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章击杀
    宋大婶非常谨慎,她没有马上把门推开,将长剑提在手中,缓缓的推开了铁门,上下看了看,没有任何异样,接着推铁门,还是没有任何异样,她这才舒了口气。

    等到将铁门推开到足够大时,她迈步走了进去。可是刚走进铁门她就愣了,因为她看见不远处的地上躺着两具尸体,距离比较远,一时看不清是谁。

    宋大婶不由大吃了一惊,而就在这一愣神的功夫,耳边传来了砰的一声闷响,一颗弹丸准确的射入了她的后脑。

    宋大婶甚至连怎么回事都还没反应过来,便一头栽倒在地死去了,鲜血从她的后脑汩汩地涌出,瞬间便染红了她的衣裳

    卓然像一只敏捷的壁虎,在一枪击毙了宋大婶之后,立刻横移了数步,以免可能后面紧跟着进来的敌人发现情况,并向他攻击。可是正如卓然先前所料,后面没有其他人。

    卓然这才舒了口气,赶紧从上面下来,捡起了宋大娘掉在地上的一柄长剑,将剑卡在了门的门框处,免得门自己关上了,然后他才拿起另一柄长剑,慢慢走到了宋大娘的身后,用长剑在她的腿上刺了一剑,见她没有任何反应,他这才放心。

    他将尸体翻过来,检查了一下,确实已经气绝,便不客气的伸手入怀,将宋大娘怀里的所有宝贝全都掏了出来,甚至于她腿上的靴子也脱了,检查一下里面藏的有什么宝贝没有,检查完了之后,他把东西都放了自己怀中。

    他将这三具尸体全都拖到了地宫里面,用刀子砍成一截截的,骨头也用长剑乱砍碎了,扔给了那只大猩猩,道:“给你三顿美食,慢慢享用,他们应该能确保你在一定时间内不会饿死了。因为这之后的一段时间,估计没有人来喂你,不过也希望你胃口大开,早点把它们都吃光。”

    办完这一切,卓然迅速退回了地宫外,把宋大娘拿进来的那盏灯笼直接灭了,在把地宫的外面那道门拉上,然后出到了地宫外。他手里拿着火药枪,以防再遇到敌人。

    上到房间后发现,房间内静悄悄的,也没有灯。卓然借着外面的透进来的灯光,看见了地上躺着的昏迷过去的云燕。

    这下他有些犯难了,怎么把这丫头带出去呢?云燕虽然身轻如燕,但是也有将近百来斤,可不是那么容易背着走的。

    卓然提着火药枪来到门边,从门缝窗户缝隙往外观瞧,见外面的廊下挑着灯笼,但是并没有人,整个院子都是静悄悄的。看来这是长老的卧室,外人没有许可是不许进来的,毕竟有这么重要的秘密在。

    在确认院子没有其他人之后,卓然放下心来,相对而言,这里应该是比较安全的。他看见桌上有一个沙漏,于是拿着沙漏凑到窗户边上去,看了看上面的刻度,确定现在才刚刚入夜不久,也许也就初更或者二更天,离天亮还早着呢,有差不多一晚上时间来让这小丫头醒过来,所以卓然决定就在这等,同时也让两人逐渐适应外面的光线。

    卓然坐在云燕身边,想看看能不能帮她解穴,可是卓然根本就不会武功,也不知道怎么解穴,只能拿现代社会抗休克的办法来试试。

    于是他抓着她的手指头,用发簪戳她的十宣穴,掐人中,给她按摩头部,却没有任何反应。

    他干脆索性毫不客气的来了个全身马杀鸡,从头按到脚。

    不是说解穴就是推宫活血吗?那就是按摩呗,按摩手法卓然在大学选修中医的时候还是学过的,从头到脚,再从脚到头,将云燕所有的地方都按了一个遍。按完后却还是没任何效果,云燕依旧昏迷不醒。

    卓然泄气了,心里苦笑,要是自己这样一通乱按也能解穴的话,那武功高手的点穴就太小儿科了。既然没办法,卓然决定放弃,先等等,等到五更天,快天亮的时候,这丫头还不醒的话,那就只有强行背着她想办法出去,看看自己的运气了。

    卓然闲极无聊,不知道该干什么,他决定对马长老的屋子来一个大搜查,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好宝贝,于是便翻箱倒柜的找了起来。

    可是找了半天,什么值钱的都没有,他感到非常泄气,心想,好歹还是天池宗的什么长老,居然这么穷,连银子都没翻出什么来。于是

    又坐回云燕的身边,琢磨着怎么把这丫头弄醒,因为看看沙漏,这折腾半天之后已经是四更天了。

    离天亮越来越近,卓然心头也越来越焦急,忽然他想起一个主意,听说对付蒙汗药能够用泼水的方法就能够把人激醒过来,何不试试水呢,或许有用。

    刚好在刚才搜财物的时候,在里屋发现一大桶水,便提了过来,拿着水瓢毫不客气的舀着水浇在云燕的脸上。

    卓然惊讶地发现,水浇上去,云燕的眉毛竟然动了动,看来还是有点反应,于是他欣喜的一瓢接着一瓢给云燕的脑袋浇水。

    他很快发现地上湿了一大片,连云燕的肩膀衣服都湿了,这样不行,于是他又把云燕抱起来,放在床上,然后把脑袋放在床沿外面,在脑袋下面放上那桶水,然后用手托着她的头,再在上面浇水。这样既可以把水浇到她的头上,水又可以流回桶里,不会流到外面,能够反复使用。

    就在卓然几乎要失去信心的时候,云燕睁开了眼,先是茫然的四顾,最后才望向了卓然。

    卓然立刻低声道:“不用担心,我们现在虽然还在他们屋子里,但是现在是天黑,你有没有办法起来咱们离开这?”

    云燕缓缓点头,挣扎着坐了起来,片刻才说道:“我被那老家伙点了穴,还没能够恢复,只能走,没法动武。”

    卓然说道:“没关系,不行的话我背你。”

    “那倒不用,只要避开他们,不用动武就可以。”

    卓然说:“放心吧,有我呢。”

    云燕似乎才从昏昏然中醒悟过来,顿时想起他们所处的危险,急声道:“——咦?你,你不是被带进地宫去了吗?怎么样?他们呢?”

    卓然在脖子上比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嘴里还轻轻呲了一声:“都死掉了,——我把他们给宰了。”

    云燕目瞪口呆:“真的?他们的武功这么高,你怎么杀掉他们的?”

    卓然叹了口气说:“妹子,给你老哥多一点信任好不好?”

    云燕歉意地笑了笑说:“对不起,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觉得太有些意外了。”

    “有什么好意外的?等回去再说,咱们先离开这,这还是很不安全的,最好不要让任何人发现,悄悄的走。”

    卓然找到一条白绫揣在怀里,将宋大婶的那柄被砍缺无数口子的长剑拿着,搀扶着云燕下了床,先到窗户处,打开窗户瞧了瞧,见外面没有什么人,这才搀扶着云燕翻窗而出,然后把窗户虚掩上。

    从窗户后面到围墙,可以从围墙翻越出去。他不敢走前门,生怕遇到什么仆从之类的。

    卓然来到围墙边,施展出壁虎功爬了上去,然后将白绫扔了下来,对云燕说:“你绑在腰上,我拉你上来。”

    云燕摇头说:“不用,我手上还有些力气,拉住绳索应该没问题。”

    说罢,双手紧紧拉着白绫,卓然把她用力的拉扯了上去,费了半天劲。卓然心想,他奶奶的,费了那么大的功夫,只会了一个壁虎爬墙的本事,要是真的有项羽那般天生神力,那才霸道呢。要是能把剩下五处的悬浮石都弄到手,也不知道又会有什么超能力,真是让人期待。

    卓然把云燕从另外一边放了下去之后,自己在施展壁虎功下到了围墙下。

    他们借着夜色的掩护,慢慢往外走。院子里静悄悄的,马长老的宅院本来人就不多,加上宅院又很大,这估计是为了保住秘密,尽可能少雇佣人,人越少秘密泄露的可能性就越小,所以偌大的庄园也没几个人。

    卓然他们来到外墙,从这里翻出去便可以离开马家庄了。

    卓然故伎重施,把云燕吊过了围墙,然后搀扶着她过大街走小巷,终于离开了这镇子,一路上平安无事,也没遇到几个人,就算遇到人也远远的避开了。

    出了镇子,卓然还记得来的路,沿着路往回走,他们走到半山的时候,天这才亮了。卓然问云燕说:“你的穴道怎么样?解开没有?”

    云燕说:“有一处解开了,还有几处没有,那老小子点穴太厉害,我估计要到傍晚时分才能全部解开了。”

    “那也没关系,咱们慢慢走。”

    好在一路平安无事,路途中经过一条大河,卓然将那柄烂剑扔进了河里。

    随后,他们遇到了一队长途贩运货物的马队,卓然给了领头一锭银两,带着他们两个人前往武德县。正好这马队也是要从武德县附近经过的,于是两人有了骡子骑,终于平安的回到了武德县。

    卓然回到家中,家里人都高兴坏了。郭帅嘴巴最快,跟倒豆子似的,三下五除二便把卓然和云燕失踪的这些日子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