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章熊熊怒火
    幸亏皮蛋抓得很紧,小手没有松开,虽然小脸吓得煞白,却没摔下去。等到停止了晃动,皮蛋才发现他被吊到了空中,不过他的脚离地面已经很近了,几乎只有半个墙的高度。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咬咬牙松开了手,身子往下坠落,一屁股摔在了雪地里,坐了个屁股蹲。

    这一下摔得屁股有些痛,但还好,他站起来揉了揉屁股,扭头看了看大树,又瞧了下围墙,他想不到自己竟然真的翻出来了。于是踩着积雪,高一脚低一脚的向村外走去。

    他走的方向是出村口的路,他们村距离怀州城有十几里路,以前他跟着爹娘进城赶集,走过很多次。有时他娘背着他,有时他自己走,不过走不了多远便嚷嚷着累,于是他娘和他爹就轮着背她,他们是没钱雇牛车的,这点路都还要坐车,那就别种地了。

    皮蛋以前没想到走路有那么累,但是一想到猪猪他就来了精神,他要把猪猪找回来。他相信,猪猪如果是被人偷了,说不定就是被送到集市上卖掉了,为什么爹娘没想到这一点呢?不过他已经来不及去告诉爹娘了,他要自己去找猪猪,因为爹娘不会相信一个孩子的推断的。

    皮蛋走走停停,路上人来人往,很是热闹。只是寒冬腊月的,一个个都缩着脖子,围着厚厚的围巾,把手拢在衣袖里。又或者有些钱的,便雇一辆牛车或者骑着毛驴出城,多半是去走亲戚,也有不少是进城去置办年货的。

    有些人看见皮蛋一个小孩子费力地走在冰天雪地之中,有些意外又有些可怜,便掀开车帘问他要去哪儿?要不要搭车?

    以前皮蛋就得到父母叮嘱,说千万不能跟陌生人说话,更不能跟陌生人走,很多拐卖小孩的人贩子。所以他都摇头说他爹娘就在后面,他跑到前面来玩的。这是他娘亲教他的办法,若是听到有大人在附近,人贩子一般就不敢动手了。果然听到这话,那些好心人便也就不再理他,各走各的,而皮蛋则硬生生的靠一双脚走进了城。

    当他进入怀州城时已经是中午时分了,他累得气喘吁吁,坐在一个屋檐下喘了好半天气,这才按照他的记忆往集市那边走。以前跟爹娘去过,他知道方向,还记得到怎么走的。

    他来到了集市,集市上人山人海,十里八乡的人都进城来置办年货,或者出售一年的劳动果实换取银钱,买自己需要的东西。街上有些地方已经开始张灯结彩,人人脸上都是准备迎新年的喜悦。

    有的已经换上了新衣服,有钱人家的孩子穿的像个小狗熊似的,手里拿着糖葫芦,一边嚼着一边炫耀的望着皮蛋,在大人牵拉之下,蹒跚着从他身边走过。皮蛋总是忍不住咕咚一声吞声口水,恋恋不舍的看着那小孩子走远,然后这才会继续在集市上寻找。

    他找的是有猪的地方,如果他们家猪猪是被贼偷了拿去卖,或许在这些地方就能找到猪猪的下落。

    猪猪跟着他过了一年,他对猪猪太熟了,一眼就能认出来是不是,所以挨个看去。

    有的猪也很肥,可是耳朵没有猪猪长,有的猪耳朵都很像,只是尾巴短了点,有些呢,额头上的那撮白毛就证明了不是,虽然其他的都像。总是没有一个跟皮蛋记忆中的猪猪完全一样的,总是有这或者那的不一致。因此皮蛋很快就能否定,这些都不是他要找的。

    他把整个集市几乎所有的卖牛卖猪的地方全都找了个遍,可是依旧找不到他的猪猪。

    日头已经偏西了,皮蛋的肚子饿得咕咕叫,他出门的时候还没那么饿,所以并没有拿东西,现在他觉得饿的时候,却又没有东西给他吃了,他决定回家。可是他发现他迷路了,这集市太大了,他找不到出去的路口,到处都是人,好像跟他以前跟着父母来的样子不大一样。

    他几乎要哭了,却忍着不掉眼泪,只是到处乱走。

    他路过了卖肉的摊位,一片一片的猪肉挂在木架子铁钩子上,有的已经切成一条条的猪肉。以前跟着爹娘走过这一排卖猪肉的摊位时,他都要吞口水。一年到头能吃上猪肉的次数不多,只要闻到猪肉的香味,那是根本忍不住的。

    而现在他却没有那份心思,因为他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他们家的猪猪会不会已经被该死的贼给杀了拿来卖肉呢?太有可能了,先前自己怎么没想到。

    于是皮蛋便挨个的寻找,特别是挂在挂钩上的半片的那种。有一句话叫做皇天不负有心人,虽然皮蛋还不懂是什么意思,但是他心中却有这句话的感觉。忽然他眼睛亮了,他看见一块木架子上的半片猪,他一下子就能肯定,那就是他们家的猪猪。

    虽然只有半片,但是猪猪在他心中印象太深了,他完全可以肯定那就是猪猪,它的尾巴,它的腿,它的耳朵眼睛,特别是猪脖子上的那道绳索的勒痕。

    猪猪是被绳子捆着脖子拴在院子里的,他曾经几次让爹爹把绳索放松一点,因为猪猪越长越肥,绳索紧了,勒着它脖子,都勒出了痕迹。

    但是他爹说不用放,放的太松,猪会挣脱的,所以那道深深的勒痕也是牢牢的印在了皮蛋的脑海中。他认定这片猪肉就是他们家猪猪的,虽然只有一半,另外半片已经被切成一条一条的肉,要么挂着,要么卖掉了。

    皮蛋走到了那片肉下面,仰着小脸看着,卖肉的两个壮汉正在那吆喝着卖肉,集市上人很多,那两个壮汉见他是个孩子,也没理睬,任由他在那瞧着。还想着兴许是馋肉,好久没吃到,在那里看着过干瘾呢。

    皮蛋眼睛死死地盯着这片肉,还绕着那片肉转了两个圈,把其他两片看了,都不是他们家的,就这片是。他眼见着他可爱的猪猪被杀了,变成了这样难看的模样,他顿时什么都顾不上了,一下抱住那片猪肉放声大哭起来。

    这哭声把卖肉的两个壮汉吓了一跳,行人也纷纷扭头过来瞧,只见一个孩子抱着半片猪在那哭,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卖肉的那络腮胡屠夫过来推了皮蛋一把说道:“小兔崽子,你干啥呢?抱着我的猪哭什么?”

    皮蛋瞧着他说:“这不是你的猪,这是我家的,是我的猪猪。你们把猪猪杀了,我恨你!我要跟我爹说,到衙门去告你们!”

    两个壮汉吓了一跳,相互看了一眼,又四周瞧了瞧,没见到有什么异样的人,于是狠狠的对皮蛋说道:“你胡说什么,什么是你们家的?这猪肉是我们家的,我们家辛辛苦苦养了一年,刚杀了,怎么成了你们家的了?”

    “就是我们家的,今天上午有人把它偷了,就是你们俩偷的。你们俩毛贼,还我家猪猪!”

    孩子声音很大,引来不少人驻足观瞧。络腮胡屠夫见有人疑惑地瞧着他,顿时急了,狠狠一巴掌打在皮蛋脸上,抽得他摔倒在了地上。

    络腮胡指着他怒吼道:“小兔崽子,你再敢胡说八道,当心老子揍死你。别以为你是个孩子,老子就不敢揍,惹急了一样揍,快滚蛋!”

    皮蛋爬起来,狠狠的盯着络腮胡却不说话,络腮胡悻悻地转过身,走到摊位上继续卖肉。另外一个卖肉同伙个子要矮一些,指着皮蛋道:“你赶紧滚蛋,少在这捣乱,当心老子也揍你。”

    哪知皮蛋却扑了上去,再次抱住了那半片肉,吼叫着说:“你们两个狗贼,杀我家猪猪,你们不得好死。还我猪猪命来,狗贼,你们两个狗贼!来人啊,救命啊!抓偷猪贼啊……!”

    络腮胡又气又急,抄起摊子上的一把杀猪尖刀走了过来,一把揪住了皮蛋的衣领,将他扯过来,把那明晃晃的杀猪刀的刀背在他脖子上来回拖了两下,凉飕飕的触感吓得皮蛋满脸惊恐的瞧着他。

    “你这狗崽子也会害怕?你再敢胡说八道,老子就用这杀猪刀把你舌头割下来卖。趁老子还没发火赶紧滚,听到没有?”

    说罢,一把推了他一个趔趄。

    矮胖子屠夫也上来指着皮蛋说:“再听到你胡说八道我们可不客气,大瓜子抽你,赶紧滚。”

    皮蛋却不害怕,指着他们扯着嗓门喊:“偷我家猪猪的狗贼,你们不得好死!偷猪贼!你们两个偷猪贼……!”

    络腮胡狠狠一脚,把皮蛋踢了一个跟斗。

    皮蛋摔在雪地里,脑袋都钻到雪堆中去了。他挣扎着爬出来,脸上全是雪花,什么都看不见,耳边传来络腮胡和矮胖子哈哈大笑之声。

    皮蛋咬着嘴唇没有回头,他一直等到那笑声停了,又响起了吆喝声,这才慢慢爬起来,抹了一把脸上的雪花,转过头死死的盯着那踢他的络腮胡子壮汉。

    如果这时候那络腮胡壮汉回头过来,便会看见他的眼中闪烁着熊熊的怒火,这种怒火已经不是他这个年龄的孩子能拥有的了,只能说这个孩子对那胖猪的感情已经升到了可以不顾一切为他复仇的程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