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章气急败坏
    又到了送坚果的时间,这次两人依旧躲在那黑猩猩的后面,但这次来的依旧是那个武功奇高的南天王,云燕根本不敢出手,她知道,以自己现在的武功,恐怕对方全力施展的话,自己走不了十个回合。

    还好这家伙只是简单检查了一下箱子里的东西,见到都完好无损,于是把坚果放下之后,便带着人退了出去,把铁门关上了。

    这次云燕没像上次那样失望,继续盘膝练功。她不相信这家伙一直会待在这里,也许过上一年半载,总有一次,他会因为什么事情出去,由仆从或者别的武功比他低的人来送坚果,这样就有机可趁,能够逃得生天。

    卓然继续玩儿那迷宫赛跑的游戏,不过当他的奔跑速度越来越快时候,他发现,他的脚下感觉很凝重,就好像有根绳子在拖着自己脚似的跑不快了。而越往后,这种感觉越深,到后来,却好像是迷宫中满是湍急的水流,而他需要逆流而上似的。

    新的困难的出现,让他又找到了新的攻克的目标。于是他夜以继日玩迷宫游戏,企图冲破这些逆水行舟的艰难。

    这一次,他在汹涌的激流中努力前行时,他感觉到水流一下増大了,就好像山洪暴发似的,迅捷奔涌而出,将他掀得往后跌倒。

    突然,他发觉自己的身体僵直动弹不得了。他很害怕,难道这是传说中的走火入魔吗?

    他惊恐万状张着嘴想叫喊,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他想动手和脚,也根本没有任何办法。整个身子就僵在那儿,好像电影《后天》里被突然冰冻的飞行员,保持着古怪的挣扎姿势。

    卓然脑袋中急速轰鸣,全身热血奔涌,好像要破血管而出,那种极其难受,让他简直要崩溃了。

    他感觉身体血管在一点点撕开,血液要从血管中破空而出似的。可是外表上却没有任何异样。内心的翻江倒海却是别人根本感觉不到的。

    他吓坏了,心里叫着,这下完了,死定了。

    现在可怎么办?只能听天由命了,他放弃了抵抗,也不做任何挣扎,脑袋中空空如也。他发觉,只有保持这种状态,他的身体才能稍稍好受一些。

    他始终保持着这种几乎要崩溃的状态,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云燕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说道:“吃东西了。”

    这一拍,却好像一道滚雷从头顶掠过,原本在自己身体中沸腾的血脉渐渐的平静下来。

    云燕没有听到卓然回答,于是又拍了他的肩膀一巴掌说:“你干嘛呢?难不成你也在学我盘膝运功?嘿嘿,你要真想学我可以教你。”

    卓然被她拍第二巴掌的时候,身体的翻江倒海终于减少到他能够说话的程度了,他艰难地说道:“我不饿。”

    他的声音不苦涩,倒好似睡梦中的呢喃。

    云燕笑了,说道:“原来你能坐着睡觉,我还以为你在练什么功呢,不过你能在这几个月练出一个坐着睡觉的本事那也算有收获了。好吧,我就不打扰你了,坚果放在你面前,你要吃自己拿,我吃完了继续用功了,不要打扰我。”

    说罢,云燕继续练功去了,卓然真希望她能再拍自己几巴掌,可是云燕却偏偏没有。而他说出了那句话之后,发觉自己又失去了力量,根本没办法再说任何一个字,就这么僵着。

    一直僵到了两三个时辰之后,云燕再次拍了他肩膀一巴掌,让他吃下一顿。卓然没说话,云燕又给了他肩膀一巴掌。就是这两巴掌,竟然把卓然被禁锢的身体部分拍开,能说两句话了。

    卓然艰难地喘了口气说:“我不饿……”虽然能说话,身体僵直却还不能恢复。

    “你还不饿?两顿了都不吃啊,算了,不吃就不吃吧,反正吃了也没啥事干。坚果我放在你面前了,啥时候饿了啥时候吃,我要继续入定修炼,不要打扰我啊。到了关键时候,若是你打扰我,我有可能会走火入魔的。”

    走火入魔?卓然心头苦笑,自己现在不就在走火入魔吗?已经半天了,动弹不得,最多只能在你拍了两巴掌之后说话。

    卓然心想,现在可怎么办?肚子饿的咕咕叫,却没有力气吃,也没力气解释。这东西把自己害得这么惨,走火入魔,可千万不能告诉别人,特别是云燕,万一被她发现非要练,那可就惨了。

    三四个时辰过去了,云燕练完功,又拍了卓然一巴掌:“你当真盘膝睡觉啊?我发现你都没躺下,你可真厉害,这是什么功夫?难道是你的那个什么射天狼神功吗?能够坐着睡觉,跟马似的。了不起。”

    说罢,感慨之下,她又在卓然肩膀上重重地拍了一巴掌,而这一巴掌,终于把卓然本来就歪着的身体拍倒了,咚的一声摔在了地上。

    却原来这种走火入魔程度轻的时候,在身体僵直若干时辰后,可以用外力帮助恢复。但是程度重的时候,那就不可能了,不死也得重伤。卓然现在走火入魔程度还不重,已经经过了大半天,再加上两巴掌的震动,卓然又一直没有强行将气流收回来,所以杂乱的气流这才终于走上了正轨,被他导入了正常的迷宫的渠道之中。

    而先前的汹涌澎湃的激流也逐渐消失,卓然终于能说话了:“我没事。”

    一旦说话,卓然就发觉自己气血翻涌,几乎没法自抑,因此再不敢说。而听到这话,云燕笑了:“好了,你继续坐着睡觉吧。”

    实际上卓然已经倒在了地上,云燕也听到了,她以为卓然坐累了,因为卓然的声音只是充满了困倦,没有什么不对劲的,所以她并没有更加留意,继续打坐练功。

    卓然一直躺到地上,躺了好几个时辰,才觉得身体的力量渐渐的恢复了。他已经饿得饥肠辘辘,手臂恢复知觉的第一个要做的事,便是抓起了地上的坚果送到嘴里,吭哧吭哧地嚼了起来。

    听到他嚼坚果的声音,正在入定打坐的云燕这才笑了:“我还以为你当真成仙了,不用吃东西呢,正准备想个什么法子给你灌进去。可巧你就醒过来了,好了,那你慢慢吃,不要打扰我。”

    卓然把那几个坚果都一口气灌到肚子里,肚子撑的饱饱的,这才慢慢重新坐了起来。

    他感觉这过去的十多个时辰里头,简直像是自己从地狱里面爬出来似的,他几乎要大叫着提醒云燕不要重蹈覆辙。可是云燕说了,让他不要打扰她的练功,更何况这种事情不能让云燕知道,否则她出于好奇,只怕反而要去修炼,那岂不是毁了她。

    想到这,卓然心头暗自下了决心,要把铁门上的那图案都铲掉,别留给别人,免得祸害。

    他摸到了那柄悠然道长的利刃,但是,此刻他已经身心憔悴,实在没力气干这个重活,决定先睡一觉再说,当下倒头便睡。

    不料,睡梦之中,头脑中迅速出现了那迷宫似的花纹,而他不由自主的在迷宫中奔跑,越跑越快。当跑到极致,再次陷入逆水行舟,接下去,便是轰的一声,再次走火入魔。

    这次走火入魔比先前好一些,他至少是平躺着的,依旧保持着睡眠的姿势。可是他的眼睛却睁开了,瞪眼望着漆黑的屋子,什么也看不见,五脏六肺都跟在开水中翻煮一般,血管一根根的几乎都要爆裂开来了,那种异常的痛苦让他简直要疯狂了。

    跟前一次一样,云燕以为他在睡觉,拍了他几巴掌,他没反应,就把坚果放在他旁边,水也放在旁边,又继续练功去了。

    而这一次,又整整持续了两天,卓然才从走火入魔的状态中慢慢恢复过来。

    云燕并没有察觉,因为看不见,还以为卓然在她练功入定的时候醒着的,而在她练功结束吃东西的时候却正在睡觉,因此也不多问。

    两天之后,卓然才从走火入魔状态中再次得以脱身出来。

    卓然简直要发疯了,这玩意儿居然在睡梦中都逼着自己练功,那自己不是迟早要走火入魔而死吗?

    艹你娘!

    卓然心中暗骂,一把抓起利刃,用力在铁门上磨刀一般铲了起来。这利刃非常锋利,只刷刷几下,便将那铁门上纹路铲出了好几道深槽。

    被沙沙声惊醒的云燕好奇地睁开眼,因为没有灯光,她看不见,只能听声音,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问:“你在干嘛呢?”

    “磨剑,把剑磨得快快的,下次如果不是那老小子来,咱们就跟他们拼了。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我得把剑磨好。”

    云燕一听笑了:“你不是有射天狼吗?你用那武功试一试,说不定就把那小老小子给杀了,咱们就脱困了。”

    “我当然要试。不过你不是说那老小子厉害嘛,万一射天狼不灵。老子就跟他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云燕听他气急败坏的样子,笑了笑,说:“也对,那你继续,我也继续练功。”

    说罢,继续闭目打坐,也不管卓然用剑在铁门上摩擦发出的难听的唰唰声。

    卓然继续用剑铲着,忽然,他隐隐听到铁门内部传来很轻微的持续不断的声响,他停手,里面的声音就消失了,而他继续铲,那声音又接着出现。

    卓然没弄明白,也就不再管,继续用力铲,从上而下挨个铲了一遍,一直到把整块铁板上所有图案都铲了个干净,而那把剑也被铲得尖头都秃了,还崩掉了好些个缺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