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章铁门
    刘长老深吸口气,将真气提起,然后化成掌不停的劈出,掌风凌厉。但是这劈空掌也就只能用掌力去感觉对方是否存在,而完全不具备杀伤力。

    他很快发现自己的劈出的掌风没有更多的效果,反而浪费自己宝贵的内力,而他的兵刃也没有带进来,只有双手。

    他立刻走到先前放在门边的那一筐坚果旁,拿着坚果当武器四处乱砸,每个坚果都灌注了内力,砸得墙壁咚咚乱响。一边砸一边咆哮着:“我看到你了,快出来,我保证不杀你,否则我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但是却没有听到卓然的任何答复,每一个坚果都是结结实实的砸在了岩石上,也没有砸中对方。这时他发现筐中的坚果在急速的减少,于是刘长老便不再胡乱砸,他将那一筐坚果放在身边,只有在感觉有可能藏身的地方才砸过一个过去,甚至于直接砸在了大猩猩身上,把大猩猩疼的嗷嗷乱叫。但是听到刘长老的咆哮声,他知道是主人,又不敢怎么样,只能委屈的忍受着。

    刘长老在一通乱砸之后,没有找到卓然的藏身处,便想着,这小子肯定没进屋,于是赶紧出来,把铁门给拉上了。然后用坚果在外面的走道上又是一通乱砸,可是还是没有任何结果,每一下都还是砸在了岩石上,并没有击中对方。

    当一筐坚果都砸光了,刘长老似乎还是没有发现卓然的动静,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刘长老这时觉得一阵胆寒,他便慢慢的摸索着回到铁门处,问道:“护法,你觉得怎么样?没事吧?”

    并没有人回答,他赶紧蹲下身检查,这一看之下,顿时一颗心凉到了底,——南天王已经死了。

    堂堂天池宗的护法竟然死在了一个修道的小道士手中,当然,这只是刘长老自己这么认为的,这让刘长老一阵胆寒。他决定等待援兵,等到铁门打开之后,立刻出铁门,到时候再把铁门关上,活活把这小子饿死渴死在里面。

    不过他又想到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这小是怎么进去的他不知道,既然对方能进去,当然也就能出去。也就是说明,这小子很可能已经从一条他根本不知道的密道逃出了这地宫,而那些所谓的悬浮石,其实也被他转移出了地宫。

    刘长老不敢敲动铁门,因为他生怕敲动铁门的声音让他听不到对方的动静。他凝神听着,全神贯注,全身内力已经调到了极致。可是四周静悄悄的,他不知道为什么地宫居然有如此安静的时候。

    忽然,他感觉到了有什么东西在接近自己,这种感觉完全是一种下意识的第六感。

    其实周围并没有任何动静,也没有任何迹象能够让他有这种结果,但他就是这么觉得的。而且这东西来自于他的头顶,而直到这时,他才突然意识到,在刚才他已经检查了地宫几乎每个角落,唯独没有注意到铁门这个方向。因为那里坐着的是受伤了的南天王,而且南天王在他离开时并没有死。

    刘长老总以为南天王是不会死的,因为他的武功非常高,比他自己都要高出一大截。他虽然受伤很重,甚至有可能是致命的伤,但他总相信南天王能熬过来。一直到他发现南天王已经死了,他才知道,他也没有意识到自己有这个致命的疏忽。就是因为他之前错误的判断,使得他遗漏了这个南天王所在的区域,敌人难道竟然藏在这个地方吗?

    就在他刚刚警觉到有危险靠近,同时意识到自己有一个致命的疏忽时,耳边传来了砰的一声闷响。

    他的所有思绪都瞬间凝固了,因为一颗铁弹珠从一根喷火的枪管射出,穿进了他的头颅。

    他的脑袋猛地摇摆了一下,几乎是瞬间便丧失了生命意识,尸体沉重斜靠下去,脑袋倒在南天王的肩膀上,鲜血不断从圆圆的伤口中汩汩地冒了出来。

    卓然几乎想在枪管上吹一声口哨,但是他依旧非常谨慎,马上横移开了数步,与对方保持了距离,并且有一定的角度,避免对方立刻站起来反击。他做好了准备,只要对方有站起来的声音,他就会立刻朝反方向攀爬,躲避开去。

    他等了片刻,对方也没有任何动静,他这才确认对方已经死了。其实在刚才枪管喷出来的火焰消失之前,借着那道火光,他看清了子弹准确的射入了对方的后脑,他确信这个判断没有错。

    卓然刚才故意往里头跑,跑出十多步之后他便停住了,然后迅速施展壁虎功,攀爬上了通道顶部,接着从通道顶部缓慢的往前移动,移动开一定距离之后,他又停住观察下面的动静。

    而这段时间,刘长老已经陷入了混乱状态,因为他发现武功极其高强的南天王竟然被人一招造成重伤,同时他又拼命的敲门,呼叫外面的人,想打开门救南天王。

    这些声音足够掩饰卓然接近他们,并藏身在他们头顶不远处的顶部,他不敢再悬停在他们顶上,免得汗湿再次滴下去,在这个位置,他随时可以爬到他们顶上。因为他坚信一点,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敌人恐怕想不到,他竟然会爬回来,还藏身在他们身边。

    果然,生命垂危的南天王命令陷入混乱状态的刘长老去抓卓然,说他向通道里跑了,刘长老当然按照他的指令,往里进行搜索,一直搜索到了地宫里面,然后在地宫到处乱砸。而这时,卓然却很轻松的悬停在通道顶部,注意观察着下面的动静。

    他听到下面靠着门的南天王粗重的呼吸越来越虚弱,到最后变得断断续续的,接着听到他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几声叹息似的声音之后,便再也没有声响发出。卓然感觉到对方已经死了,对死亡的判断他从来没有错过,不过他还是很谨慎的呆在上面。

    而当时地宫里头,刘长老还在发疯似地用坚果四处乱砸乱打,被他打伤的大猩猩也在嚎叫。于是他慢慢的顺着墙壁爬了下来,到了地面,坐在地上,开始从怀里掏出火药重新装填火药枪。他把火药枪装好之后,来到了死者身边,然后倒着攀爬上去,头朝下的附在铁门之上。他知道刘长老到了最后一定会回到这里,等着铁门开门,同时要查看南天王是否已经死了。

    果然南天王一路用坚果砸过来,到最后他已经快到铁门的时候,坚果用完了,于是他到了南天王身边,就在卓然的前下方。

    他靠在铁门上的声音和发现南天王死亡之后的惊呼声,都准确的显示出了他身体的位置。

    这几个月黑暗里头的生活,已经让卓然对声音变得特别敏感了,他能够从声音准确的判断出对方的位置。因此他将手中的火药枪对准了下方的刘长老的头部开枪,几乎是抵在他脑袋上扣动了扳机,一枪直接将刘长老击毙。

    卓然还是很谨慎的从另外一侧下到了地面,并将火药枪重新装填,然后提着火药枪慢慢走到了两具尸体旁。他的火镰早就在先前用完了,没法点灯,所以他摸索着将两人口袋里的所有东西都掏出来,揣到了自己怀里,这是战利品,不要白不要,包括一包钱袋。这两个可都是天池宗的顶尖人物,身上的东西绝对不会差。

    在南天王的怀里,他又摸到了一枚跟南金刚怀里摸到的一样的玉牌。却不知道做什么用的。

    宋大婶一直在洞外守着,过了很久也没有见到下面的人上来,也听不到声音,她知道地宫太深了,声音就算有也不会传到她这里来的。因为这件事涉及到宗门禁地的地宫,所以之前并没有告诉其他人,连随从都不知道,只有他们三人守候在这。

    ——凭他们三人的武功,对付天下任何高手都绰绰有余,更何况还是偷袭,根本不需要那些废物随从做帮手,所以没有人知道他们在屋里头。

    宋大婶有些犹豫,要不要去叫帮手来下去看看。但她很快否定了这个想法,因为地宫是绝对的机密,在马长老府邸之中,任何人都不知道,除了死去的小妾。所以她不能够去叫别人,那样会使得秘密外泄,于是她伸手一指将云燕直接点昏了过去,然后手持长剑下了地宫。

    她一直沿着台阶小心翼翼的提着灯笼往下走,走过长长的甬道,来到了铁门前,她发现铁门是紧闭着的。她知道铁门有一种机关,在一定时间之内,里面的人如果不出来,它就会自动关闭。难道是因为里面的人一直在寻找,竟然忘了出来吗?

    她把耳朵贴在铁门上,但是听不到任何声音,或许自己的判断是对的。可能是南天王认为外面有自己,在适当的时候,就会打开铁门,把他们放出去,所以他们才安心的在下面搜寻。

    于是宋大婶将长剑入鞘,放在了旁边的墙上,开始打开铁门。打开这扇铁门需要费的功夫很久,过了好长时间,铁门这才沉重的打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