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章牛棚
    两个村民相互看了一眼说道:“那天晚上我们俩兄弟到邻村去吃酒,回来晚了些,在村口的时候,见到他们用独轮车推着一头猪正往外走。虽然我们不知道他们叫什么名字,但是认得出来,因为他们经常在这附近收猪,我们还给他们打了个招呼,他们却支支吾吾的推着车走了。”

    云燕又接着说道:“刚才回来的时候,我在城门洞,遇到守城的,随口问了一下,他们说那天晚上的确有两个人推了猪回来的,还给了他们一吊钱,把城门打开了让他们进来的。他们认得,是经常下去收猪的,其中有一个是大胡子,如果需要,他们可以进行辨认。”

    卓然冷笑瞧着矮胖子说道:“要让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现在有人见证,你们当晚在祁家庄推了一头猪出来,那猪是怎么来的?哪一个人卖给你们的?你想清楚再回答,因为本官会去查访,如果你说的跟别人对不上,本官可要大刑伺候,对于你这种刁民,本官不会客气。”

    那矮胖子双膝一软,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磕头说道:“老爷饶命,那猪的确是我们兄弟俩从那家院子里偷出来的。那天,邻村的请我们去杀猪吃酒,我们也推着车去的,想顺便收头猪回来,但是又因为对方出的价太低,没收到,我们推着空车回来。路过齐家庄时,我哥就说我们进去瞧瞧,看看能不能收到猪。我们以前实际上也去过祁家庄,只是次数很少,因为不顺路。”

    “我们进去之后,天已经黑了。这时候是不好收猪的,敲门人家一般不会开。但我知道我哥说的话的意思,其实他是想顺手牵羊,看能不能偷一两头猪走,以前我们下去也曾这样干过。我们挨着门缝的看,结果就看到了那家院子里拴着一头猪,当时已经开始下雪了,所以我就蹲在地上,我哥踩着我肩膀上了墙。他说里面有一个梯子,正好可以用。于是他就翻墙进去,用杀猪刀把猪敲昏了,然后绳子割断,把猪扛着,从那梯子上来,把猪给我,然后把梯子推了回去。我们就把这猪偷了出来,捆在独轮车上,推着回来了,在路口的确遇到了他们两个。”

    卓然立刻吩咐怀州捕头将那矮胖子拿下,治他偷盗之罪。当人被带走之后,那老头像是霜打的茄子一样。

    卓然瞧了一眼老头,对丁氏道:“本官告诉你们,孩子到集市上找到了他被偷的猪,要把猪说要回去,这是天经地义的。你丈夫居然手持杀猪刀对孩子进行威胁,这是盗贼护脏,人人得而诛之。莫说是一个孩子把他杀了,就算是一个可以受到处罚的成人把他杀了,那也是你丈夫活该。你还有什么话说?”

    丁氏涨红着脸低头不敢说话,老头讪讪的,一张老脸烧的通红:“是老朽管教无方,求老爷恕罪。这事也是他咎由自取,老朽再不敢说二话。”

    回到衙门,推官蒋峰对卓然十分感激,抱拳拱手道:“卓大人当真破案如神,又化解了这棘手的案子,今日知州大人说了,要设宴款待,感谢卓大人的帮忙。”

    卓然摇摇头说:“咱们只怕还不能够高枕无忧的喝酒啊,好像你们地头上还有别的麻烦。”

    蒋峰有些吃惊,忙问道:“什么麻烦?”

    “今天我们从祁家庄出来,在田埂的时候,我曾经站住了,用鼻子到处嗅,那是因为我当时闻到了一种很奇怪的味道,最终确定是尸臭。——我对尸臭这味道很敏感,因为专门搞这一行,不过当时尸臭的味道非常淡,而且若有若无的。可是周围却是田坎,并没有坟场,这就奇怪了,这尸臭的味道到底是从哪里飘来的呢?所以我决定去看看,查个究竟。如果真的被我说准了,那尸体只怕就有问题,是谁把尸体埋在那儿?又为什么埋在那儿?大人不觉得应该查个明白吗?”

    一听这话,蒋峰立刻点头说道:“卓大人的判断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如果真是有人谋杀之后把尸体埋在田埂,那必须查个水落石出,咱们这就去看看。”

    于是他们便立即启程,又返回祁家庄,来到先前他们走过的那片田埂。卓然又闻到了那种若有若无的尸臭味,这一次他要寻个究竟。所以把官袍撩起来扎在腰间,好行动自如,免得被泥水弄脏了。

    卓然摸索着到处东嗅西嗅,终于在不远处的田埂下方的一个斜坡处站住了,他用力吸着鼻子说道:“我想应该就在这了。”

    他们之前来的时候,蒋峰已经把怀州的仵作也叫来了,当下吩咐仵作立刻将卓然所指那一片用锄头小心的挖掘。

    只挖了没几锄便似乎挖到了什么东西,仵作立刻放下锄头,刨开泥土一看,确实是一个人的一条腿,已经只剩下骨头。骨头上被锄头挖伤了一点,但是不严重。

    卓然说道:“记住,这块疤痕是在掘尸的时候留下的,不能跟尸体上的其他伤害痕迹混淆了。”

    仵作立刻在尸格上做了记录。

    几个仵作开始改用小锄头挖掘,绕着尸体四周小心的刨着,逐渐把尸体暴露了出来,根据卓然的指示,并没有翻动尸体。

    卓然一直盯着查看仵作刨开尸体的整个过程,尸体基本上已经白骨化了,身上没有衣裳,全身**。根据尸体的骨盆形状,确定是女性。

    在尸体附近发现了许多蛆壳和甲虫的壳,当发现这些小虫子的壳之后,卓然便让仵作全部推开,他亲自进行检验。他将尸体周围所有的蛆壳都集中起来进行观察,这些蛆壳有三种不同程度的变化,一种是比较新鲜的壳子,属于甲虫壳,另一种是带网眼状结构的壳子,还有一种则只剩下虫壳的留细小碎片。

    在卓然的尸体农场,他不仅记录了尸体的变化,也记录了尸体四周各种动物,特别是昆虫在尸体上留下的痕迹和蛆壳的变化,并做了详细的记录。所以对这三种蛆壳和甲虫壳立刻做出了判断,根据昆虫发育成长的规律,和昆虫壳腐烂的程度推断出,这具尸体至少应当经过了三个夏天。

    这一点与白骨的腐烂程度也大致相当,但是如果没有这些蛆壳,单凭一具白骨,卓然是难以作出准确年度判断的,这些都得益于他尸体农场观察到的资料。

    卓然将尸骨翻了过来,仔细检查尸骨,发现尸骨的舌骨大角骨折。由于整个尸体已经基本排固化,没有其他可供判断性质的东西,但是这种骨折就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卓然将蒋峰叫来,指着舌骨大角骨折处说道:“死者的舌骨发生骨折,舌骨在喉,人的喉部三块骨头中,舌骨的抵抗力是最弱的。另外甲状软骨和环状软骨一般不会骨折,但是舌骨大角在外力作用下是容易骨折的,而这种外力最常见的就是掐脖子。因此可以初步断定,死者是被人勒颈而死,然后埋在了这里。尸骨是女性,身上的衣服又全被脱光了,因此很可能涉及到情杀或者奸杀。”

    说罢,卓然站起身,绕着现场走了一转,指了指现场上留下的几个窟窿说道:“如果我猜想不错,这几个窟窿应该是吊脚楼打地基时,木头插入地面形成的窟窿。所以这里在三年前,应该有一处房舍或者是牛棚之类的、你马上派人去把里正叫来查证一下。”

    蒋峰立刻吩咐捕头去把村里的里正叫了来,那里正很是紧张,来到田埂处,一眼看见那具尸体,吓了一大跳,脸色苍白的说道:“怎么,怎么会有一具尸体埋在了这儿?”

    蒋峰冷声道:“你是村里的里正,你难道不知道吗?”

    那里正吓得差点跪在地上说道:“小的真的不知道,要是知道早就报官了,怎么可能坐视不理。”

    卓然问道:“你们村是否有习俗把尸体埋在田埂上?而且什么衣服都不穿,不用棺材,直接将尸体埋在土里的吗?”

    “没,没有这种习俗,应该是被人谋杀的吧。”

    卓然问他:“你在这儿当里正多久了?”

    “十来年了吧,小人就是本村人。”

    “那好,那这个地方三年前就是这样子的吗?有没有房舍或者牛棚什么的?”

    那里正四下里看了看,点头说道:“没错,这里以前是有一座牛棚,是祁大郎他们家的牛棚,三年前拆掉了,把牛棚转到别的地方去了。”

    蒋峰把卓然叫到了一边,低声对他说道:“我立刻派人,去把祁大郎抓来。”

    卓然摆手说道:“先不用,我们先从外围搜索,看看有没有新的线索,找到进一步证据再说。现在是不是他干的还不好说,因为我只能确认此人是三年前死的,但我没办法确认她究竟是三年前的什么时候死的。而祁大郎的牛棚也刚好是三年前被拆毁的,究竟是拆毁前死的,还是之后死的不好确认,因此需要找到新的证据才行。”

    卓然又问里正道:“这祁大郎的家里都有什么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