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章不觉得很臭
    这时,卓然听到咕噜噜的声响,似乎是传自身边的云燕的,好像是饥肠辘辘的声音,不由扑哧一声笑了,低声问道:“肚子饿啦?”

    云燕想不到,卓然身处如此困境,居然还能笑得出来。又觉得为刚才自己肚子咕咕叫而感觉到很是不好意思,于是嗯了一声说道:“这都多半天没吃东西了,难道你不饿呀?”

    卓然说道:“没关系,饿了跟我说,我给你弄吃的。”

    “你到哪去弄吃的?这又出不去。”

    “那头大猩猩啊,把毛刮了,割他的肉来烧着吃,一定很美味。”

    云燕连声呸呸两口说道:“那大猩猩多恶心啊,你居然要吃它的肉,它又不是牛羊,它的肉能吃吗?”

    “怎么不能吃?真要饿起来,就算是人肉也会有人吃的。”

    这下子把云燕更是恶心到了,在他肩膀上打了一下说道:“你不吓人会死呀。”

    卓然很认真地说道:“我说的不是吓人的,咱们在这儿出不去,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外援。而要想等外援,就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活下去。而要想活下去,那就只有一个办法,吃东西。而这里头又没有别的吃的,除了这头大猩猩。吃完大猩猩,咱们就只有吃人的尸体了,先从这南金刚开始吃。不过这家伙又老又瘦,还号称金刚,结果身上估计没几两肉,除了屁股和大腿还会一点之外……”

    云燕听他越说越不像话,又给了他一粉拳说道:“好啦,好啦,不许说了,恶心死了。”

    卓然道:“行,那就不说了,你不用管,我来打理这黑猩猩。把它的肉烧着吃,应该味道不错的。”

    云燕忽然插话道:“你要生火的话,烟会不会飘出去呢?如果飘不出去,我们会不会被烟子呛死在这里头?而且你烧烤要用什么来生火呢?这里又没有木材。”

    卓然一拍脑袋说道:“对呀烟子从哪出去呢?又没有烟囱。哎不对呀,既然没有烟囱,那我们待在这儿会不会闷死呢?不过我们已经在这待了很长时间了,也没有问题呀。而且那头猩猩呆的时间更长,也没死呀。肯定有通风口,只是通风口在哪呢?”

    这句话提醒了众人,目光开始都在四处寻找可能存在的通风口,特别是天仙儿,她目光熊锐,主要查看的是顶部。因为先前四周她都详细观察了,并没有发现。

    马长老叹了口气说:“不用找啦,通风的地方就是门缝啊,这门虽然异常坚固,但是门的下部和上部都是有缝隙与外界相通的,但是都有护槽卡着,就没办法打开,只是空气是可以进出的。不过那缝隙很小,只是供应这头大猩猩呼吸没问题,但要让我们这么多人呼吸,只怕空气是不够的,难道你们没有感觉到已经有窒息的感觉了吗?”

    他不提醒还好,他一提醒,每个人都觉得一下呼吸就不那么顺畅了。梅香想了一下,对天仙儿说:“师父,弟子自杀吧,这样就可以少一个人呼吸空气了。”

    兰香和悠然道长也都说要自杀,减少空气的消耗。

    天仙儿冷声道:“你们觉得为师是那种可以牺牲弟子的生命来保全自己的人吗?这话休要再提,谁要再提,立刻逐出师门。”

    梅香等人便都低头不敢再说,只是心中满满的都是感激之情。

    卓然叹了口气说:“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就不能生火烧烤了,虽然这里头有箱子,拿这些箱子一样可以生火烧烤的。”

    提到这些箱子,天仙儿的目光便转移到了那一口箱子上,其中一小半的箱子已经被南金刚给砸烂了,其他的还完好无损,但是也已经被掀得七零八落,全都被打开了,里面空荡荡的。

    天仙儿转头对马长老说道:“这里面的东西,原来是装满了的吗?”

    “没有全部装满,但是也差不多了,可是不知道怎么的,忽然一夜之间全都没了。真是奇怪,我都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原因。”

    卓然说道:“如果你们告诉我里面装的是些什么,我或许可以帮你们找找看,我寻找线索还是有一套的。而且这东西既然能够凭空消失,那么一旦找到他消失的原因,或许就能给我们找到一条出去的路。没有什么东西是能够真正凭空消失的,他必然会有他的去处。”

    这句话倒提醒了天仙儿他们,马长老欣喜的点头说道:“对,对,是这样的,这东西不可能凭空消失,他既然消失,必然有他的去处。如果我们能找到缘由,或许就能找到通道,离开这里,逃脱升天。”

    但是马长老立刻从天仙儿的脸上看到了平淡,似乎对这个提议并没有什么兴趣。他马上惊醒,这些东西可不是一般的,一旦泄露出去,那将是灭顶之灾,于是忙讪讪地笑了笑说:“还是算了,多谢县尉,咱们还是再想别的办法吧。”

    卓然耸了耸肩说:“我无所谓呀,反正我不想,等会饿了,我可是要切大猩猩的肉来吃的。不让烧,那就吃生的,也好过饿死。至于水嘛,那一点水肯定不够我们所有人喝,咱们就只能分着喝了,还是不够的话,我就只有喝血了。到时候我满嘴血淋淋的,你们可别觉得恶心,嘿嘿嘿嘿。”

    一边说一边故意咧着嘴,露出深深的白牙齿,对着云燕笑,云燕瞪了他一眼说:“好好说话不行吗?非要吓人。”

    卓然笑嘻嘻说:“有什么吓人的,我这就去割大猩猩的一块肉来吃给你看,我还真有点饿了。”

    说罢,卓然便走向大猩猩。

    耳边传来了天仙儿的声音:“它只是被我击昏了,你要割它的肉,小心它醒过来袭击你。”

    卓然吓了一跳,赶紧跑了回来说道:“我还以为你把它杀了呢。”

    “它是看守宝物的守护神,如何能轻易杀掉?”

    “这倒也是,嘿嘿嘿,幸亏我没动手。”

    其实卓然不是真想去割块肉了,他只是觉得大家都被无路可走的忧愁苦闷搞得都快崩溃了,在这种濒临绝境的时候,一定要保持心情的轻松,才能够更有可能摆脱困境。所以即便是他自己精神高度紧张,却是插科打诨逗大家笑,便想用这种方法来缓解大家的紧张而已。

    果然,他这动作至少逗得云燕咯咯笑了起来,说道:“你怎么跟个孩子似的?这叫旁人如何相信你居然是一个堂堂县尉呢。”

    卓然对天仙儿说:“如果我把这大猩猩翻过来,而不会弄疼它?它会不会醒过来?”

    “你怎么折腾,它都不会醒的,它已经被我打昏了,这时就算它醒过来,短时间之内也无法对人造成伤害。”

    卓然说:“那我就放心了。”

    说罢便走上前,将那大猩猩费力的翻了过来,天仙儿不知道他要干嘛,愣愣的瞧着他,其他几个人也都好奇的瞧着。

    卓然将大猩猩翻过来之后,在它圆鼓鼓的肚子上按了按,发现那肚子鼓的圆溜溜的,也不知道里面塞的什么。他的目光又掉头望向门边放着的那一筐坚果,问:“你们不觉得奇怪吗?到了月底了,这筐坚果还有一大半没吃完,以前都是这样吗?”

    “不是啊,以前都是吃光了的,只是上个月胃口不太好,也是剩下了一大半没吃完。”

    “那是因为它有别的可以吃了。”

    马长老疑惑道:“别的?别的什么?这里头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吃啊。”

    “这箱子里的东西,我们认为不能吃,或许正和大猩猩的胃口呢。”

    马上了摇头说道:“县尉大人,您不知道,那东西是没法吃的,不管是人还是猩猩,还是别的动物,都没办法吃。因为它是一种石头,有谁会吃石头的吗?”

    “石头?”

    天仙儿原本是不让马长老说的,可马长老脱口说出来了,她却也没有反对,只是静静的听着。

    马长老说出来之后感觉不对劲,很担忧的望向天仙儿,发现天仙儿并没有明确反对,只是瞧着他,这才暗自松了口气,接着说道:“对呀,是一种异常坚硬但重量很轻的石头,我们叫它悬浮石,这种悬浮石不仅很轻,而且扔到水里是不会沉底的,而是漂到水面上。”

    卓然问道:“这石头是用来做什么的?”

    马长老这一次则没有说漏嘴,他摇摇头说:“我不能告诉你,我跟你说这是石头,已经违反了规矩了。”

    天仙儿道:“悬浮石是本宗至宝,所以修建了地宫专门存放保管。很多年了,从来没有出过事,没想到……”

    卓然问道:“那就是说,这些悬浮石放进箱子之后也没有打开过?”

    马长老点头道:“没有,每次装满后,便会整整齐齐的放着,不打开。”

    卓然拍了拍身边肥大的猩猩的肚子说道:“我敢跟你们打赌,那些什么悬浮石,肯定在这家伙的肚子里。”

    马长老摇头说:“不可能的县尉大人。那是石头,异常坚硬。不是食物,更何况有十几箱呢?就算他能吃,也没办法吃掉这么多的。”

    卓然又指着大猩猩的那山洞说道:“你们刚才没有注意到吗?山洞里面层层叠叠的都是大猩猩拉的粪便。”

    刚听到这儿,云燕便皱眉说道:“好恶心啊。”

    卓然耸了耸肩说:“对于人类来说,可能会有这种感觉,但是对于动物则不会有。他就生活在自己的粪便之上,并不觉得有什么脏的。可是你们注意到没有?地面的被他压在身下的这些大便都已经干了,而且都干透了,并没有新的粪便出现,所以在屋里并不觉得很臭。”

    云燕若有所思的说道:“你的是意思是说,这大猩猩已经很久没有大便了?”

    “聪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