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章筛糠
    南金刚冷笑,快步上前,一直点向天仙儿的肩井穴。

    天仙儿望着他手里托着的那尊幻化而成的小小神像,不由叹息了一声,闭上眼睛,没有抵抗也没有闪避。

    这一指准确的点中了天线儿子肩井穴,天仙儿立刻软倒在地。

    南金刚大喜,出指如风,嗖嗖几下,又点了天仙儿几处穴道,这才松了口气道:“我知道你武功很高,没想到武功竟然高到这种地步,我们四个还收拾不下你,若不是宗主信牌,你还当真反了。”

    天仙儿道:“我要见宗主,我不服。”

    “我就是要带你去见宗主的,不过现在,我先要核实一下地宫宝藏的事情。”

    带着天仙儿来到客厅外不远处,南金刚低声对一个手下道:“你看着她,留在这里等着。其他几个跟我来,等会儿看我眼色行事。”

    说罢,他迈步走进了大厅,见到卓然和云燕还在跟马长老说话。南金刚快步往前,神情有些慌张的来到马长老面前,对云燕说道:“不好了,刚才天仙掌门忽然头晕呕吐,随时都要昏倒。姑娘,你能不能帮我个忙去扶她一下?她毕竟是个女的,我们搀扶不大方便。”

    云燕吃了一惊,忙道:“她在哪?”

    “后花园。”

    马长老已经飞一般的冲出去了,云燕也快步往外就走。南金刚在从她身后忽然出指,这一指依旧不带任何声响,快捷无比。

    云燕的武功自然不可能跟天仙儿相比,这一指准确的点中了云燕。卓然刚从椅子上站起来,南金刚随即嗖嗖两指点中他的肩井穴和腰眼。

    卓然闷哼一声,做回椅子,怒道:“你,你干什么?”

    冲出了大厅的马长老听到身后响动,赶紧站住,一回头,便看见南金刚已经将两人点倒,忙惊叫问道:“怎么回事?”

    南金刚左手立刻掏出了那一枚白色玉牌,用真力催动,手心赫然出现一尊小小幻化神像,散发出神秘的白光,厉声道:“马长老,你还不跪下?”

    马长老一见那天牌出现的幻影神像,顿时吃了一惊,犹豫片刻,撩起衣袍跪在台阶上:“属下不知什么缘故得罪护法,要出示宗主玉牌拿我?”

    南金刚二话不说,上前搜搜几指,点中了马长老的穴道。

    马长老跟天仙儿一样,不敢闪避。径直重重倒地。倒地之后,他便看清,不远处被南金刚的随从看着的天仙儿,见她的神态便知道,她也已经被南金刚所制住了。

    南金刚吩咐把天仙儿带到大厅来,然后对两个随从道:“你们去把他小妾翠竹给我带来。”

    翠竹上次被马夫人抓得遍体鳞伤,又被关在柴棚里,身心极度疲惫,所以在获释之后,一直在自己的屋子里休息,没有出来,身边也没有丫鬟。她并不知道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当两个护法随从出现在她的面前时,她同样大吃了一惊,但是却没有做任何抵抗。她也没办法抵抗,因为她不会武功。

    她被带到了大厅,眼见马长老脸色惨白地坐在那儿,天仙儿也是面色沉重,两人身后都有南金刚的随从看守,而另外两个凳子上则坐着卓然和捕头云燕,两人显然也被点了穴。她立刻快步来到了南金刚面前,撩衣袍跪倒说道:“属下拜见护法。”

    南金刚冷声说道:“你是不是在几天前打开过地宫?”

    翠竹犹豫片刻,点了点头说道:“属下被马夫人所陷害,陷害我害死了小少爷,要拿我到衙门治罪。我害怕一旦到了衙门,严刑拷问之下,会泄露消息。所以就故意骗她说地宫里有金银珠宝,引起她的贪恋,她果然逼我带她去。马夫人嫁给老爷,其实目的就是冲着财宝来的,这一点我已经感觉到了。所以才投其所好。”

    马长老大吃了一惊说道:“夫人不会有那样的企图的,你肯定误会了。”

    翠竹淡淡一笑说:“老爷,你太善良了,她就是一个贪婪的毒蛇。但是我只是把她关到了地宫,并没有杀她,也没有动地宫的任何东西我就退出来了。如果这也违反规矩,那属下愿意认罚。”

    南金刚冷笑说道:“你仅仅是打开地宫,倒还不会让本护法跑来查看,有更可怕的事,你们难道不知道吗?”

    翠竹和马长老相互看了一眼,都很惊诧的说道:“不知护法说的是什么事?”

    南金刚说道:“你们两个职责所在,马长老,你负责看守入口,未经你的同意,任何人,包括翠竹也是不能进入的。可是翠竹进入,你却擅离职守,不在道口,使得她得以从容打开地宫。你失职在先,你认罪吗?”

    马长老惨然点头,按照规矩,地宫的守护者是他跟翠竹,开启地宫的密码只有翠竹知道。而要进入地宫,就必须经过马长老同意,由马长老来开启地宫之门,否则马长老可以阻止。但是当时,翠竹带着夫人进入地宫的时候,马长老并不在,也没有采取监管措施,这当然是一种失职。

    南金刚又接着说道:“翠竹,你作为守护者,擅自打开地宫,把外人留在地宫之内。不管你处于什么目的,都是违背了宗主的要求,同样是严重失职,你认罪吗?”

    翠竹同样点了点头,因为按照规矩,是除了她和马长老之外,严禁任何人进入地宫的。

    她把马夫人带到地宫并且关到里头,虽然当时是为了摆脱马夫人的诬陷,但不管是什么原因,到底是违反了规矩的,所以她也点了点头。

    南金刚又望向天仙儿说道:“你作为南门掌门,对手下有管教之责,而他们两个在你眼皮底下犯下如此重罪,你却丝毫不知,有失察之责,你可知罪?”

    天仙儿摇摇头说道:“这件事我的确有失察之责,但是我当时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

    南金刚又指着卓然和云燕说道:“这里是地宫重地,是用来储存宝藏的地方,那是宗主的根基所在,你却擅自邀请外人进入,还让他们在府上逗留这么长时间,一旦地宫的秘密泄露,你们还有命在吗?将死无葬身之地。”

    卓然笑了,侧头对云燕低声道:“这下咱们俩惨了,这老小子当着咱们的面说出这样的话,已经摆明了要杀人灭口。”

    南金刚冷笑说道:“算你还是识相,你说的没错,但是我现在不会杀你。不过你也活不了多久了,现在你最好闭嘴,否则我马上就要你的命。”

    卓然耸了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因为南金刚是背对着卓然说的,看不见他的表情,但是坐在对面的天仙儿却看得非常清楚。

    她盯着卓然,她知道这是一个拥有着神秘武功的平凡人,他看着人畜无害,可是当他发威时,即便连自己都无法克敌制胜,只希望他能够力挽狂澜。但是如果他真的杀了南金刚的话,那可就捅了大娄子了,将会给自己带来灭顶之灾。

    但如果自己就这样逆来顺受,她不知道南金刚下一步会做什么,又会给她带来怎样可怕的结果。在不知道这个结果之前,他也不知道是否该寄希望于这个卓然。

    南金刚问马长老道:“你厨房粗使丫头豆豆呢?”

    马长老耷拉着脑袋:“死了,自杀的。她为了保住翠竹,免得被我夫人陷害,用柴刀砍死了夫人还有丫鬟巧儿,准备杀王妈时被发现了。畏罪自杀。”

    “很好!”南金刚道,“相信现在你应该知道,她就是本护法安插在你府上负责监督你们的人。她为本宗秘密尽职尽责,不惜自杀保住秘密,真是好样的。”

    卓然和云燕现在明白了,原来这豆豆杀人动机是因为她是天池宗的密探,为了保住天池宗地宫秘密不至于被马夫人的贪婪所暴露,而杀人灭口。

    南金刚接着说道:“好啦,既然你们都已经知道各自的罪证,那现在我们去地宫吧,看看你们到底干了什么好事。”

    说罢,南金刚也没看他们众人,自己背着手迈步就往外走,三个随从立刻吆喝着其他人跟上,包括卓然和云燕。

    一众人一直跟着背着手走在前面的南金刚来到了马长老的卧室,南金刚非常熟练的按了一下书柜上的机关,书柜嘎吱打开了,露出了那个地洞,他将盖板掀开,然后点了一盏灯笼提在手中,往下就走。

    卓然见状,又低声对身边的云燕说道:“原来这里还有隐蔽的地下室,这下面也许就是他们所说的地宫,里面不知道隐藏了什么宝贝,如此神秘。不过,他们既然把这么宝贝的东西展示在我们面前,那也就意味着我们俩死定了。”

    云燕思绪如电,紧张的四处观察,想着脱身之计,哪有时间去听他的冷笑话。可是她的穴道被封,内力根本使不上来,也无法施展武功。现在别说面对几个高手,就是面对普通的壮汉,她也只有任人宰割的份。

    沿着石阶往下走,又经过一段甬道,便到了铁门处,南金刚也没回头,一手提着灯笼,一手飞快的转动着门上的机关。他的动作比翠香快得多,也没有避开身后几个人的目光,这让这些人心头更是沉重。如果这样的秘密展现在他们面前,那接下来的结果也就可想而知。他们很可能会被杀人灭口,或者他们以后将会被永久禁锢在这里。

    南金刚很快打开了这道沉重的铁门,随着令人牙齿发酸的嘎嘎声,铁门沉重的打开。接着往里走,是一个长长的通道,一直往下。

    走到通道的尽头又是一座铁门,机关比先前的那道门要少一些,打开的速度更快,片刻间便打开了这道铁门。用力推开后,一股霉味从里面飘了出来。南金刚迈步走了进去,一直来到屋子正中。

    这时从黑暗的角落传来了那头大猩猩的咆哮声,似乎进来的这么多人惊扰了它,但是它似乎感觉到了危险,并没有冲出来。

    南金刚举着灯笼在空旷的屋子里走了个来回,然后站在了那一口箱子面前,回头瞧了一眼惊愕地望着他的马长老和天仙儿,随后抓住箱子盖,咣当一声掀了开去,里面露出了一个个黝黑发亮的神秘石头。

    他拿起一个在手里掂了掂。就在这时,屋角那头巨大的黑猩猩一声咆哮,如狂风一般朝着他冲了过来。

    南金刚却突然一转身,指着大猩猩呱啦呱啦说了几句非常拗口的类似于咒语的话。

    这几声异常响亮,却如魔咒一般,使得大猩猩猛地站住了,瞪着一双碧绿的眼睛,上下打量着南金刚,南金刚又接着发出一连串指令,手指向身后那幽暗的窟窿。

    大猩猩立刻转身,像一个知错的孩子,咚咚的踏着地皮退了回去,钻进窟窿趴着不动。

    卓然面对云燕笑嘻嘻说:“看见没有,这老小子居然是个耍猴的,他会说猴子的话,哈哈哈。”

    这几句话虽然轻,但是此刻这里头一片安静,听得很真切。

    南金刚冷笑说道:“你居然敢嘲笑本座,等一会儿,我就让你知道你该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会让你为刚才做的事后悔一辈子。”

    卓然说道:“好了,我不说就是,只是开玩笑嘛,那么紧张干啥?”

    天仙儿听他说的如此轻松,也只有她才知道,卓然为什么会如此轻松。而云燕等人是不知道的,所以云燕低声的叫他不要激怒对方,静观其变。

    南金刚走到另外一个口箱子,把箱子打开,死死盯着,随即突然发疯一般抓起箱子,高高举起,狠狠一下砸在了马长老和天仙儿的面前,咔嚓一声,那箱子碎成数块,里面竟然什么都没有,是一口空箱,只有散落满地的木块。

    马长老顿时目瞪口呆的瞧着南金刚说道:“这,这是什么回事?明明是满满的。”

    “我正想问你,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马长老惊恐的说道:“我,我不知道啊……”

    南金刚随即又转身,飞快的将一口口箱子全都打开,然后每打开一口,便抡起来砸碎在马长老的面前,不一会儿,马长老和天仙儿面前地上已经到处都是散乱的箱子,里面都是空空如也。

    连续砸掉十几口箱子之后,南金刚已经似乎从震怒中平静下来,他飞快把其他箱子都打开,里面也都是空的,之后便没有再砸了。只是指着马长老说:“瞧见没有?这么多箱子,只有靠近门边的这几口箱子还装着悬浮石,其他的呢?到哪去了?说!”

    马长老匍匐在地,全身抖得跟筛糠一样,说道:“属下一定会查个清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