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章关门打狗
    卓然说:“我被点穴了,动不了手,不过你们自己可以找到,大门上面那块大理石看到没有?横着的那块。”

    两人同时举起了手里的灯笼往上观瞧,果然在铁门的正上方有一块大理石,露出了一小半。

    卓然道:“这块大理石另一部分在铁门里面,那部分要大一些。当然,这铁门是镶嵌在石头里的,这我知道,不过这石头实际上是一整块巨石,中间挖了一个槽,把门镶嵌到里面的。它变成了这块被切一半的巨石,当时他已经移动到这块巨石上来了,另外一半是在大门里面的,你们到里面就可以看到了。”

    刘长老立刻拉开了铁门。先前铁门没有关上。

    他们走到了屋子里面,提着灯笼继续抬头看。果然,在铁门里面也有一块大理石,露出了一半。

    卓然之前没有灯笼,根本没有看到这巨石是什么样子,但是他在这里已经生活了那么长时间。地宫里的石头是什么样子,有多大,他清清楚楚。在刚才他们俩藏身在铁门之上时,他的手也触碰到了这块岩石,所以大致明白它的大小,推算出其中一大部分应该在铁门里面,果然如此。

    先前出地洞,卓然是第一个先出去的,外面黑咕隆咚的,以防万一,他便把已经上了膛打开保险的火药枪藏在了自己衣服袖子里。

    他的袖袍本来就比较宽大,他出去之后,被对方用刀制住了脖子,随即点了穴道。但对方随即就把他放开了,以为已经将他制住了,却不料他身上还穿着那件有超强防御能力的软甲,因此这两指点在身上根本不起作用,但是他却装着被点中穴道的样子,而枪一直提的手里,手却自然地垂下,得以掩盖住了火药枪。

    而刚才他在一直在没话找话的说话,就想转开对方的注意力,刚才更是哈哈大笑,并且故意抬手说对方摸错石头,引开了南天王的注意力。在南天王转头望向上方,后脑勺对着他,成了一个死角时,他立刻抬手,将手枪指住了他的后心,扣动了扳机,这一枪准确的命中了南天王的心脏。

    接着卓然往后一飞脚,踢飞了放在地上的灯笼,左手一巴掌打飞了提在南天王手上的另外一只灯笼,两个灯笼瞬间熄灭。

    紧接着卓然利用南天王被一枪击中,身体踉跄还没稳住身形的短暂空档,身子往前猛的一蹿,狠狠一下将沉重的铁门哐当一声关上了。紧接着,卓然立刻转身往着地宫深处狂奔,只跑出几步,脚步声便消失了。

    这一切都已经在卓然脑袋中反复琢磨过,想好了方案,所以几乎是一气呵成,随即迅速跑进了黑暗中。

    南天王的后心遭到致命一击,整个人瞬间崩溃,但是他到底武功极其高强,只是短暂的失去控制之后,便迅速作出了反应。只是卓然的动作太快,根本猝不及防。而且卓然直接针对的是他们手上和地上的灯笼,一旦熄灭,四周一片漆黑。

    当南天王往前踉跄出几步之后,站住回身灯已经黑了。卓然的脚步已经消失在通道尽头,但是南天王还是及时作出了反应,他立刻打出了两枚袖箭。

    他没有射向卓然的要害,而是射向下方的,他还不想杀死对方,悬浮石还着落在对方身上。但是两支袖箭显然落空了,因为他听到了袖箭击中青石板地面发出的铛铛声。

    南天王一下子还没有明白他到底受伤有多重,只是用手扶着墙。他很疑惑,明明先前没有感觉到这小子有什么武功,而且刘长老和自己都先后点了他身体的几处穴道,按道理说他根本无法动弹,怎么一下不仅重伤了自己,还成功脱逃,跑的没影了,到底怎么回事?另外,他打伤自己的究竟是什么样的功夫?怎么如此了得,带着某种神秘的啸声,很恐怖。这一招之间,便已经重伤了自己。

    他想伸手去检查后背的伤势,但是伤在后心,他够不着,其实火药枪的威力不算特别大,即便是抵近射击,弹丸也只能射入体内,并不能射穿,所以前胸没有伤口。

    虽然他还不能确定具体伤在什么位置,但是他从身体力量正在急速消失的情况便可以推断,这一下定是致命的。

    南天王用背靠着铁门,用手摸了摸,铁门已经完全锁上了,这个他倒不是很担心,因为外面的宋大婶会打开铁门。他现在担心的是如何抓到这小子,抓到之后他要用酷刑把他的手脚都拧断,再用酷刑逼他找出悬浮石。这次必须要用酷刑,实在不行就把他手脚砍了,这样就可以一劳永逸,防止他突然死灰复燃。

    他心里狠狠的想着,可是他很快发现,他已经没有能力去实施这些愿望了,因为他已经几乎连站都站不住了,甚至整个人都在发软。

    这时,半空的刘长老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下面先前发生的事他没看见,因为他一直在专心的触摸那些岩石。卓然说弄错了,可是他不明白是哪一块。正用眼睛搜寻,下面响起了枪声,只不过他对枪是没有概念的,当然不可能把那种声音与致命的杀气连在一起,所以并没有特别在意,只是有些意外。但紧接着灯笼就灭了,铁门轰然关上,他才知道出问题了,赶紧纵身跳了下来。

    南天王有气无力的道:“快,快去抓那小子,他到里面去了。抓活的,先把他手脚弄断。小心,这小子武功很怪异,居然点他穴道都没用,而且还用什么古怪的带着轰鸣声响的武功将我伤了,快点抓住他!”

    刘长老立刻答应,但是陡然进入黑暗,他甚至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摸索着墙壁,手往前探着寻找。

    身后传来南天王的声音,显得有气无力:“快点灯,把灯点亮,看看我伤在哪里,我觉得我不行了。”

    刘长老还从来没听过南天王如此没有力气的话,顿时吓了一跳,他这才知道南天王已经受伤了,而且似乎伤受得很重,立刻又摸索着回来说道:“我,我没带火镰和火石,护法,你带了吗?你伤在哪?我给你包扎伤口。”

    “我也没带,好像伤在后背,我……好像不行了……”

    南天王顺着铁门慢慢往下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呼呼的喘着气,好像一个挑了很沉重的担子走了很远的路的农夫,终于把担子卸下来,大口喘气。

    他们两个都是宗派里高级首领,身上当然没必要带着火镰,他们走到哪,身边至少都有好几个随从。没想到这一次进来之后,因为涉及到地宫中的秘密,连自己随从都不能随意进入,所以只有他们两个进来,之前也没有想到会出这种事,当然更不会想到要带火镰。

    刘长老立刻伸手到他后背摸了一把,手上全是鲜血,手指试探着摸到了后心那处,这才知道伤到了要害,这下死定了。刘长老却不敢说,只是含糊道:“没关系,我,我这就叫外面的宋大婶打开门送你出去,马上叫郎中。这小子逃不掉的,他就在地宫里头。”

    南天王只是粗重的喘息着嗯了一声,连回答都没力气了。

    刘长老立刻站起身,砰砰的捶打着铁门。同时大声叫着:“快开门,快开门啊!宋大婶。”

    但是门外并没有声音回答,刘长老这才想起,从楼梯到第一道铁门还有很长的路,而且这铁门本来就有隔音的功能,除非离的很近,门外的人勉强还能听到,否则隔得远的根本听不见的。更何况还有一个弯道的楼梯上去,在楼道上去之后,离这里还有百余步,这么远的距离,在外面的宋大婶根本听不到下面的声音的。他自己这样的叫喊只是白费劲,除非是等到宋大婶自己发觉不对劲下来查看,才有可能打开房门。

    这一点瘫坐在地上的南天王也想到了,有气无力的嘟囔着说:“不用敲了,她听不到,小心那小子,那小子的武功很奇怪,当心他偷袭。”

    刘长老立刻转身,小心戒备,但是山洞中没有任何声音。他犹豫片刻,与其这样这耗着,不如先把那小子抓到,解除后顾之忧。现在这么敲门,外面的确是听不到,那就是白费时间。那小子居然能重伤南天王,说明其武功的确异常怪异,不过刘长老认为,他主要是偷袭在前,不然根本不可能伤到武功高绝的南天王的。

    刘长老小心谨慎的摸索着往前走,一路探寻,他不敢说话了,只是小心谨慎的走着。在黑暗中,他什么都看不见,虽然他武功极高,可是陡然在这样的环境中,他几乎是武功大打折扣。他必须要用耳朵去辨别对方的位置,同时随时准备进攻。

    他一直往里走,随时准备出手。但是他感觉不到对方的存在,一直到了最里面的铁门。——难道凶手藏在铁门里面去了吗?那样最好不过,可以来个关门打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