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章猪猪不见了
    屋外的寒风哗地吹进来,吹得里屋门帘啪啦作响,马氏这才知道自己儿子耍诡计是支开自己好开门出去。马氏赶紧一把抓起儿子的衣服鞋子追了出去,大声的叫道:“皮蛋,快回来,外面冷。”

    “我不要新衣服新鞋子,我要骑肥猪,我要猪猪。——咦?我的猪猪呢?猪猪到哪去了?”

    冲到大门口的马氏听到儿子的声音充满了惊慌,也吓了一跳,抬眼望去,只见院子里白花花的都是雪,已经把院子都铺满了。雪还在纷纷扬扬的下着,可是院子里空空荡荡的,以前惯常在院子一角趴在地上呼呼大睡的肥猪不见了,只有绳索还吊在木桩子上,皮蛋一屁股坐在了雪地里嚎啕大哭起来。

    马氏也慌了,这肥猪可是他们家一年的心血,是她来年的希望,要是没了,这日子便会一下掉入谷底的。她慌慌张张的把儿子的衣服扔在了地上,跑了出去,四处张望。院子里没有猪的影子,大门紧闭,还上着门闩,肥猪是不可能跑出去的。她立刻将房前屋后都跑了一转,依旧没有见到肥猪的影子。

    马氏尖着嗓子喊了起来:“孩子他爹,你快来,出大事了。我们家肥猪不见了,快来呀,是不是哪个天杀的把肥猪给偷了。”

    祁老三正睡得昏昏沉沉,一听这话立刻一骨碌爬了起来,也顾不得穿鞋子便冲出了门。瞧一眼坐在雪地里呜呜大哭的儿子,飞奔着把房前屋后包括厨房茅房能藏的地方全都找了一遍,但是也没有猪的影子。他立刻拉开房门,冲出外面寻找。

    外面雪下得很大,现在又是早晨,整个村子都很安静,除了房顶上冒着的炊烟之外,没见到什么人影,只有漫天的大雪飘飘扬扬的。

    祁老三把整个村子都转了一遍,没见到一头猪。——这马上要过年了,猪都已经养的差不多,又有谁会那么放心把猪放到外头来养呢,要是被人偷了,那一年的心血可都泡汤了。

    找遍了全村都没见到自己猪的影子,其实祁老三知道,自己在白费劲,因为他冲出门时,院门是关的好好的,肥猪根本出不来。而且他们家的院墙是砖砌的,也没有什么窟窿,肥猪更不可能钻出去。

    于是他跑出来寻找,也只不过是心存侥幸而已,现在果然没有结果。他十分沮丧地往回走,他的脚几乎都要冻僵了,他是光着脚丫子,只穿着贴身小衣在外面寻找的。

    快到家门口时,看见他媳妇拿着他的鞋子和衣服跑过来,说道:“他爹,你这是做啥?别猪不见了,人也病倒了,那咱们这年可就别过了。”

    祁老三气的一巴掌将他手里的衣服拍到雪地里,吼道:“猪被人偷了,还过个屁的年。”

    马氏心头也窝火,也跟着吼道:“你叫个屁,又不是老娘让贼来把猪偷走的,冲我吼什么?好心关心你,不识好歹。”

    祁老三气不打一处来,指着马氏怒道:“老子早就说了,要把这猪杀了。偏偏就你舍不得,要给皮蛋骑着玩儿,说什么就骑两天。这下好,没得骑了,也没得过年了,都是你这贼婆娘干的好事。”

    “倒成了我的罪过了?我不是心疼皮蛋嘛。”

    “心疼的好啊,现在好了,猪不见了,被人偷了。这下心疼去吧。”

    两人站在雪地里,你一言我一语的吵了起来。这时就听见远处传来孩子的嚎哭声,两人扭头一看,只见皮蛋站在门口,冲着他们哇哇大哭。

    马氏顾不得丈夫,立刻转身朝儿子跑去了。祁老三狠狠的跺了一下脚,背着手往回走,只走了几步又站住了,转身回来,一把捞起地上自己的衣服,把满是雪花的脚塞进自己的布鞋里,也没扣,就这样耷拉着,踩着雪花,一边走,一边将自己的衣裤往身上穿。

    回到门口时,马氏已经将儿子皮蛋抱回屋去了,祁老三站在台几上跺了几下脚。他倒不是想把鞋上的雪花剁掉,而是他想感觉一下,自己已经冻僵的脚还是不是自己的。

    回到屋子,皮蛋正坐在凳子上扯着嗓子哭,他的衣服马氏已经给他穿上了,鞋也穿好了,马氏坐在炕头边抹眼泪。祁老三坐在堂屋的一根板凳上,堂屋的门开着,从这可以一眼望去,看到自己院子的大门。他没有关院门,就那么敞开着,院门在风雪中啪啦啪啦的扇动着,好像有人在拍巴掌。

    他听得很烦,但还是没去关掉,因为他下意识地想着,他的肥猪会不会撒着欢儿,摇着尾巴,摇头晃脑从外面进来,跑到院子一角木桩那趴在雪地里呼噜呼噜大睡。可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除了漫天的大雪把院子铺得厚厚的一层。

    马氏抹了抹眼泪,拿手帕替儿子擦了擦鼻涕,又抹了一下满是鼻涕口水的脸,扭头对丈夫说:“他爹,咋办?要不要去衙门告官呀?”

    “告什么告,衙门老爷又不吃咱家的猪肉,他才懒得管你这破事呢。”

    “可是,可是难道就这么着不管啦?那可是我一年辛辛苦苦养大的啊,我的肥猪……”

    说着,又呜呜的很难听的哭了起来。

    祁老三对妻子说道:“别哭了,老子还没死呢,哭什么丧!赶紧的,给我准备饭,我得下地去。”

    “猪都丢了,你还下什么地?”

    “你这臭婆娘,老子不下地,你吃什么?难道没肉吃就不过年了?快点,少啰嗦。”

    马氏只好抹了一把眼泪,嘟囔着说:“早知道,昨晚上就应该把猪杀了,拿去卖了,兴许我们家皮蛋还有猪肉汤喝。”

    马氏匆匆的生了火,做了饭,包好递给丈夫。而祁老三这才从沮丧中勉强回过神来,耷拉着脑袋,将装饭的食盒子挂在锄头上,把锄头扛在肩上迈步出门。一边走,一边还四处张望,期盼着奇迹会出现,大肥猪会撒着欢的出现在面前。

    眼看着丈夫出门下地去了,马氏坐在炕头发了一会儿呆。儿子已经哭累了,坐在竹子靠椅上发呆,鼻涕流了老长,也不知道在想什么,马氏也没精神去给儿子擦鼻涕。

    现在没了猪,还得想办法挣点钱,才能有得钱过年了。她想起了村里的大户,这两天他们准备过年,家里有很多活,要找人帮着干,正在请短工。自己可以跑去打趟短工,洗洗涮涮的,一天也能挣个二三十文,也许到了过年的时候,还能割上一刀肉回来过个年。

    想到这,马氏便对儿子皮蛋说道:“你在家里乖乖的,不许出去,我就在村口祁大户家里头干活。中午饭菜你爹一份你一份,我都放在碗架上,你自己可去拿来吃,然后在家里玩,千万别出去,听到了吗?”

    皮蛋瘪着嘴说:“猪猪不见了,猪猪被人偷了,我跟谁玩?”

    马氏鼻子一酸,是呀,儿子这一年来,唯一的玩伴就是这头肥猪,肥猪要是不在了,孩子一时半会儿还真不能适应。但她现在又没时间去宽慰孩子,只好说道:“柴棚里有青冈树木头,你去用柴刀削一个陀螺,把雪扫开,自己在院子里抽陀螺玩好不好?”

    皮蛋没搭理母亲的话,只是呆滞的望着窗外,不知道是不是在回忆跟肥猪一起玩耍的快乐时光。

    马氏顾不得别的,她得早点去,去晚了要是被别的人都占满了,可就没她的活干了。于是在儿子肩膀上拍了拍,转身出门,来到了院门口。又转身对儿子说:“儿子,我把房门锁上了,你可别出去。娘要去挣钱,挣了钱给你买新衣服,咱们到集镇上买到肉,一样可以过年的,别着急哈。”

    说罢便将院门拉上,用铜锁锁了,然后踩着厚厚的积雪走了。

    皮蛋却好像被母亲后面几句话提醒了什么似的,他站起来想了想。快步来到院门后,抓着门摇晃了几下,院门被母亲从外面锁上了,打不开。他马上跑到了厨房,厨房的院子地上有一把木梯子,是斜靠在自家厨房的墙上的。他现在只需要把梯子推过来,架在院墙上就行了。

    他费劲的将梯子用力的推动,倒向家中的院墙。那梯子是竹子做的,倒不算很重,终于咣当一声,竹梯子架在了墙上。

    接着他爬上了楼梯,骑在了围墙上,看着外面厚厚积雪的地面有些害怕,这要跳下去,把腿摔断可怎么办?他四处看了看,突然眼中一亮,往前不远是一棵树,有树枝伸到了院里,自己踩在围墙上应当够得着。

    皮蛋便小心翼翼地踩着围墙往前走,走到了那根树枝前,慢慢伸手去够那根树枝,终于把树枝抓到了。他紧紧抓着,想爬上去。可皮蛋站立不稳,往墙外摔了下去。他吓的用手紧紧抓着那树枝,拖着树枝往地面坠落。在离地面还有半尺高时,树枝又把他往回弹,弹上了空中上下晃动了好几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