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章猩猩的巢穴
    卓然指了指黑猩猩的屁股。

    马长老有些窘迫地笑了笑说:“我明白了。”

    “你插进去之后,然后把里面的血吹到他的肚子里头去,这就叫灌肠。而且灌一次也肯定不够,要多灌几次,直到他把里面的东西全都拉干净。不过我估计也只能拉出一部分,但是这口只要一开了之后就好办了,后面给它吃坚果或者别的,逼迫他把里面剩下的悬浮石全都拉出来,这样能保住他的命,同时你们的悬浮石也找回来了,不过还有没有用我可就不好说了。”

    马长老想不到卓然居然想出来的是这样一招,不禁很是有些好笑,也不知道这一招到底有没有用处。

    卓然又对天仙儿说道:“掌门,麻烦你把这大猩猩点穴,让他动弹不得。但是让它醒过来,因为我需要它自己用力把便便拉出来,这样才能把你们的悬浮石给拉出来。”

    天仙儿当然不愿意用自己的手去触碰那恶心的猩猩,袍袖一拂,啪啪几下,便击中了大猩猩的身体,那大猩猩立刻缓缓醒了过来,发出了威慑的咆哮声,身体在轻微的扭动,但是四肢和头部都无法动弹,它发出了惊恐的悲鸣,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

    卓然拿起南金刚的手,将他身上插的那把剑抽了出来,这把剑的确很锋利。卓然手起剑落,将他的手腕整个切掉了,里面的血液还没有凝固,所以缓缓的流了出来。

    因为已经失去了心脏的搏动,身体里的血不再流动,所以完全是在重力作用下才往外流,卓然马上将管子凑到他血管处,让鲜血流进银管之内。血很快就停止了,因为手臂的血可以根据重力流出来,但身体的血都已经流到低处去了,在没办法克服重力,绕过胳膊从手流出来。

    卓然便对马长老说:“你抓住他的两只脚,把他倒提过来。”

    马长老照办了,尸体被倒提,手臂断端也就成了最低处,全身的鲜血都顺着往外流淌。

    卓然眼看灌满了,这才让马长老把尸体放下,然后把手臂放在尸体的胸部。处于高处,血液自然就不会流出来了。

    接着,卓然将那银管一头从斜躺在地上的大猩猩的菊花缓缓插了进去,一直插进去半尺深。

    大猩猩何曾受过这个罪,又痛又难受,不停的吼叫,声音震的屋里嗡嗡回响。

    卓然插到足够深度之后,便叫马长老说:“过来吧,该你了。”

    马长老苦着脸走过去,几乎是撅着屁股跪在地上,抓住了那根管子,歪着头,深吸口气,含住了管子一头,鲜血立刻涌进了他的嘴中,又腥又咸,想起这是人血,不由得一阵翻胃,但是这时候已经由不得了。他立刻将丹田之气缓缓运出,将源源不断的内力逼进了那银管之中,将血液缓缓往前推送,直到将整整一管血全都推进了大猩猩的菊花里面,他这才撤了回来。

    卓然继续依法炮制,又倒了一管,再让马长老把血吹进去,如此换了好几管,南金刚的尸体终于再没有血流出来了。

    而这时,大猩猩的咆哮也已经达到了顶点,他终于忍不住,噼里啪啦一阵猛拉,鲜血带着粪便喷了出来。马长老幸亏躲闪的快,迅速闪了开去,这才没被淋到脸上。

    屋里顿时弥漫出带着血腥的恶臭,卓然的警告完全没有夸张,这种粪便已经在体内停留了很长时间,所以奇臭无比,熏得众人当真是连眼睛都感到有些火辣。只有天仙儿盘膝坐在那儿纹丝不动,浑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卓然紧张的拿着蜡烛,盯着地上的大猩猩拉出来的粪便,忽然他的眼睛一亮,因为从粪便中拉出来一团团跟丝绵一样的东西,而那些东西离开大猩猩的身体之后,立刻便膨胀起来,成为了一块块的拳头大小的东西。

    卓然马上将手里的银管子伸过去捅了一下,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原来还是很柔软的那些丝绵一样的东西,竟然很快就变得坚硬无比,银管着捅到上面居然当当作响。只是轻轻一捅便弹了开去,因为这些石头非常轻。

    马长老也发现了惊喜道:“悬浮石,真的是悬浮石。”

    他立刻冲上去,甚至都顾不得悬浮石上还沾着大猩猩的粪便和鲜血,抓起来在手里翻来覆去的看,欣喜道:“没错,的确就是悬浮石,真奇怪,怎么会是这样呢?”

    这悬浮石的确充满了神奇,被大猩猩吃进了肚子中,拉出来之后却能恢复原状。看来这悬浮石能够被压缩成很小,而一旦离开压缩的环境,又能够迅速恢复,很像海绵的特性。而且,上面竟然没有半点污秽,非常干净,散发着神秘的黝黑光泽。

    卓然兴奋地咧着嘴笑了说:“怎么样?我的推断没错吧?”

    马长老不停的点头,欣喜地笑着,随即用手在鼻子前扇了扇,说道:“只是这味道太臭了。”

    卓然说道:“你把从他肚子里拉出来的东西捧在手里,不臭才怪了。”

    马长老哈哈大笑,转头去对已经睁开眼,同样欣喜的瞧着他的天仙儿说道:“掌门人,这悬浮石失而复得,咱们的命保住了。”

    天仙儿缓缓点头,又闭上了眼睛继续入定。马长老有些奇怪,怎么掌门人不像是很兴奋似的。但随即他马上又明白了,因为这屋子太臭了,她必须要使用龟息功才能避免这种可怕的味道,不像其他人,直接塞住鼻子。

    先前马长老还不愿意塞住鼻子,现在他也实在受不了,便从南金刚的衣服下摆撕下两个布条,塞住了自己的鼻孔。

    悠然道长先前还强忍着,这会子也觉得这味道太难闻了,不仅仅是血腥的刺鼻,还有粪便的恶臭,而且这种臭,简直让人难以忍受。他现在又没有力气去撕布条来塞鼻孔,也不好意思求卓然,于是索性直接用手指头堵住鼻孔,用嘴呼吸,这样终于感觉好受一些了。

    卓然一直等着大猩猩把这一泡屎都拉完了,这才嘿嘿的笑着,又抓过南金刚的一个随从,一刀砍断他的手,如法炮制,继续灌了一管的鲜血交给马长老,插进大猩猩的菊花继续灌肠。

    大猩猩手脚被点穴动不了,而身体也只能很小幅度的摆动。他咆哮着咧咧嘴,但是连张嘴都做不到,因此他只能受人摆布。

    很快,这一管血又被灌了进去,差不多把这一个随从的身体全部的血都给他灌进去之后,这大猩猩才又是狂拉起来,而这一次拉出来的粪便要少一些了,但是却拉出来了不少的悬浮石。

    这让马长老更是兴奋,他将那些悬浮石全部都一个个捡起来,放在空的木箱里头。只是有相当一部分木箱已经被南金刚给砸烂了,装满之后就只能堆放在地上。

    连续灌了三个人的血,还剩下一个随从和翠竹的血没有用,大猩猩终于精疲力竭了,而且拉出来的除了灌进去的鲜血便再没有悬浮石了。

    马长老细细数了一下,有些沮丧地对卓然说:“还有一小部分没拿出来,怎么办?”

    卓然说道:“他能直接拉出来的肚子里的东西就这些,其他的应该比较深,还没有到可以拉出来的直肠部位,现在需要让他吃东西,这样就可以顺理成章的把那些排泄出来了。”

    马长老点头说:“对,对,这是个好办法,我去把那一筐坚果拿给他吃。”

    卓然摆手说道:“不用,我倒有一个更好的主意。”

    马长老疑惑的望着他,这地宫之中,除了那些悬浮石之外,还有什么更好的能够吃的东西吗?卓然指了指地上的南金刚和随从的几具尸体说道:“或许他这么长时间没吃东西,对这玩意儿可能会有兴趣。”

    马长老倒吸口凉气,惊愕地望着卓然,他不敢相信,卓然竟然要把尸体拿去给大猩猩吃。

    云燕鼻子塞着,不过脑袋却没短路,立刻反应过来了,惊喜道:“对呀,这是个好主意,你们现在已经找回了悬浮石,不用担心那什么宗主找你们麻烦。不过这家伙死了,虽然不是你们杀的,可是是在你们地宫里死的,你们怎么都脱不了干系。再说你们应该也不会出卖县尉大人,把他供出来。所以最好是让南金刚这几个人人间蒸发,然后你们抵死不认。只要是你们一口咬定他离开了,或者根本没来过,那你们不就可以平安度过这场劫难了吗?依旧做你的掌门和长老。”

    天仙儿虽然在运用龟息功,可是她的意识却还是保留的,因此云燕的这番话她也已经听在了耳中。她缓缓的睁开了眼,瞧向马长老,马长老也正好瞧着他。两人竟然都缓缓点头,觉得这是一个绝妙的主意。

    毁尸灭迹,抵死不认,反正也没有其他人看见。天仙儿跟马长老确定了各自的意见之后,便一起望向了卓然,现在唯一的问题是,这大猩猩会不会帮他们毁尸灭迹。

    卓然得意地笑了笑说道:“其实大猩猩是杂食动物,肉他也是要吃的,吃不吃人没人知道。但在他们眼中,或许人跟其他动物没有什么区别,在饿了很长时间的情况下,肚子又被掏空了,我想他会吃的。这些食物进去,便可以把他肚子里的其他被堵在肚子里面的悬浮石全部都逼出来。”

    说罢,卓然提起南金刚的尸体往猩猩的巢穴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