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章迷宫游戏
    接着脚步声远去,卓然他们两个躲在大猩猩身后,还是不敢出来,生怕对方去而复返,或者躲在门后偷听。一直等了差不多一个时辰,外面依旧没有任何动静,两人这才舒了口气,慢慢从洞窟里出来。

    云燕拍了拍高耸胸脯,心有余悸说道:“真的是上次来的那家伙,他武功超高,我根本不是对手。幸亏反应快躲起来了,真要打起来,我们两只怕已经完蛋了。”

    卓然心想,那也未必,老子的火药枪也不是吃素的。不过嘴上却说道:“没错,真是万幸。”

    “你把蜡烛点上,我瞧瞧他们弄成什么样了。”

    “蜡烛我放在地上的呀。”

    说罢,卓然走到先前放蜡烛的地方,蹲下身摸了摸,顿时心头一片冰凉,说道:“糟糕,刚才忘了把它揣到怀里了,这些人打扫卫生全都收走了。”

    云燕跺脚道:“这可怎么办?黑咕隆咚的,什么都看不见。”

    卓然笑了:“要看得见做什么?这地宫里的大致情况我们都已经很清楚了,他们现在应该只是把箱子重新垒好而已。”

    说罢,卓然闻到了那一筐坚果的清香,摸索过去,果然在先前的位置找到了那筐坚果,拿起一个坚果对云燕说道:“真香,来,先吃一个填肚子。”说罢扔了过去。

    两人黑夜中这样的动作已经无数次,所以云燕听音辨形,准确的抓住了飞过来的坚果,咬了一口,新鲜的鲜果的确好吃多了。

    云燕突然想起取水的银壶,幸亏还挂在洞壁上接水,所以没有被收走。云燕赶紧摸索着进了洞窟,摸到了那个扁扁的接水的银壶,发现里面已经储存了大半的水了,便端了出来说道:“幸亏这玩意还在,要不然我们两个可真要抓瞎了。”

    卓然说道:“这大猩猩才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如果不是他刚才挡住了我们,那我们被这家伙发现,绝对完蛋了,他们一定会杀人灭口的。”

    云燕很是沮丧的说道:“可是这家伙这么厉害,要是他不离开,甚至于每次都是他来的话,那我们可就没办法脱困了。”

    卓然说道:“据我推断,他一定每次都会来的。因为他们的宝贝连续两次出故障,他们已经折腾不起了,生怕万一再出什么故障,那什么宗主一定会让他很难看的。”

    “那可怎么办?”

    卓然说道:“还能怎么办?听天由命呗,要是我们让他们发现了我们的踪迹,我们就死定了。现在看老天爷的意思了,又或者可以期盼着天仙儿和马长老他们最终没事,返回来,到时候可以把我们再放走。”

    云燕突然冒了一句:“如果天仙儿回来,会不会对我们杀人灭口呢?”

    卓然不禁愣了一下说道:“不是没有这种可能,从刚才那家伙说的话可以推测,应该是那什么宗主把他们带走了,他们要表示忠心,那他们就有可能供出我们来。当然还有种可能,那就是他们被洗脑之后,虽然不供出我们,因为怕连累到他们,也有可能会对我们杀人灭口,以保证他们的宝藏安全。”

    云燕也叹了口气说:“是呀,人心难测,即便是自己的亲人,都有可能在某些特殊情况下作出对自己不利的事情来,更何况其他人呢,只能看我们的造化了。好啦,我要继续用功,我发觉上个月我还是取得了很大进步的,虽然距离打败这老小子还很远,但是总不能坐以待毙,我不陪你了,我要练功了。”

    卓然说道:“你忙你的,我自己睡觉。”

    其实卓然根本不想睡,他现在的兴趣完全被那门上的特别花纹所吸引了。这大半个月过去了,他对上面的花纹已经大致有了一个清晰了解,他发现了解越深,自己兴趣也越深。他甚至不由自主的开始牢记这些纹路的走向。

    其实这些纹路是有一定规律的,他按照这种规律,摸清了这种纹路行走的路线和方向。

    对于卓然来说,这个无聊的日子,连灯都没,又看不了书,实在闲着无聊,不找点事做他会发疯的。越复杂的图案越能耗费精力去研究就越能够找到兴趣点,而不再感到生活的枯燥。

    长话短说,又一个月过去了。

    在这一个月里,他们两人跟大猩猩一起分食那一筐坚果。大猩猩的食量其实也不算太大,因此三个人分着吃,尤其是在云燕一直在练功的情况下,消耗很少,所以这一筐坚果其实也基本上够他们吃的。

    在过去这一个月里,两人各自做着自己的事,很少交流。

    云燕非常想尽快把自己的武功提高,如果下一次来的只要不是那个武功超强的家伙,她觉得她们还是有机会的。她不能够容忍这种机会的失去。

    又到了送坚果来的日子。

    他们听到有脚步声和铁门转动机关的声音后,立刻躲到猩猩后面之后。

    这次来的人依旧是南天王和刘长老、宋大婶,带着两个挑着坚果框的仆从。

    南天王审视了一下地宫里的场景,他发现那些箱子跟上次放的一模一样,没有任何变化,卓然他们没有去碰。否则哪怕发生很小的位移,都有可能使他们警觉,从而进行大搜查,那他们就无处藏身了。而他们两个在地上也没有留下其他的痕迹,厕所是安在那大猩猩的地窖中的,所以也不会引起他们的注意。

    南天王这次也没有像上次那样唠唠叨叨,而是粗略看了一遍,包括箱子里的东西,把一筐坚果留下之后,退了出去。

    很快,整个地宫再次陷入了黑暗。

    两人的希望暂时破灭了。出来之后,两人坐在地上,云燕竟无力的靠在了卓然的肩上,好像只有这样,她才能使自己不至于晕倒,她已经几乎失去了信心了。虽然卓然看着没有武功,但是她总觉得,卓然是一个坚强的依靠,从他那儿可以获取力量。

    卓然也很沮丧,不过这时候他不能够表露出来,搂着云燕的小蛮腰拍了拍道:“别担心,车到山前必有路,反正我们现在有吃有喝,又不用干活,逍遥自在,不用去考虑很多。”

    云燕也只是暂时失去信心而已,很快她就恢复了镇定,重新坐直了身子,勉强一笑说:“行,我们继续。我就不信,这老小子就一辈子不会离开这儿。只要换成别人,我们就还有希望,我继续修炼,你别打扰我。”

    卓然点头,在云燕开始修炼之后,他又继续去摸那门上的花纹。

    经过两个月时间,他已经把门上的所有花纹的走向和特点都烂熟于胸。他发现,用手去触摸,远远比眼睛更加敏锐,而对图案的理解也更加清晰,简直就像烙在脑海中似的。

    当他把这图案摸了无数遍,已经烂熟于胸之后,他突然发现他没事可干了。就好像已经爬到了山顶,爬山的兴趣却还是很浓郁,可是却已经没有往上的山让他爬了。

    于是卓然兴趣索然的想去研究一下别的东西。但他发觉,他研究半天砌墙的大理石块之后,觉得远没有这门上图案更加吸引他的兴趣。就好像已经会下围棋,而且是围棋高手了,让他去下跳棋,觉得一点意思都没有似的。但是他继续摸那些图案,却摸不出新的东西了。

    索然无味之下,他决定睡觉。

    这些日子白天黑夜的醒来就做这件事,做累了又接着睡,其实相对睡得少。而现在已经不需要摸了,他已经把这东西摸的再熟悉不过了,于是只有睡觉了。

    他躺在地上,两个月过去,天已经开始渐渐有些凉了,卓然睡得昏昏沉沉的。他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脑海中的那些图案成了一座神秘的大迷宫,而他正在在迷宫中狂奔,要跑出去。由于他对线路已经非常熟了,那迷宫虽然非常的复杂,他却还是最终跑出去了。

    他每跑出去一次,他就感觉自己的精神振奋一次。

    不知道跑了多少次之后,他醒了过来。

    一骨碌爬起来,感觉自己精神焕发,完全没有先前那种睡醒之后昏昏沉沉的感觉,不由心头很是高兴。原来这东西可以在梦里头当迷宫来玩儿,而且每跑一次便能够使得自己轻松愉悦几分。这种感觉比睡了一觉还要让人清醒,甚至有些许的兴奋,这个发现让他有了新的可以玩的东西。

    于是他重新躺下想继续睡,可是他却发现,自己根本睡不着了,整个人都清醒无比。他闭着眼睛,在脑海中把那一道道图案当成迷宫来跑,跑完一圈,却同样使自己有异常清醒的精神,百倍,原来这游戏即便是没有睡着,一样也可以玩。

    有了这个发现之后,卓然便有了新的消遣方法。

    他盘膝坐在地上,脑海中意识顺着那纹路奔跑。每跑一转,精神便增强一分,一天无数次跑下来,竟然精神百倍,甚至已经到了睡觉的点都还没有任何困意。

    卓然被自己的发现搞得很兴奋,他想把这东西告诉云燕,可是他刚开了个头,云燕就让他不要说话,免得影响她的修炼。于是他就只好闷声发大财。

    卓然继续自得其乐的练着,日复一日,又快一个月过去时,他已经在脑海中能够将那及其复杂的迷宫游戏连在一起,周而复始地奔跑,一跑就跑好几个时辰,直到云燕拍他肩膀,把坚果给他,他才停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