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章越爬越近
    卓然几乎立刻就想到了原因,肯定是那些神秘的悬浮石!

    悬浮石全部鱼贯而入自己身体内,身体获得了超能力,而这种超能力,竟然可以让自己能够像壁虎一样在墙上攀爬。

    简直太神奇了,卓然兴奋得几乎要手舞足蹈,因为这让他看到了逃出生天的生机。这可比什么能力都重要。

    云燕抓住他的手摸了摸,没有什么异样,并没有钩子这类的东西,又抬头看了看黑洞洞的上方,对卓然说:“你是怎么爬上去的?”

    卓然笑了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

    卓然引用毛老人家这句诗词,又让云燕吃了一惊,道:“当真厉害,出口成章,随便一句话都是那么有哲理,难怪先前那婵娟对你用情那么深。”

    “你怎么知道她对我一往情深?”

    “我听说人家千里迢迢给你送东西来了,就在酒楼上。”

    卓然有些吃惊,说道:“你怎么知道是她送来的?”

    “那有什么不好让人知道的?酒楼里你跟那人斗诗的事情早就在武德县传开了,我是做捕快的,城里有什么风吹草动我会不知道?我手下眼线到处都是,早就第一时间把这些送到我耳朵里来了。我一猜就是她,不然会有谁谈得上对你倾心呢?她跟你在一起的时候,瞧她看你的眼神,瞎子都能看出来。”

    卓然顿时大窘,说道:“你别这么说嘛,我哪有那么大魅力?”

    云燕说道:“你的确很有本事呀,不仅破案厉害,能够七步成诗,而且每首诗都是那样有才华。武功之高,连号称武功天下第一的天仙儿都对你异常倾慕,巴巴的讨好你,要你教她射天狼。现在你又显露出这一招能沿着墙壁攀爬的壁虎神功,她知道了只怕又多了一个求你教她的东西了。——对了,你这真的是壁虎功?刚才你真的是施展壁虎功爬上去的?”

    卓然说道:“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壁虎功,反正爬上去了。”

    云燕说道:“那太好了,那就不用担心了,那咱们就等在门后面。只要听到他们开始开门,我们就躲到门上去。我们先演练一次。”

    卓然说道:“行啊,你先上还是我先上?”

    “我先上去,我把上面的位置确定清楚你再上来。”

    说罢,云燕施展轻功,上到了房顶,用手和脚支撑住两侧洞壁,整个身体悬空,伏在房顶之上:“好了,你上来吧。”

    卓然再次施展壁虎功,用意念将手脚变成吸盘,果然手脚便产生了强大吸力,又轻松自如地上到了房顶,来到了云燕的身边,笑嘻嘻道:“我上来了,你还好吧?”

    云燕简直惊呆了,她支撑着身体,可不敢轻易说话,要不然气一松就容易掉下去,所以鼻孔只是轻轻嗯了一声。

    卓然又道:“这主意真好,我们这叫什么呢?——坐山观虎斗?不对,请君入翁?也不对。哎呀,管它是什么,等他们开门进来,我们两个就这样撑着,一直等他们进到地宫了再下来。——不行,不能等他们到地宫,不然他们到地宫之后,就会发现悬浮石不在了,那就麻烦了。”

    “不过我还有一招,等他们快走到地宫的时候,我们俩就下来,然后出门把门拉上,这门只要一拉上,他们从里面是打不开的,哈哈哈。而从外面至少要一顿饭功夫才能够打开。等他们出来,我们已经远走高飞了。假如说,外面的人又恰好不会打开门,他们被关到里面,那就只有跟我们一样,天天跟大猩猩为伍,吃坚果啦,哈哈哈,你觉得这主意怎么样?”

    云燕越听越心惊,卓然跟她一样悬浮在空中,居然能滔滔不绝说了半天,气息流转自如,根本没有任何停滞,四肢也没有任何泄劲的表现。云燕心里知道,她别说说那么多话了,就算悬在空中,就这么身体倒悬着,说上几句,身体的内力支撑就会丧失,便再也支撑不住,会掉下来的。又怎么可能做到像卓然这样,悬在空中还滔滔不绝。

    难道这家伙当真是深藏不露的绝顶高手?可是他明明没有内力啊,这她已经检验过。但眼前这又怎么说呢?

    云燕简直头都要昏了,卓然见云燕没有说话,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他陡然发现自己有壁虎功之后,便异常兴奋,嘴巴里滔滔不绝说个不停。

    当下他又接着说道:“我倒觉得我们俩就这么呆着看看能撑多久,因为我们不可能等他们在开门的最后一刻才上到房顶来,那样的话,万一留下什么响动,他们就会警觉,那咱们就逃不了了。所以咱们最好是估计差不多的时候就得爬上来守着,根据上次开门的时间,他用了差不多一顿饭,那我们至少要等半顿饭的时候就得爬上来,也就是说我们要在房顶支撑半顿饭的功夫才行。”

    “我觉得这活儿不算很累,吊着也挺舒服的,你觉得呢?我以前倒没想过,原来还可以这样撑着,下次就这么撑着睡觉。我听说有一个漂亮妹子,可以在一条绳子上睡觉,那才叫绝呢,我下次也试试。哦,不过我不在绳子上睡觉,我倒贴在房顶上睡。等到别人进来找不到我,吓个半死,那才好玩呢,哈哈哈哈。”

    卓然越说越开心,云燕则越听越心惊,因为她发现自己这么倒掉着,自身的内力在快速的流逝。在以前,她从没有这样用手脚支撑悬在空中那么长时间,虽然轻功高明,但那也都是高来高去,蜻蜓点水,快速掠过,还没有这样持续的保持悬空的姿势。

    要知道,这种悬空轻功倒还在其次,最主要的还是内力和手臂的力量,因为要保持将近百斤的身体凭空平行支撑在空间上方,短时间还行,时间长了还真有点熬不住。

    云燕已经感觉到手脚都在发颤了,知道自己再也坚持不住了,与其滑下去摔个狼狈,不如自己先下去。

    于是她便轻轻一纵身,落在了地上,呼呼喘了几口粗气,才仰头说道:“下来吧。”

    卓然正滔滔不绝的说得高兴呢,没想到云燕没有任何征兆,说下去就下去。

    他便疑惑道:“不是还要测试一下吗?怎么你就下去了?咱们还得坚持着,还没到半顿饭工夫呢,这么点时间,还是有点危险,万一他们开门动作太快,直接就进来了,咱们可就措手不及,所以得提前一点。”

    卓然一边说着,一边倒转身子,头朝下,跟壁虎一样慢慢爬下来,一直到手触到地上,才落地站了起来。

    云燕又是惊喜又是羡慕:“你的壁虎功可真厉害,佩服佩服,这下我是真心佩服了。我施展轻功这样支撑,根本没办法说话,否则气一泄就会落下来,你却能轻轻松松支撑在上面这么久,一直到现在才下来,单凭这份功力我就远远不及,难怪连天仙儿都对你赞誉有加。

    卓然脸皮很厚,嘿嘿的笑道:“小意思啦。现在咱们怎么办?”

    “我们得时刻等在门后,以防他们提前来开门,那我们就会措手不及。反正他们开门的时候有声音,我们能听到,要是我们还住在地宫,那就听不到声音了。”

    卓然点头说道:“有道理,而且这里多凉爽,地宫里头又闷又臭,特别是那大猩猩,屎尿都拉到里头,这几个月我算是饱受折磨了。”

    云燕说道:“那咱们去拿点水和坚果过来,蹲到门后就行了。”

    卓然说道:“水不用拿来了,不然等一会儿他们来的话,我们又措手不及,不知道装水的东西该放到哪,总不能用嘴含着爬上去吧。要喝的时候再进去喝就是了,还方便,那就相当于我们家里的厨房和茅厕了。”

    云燕笑道:“真有你的,谁把茅厕修到家里头?”

    卓然心想,现在社会哪一家不是厕所在家里头,不过那得是有非常发达的城市排污系统才行。

    随后几天,他们便每天把坚果拿来到大门后面等着。

    这几天卓然刚刚会壁虎功,兴奋不已,便在通道四周爬来爬去,同时熟悉各种在墙上的动作反转,他发觉简直不用吹灰之力,非常的轻松自如。

    云燕简直是目瞪口呆,她虽然看不见,但是卓然在在通道顶上到处爬来爬去的声响却显示了他的位置,她对卓然能够如此轻松地在墙上到处爬动简直惊叹无比,想必这世上武功最高之人也做不到卓然这样的本事。

    又等了两天,这一天,他们终于听到了铁门外传来了开铁门的响动。

    两人在黑暗中,立刻一下相互抓住了对方的手。

    这几个月在黑暗**同生活,他们已经对对方非常熟悉了。几乎可以做到听音辨形,准确的找到对方的位置。而且在黑暗中只要手一抓,相互的感应就能知道对方心中所想,甚至都不需要说话。

    卓然立刻示意让云燕先上去,自己随后上,云燕立刻飞身上了顶上的通道,手脚两边在墙壁撑着,横在空中。

    卓然这才跟壁虎一样,沿着墙壁一直往上爬。

    云燕感觉到了卓然越爬越近的声音,很轻,但是在静静的地道里能感觉的到,他一直爬到她身下,竟然停在了她的身体下方。接着云燕便感觉到,对方的身体往上,用背拱着她的身体,将她整个托了起来。

    云燕大惊,终于忍不住,压低声音凑到他耳边说道:“你干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