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章感应不到
    南金刚原本就是个瘦小老头,虽然号称金刚,但他本身的身体跟金刚两个字好像没什么关系。加上他全身的血基本上都被拿去灌肠了,因此体重明显下降。卓然没费多少力气便将他扔到了洞穴之中,随后拍拍手说道:“等一会儿它吃的时候,咱们灯光不要照到那地方,就不至于看着那么血腥,你们也尽量不要朝那边看。”

    说罢又对天仙儿说道:“好了,你现在可以解开它的穴道,让它回去饱餐一顿了。”

    天仙仙子袍袖又是一拂,啪啪几下很快便解开了黑猩猩的穴道。

    黑猩猩吼叫着人立而起,竟然冲着马长老扑了过去,因为它知道,是司马长老给他进行那痛苦的灌肠的。

    但是大猩猩被拇指粗的铁链牢牢锁着,根本冲不过来,只能听见铁链哗啦啦作响和大猩猩的咆哮声。

    马长老怒道:“你这畜生,别以为我不会对你动手,快回去。”

    猩猩是知道马长老的厉害的,只不过先前的痛苦让他简直要发疯了,所以才会连主人都不管,也要发出威慑的吼叫。

    卓然对大家说:“行了,不用管他,它自己知道该怎么做。”

    卓然说的没错,在大猩猩回到巢穴之后,围着那具尸体不停的用鼻子嗅着,似乎有些犹豫要不要吃。但是他毕竟很长时间没有正常吃东西了,之前肚子里面的那些悬浮石造成了肠梗阻,没法排泄,几乎要活活憋死了。而现在通了之后,又被灌肠,排掉了大部分肠胃里的东西,于是一下子来了精神。

    肠胃咕咕叫着,使他没办法忍耐下去,于是便不顾一切的抓起了南金刚的一条胳膊,露出了森森的白牙,吭哧一口,咬在肉上,扯下一大块。

    就听到啊的一声尖叫。众人被吓了一跳,扭头瞧去,却原来是梅香,她还是忍不住好奇瞧了一眼。正好看见大猩猩在撕咬尸体的一条胳膊。如果这大猩猩吃的是别的肉,她当然不会觉得恶心,可是那是一个人的,虽然这个人曾经准备要他们的命。

    这头大猩猩显然是饿极了,有了开头,就不会客气。转眼之间,便把南金刚的尸体上的肉全都吃了个精光,只剩下一具骨架。

    卓然心想,这骨架只怕也不好掩盖呀,须得想办法,把骨架也整个让他吃掉才好,他既然能啃掉石头,那骨头应该问题不大,但是前提是,要把这些骨头都打碎,这样他才好啃。

    卓然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马长老,马长老犹豫片刻,还是走了过去。那大猩猩的肚子里有了东西,虽然还没吃饱,意犹未尽的舔着嘴,看着地上的白骨,但是却没有像先前那样凶残了。

    马长老将尸骨拖过来,快速出掌,啪啪啪一阵掌击,那尸骨碎裂成无数。

    马长老的武功虽然不及掌门,但是当然也是一等一的高手,打烂骨头对他来说还是轻而易举的。

    这骨头上还有不少的肉,只是因为骨头夹着不好吃,所以大猩猩才没吃掉。而现在被马长老悉数打成了碎块,包括头颅,自然就好吃下去了。

    大猩猩还只是吃个半饱,在马长老将砸碎的骨头和肉一起扔给它的时候,它抓住直接塞到嘴里,嘎嘣嘎嘣的跟糖豆似的嚼了起来,听得人一阵发寒。而且也不吐渣,径直将那些骨头连着肉一起都吞进了肚子里。

    卓然笑道:“这个办法好,看来他不介意骨头夹着肉吃,那下一次的那几具尸体,就直接先把它骨头整个震碎,然后再一起给它。它在吃的时候,就可以连骨带肉一起吃,不用那么辛苦了。”

    马长老点点头,说了声好,又问:“是现在打碎了给他吗?”

    “不用,他现在这一具尸体已经差不多吃饱了,等到明天再喂他。”

    云燕嘟囔道:“他是有吃的了,那我们呢?我们吃什么?”

    “如果你不介意,可以分一条胳膊给你。”

    云燕狠狠瞪了他一眼。

    卓然拉过那一箩筐,从里面取了一个坚果扔给了她,说道:“暂时吃这个吧,这还有大半筐的坚果,我们凑合着吃,至少能顶个十天半个月的。大家尽量少费劲少说话,吃完之后,保持安静就可以。”

    于是便把坚果分给每人一个,这些坚果几乎都有拳头大小,吃一个也就饱了。

    大家默默的吃着,卓然也拿了一个,正有滋有味的啃,云燕忽然低声对他说:“我,我想方便。”

    卓然哈哈大笑。云燕又羞又臊,狠狠瞪了他一眼说:“不许笑,难道你不方便吗?”

    “我又不是貔貅,怎么不方便呢?行了,我来做一个厕所,不然,哈哈,咱们只怕活人也得被尿憋死呀。”

    说罢,卓然走到石窟的一角,搬了几个箱子过去,堆砌成了一个隔间,然后把一口箱子里的悬浮石都拿出来放在地上,把空箱子放在屋角,从地上捡了两块砸碎的木板放到上面做踏板,蹲坑就做好了。

    方便的时候,直接蹲到踏板上,方便完了撤掉踏板,把盖子盖上就行了。这样还可以避免臭味。不过这屋子里已经有了大猩猩的屎尿臭味和血腥味,那玩意儿可臭的多,其实已经把这些味道都掩盖过去了。

    弄好之后,卓然回来对云燕说:“你去吧,现在不需要灯了,大致方向摸得到吧,我把灯吹了。”

    云燕很是感激,觉得卓然很体贴,的确,亮着灯,当着众目睽睽上厕所,的确很让人羞涩,毕竟这里头还有三个大男人。

    灯吹灭之后,屋里就黑下来了,摸着黑,胆子也会大得多,同时,那大猩猩在嚼骨头,吭哧吭哧的声音很响,这种声音也就掩盖了方便的声音,方便的时候也不用太尴尬。

    卓然吹灭了灯,过了一会儿,云燕方便回来了,脸颊绯烫地坐在卓然身边。

    其他人也都摸黑方便了。人有三急,肚子有坚果填饱了,也方便了,这人就轻松下来了,都觉得这位县尉大人考虑的还真周到。

    云燕又低声对卓然又说道:“我,我口渴……”

    卓然说:“知道,不过这里只有那山洞里有水,但大猩猩在里头,要想取水,只有请马长老辛苦去取一下。”

    云燕说道:“我们要喝了它的水,那大猩猩又喝什么?”

    “你还真是替别人操心啊,它是猩猩,刚才吃了那么多肉,直接喝血就行了。它不是拉了很多灌肠的血在石窟里吗?我瞧都快堆成血泊了,够它喝的。”

    “你可真恶心,怎么能让它吃那些它拉出来的……呢?”

    卓然很奇怪的问:“它自己要吃,不是我要逼它的。对于动物来说,哪里有什么干净不干净的,只要能解渴就行,它可不像人这么讲究。好啦,我们不要管它,反正饿不死,现在先去把水取回来吧。”

    “可是拿什么装水呢?”云燕问道。

    “当然是弄一个银盆什么的啦,要不然那水就被大猩猩污染了。”

    云燕说:“那他会不会把我们的水污染呀?喝那里的水,好恶心啊。”

    卓然扑哧一声笑了说:“有的水喝就不错了,姑奶奶。”叫了一声姑奶奶他才想起,这称呼是用来称呼天仙儿的,仍不住瞧了闭目入定的天仙儿一眼。

    旁边马长老插话道:“那水流是从上面的石缝流下来的,流到下面才会积起来。我们可以弄一个扁的器皿,固定在水的上方,用来接水,这样就污不到了。”

    “这主意好。”卓然拍手同意,然后他先点亮了蜡烛,接着取了几锭银子递给天仙儿说:“姑奶奶,你还是辛苦一下,把这些银子弄成一个银盆,我们用来装水,不然大家会渴死的。”

    天仙儿嗯了一声,接过银锭,很快便把这些银子捏成了几个银碗,还捏了一个扁扁的专门用来接水的壶。马长老把那扁扁的壶拿着,喝退大猩猩之后,把壶卡在了石缝的缝隙处,用来接水。

    过了好一会儿,那壶水才接满了,拿过来之后,先给了天仙儿,天仙儿却说:“给云燕姑娘吧。”

    云燕连忙说道:“先给梅香和兰香喝吧,她们两个受伤很重,还有悠然道长。”

    悠然道长却摇头说道:“我还行,还能挺得住,给她们俩喝水补充一下水分吧。”

    梅香和兰香受伤很重,在受伤的情况下,的确是需要补充水的。因为人吐了很多血,失血的情况下,自然会觉得口渴。于是两人喝了水,连声谢过。

    水壶继续放在上面卡着接水,水流很慢,需要喝水的人也比较多,大家只能忍耐着。不过最终每人都喝了一小碗,暂时解了渴。如果加上晚上睡觉时持续不断的接水,应该可以勉强供应大家吃和喝的。

    现在吃喝拉撒问题都基本解决了,大家暂时松了口气,只是出路在哪?如何逃出生天?谁也没主意。但是看见天仙儿依旧运着龟息功,尽可能让自己的消耗少一点,于是大家便也学着不再说话,归心入境。

    很快到了第二天,那黑猩猩早已经把前面那具尸体吃光了,接着又拉出了不少的悬浮石来。马长老把那些悬浮石又都堆放在一起。

    卓然又让马长老给那咆哮着的大猩猩扔了一具尸体去,扔进去之前,他当然已经将那尸体的骨头全部都震碎了,这才将一滩烂泥似的尸体扔进了洞穴中,给大猩猩做食物。

    吃了这具尸体之后,大猩猩又拉出了不少的悬浮石,只不过这一次数量明显比前一次少了很多,而到了后面就没有再有悬浮石拉出来了。

    马长老清点了一下,终于长长舒了口气,对天仙儿说:“全部都在这儿了,都找回来了,数量跟以前都对的上。”

    天仙儿说道:“那就好,现在就希望看谁能来救我们了。”

    卓然忽然说道:“有一件事有些奇怪,你们不觉得吗?”

    众人都望着他,卓然说道:“我记得,从那南金刚跟你们说话来推算,他好像知道这些悬浮石不见了,他怎么知道悬浮石不见了?难道他有千里眼顺风耳吗?”

    天仙儿说道:“这悬浮石是神奇的宝贝,能发出一种只有宗主和护法才能体察到的神秘感应,如果感应消失,就知道悬浮石出了问题。”

    “原来是这样。那么现在悬浮石找出来了,恢复了原状,会不会外面的人同样感觉得到呢?如果说,我们再让这些悬浮石重新消失,外面的护法感应不到,又没有得到南金刚的消息,会不会派其他人再来查看呢?既然这悬浮石对你们的宗主这么重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