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章傻子
    云燕一头冷汗,她苦练了几个月武功,竟然还是感觉不到强敌就在旁边。其实不能怪她,制住她的人正是南天王,而南天王的武功远比她强,就算用了两个月的时间,也没办法弥补之间的差距。而对方又是在最不可能的地方伸出了长剑制住她的,却原来这家伙是躲在书架的后面,骗过了卓然,也骗过了她。

    紧接着,南天王出自如风,点中了云燕的几处穴道。刘长老也点了卓然的几处穴道,南天王觉得不放心,又在卓然的肩颈线上补了一指,即便是刘长老点穴功力不够,南天王相信,自己的这一指也足以让对方彻底丧失抵抗力。

    云燕缓缓爬了出来,跟卓然站在一起,盯着对方。

    云燕说道:“你们怎么知道我们在里面?”

    南天王冷笑:“你们当真以为我们是傻子吗?我们先前在里面搜查的时候,虽然我们不知道你们藏身于下面,但是铁门上那些被破坏的痕迹不可能是凭空冒出来的,只可能是人做的。所以当然怀疑还有人藏在里面,而就在我关闭第一道铁门的时候,我感觉到了有水珠滴落在我的脖子上。同时我用眼角便感觉到,通道顶上似乎有东西,我不能确定是不是人,但是里面的东西平白无故不见了,墙上的花纹被人涂掉了,我不会相信这些是无缘无故出现的,肯定有人捣鬼。”

    “这地宫我完全相信里面的人根本出不去,守在门口的侍从证明没有人冲出来过,因此你们肯定还躲在地洞里的。但是我不知道你们是谁,你们武功怎么样,我不想硬拼,不是怕打不过你们,是怕把你们误杀了我就找不到我要的宝贝了。所以我们就出了洞外,故意让你们以为我们要离开。其实只是把你们诱导出来罢了,你们果然出来了,看来老夫算无遗策。”

    卓然冷笑:“你若是算无遗策,那怎么不算算那些东西到哪去了?”

    一句话让南天王顿时怒火中烧,一把揪住卓然的衣领,将他提起来说道:“你说什么?你敢讥讽于我。”

    卓然耸了耸肩,说道:“我只是说话实在而已,我这人就是个实诚人,不愿意说谎话。”

    南天王冷笑:“那样最好,那你就告诉我实话,悬浮石在哪里?还有,铁板上的花纹如何才能恢复?”

    卓然说道:“你刚才都说了,这地宫密不透风,里面的人根本逃不出去,我们也是没有办法,所以才从门口钻出来,被你们抓到的。你们难道就不能用脑袋想想吗?既然是这样,那些什么石头又怎么可能长上翅膀飞出去呢?所以肯定还在地宫,只不过你们找不到他。”

    南天王一听,顿时又惊又喜,因为卓然的言下之意是他能找到,急忙道:“那你说,这些悬浮石在什么地方?你只要把悬浮石重新还给我,可以保证不杀你,怎么样?”

    卓然冷笑说道:“你不杀我顶什么用?你不仅要放过我,还要放过我的朋友。”

    现在对于南天王来说,只要能把悬浮石捞回来,他当真可以放过这两个人,饶过他们的命。不过现在,他既想把悬浮石拿回来,又想控制住两个人,这样铁板后面的花纹不见了这个罪过,可以全部赖在他们俩头上。不管是不是他俩做的,肯定是抓到了凶犯至少比让凶犯逃走而东西又被毁损要来的好些。

    所以他决定撒一个谎,立刻信誓旦旦的说道:“只要你帮我找到悬浮石,我就放了你们两个,我发誓。”

    卓然又冷笑了一声说:“发誓要有发誓的样子,你光说我发誓那顶个屁用,跟放屁有什么区别?你的发个毒誓来,我就帮你找。”

    云燕在一旁看的额头冒汗,她想不到卓然落在敌人之手,居然还是如此谈笑风生,甚至还出言讥讽对方,也不怕对方下毒手。其实卓然已经完全掌握了对方的心理,在找不到悬浮石之前,他不可能把自己怎么样。

    于是南天王说道:“好,我发誓,如果你帮我找到悬浮石,我不放你们的话,天打五雷轰。怎么样?这下可以了吧?”

    卓然点了点头道:“可以,那咱们走吧,进去我告诉你,怎么才能找到。”

    南天王当即吩咐宋大婶在外面看着云燕,刘长老跟他一起各提一盏灯笼进去寻找悬浮石。刘长老提着灯笼走在前面,卓然走到中间,最后面是南天王。

    南天王脑袋里正琢磨着那玩意儿到底藏在哪,先前他们连缝隙都看过了,不可能藏得有什么东西,而现在,如果卓然能把那些东西找出来,那简直跟变戏法一样神奇了。

    卓然说道:“你们应该想不出来那悬浮石到底藏在哪儿了吧,说实话,这之前我们也很纳闷。后来我无意中发现了他藏身的地方,简直你想破脑袋都想不到的。你猜猜在什么地方?”卓然简直成了一个话唠,不停的说着话,还不时扭头望一望身后。

    三人走下台阶,来到了第一道铁门,卓然站住,指着门框上方说道:“到了!——就是刚才我们藏身的地方,你应该知道吧?”

    南天王不知道他是什么用意,但还是点点头说道:“我没看,怕你们警觉,但是有水滴在我脖子上,我感觉到了,而且眼角余光也发现上面好像有人。”

    “你很机敏,不过你知道我们为什么躲到上面吗?我们其实主要目的并不是躲你,而是在准备把那悬浮石取出来。”

    南天王又惊又喜,说道:“悬浮石是在门框上头?”

    卓然神秘兮兮说道:“你肯定不知道那玩意儿其实是可以变形的,就像活的东西一样。”

    南天王呆了,半信半疑道:“你说的是真的?”

    “信不信由你。”

    南天王觉得他说的有道理,因为听宗主说这东西来自于天外。到底是什么谁也弄不清楚,只知道它有神秘的力量。可是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又有什么样的奥妙变化,连宗主都没有猜透。现在说他能够变形,或许就是真的。他说道:“那它变成什么了?”

    “一块大理石。”卓然道。

    南天王和刘长老两人相互惊愕地看了一眼,不过又一起朝向了卓然。

    南天王问:“怎么变成一块大理石的?到底怎么回事?”

    “你就不好奇我们是谁吗?不好奇我们为什么在这儿?我知道,因为你一心想找到悬浮石,甚至这些都没来得及问。不过,我还是决定告诉你我们的来历,因为说了你就知道悬浮石下落了。”

    南天王刚才的确是太着急想知道悬浮石的下落了,而连这些甚至都来不及问,其实在他看来,不管卓然他们是谁,为什么要来这儿来,只要被他制住了,这些问题都可以慢慢得到答案。而他现在最想得到答案的,是悬浮石的下落和后面的神秘花纹怎么复原。

    而现在,卓然提到这个问题,他才觉得这个问题或许与答案有关,于是说道:“那你说吧。”

    卓然一听他说这几个字,悬起来的心立即就放下了。因为这说明,这老头他们实际上不知道他们两到底是谁。也就意味着天仙儿几人没有出卖卓然他们。同时刘长老似乎也没在庄上询问那些手下这些天到底有谁来过。所以并不知道卓然和云燕的出现,至少暂时不知道,那自己就可以利用他的这项无知来编谎话制造机会。

    于是卓然故作坦然道:“我和我师妹是修道中人,我们算出了若干年前,天外曾有异物降临,具有无穷变化。我们算出了它准确位置,因此我跟我师妹这才想办法潜入了地宫。——你先不要问我们怎么进来的,因为说起来很复杂,也一时半会儿解释不清楚,我捡重点的给你说。”

    “因为你想知道结果,结果就是我们进你们的地宫来了,我们看见了悬浮石,可是我们在准备带走悬浮石的时候,它突然不见了,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我和我师妹都非常意外,但我们修道之人总能推算,算出它的去处还在地宫。可是究竟藏在哪,我们找不到。”

    “但是我们不死心,所以就一点点的寻找,结果发现它变成了一块大理石,一块会移动的大理石。——它会在地宫的大理石之间缓慢移动,从一块移动到另一块,根本察觉不出来。除非你用道法,而且要用很复杂的道法。”

    “我们就是用了很复杂的道法,最终发现它已经到了这处铁门上方,有一半在里面,有一小半已经钻出外面。我们立刻用道法制住了它。但是我们发现,想要将它变回悬浮石非常困难,因为它好像僵化了。我们想把它先取出来,可是同样非常困难。我们费了好半天劲也没什么效果,而这时你们就来了。”

    南天王又惊又喜,至少已经知道了下落了,虽然这悬浮石已经变成了一块砖,要怎么把它恢复原形还得费脑筋,但是有希望总比没希望好。他立刻紧张的声音都有些发颤地问道:“在哪里?东西在哪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