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章等待援兵
    这句话一出,所有人眼睛都是一亮,对呀,就是因为悬浮石被大猩猩吞食了,所以南金刚才紧急赶到了这里来查看,现在如果再次让它消失,兴许会再次引起其他护法的注意,并前来查看的,要是这样,不就能够脱困了吗。

    天仙儿缓缓点头说:“这个主意很好,卓县尉,你觉得我们该怎么再次隐藏这些悬浮石,才能让外面的人感应到呢?”

    卓然说道:“把它们藏起来显然达不到目的,因为本来就是藏在这数十丈深的地宫里的,所以用任何办法来埋藏估计都达不到目的,我们只能模仿大猩猩的办法来隐藏它。”

    云燕说道:“是不是再让它吞噬一遍呢?”

    卓然笑了说道:“倒不需要这么墨守成规,我们有别的选择,我们可以模仿猩猩的肠胃来隐藏它。你们想一想,如果单纯是藏在人身之内或者之外,而不对它有什么损害的话,我相信是达不到隐藏的目的是。先前这些悬浮石之所以被南金刚感应到消失,是因为被大猩猩吃了。而这些悬浮石可以像棉絮一样被压缩改变形状的。”

    “这个特征,我估计除了在座的我们之外,别人都不知道,否则他们很快就会想到是大猩猩吞食掉的。因此我们只要把这些悬浮石重新改变形状,并固定住,就像被大猩猩吞到胃里面一样。”

    “我相信,悬浮石要隐藏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改变它的形状。只要改变它的形状,它可能就不会散发出感应信息,外面的人也就感应不到了,这样就能达到隐藏的目的了。”

    所有人都暗自点头,马长老赞叹道:“卓大人当真是思维缜密,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呢?对呀,我们可以试一试。”

    马长老取了一块悬浮石,双手捧着,用力捏紧。说来也奇怪,那原本很坚硬,用铁器撞击都能发出当当声的悬浮石,竟然塌陷下去,并迅速被揉成了一小团,也就拇指大小。

    只不过当马长老的手一松开,它又很快便恢复了原状。而且一旦恢复原状,又重新具有了那种敲一下叮当响的特征,用手轻轻捏揉是不会有任何改变的。

    于是卓然也拿了一块过来,学着使劲捏却纹丝不动,他很奇怪的说道:“这玩意我怎么捏不进去?”

    马长老说:“必须要让内力灌注到双臂之上,然后用力捏才行。”

    卓然只是大猩猩说:“难道他也学过武功,会内力吗?”

    “大猩猩的力量不是常人能比的,尤其是牙口的力量,我相信,比练武之人施展内力所能够达到的力量还要强得多。因此它才能够轻易的将这些东西压到塌陷,并把它吞到肚子里。”

    “好吧,我认输。”

    卓然兴趣索然地将那玩意儿扔回了箱子,走了回来。

    天仙儿说道:“卓大人的射天狼神功很是奇特,却不能够像习武之人那样凝聚成内力。其实这很简单的,我教你一套功法,你照着功法练,每天练一个时辰,一年之后便略有小成。要想达到把他捏碎的程度,三年就差不多了。”

    卓然摇头说:“让我用三年时间去练这个什么功夫,目的只是要把这些全部是捏扁,何苦来,我很闲吗?”

    天仙儿不禁苦笑,天底下不知道多少人做梦都想让自己教武功,偏偏这小子死活不肯。当然,这些目的是想换取他的射天狼。不过自己已经说了,暂时不让他教,除非等到他师父同意。但就是这样,他也不愿意答应,这就很棘手了。

    云燕说道:“我们将这些固定在什么地方呢?总不能一直用手捏着呀。”

    卓然眼珠一转,看见了那根用来给大猩猩灌肠的白银做的管子,不知道这银管的硬度达不达得到要求,大小倒刚好差不多。于是他拿了那银管递给马长老说道:“你把悬浮石捏小之后塞进这里头去,看看它还会不会恢复,会不会把这个撑破。”

    马长老接过了那银管,将一小枚悬浮石塞进去,大小还刚刚差不多,塞进去还略微有些小了,还可以进一步将它压得更细。

    一见这方法可以,卓然很高兴,马上对天仙儿说道:“姑奶奶,这件事就拜托你们两个了,他们三个有伤,我是爱莫能助,云燕你也试试?”

    云燕拿过来,还是很费些劲的才把它揉成了一个小拇指大小的圆球。

    天仙儿摆手说道:“用不着,你休息吧,这是本门的东西,我们来处理就行。”

    云燕撇撇嘴说:“怎么?在这地宫,还担心我吞了你们的宝贝不成?”

    话是这么说,她人却赶紧把那东西扔下,退了开去。既然这东西人家如当至宝,当然不能够让别人不待见自己。

    很快,那根管子都塞满了,卓然又拿来的银子如法炮制,又让天仙儿用银锭做了好几根银管,这才将所有的悬浮石全都塞到了银管里头。

    卓然又让天仙儿将银管的两头都捏扁,完全阻止它发出信息,然后将它堆放在了大猩猩的石窟之中。

    大猩猩好奇地望着这些东西,不知道是什么,拿起来用舌头舔了舔,然后又扔在了地上。

    众人原本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而马长老已经蓄力在手,准备出击把东西救回来。但是眼见大猩猩对它没兴趣,这才松了口气。

    卓然解释说道:“这说明气味已经被封闭在铁管里头了,而且把它放在大猩猩的石窟之中,更接近于大猩猩的肠胃的环境,或许周围的石墙也有阻断作用。”

    天仙儿点头赞同,于是把所有的装了悬浮石的银管都堆放在了大猩猩的石窟之中。

    到第三天,马长老又准备把一具尸体扔去给大猩猩吃,却被卓然阻止了,卓然说道:“我们不知道那办法引来的救兵到底什么时候能到,所以不要着急着把尸体都给大猩猩吃。不然它吃光了,而救兵还没来,那它可没得吃,总不能把我们谁给他吃吧?他要吃坚果,我们可就没坚果吃了,咱们现在只能尽量节省食物,尸体也是食物。”

    众人听得一阵反胃。

    又过了几天,尸体已经开始**,虽然这地窖之中气温比较低,但是迟早是要**的。**的尸体味道很难闻,卓然这才让马长老又扔了一具尸体给那大猩猩吃。

    大猩猩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看见那具尸体,立刻来了精神,抓着就开始狂吃烂嚼,很快把整整一具尸体都吞到了肚子里,连他打碎的骨头都和肉一起吃掉了。

    这期间大猩猩不停的吼叫,卓然认为他渴了,所以让马长老把前面没有用血来灌肠的唯一的一具尸体的血都倒了出来,那血已经开始凝固了,倒出来的血要少一些,但是却还是有一大盆,全部都给了大猩猩。

    大猩猩咕咚咕咚喝了半盆,把剩下的放到石窟里头保护着,似乎不让卓然他们拿走似的,惹得众人有些发笑。

    那一盆血它喝了三天,这才喝光。不过卓然他们发现,那石壁上的水看着少,如果夜以继日地接,其实还是够喝的,不仅够他们喝,而且还有少许剩余,大猩猩勉强可以用来解渴。

    在数天后,大猩猩再次吃掉了一具尸体,而这时只剩下最后一具了,这具尸体都已经烂的不成样子了,恶臭弥漫在整个屋子中。卓然自己都快被熏的晕了,更何况其他人,于是卓然只好让马长老把剩下那具尸体一起都给了大猩猩。

    这次大猩猩可是一饱口福了,两具尸体它吃了一具半就吃不下了,但是还是把另外半具用它自己的粪便埋了起来,然后警惕的盯着卓然他们,似乎要防止他们将这尸体在抢回去似的,惹得众人又是一阵发笑,不过他能把尸体埋在粪便下,这倒是可以减缓尸体的**。

    卓然说道:“没想到大猩猩居然还食腐尸,我还以为只有秃鹫才是食腐动物呢。”

    云燕摆着手说:“行啦,你少恶心人了,还食腐呢,快想想咱们怎么脱困吧。”

    卓然笑了笑说:“如果我们先前的预计的是对的话,赶来查看情况的护法应该马上就来了。因为按照先前的推算,那些悬浮石就是在消失之后大概大半个月,这老头才带人赶到的。这一点可以从那大半筐坚果得到印证,它应该是吃掉一些坚果之后,才开始吃悬浮石的,所以从悬浮石消失,也应该就是持续了大半个月就有人来了。”

    “现在大半个月已经过去了,如果这几天来查看的人还没出现的话,就说明我的推断不对,那时候我们的坚果也差不多吃完了,大家恐怕就只有坐以待毙。不过我不介意大家用我的肉来延续生命,反正大家都要死,先死的只能作为后死的人的食物,延续后死的人的生命,直到等到援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