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章惹了麻烦
    卓然的声音也是极低,扭过来,差点碰到了她的嘴,说道:“我托着你,不然你力气不够,待会儿下去,手脚发软可就麻烦了,别说话。”

    云燕本来还想说的,但听到最后卓然警告她不要再说,她便停下了,想着卓然能够如此轻松的在通道顶部支撑,而不用凝神静气,就知道他比自己能在上面待的时间更长。于是云燕也就罢手,没反对。

    不过让她几乎是趴在卓然身上,她还真有些没那个胆子,因此强撑着。但是她发现她往后退,卓然就往后顶,而她基本上已经退无可退了,后面就是洞壁顶了,她只好强撑着,尽可能的用手脚支撑身体,不至于将身体的重量都放在卓然身上,但一小部分是肯定的。

    她一直支撑着,感觉到手脚有些发麻了,卓然感觉到了她身体重量没有落在自己身上,甚至没有大部分落在自己身上,便扭头过来,低低的声音在她耳边说道:“你趴在我身上,我能顶得住,你必须要节省力量,等会儿可能会有搏杀,你不要任性。”

    云燕已经被他逼得没有退路,同时听他的话又觉得很有道理,而且听他中气十足,根本没有任何劳累的意思,于是便放心的,把身体大部分都趴在了他的身上,但是又觉得这个姿势着实不雅,于是索性放弃了手脚支撑,整个趴在了他身上,用双手撑在胸前,保持最后的距离。这样一来,基本上就成了卓然背着她,横在通道顶部了。

    卓然微微点头说:“这还差不多,放心吧,我撑得住。”

    又等了片刻,下面嘎吱一声,门开了。

    趴在卓然背上的云燕心头微微有些吃惊,因为很明显,这一次开门的速度比先前快了很多,假如先前他们没有在对方开门就上来躲避的话,只怕来不及藏好,对方就把门打开了,说不定就会露出破绽。

    一盏灯笼先伸了进来,紧接着门被推开,后面紧跟着几个人,依次鱼贯而入。

    走在前面的是胖胖的刘长老,后面则跟着身材魁梧的南天王,在后面是宋大婶,然后是两个抬着坚果的随从。宋大婶和刘长老亲自拿着灯笼往里走,他们没有说话,却也没有抬头,所以没有注意到通道顶上横着的卓然和云燕。

    往前一路走去,很快便拐了个弯,灯光一下暗了下来,被通道把光线给遮拦住了。

    卓然不等背上的云燕说话,便自己迅速沿着墙壁攀爬下来。

    云燕一直趴在卓然的背上,看着他简直就像一只巨大的壁虎,在墙上轻松自如的爬上爬下,而且是头朝下往下爬,禁不住吓了一跳。一直到卓然平稳降到地面,她借着反射过来的微弱灯光,看着卓然,满脸惊骇。

    卓然没等她说话,立刻手一挥,快步抢先出了铁门。

    可是他刚迈出铁门,顿时一呆,立刻用手捂住了眼睛。

    紧跟着他出来的云燕差点一头撞在他后背,她没想到卓然说停就停,很是有些疑惑。可是没等她问出声,她便已经知道了原因。因为她也感受到了非常强烈的光线直刺双眼,眼睛根本无法睁开,而且生疼,只能立刻用手捂住了眼睛。

    卓然顿时想起一件事,他们已经在黑暗中呆了好几个月,陡然见到光亮,即便只是普通的白昼的光亮,也会让他们的眼睛根本无法适应。如果强行睁开,那种夺目的光线让眼睛感到剧痛,眼泪盈眶。

    卓然用手捂着眼睛对云燕说道:“怎么办?”

    现在还在地道光线昏暗,他们的眼睛就已经感到刺痛了,如果置身在地宫外面日光之下,他们是根本没办法睁开眼睛的。那就形同瞎子一般根本无法逃走,同时外面是否还有其他强敌还不得而知。而后面进去的南天王他们很快就会发现铁门被破坏,里面的悬浮石不见了,立刻就会冲出来,那就惨了。

    云燕抓住了卓然的手,往上指了指,卓然立刻明白了。卓然迅速像壁虎一样向上爬,而云燕则飞身而上,横在了铁门外上通道顶部,卓然爬在她的身下,横着挡住她,两人几乎还是叠在一起的,这样一方面可以起到支撑作用,同时还可以尽量缩小目标范围,免得被对方看见。

    果然只过得片刻,从通道里面便传来咆哮声和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南天王便如一阵旋风似的从地道迅捷的冲出了,冲上了梯子,钻出了通道外。

    同时在外面急声叫道:“有没有见到有人出来?”

    外面传来几个侍从的声音:“没有啊,我们就守在门口的,没见到有人出来。”

    而紧接着,刘长老和宋大婶也提着灯笼,快步冲出了通道之外,后面两个抬坚果的侍从,也已经将坚果放到了屋里,然后紧接着跑出去了。

    两盏灯笼离开了通道,通道顿时暗了下来,虽然还有微弱的光亮,但是已经基本可以适应一些了。卓然心中祷告,希望这些人四处去搜寻,洞外没人,自己和云燕可以借机冲出去。

    可是他们却听到的是南天王急声对守在外面的侍从叫道:“多叫几个人来堵住门口,以防盗贼逃走。盗贼没逃走,应该还在里头,给我进去搜。”

    卓然一听,顿时心头一片冰凉,只要他们冲进来仔细搜索,肯定会注意到顶部,只要一抬头就能看见他们。

    这时,他听到了宋大婶的声音:“启禀护法,属下以为,不可能是盗贼进入盗窃。因为这通道是严格密封的,外人根本无法进入,更无法把那么多的悬浮石带走。悬浮石应该还在地洞之中,只是神秘的失踪了,就像前两次失踪了一样。宗主不是要查清楚他们为什么消失吗?而且两次都是消失之后又重新出现的,咱们是否再去找一找,应该能找回来。”

    一听这话,南天王顿时大喜,如果真是如此,那倒不用担心了,只是为什么又突然消失呢?南天王说道:“好,跟我回地宫好生查一下那些悬浮石跑哪去了。”

    于是几个人又提着灯笼快步下了通道,他们并没有进行搜索,也根本没想到黑暗的洞顶会趴得有人。

    这些人顺着台阶下来,往前走过甬道,便到了卓然他们所在的大门前,推开门再次进去了。

    等他们全部都进去之后,云燕对卓然低低的声音道:“哥,怎么办?咱们闭着眼睛出去吗?”

    卓然摇头说道:“不行,我们睁不开眼,冲出去也看不见外面情况,逃不掉的。只要不睁开眼,我们无法逃脱,所以还是呆在这儿静观其变。”

    云燕嗯了一声便没再说话,静静的用耳朵听着。

    地宫里面,南天王跟宋大婶和刘长老提着灯笼将地宫的每一寸土地都搜了个遍,没有找到任何外人进入的痕迹,甚至于卓然他们生活过的痕迹。由于这之前他们也不知道这地宫里是什么样子,所以也就谈不上发现有人在里头呆过了。

    搜查了好半天,也没找到悬浮石的下落,悬浮石简直就跟凭空消失了一般。

    便在这时,宋大婶忽然指着铁门后面道:“护法你看,铁门后面好像被人用刀挫了千百道挫痕,不知道是什么缘由?”

    南天王大吃一惊,回头望向铁门,当他看见铁门果然有无数的道挫痕之后,那些异常复杂神秘的祥云都不见了之后,犹如一桶冰水从头浇到了脚。

    这之前他一直在搜寻悬浮石的下落,没有注意门后面的情况,而现在看清了。当真是如五雷轰顶一般。

    刘长老和宋大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他们已经从护法的眼神中感觉到了不对劲,这门后的变化肯定会带来可怕的后果。

    所以刘长老小心翼翼问道:“护法,怎么回事?”

    南天王觉得好像全身筋骨都被抽掉了似的,就想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可是他还是强行支撑着,干涩的声音简直像要冒出火来一样:“完了,这下全完了。”

    刘长老沉声道:“到底怎么回事?”

    地宫之中只有他们三人,刚才进来搜索,南天王没有让随从进来,所以他苦涩的声音道:“我告诉你们这铁门的来历你们就知道了。——某日,宗主机缘巧合,得到了一个来自天外的幽黑巨大盒子,一共由六块铁板组成,铁板里面有神秘的花纹。宗主在研读这些铁板之后得到了启示,必须将这六块板存放在东南西北上下六个区域。并把悬浮石分成六份,分别跟六块铁板储存在六个方位。这些铁板是宗主最为看重的,也是宗主让我们重点保护的,这才修了这个地宫,存放这六个铁板,可是现在却被人挫掉了上面花纹,你说,该如何是好……”

    一听这话,两人都傻眼了。这铁板是宗主如此重视的东西,而他们两个协同南天王防守南门,结果竟然出现这个结果,他们也有失职之责,严厉的宗主只会给他们最为严厉的惩罚,因此这两人同样吓得如秋风中树枝上的枯叶一般抖个不停。

    通道很安静,所以虽然相隔比较远,但由于两道门都是开着的,里面的说话的声音也比较大,地道又有声音的汇聚作用,所以在地道中的卓然和云燕都把这番话听得很清楚。

    云燕忍不住用头轻轻碰了一下卓然的后脑勺,意思是都是你惹的祸,你没事磨什么剑,把人家的东西都完全磨坏了,这下惹麻烦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