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章很臭
    果然,在随后云燕去取水的时候,大猩猩还是掀起眼皮瞧她一眼便没在理睬,云燕顺利的把那一壶水取了回来,倒在两个水缸中,递给卓然一个,两人开始喝了起来。

    原先这些水供那么多人都没问题,而现在只供他们两人,更没问题了,所以他们喝水也不怎么在意,想喝就喝,甚至还可以拿来洗脸,这么些日子没有洗脸,洗过之后,顿时觉得神清气爽。

    吃完东西洗完脸,云燕继续修炼,而卓然很无聊,又接着摸墙上的花纹。

    经过这一天的摸索,卓然发现,花纹似乎有一定的规律,而且很深奥,这下引起了他的浓厚兴趣。于是继续摸索,整个人站起来,靠在门后摸索。黑暗中正在修炼的云燕也不知道卓然在干嘛。

    卓然将这些花纹摸了又摸,逐渐发现,这些花纹有一种神奇的走向,非常诡异,而且非常复杂。

    卓然心头高兴,反正现在也没啥事,与其这样傻呆着,吃饱了睡,睡饱了吃的养膘,倒不如找点事做。现在蜡烛已经非常少了,绝对不能够随意点燃。即便是云燕去取水,她也是摸索着去的。因为大猩猩似乎已经跟她很熟了,根本没有攻击她的任何迹象,也不需要点蜡烛了。所以不管是白天黑夜,其实他们都是处于黑夜之中。

    而卓然除了每天两顿坚果和喝水之外,都无所事事,又不能够说话打扰云燕,于是就把所有的兴趣都集中在那门上面。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天,他已经将门上的花纹大概摸了个清楚,而这时,他们筐里的坚果已经吃光了。

    筐中的坚果本来就没剩多少,而云燕一天只吃一个,其余时间都在打坐入定,让她消耗极少。但卓然必须吃两个甚至三个才能勉强半饱,墙上的花纹只是消遣,对他也没有任何帮助。所以在最后一个坚果被两人分着吃完之后,云燕说道:“已经过去快一个月了,还是没有人来,他们是不是已经废弃了这个地方?”

    卓然说道:“不可能的,这里面有他们视为宝贝的悬浮石,怎么可能废弃呢?”

    云燕说道:“但愿如此,如果在等上几天他们还不来的话,我们就只有杀掉那大猩猩,吃大猩猩的肉来坚持了。”

    卓然笑了笑说:“你是不是有些舍不得了?这些日子这大猩猩从来没有攻击过你,好像已经跟你成了朋友似的。”

    “是呀,我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有些舍不得杀他。就好像一条忠实的狗,你怎么可能舍得把狗杀掉。”

    正说着,云燕突然用指头竖在卓然嘴前,示意卓然不要说话。她听到了外面响动,有人在开门,而且脚步声已经靠近门边了。

    忽然云燕一把抓住卓然的胳膊,用低低的声音凑到他耳边说道:“来的人武功极高,我估计不是他对手,怎么办?”

    卓然低声道:“不会吧,你都练了一个月,还是不行吗?”

    云燕苦笑道:“我跟他的差距,就是地上和天上的差距。这样的人我根本斗不过,他的级别应该跟南金刚差不多。好像是上次来的那个人。”

    南金刚的武功比马长老还要厉害,只是比天仙儿稍逊一筹而已。云燕连天仙儿的徒弟都斗不过,怎么可能跟南金刚武功相仿的人相斗呢?

    卓然问道:“那咱们怎么办?”

    “赶紧躲起来。”

    这时,铁门开始传出哗哗拨动机关的声音,卓然他们知道,速度快的话,打开最后一道门也就两盏茶的时间,因为最后一扇门的机关比第一道门要简单得多。

    云燕道:“咱们还是躲到箱子里去吗?”

    卓然摇摇头,凑到云燕的耳边低声说:“躲到黑猩猩的身后去,他们应该不会检查黑猩猩洞窟。但我估计他们是下来换新的箱子,而且会打扫卫生。如果躲在箱子里头,容易露馅。”

    云燕听了不由心头一凛,的确如此,这里是他们蕴藏珍宝的地方,不可能一直这样处于污秽状态。而且那么多箱子被打烂了,他们可能会换了,并进行清理的,但他们可能不会对黑猩猩这一块进行清理。

    于是云燕便拉着卓然来到了大猩猩身后,他们俩是摸黑进去的,在这种情况下,卓然已经没有时间去顾及这大猩猩会不会对他为难了。

    好在大猩猩只是鼻孔哼哼了两声,便没有新的动作,他们俩顺利的来到大猩猩身后,趴在了地上。卓然触碰到了地上一根根的银子捏成的银管。

    卓然忽然醒悟,如果那些人看到银管在这里头,会不会进来拿?卓然赶紧凑到云燕耳朵后面说道:“把地上的这些银管都拿出去,放在外面,千万别弄出声音。”

    云燕也顿时醒悟,忙把地上的一些银管拿起来,小心翼翼出去之后放在了地上。接着她又回来,卓然抓住她的手,让她摸了一下大猩猩趴着的地方,下面还有几个银管,却是被大猩猩整个压着的。

    云燕很着急,便想将那些银管从它肚子下抽出来,可是大猩猩非常沉重,而且云燕在抽银管时,他还哼哼唧唧的,很是不高兴的样子。就在两人费劲的想把银管从沉重的大猩猩身下拉出来时,房门吱扭扭的被推开了。

    云燕赶紧一把拉着卓然蹲下,然后蹲在小山一般的大猩猩身后。

    房门被推开之后,进来了好些人,提着灯笼,把屋里顿时照亮了。

    好在洞窟是在角落,又据离门比较远,而卓然他们是躲在大猩猩身后的,便没有暴露。

    当先进来的,正是南天王。

    他扫了一眼,说道:“这里真他妈臭,还有血腥味,那天仙儿和马长老到底在里头搞什么?南金刚这家伙又跑哪去了?还是什么地宫宝库,简直跟茅坑差不多。”

    他很快发现了那大箱子所做的厕所,顿时一个劲反胃,说道:“原来还真有茅厕,这帮子人待在这儿,吃喝拉撒都在这,臭也臭死了,还不赶紧清理出去,拿水来把屋子打扫干净。要不然下一次来人巡查可怎么办?”

    在南天王的吩咐之下,那些属下动作很快,将那些破碎的木箱子全都搬了出去,连带着那个作为厕所的箱子也一并搬了出去。

    南天王把所有的箱子挨个做了检查,然后看看地上的一根根银子捏成的银管,不由皱了皱眉说:“天仙儿这家伙,居然把银子捏成了这种棍子,她难道实在闲极无聊了吗?真是邋遢,还把南门的人吹的跟朵花似的,就这样的德性,还好宗主不知道,要是知道的话,绝对有他们好看。”

    便有仆从把地上的一根根银棍也都抱了出去。

    刘长老到底是南门的长老,还是忍不住辩解了几句:“南门一直尽心竭力做事,这之前都一直很好的,也得到了南金刚护法的夸赞。只是这一次不知南金刚发什么癫,忽然出手打死打伤了天仙儿的弟子,还把天仙儿他们关在了这里头,这才导致群龙无首,无人指挥……”

    南天王怒道:“行啦,你不用替你们南门辩解了,南门必须好生整顿一番,不要像之前那样出纰漏。假如地宫这些宝贝再出什么问题,即便我是护法,那也是要受到严厉惩罚的。所以你们都给我打点精神,办好事,再不能出任何岔子。”

    两人赶紧点头答应,宋大婶忽然指着大猩猩的洞窟说道:“那边还有几根。”

    南天王径直往前走,一直走到洞窟前,那大猩猩已经半蹲起来,双手垂在胸前,死死的盯着他,鼻孔中发出威慑的吼叫。

    南天王叽里呱啦说了一大串谁也听不懂的话,那大猩猩竟然马上改变了态度,一副温顺的跟小猫似的蜷缩在那儿。很快,根据南天王的指令,将身下的银管子都扔了出来,落在地上当当作响。

    躲在大猩猩身后的卓然和云燕大气都不敢出,生怕那大猩猩走出去把他们暴露出来,又或者大猩猩侧身,那他们就死定了。

    卓然的手一直紧紧的抓着怀里的那只火药枪,在上次发射之后,黑暗中他已经重新进行了装填。

    但是火药枪不能远程射击,而且如果是对峙的情况下,用这玩意儿对准对方,对方肯定会以为是暗器什么的,那不仅伤不到对方,说不定自己还会因为对方全力戒备之下反击而丢了性命。所以卓然的心头也在怦怦乱跳,面对这种绝顶高手,除非机缘巧合,或者对方像菊香那种大笨熊,否则还真难以用火药枪将其一举击杀。

    好在南天王只不过是招呼大猩猩把银管扔出来,然后就转身走了开去,没再理睬大猩猩。

    又有仆从端了一筐新的坚果进来,放在了巢穴边。接着源源不断的抬进来不少的箱子,把原来那些散落在地上的一尘不染的悬浮石重新又都放到了箱子中,再把箱子一口口整齐地码起来。

    外面基本上收拾妥当后,宋大婶指了指大猩猩的洞窟问刘长老说:“那里面要不要扫一下?也很臭的。”

    “那里面扫他干嘛?打扫了之后,这畜生同样还会拉屎拉尿到里头的,有必要吗?走吧。”

    说罢,径直转身出了地宫,其他人也跟在他的身后退了出去,把那沉重的大铁门嘎吱吱又重新拉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