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章除非你逼我
    卓然在心中十分震惊,原来那东西来自天外?这铁板肯定不是天然形成,而是某种金属打造,上面有神秘的花纹,那悬浮石又有如此神秘的力量,鬼知道来自哪里。

    既然有六份悬浮石,若自己把六块铁板上的花纹都学会了,把六份悬浮石全部吸收进体内,又该具有什么样的超能力?

    卓然一下兴趣盎然,简直被自己这个憧憬兴奋得全身都在发抖。而在这时,他听到了脚步声。地宫里的南天王他们终于沮丧的出来,把铁门关上,打算出去想办法。

    他们一路出来,到了卓然他们身下的铁门处。

    卓然由于激动,加上撑的时间久了,手臂酸麻,额头出现了细细的汗珠。流淌下来,在下巴处汇集成一颗汗珠,泫然欲滴。

    下面,南天王正关铁门,卓然心中一个劲祷告,自己的汗水可千万别这个时候掉下去砸到这家伙脑袋上,这家伙武功这么高,肯定会感觉到的,那可就惨了。

    可惜,那滴汗珠还是缓缓从他下巴挣脱,带着轻飘飘的曼妙的身姿往下坠落。无巧不巧,正落在了南天王的脖子上。

    卓然连呼吸都要停止了。惊恐地盯着下面的南天王,现在连火药枪都来不及取出来了。

    让卓然又惊又喜的是,南天王却没有任何迟滞的将铁门锁上了,然后转头,神情落寞的往外走去。宋大婶和刘长老手里各自提着一盏灯笼跟在身后,走过长长甬道,上了台阶,一直出到了盖板之外。

    随后盖板被盖上,书柜被重新移回了原位,一切又重新归于黑暗和安静。

    云燕一翻身,轻巧的几乎没有声音的落在了地上,卓然则缓缓爬下来,站直身子,长长吐了口气。

    云燕压低声音道:“现在我们得尽快让眼睛适应光亮,然后才能够快速出去。”

    卓然道:“那倒不用,我们可以用晚上的时间出去,那时候天黑了,我们的眼睛就没那么了受刺激,然后借着夜晚离开这里,找一个安全的地方,慢慢让眼睛恢复正常就行了。”

    云燕点头道:“对呀,我可真是猪脑,这都没想到。接下来怎么办?”

    卓然道:“刚才他们进来时光线这么亮,肯定是白天,我们等天黑,从现在开始,数六个时辰,外面肯定是夜晚。”

    云燕道:“那铁板缝隙会不会有光亮进来呢?咱们去看看。”

    两人小心翼翼的摸索着往台阶上走。一直上到台阶顶,惊喜地发现,盖子不像铁门那样合拢得如此严丝合缝,而是有缝隙的,毕竟是盖在地洞口的,从缝隙进来光亮,让两人眼睛生疼。

    两人心头一喜,赶紧闭上眼,并用手捂着,用指甲缝来控制光线投入的程度,使眼睛逐步适应。

    已经到了都洞口,两人谁也不敢说话,只能静静的这样坐着,让透进来的光线尽早使眼睛适应。

    这时,传来了南天王、刘长老还有宋大婶的声音。

    南天王说:“这事你们两有什么想法?”

    宋大婶低头不语,而刘长老知道,就算他们什么也不说,也无法熬得过这场可怕的灾难,于是硬着头皮说道:“要不咱们还是尽早把这件事禀报给宗主吧,以免宗主将来知道,怪我们不提早报告,让他无法及时采取应对措施,而更加迁怒于我们,那时我们才真是后悔莫及呢。”

    宋大婶说道:“我同意,还是尽快禀报上去。”

    南天王显然不想知道这一类的答案,他狠狠地在桌上拍了一巴掌说道:“你们俩说的都是废话,这种事情我会不知道吗?我现在想问的是,你们还有没有办法把这一切挽回,或者哪怕挽回其中一样,我们或许都还好说。”

    两人相互看了一眼,都低头不语,的确,这种事情,他们就算是神仙也回天无力,一个是铁门被挫掉,另一个是连续三次那悬浮石神秘消失,两件事都无从下手。

    过了片刻,宋大娘忽然想起什么事,说道:“护法,也许不用着急,前面两次悬浮石不就是自己出现了吗?说不定这一次他又会不知什么时候会突然冒出来呢。”

    “什么时候呢?十天?半月?还是半年?”

    “这个……属下不知,只是这么想来着。”

    “前面两次失踪,宗主就已经愤怒不已了。现在又突然神秘失踪,谁知道他盛怒之下会做出什么来?”

    说到后面,连南天王这样的高手声音都有些发颤,可见那宗主的可怕之处。

    刘长老得到了启发,也硬着头皮说道:“对了,既然那悬浮石能够去而复返,这铁板上的花纹会不会也能够自己再重新长出来呢?”

    这简直是让人匪夷所思的推断,立刻被南天王认为对方简直是在跟自己开玩笑。不由得又在桌上重重一拍,把刘长老吓得一哆嗦。

    南天王最后垂头丧气的说道:“算了,我不跟你们发火了,我只有自己去给宗主请罪,我走了。”

    说罢站起身,迈步就往外走,刘长老和宋大婶,赶紧跟在后面,刘长老又问道:“那这边怎么办呢?”

    南天王怒道:“还能怎么办?里面啥东西都没有了,该干啥去干啥去,别等着一个个都给宗主处死。”

    这话说的让刘长老和宋大婶都是惊骇不已,却不知道南天王这话意味着什么,是不是要让这些人各自逃命。因为他们已经惹下了滔天大祸,不过又好像不像,因为,在天池宗犯了罪过,要是敢私自逃脱,那只怕是会带来灭顶之灾的,不仅仅是他,甚至可能会株连到他们的家人。

    没等他们想明白,南天王已经摇着头,满脸沮丧地出门去了。背影是那样的萧瑟,而刘长老和宋大婶相互看了一眼,都从对方脸上看出了惊骇,也只好跟着身后出门去了,书房便再次陷入了平静。

    等到天色开始渐渐暗淡下来,这时卓然和云燕的眼睛已经基本上可以适应比较暗的光线了,至于白天那种刺眼的光线,估计还得等两天才能完全适应。

    卓然用手使劲推了推那该死的铁盖子,铁盖子纹丝不动,主要是上面顶了那个书架。

    云燕说道:“得想办法移开书架,然后才能出去。”

    “我好像记得,外面的盖板没有锁,就是一个盖板。但是是书柜压着呢,那书柜是自动的,怎么才能把书柜移开呢?”

    云燕说道:“等一会儿我用力掀开铁盖,然后你从缝隙钻出去,赶紧找东西将盖板卡住,我就能算出来。”

    卓然说道:“要不还是我来推开铁盖,然后你钻出去找东西卡住铁板吧,因为你好像要比我瘦一些,更容易钻出去。”

    云燕笑了笑说:“当然,如果你有力气把盖板推开的话,我不反对。”

    卓然在手心里吐了两口唾沫说道:“我来试试。”

    卓然用手托住了铁板的两侧,用力往上举,可是自己感觉到微微有些移动而已,然后又重新压了回来。

    卓然连吃奶的力气都用出来了,却还是没能够有任何改变。他又换成用背来顶,他将他的双脚站在台阶上,用双手撑住双膝,先屈膝蹲了个马步,然后缓缓往上撑。想要用腿部和背部的力量将这盖板扛起来。

    这一次比他用手托要容易一些,可是也不过仅仅把盖子往上推开了寸许而已,他便再也没有力量继续了,盖板又沉重地压了回来,累得他呼呼直喘气。

    云燕低声道:“怎么样?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吧。”

    卓然很是沮丧,他原以为学会了那神秘图案,并吸收到了那悬浮石的神奇能量,自己应该变得力大无穷,在墙上不是轻松自如的上下爬动吗?可是他却没想到,自己的力量基本上没有什么改变,还是那样的苍白,跟普通人完全一样,并没有因为吃掉了那些所谓神秘的悬浮石就有什么增强。

    接着云燕说道:“还是我来吧,你钻出去,仔细点,不要把外面的书柜弄翻了,那会引来敌人呢的。”

    卓然说道:“这些敌人离开都已经一整天了,也没见到有人回来,听他们前面说的那些话,想必是各奔东西,不知所踪了。哪里还会守在这屋子等着那什么宗主来找他麻烦呢?”

    卓然做好了准备,只见云燕用手托住了盖板,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将盖板往上举了起来。

    听到了外面书架发出哗啦哗啦咣当的声音,想必是书架上放的书或者是陈设物品翻倒了。

    这时候,他们已经没有精力去注意这些声音了,必须尽可能轻的出去。

    卓然将火药枪抽出来握在手里,打开保险,等掀开了盖子后,他钻了出去,屋里黑咕隆咚的,正好他的眼睛比较适应。他看见旁边就有一把椅子,赶紧拿了过来,掉转头把椅子的后背卡在了盖板缝隙处。云燕这才放开手,然后从缝隙里爬了出来。

    她半个身子刚爬出来,忽然,从书架后面伸出了一把薄薄的长剑,架在她的脖子上,一个沉闷的男人的声音传来:“不要动。”

    与此同时,卓然身后也有一柄长剑,架在他的脖子上,身后是刘长老的声音:“不要动,我不想杀人,除非你逼我。”

    两人瞬间被制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