以赶来查问。刚才马长老已经做了解释,看来其中有些误会。不过既然来了,又加上天仙掌门在这,咱们好久未曾亲近,不知南门近日都有些什么作为,我也想顺便听听,回去好向宗主禀报。”

    天仙儿说道:“我也正有此意,想跟护法说说南门的一些事。”

    卓然马上站起身说道:“既然你们有事要说,那我们就先告退了。”

    马长老赶紧说道:“要不县尉你们先回去,等到这边事情忙完,我再派人去接你们。”

    南金刚赶紧摆手说道:“不必如此,好不容易请了县尉大人来,你怎么又撵别人走呢?武德县距离这可不是一两步路,路上一路辛苦,总不能因为我,就让县尉来回奔波吧。而且我相信,天仙掌门要说的事也不会太多,最多一个来时辰也就差不多说完了,对吧掌门?”

    天仙儿点头说道:“是呀,正是如此。”

    南金刚想了想说道:“这样吧,县尉大人远来是客,总不能没有主人家在旁陪着。马长老,你就陪县尉大人去喝喝茶,我跟天池掌门到后花园去走走,顺便说说事。”

    马长老赶紧拱手说:“听从护法吩咐。”

    南金刚带着天仙儿往后院走,三个随从远远的跟着。来到后花园,这马家的庄园很大,但是人很少,所以后花园也是空落落的。

    天仙儿说了本门中近期所办的重要事情和活动。

    南金刚缓缓点头,捋着花白的胡须道:“天仙掌门做事一向稳妥,宗主经常夸赞掌门,说天仙掌门比其他几门掌门人办事麻利得多。”

    天仙儿忙拱手道:“多谢宗主夸赞。”

    南金刚指了指不远处凉亭道:“要不,我们到那儿去坐坐吧,坐着说。”

    天仙儿扭头望向南金刚所指的方向,而就在这时,南金刚突然出手,一指点向了背对着他的天仙儿后心。

    这一指异常迅捷而且悄无声息,就想一道光束投射过去一般,连半点风声都没有。

    而就在这雷霆千钧的一指即将戳中天仙儿后心的瞬间,天仙儿曼妙的身姿突然微微一侧,那一指便贴着她的后背划了过去,竟然在她雪白的衣袍上划开了一道小小的口子,却没有伤到肌肤。

    天仙儿很优雅地转了个圈,面对着南金刚,冷冷道:“护法,这是做什么?”

    南金刚很是诧异,他想不到自己手到擒来的偷袭,居然被天仙儿警觉,并灵巧避了开去,不由脸上变色,冷声说道:“你们南门严重失职,本护法要拿你去见宗主,听候处罚,你竟然敢反抗?”

    “我什么地方失职了?还请护法明言。”

    “地宫珍宝不见了,你别说不知道!”

    天仙儿大吃一惊,沉声道:“你说什么?谁说的?”

    “行了,还装什么装?”说罢南金刚手一挥,那跟着的几个侍从立刻冲了上来,将天仙儿围在其中。“少废话,还不跪下受绑?”

    说罢,迅捷无比的一掌拍了过去,与此同时,另外三个也一起出手,从四个方向同时向天仙儿攻击。

    天仙儿犹如一只花间翻飞的蝴蝶,没有还手,只顾快捷的闪避,在四人的连环进攻之中,总是不差分毫的躲了开去。但是她光躲避,不还手,总是坚持不了多久的。因为这南金刚的武功也是极其强悍,甚至比长老还高。

    天仙儿终于被南金刚的手指在手臂上扫中,顿时柳眉一蹙说道:“护法,你不要逼我。”

    南金刚冷笑说道:“知道你武功高强,以一敌四,丝毫不落下风。不过你只要敢还手,那你就是欺师灭祖,背叛师门。”

    天仙儿一边快速闪动躲避着对方迅捷的进攻,一边沉声说道:“护法,这罪名我可当不起,我对本宗忠心耿耿,天地可鉴。”

    南金刚眼见不管如何快捷进攻,对方始终能从容避开,这还是对方没有还手的情况下,她要是还手,只怕他们四个没有一个此刻还能站着,不由得脸上变色说道:“天仙掌门果然武功高绝,连宗主都对你赞誉有加,还真不是吹的,不够你看看这是什么?”

    南金刚突然站住了,从怀里摸出了一块通体洁白的玉佩,放在手心,用真力催动。那玉佩竟然发出耀眼的金色光芒,光芒中出现了一尊小小幻影神像。“宗主玉牌,如见宗主!——天仙掌门,还不跪下,难道你敢违抗宗主号令?”

    天仙儿脸色惨白,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宗主有命,无敢不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