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章折磨
    天仙儿叹了口气,沉声说道:“你们谁还有力气,过来杀了我,我不想受这个疯子的折磨。”

    这话反倒引起了南金刚的注意,他挣扎着起来,单腿跳着,朝着天仙儿逼了过去。狞笑着说道:“你害怕我折磨你,哈哈哈,反正咱们被关到这里头出不去,左右都是个死,我就要折磨你。我要把你一口口咬碎,喝你的血,只要有你们的血和肉,我就能坚持下去,一直等到外面的人来救我。现在我口渴了,要喝你的血,你不是号称美若天仙吗?你不是神圣不可侵犯吗?现在我要咬碎你白腻的脖子,把你的血吞到肚子里……”

    他一边歇斯底里狂叫着一边往前走,忽然,他胸前被根棍子顶住了。癫狂中的他根本没注意,还在嚎叫着。

    这时,一声被他的嚎叫遮盖住的闷响,在抵着他的那根棍子和他胸膛之间炸开。

    南金刚身体猛地一震,往后摔倒,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感到胸口剧烈疼痛,但在黑暗中,什么也看不见。他本能的用手去捂,这下摸到了粘乎乎的东西,鼻翼间也闻到了血腥味。

    是血!

    他赶紧用手在胸口接着摩挲着,摸到了胸口上的那个血窟窿,鲜血正不停地从里面冒了出来,正沿着他的手往下淌。

    这是什么回事?谁暗算了自己?

    不可能,这屋里的人,能动的都被他打成了重伤或者击毙了,其他的全都被他点了穴,没有谁能够对他造成任何危险,怎么可能有人瞬间把他伤得如此沉重?

    他好像听到了一声闷响,但那是什么呢?他不知道,因为古代根本没有枪械的概念,也没有枪响的概念,不知道那一声是夺命的信号。

    他慌乱的用手按住了伤口,挣扎着起来,他不知道是谁偷袭了他,于是嘶声大吼道:“是谁?站出来?暗算老子,你算什么本事?有本事就来跟爷爷大战三百回合。”

    他一边说,一边不停咳嗽,想要向前走去。但只走出两步,又噗通一声跪在地上,他感觉到全身的精力正在迅速的消散。

    接着,黑暗中传来了卓然冷冷的声音:“你太嚣张了,老子看不惯,所以给了你一指。怎么样?还舒服吧?这就是射天狼。不过把你这种人比喻成天狼,似乎太抬举你了,应该叫射天狗,哈哈哈。”

    听到卓然的声音,南金刚的嘴角露出了最后的狞笑,狂吼一声:“去死。”

    他用尽最后的力气从地上弹了起来,朝着卓然的声音扑了过去,手中已经没有力气甩动那根长鞭了,而把手指变成了刀刃一般尖利,他要用最后的力气,将手指插进对方的胸膛,他相信他能做到,在平时,那就跟插进豆腐一样轻松。

    可是就在他纵身往卓然扑过去时,忽然感觉到胸前一凉,似乎又撞在了什么东西上。

    难道又是刚才那个夺取它生命的木棍吗?他立刻将手一挥,横着拍向了那刺入胸膛的东西,随即感觉手掌一凉,半只手掌竟然被那东西生生切掉了,原来那竟然是一柄利剑,利剑的大半个剑刃已经穿透了南金刚的胸膛,从后背透了出来。

    却原来,卓然故意说话,坐在暗中,竟然摸到了悠然道长被打成重伤时,脱手飞出的那边藏在桃木剑里的利刃。然后他就趴在地上,将利刃斜斜地对准了南金刚说话的方向,剑柄抵着地面。接着他便故意说话,他知道南金刚会做最后垂死挣扎扑过来的。他担心南金刚临死之前再伤害到别人,必须要尽快将他除掉,所以决定冒险试一下。

    果然,南金刚竟然真的扑击过来,想同归于尽,而被他倒插在地上的那柄长剑穿胸而过,毙于当场。在感觉对方被长剑穿透之后,卓然立刻放手滚了开去。实际上,南金刚已经没有力气再行追击了,那一枪已经基本上夺走了他的生命,再加上这一剑,所以在他沉重的倒在地上之后,扭了几下便就此不动了。

    卓然发现他在地上一动不动,也不说话,不知道对方已经死了没有,于是隐匿在黑暗中,没有出声。半晌,才听到天仙儿长叹一声说道:“卓大人,谢谢你救了我,我就知道,最关键的时候还是得靠你。”

    马长老惊喜交加,却不知道是什么回事,说道:“不会呀,卓大人先前也被点了穴,我亲眼看见的,这家伙也点了我的穴,我想尽办法也解不开。他的点穴法门非常独特,卓大人明显没有武功,怎么却能解开呢?”

    天仙儿说道:“师叔,你不知道,卓大人实际上深藏不露,他有一种非常怪异的武功,这种武功在常人看来,就像是不会武功的样子。实际上,他能够施展一种叫做射天狼的指法,能直接洞穿人的身体,异常强悍,并且没有任何征兆。我相信,刚才南金刚就是被卓大人的射天狼所杀的。”

    马长老哦了一声说道:“居然如此厉害,连南金刚这种武功居然也躲不过。”

    天仙儿听到卓然一直没有说话,有些着急,忙说道:“卓大人,你,你没事吧?”

    云燕这之前也一直没有说话,听到天仙儿这么说,不由得也有些着急,刚才她虽然清楚地听见,卓然说话时底气充裕,并没有受伤的样子,可是卓然半晌不说话,多少还是会让人着急的。于是也急声说道:“卓大哥,你没事吧?”

    卓然刚才已经一直在附近摸索着,发现了一口箱子,然后爬到箱子后面,用箱子挡着,这才说道:“我没事,放心吧。”

    他说完这话很紧张,担心那家伙在朝自己冲过来,可是没有听到有什么动静。

    接着,他发现一道火光亮了,却是梅香,她斜靠在墙壁上,胸前一大滩血,嘴角也挂着血迹,手里拿着火镰,不停的轻声咳嗽,每咳一声便有鲜血涌出。

    她虽然身负重伤,但是却没有被点穴,所以还是有力气打燃火镰。

    她看到不远处摔得有一个被摔烂的灯笼,是被刚才南金刚长鞭抽碎的,好在里面的蜡烛还保持完好。于是她挣扎着爬过去,将那节蜡烛拿了起来,用火镰点燃,放在了地上,光亮便持续照亮了周围。

    天仙儿沉声说道:“梅香,你没事吧?”

    梅香咳嗽了两声,鲜血又涌了出来,她的眼神有些涣散,艰难的说道:“师父,我,我估计不行了。”

    天仙儿扭头望向从箱子后面爬出来,正在那儿探头探脑地卓然说道:“卓县尉,麻烦你帮我解开穴道,我要替徒儿疗伤。”

    “解开穴道?嘿嘿嘿,我不会呀。”卓然老实巴交的承认,现在可不是吹牛皮的时候,也吹不了,不会就是不会。

    马长老喘了口气说道:“不会吧?大人武功如此高明,怎么不会解穴呢?”

    天仙儿却很理解的对他说道:“这个很正常,因为卓大人的武功很怪异。你看,他明明被南金刚点中了穴道,可是他却行动自如,甚至还能够运用他的射天狼指法,一指取了这人的性命。但是他的外表看上去,却是不会任何武功的样子,这就是他武功的神奇之处。我相信,他说的不会解穴并不是借口。”

    马长老皱了皱眉说:“这可怎么办?我们的穴道至少要两三个时辰之后才能自己解开呀。”

    天仙儿慢慢盘膝坐着说道:“不需要那么久,我来试试运劲冲穴。

    随后又扭头对卓然说:“麻烦你在她怀里找一下,应该有金创药,给他们服下,可以暂时止住出血,延长生命,等我功力恢复。”

    说罢,闭目如入定,再不说话。

    卓然哦了一声,走到梅香面前蹲下瞧着她,梅香受伤极重,咳了两声。不知道是灯光的照耀,还是本身的羞涩,她的脸上出现了淡淡的红晕,随后闭上了眼睛,把头扭到了一侧。

    卓然说:“你师父让我给你找药,可不是存心占你便宜的。”说罢便老实不客气地伸手入怀,高高低低一阵乱摸,终于找到了一个瓷瓶掏了出来,说道:“是这个吗?”

    梅香羞红满腮,睁开眼瞧了瞧,点头说道:“吃一颗就行了。”

    卓然麻利的拔掉了瓶塞,倒了一颗药出来,只见这颗药通体猩红之色,看着很是有些诡异,用手指捻了送到她红唇旁说道:“张嘴,我喂你。”

    梅香更是羞涩,张开嘴,嘴上全是鲜血,卓然将那枚药丸放在了她嘴中,她含住,艰难的吞了下去,说道:“多谢公子。”

    卓然有些奇怪,她怎么不叫自己卓大人,或者卓县尉,而叫自己公子?虽然疑惑,但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瞧了她一眼,拿着瓷瓶,又走到兰香面前。

    兰香是躺在地上的,两眼涣散,呼吸已经非常微弱了。但是她好像还能听到声音,微微侧头过来,努力的睁开眼瞧着卓然。她身边同样是一大滩吐出来的鲜血,显然也是受伤极重。

    卓然也给她服了一枚药丸,然后把她搀扶起来,靠在石壁之上。接着来到了竹香面前,低头看了看,摇头说道:“她恐怕已经光荣了。”

    随后走到悠然道长面前,悠然道长昏迷不醒,卓然掐他的人中,好不容易他才苏醒过来,卓然说道:“这颗是你内门弟子的伤药,应当很管用,你师父说了,让你们吞下,那位师姐都已经吃了,你要不要?”

    悠然道长心想,哪有不要的道理?赶紧艰难的说了一句谢谢。服下药之后,卓然又检查了一下地上的几个灯笼,把还能用的蜡烛都集中起来,但没有都点上,毕竟也不知道还要在里头呆多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