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章吹牛皮
    洪氏一听就傻眼了,一两银子,他们家倒是有粮食,可是这银钱加起来只怕也没到一百文,这让她上哪里去找一两银子来,于是只能可怜巴巴的说道:“我,我没有现银啊,要不,我挑几担稻子,在加一只花母鸡给您,差不多也就值一两银子了,你看行不?”

    老先生皱了皱眉,叹了口气说:“也行吧,跟你们这些布衣白丁打交道就是麻烦,赶紧的,你去挑,我马上给你写,你挑完了,状纸差不多就写好,你可以拿去了。”

    洪氏喜不自禁,又叫孩子给老先生磕了头,这才拉着孩子往家走,到了家便挑了几担稻子,到了私塾,都堆在了老先生的屋角,跟个小山似的。估摸着拿到集市上卖也差不多能卖到一两银子了这才罢手,又回家去抓花母鸡。

    洪氏看到自己粮仓已经去了一大块,心里又是心疼又是无奈,今年别说过年了,留下稻种后,剩下的粮食只怕吃不到青黄不接的时候就得断顿,那时只能回娘家厚着脸皮要些吃的,总不能让孩子饿肚子。再不济,上山采些野菜混在一起吃,也许能熬到秋后,娘和大哥二哥肯定不会看着自己和孩子饿肚子不管的。

    洪氏想好了这些之后,心里便有了些底,抓了鸡笼中唯一的一只花母鸡,用草绳把翅膀绑了,带着两个孩子又到私塾来找老先生。

    老先生已经将状纸写好,封在了一个大信封中,递给洪氏说道:“你把这状子拿到开封府,投递进去。,青天大老爷就算不亲自出来见你,也会让随从把你请进去的。因为我这状纸写得极其悲惨,天地之怨不过如此了,拿去吧。”

    洪氏也不识字,自然不知道老先生写了些什么,不过听他说得如此郑重,又如此让人心动,忍不住又是感激涕零。要是这状子真的能替丈夫伸得冤屈,这一两银子也花的值了。

    千恩万谢的接过了状纸回到家中,将所有的一百来文铜钱都用蓝布包了放到怀里,又在厨房包了些饭团,拿了个葫芦装水,又拿了一个蓝布包,包了几件自己和孩子的衣服,捆好后背在背上。接着一手牵一个孩子,出了门后锁上门便出城,要往京城走。

    上到驿道,她又觉得有些傻眼,京城她之前倒是去过,但每次都是坐牛车,路上还要歇个几个晚上才能到的。可是她害怕,若是路上再慢些,到了京城回来,自己的夫君还有没有命可真不好说,还得想法子快点才行。

    可是要想搭马车到京城,这一百文钱估计花出去还未必够,但牛车又太慢了,最好能找到驴车速度比牛车快,也便宜些,于是她便站在路边翘首望着。

    等了好一会儿,也没见有牛车或者驴车过来,倒是身后传来一个叫她的声音:“大郎媳妇,你这是干嘛去?”

    洪氏转头一望,却是村里的里正,正扛着把锄头瞧着她,洪氏忙赔笑说:“我,我也没啥事,准备带孩子走走亲戚。”她不敢说实话,生怕里正拦她。

    里正点了点头,左右看了看,见没有人,便压低声音说道:“你家大郎被抓了,押到大牢里头,今天审了一天,你去看了吧?”

    “是,是呀,我大郎是冤枉的,他没有杀人。他知道厉害,所以咬死都不会认的。”

    “那他可有的苦头吃,我听说那姓蒋的推官厉害着呢,是个笑面虎,看着为人和气,真正狠起来,那比老虎可都不差,吃人都不吐骨头。在他手下被拷问死的,没有十个,也有九个了。”

    洪氏吓得一哆嗦,攥着孩子的手不禁紧了紧,说道:“我,我男人真的是冤枉的,他不可能杀人。”

    里正低声说道:“是不是他杀的我不敢说,但是在你们家以前老牛棚那个地方,可挖出来一具白骨,我亲眼看到的。正是因为这个,才把你家男人抓去拷问,你家牛棚以前在那儿,人又埋在牛棚旁边,不是你家男人干的,那还能是谁?”

    这下洪氏终于知道是什么原因使得自己的丈夫被抓了,顿时犹如受了一个晴空霹雳一般,呆在当场,片刻才着急的一把抓住了里正的手,眼泪汪汪的说道:“那,那这可怎么办?我相信是有别人杀了人,但我家大郎不可能杀人。三年前我还怀着老二,我刚把老二生下来的时候,他除了在地里干活,天天就没离开过家。因为他得帮我洗尿片和照顾孩子,白天也是跟我一起下地干活,我在田埂边带孩子,他在地里忙活,都是一起去一起回,从没有单独出去过,怎么可能是他杀的,我不信。”

    “我也不信,说实话,我知道你们家大郎是个三棍打不出个屁的老实巴交的人,就他那样,杀鸡都还要你帮忙,哪还敢杀人。所以这事啊,你还得想想法子给他申冤才行。他关在大牢里头怪可怜的,都是乡里乡亲的,本来这件事我不能告诉你的,我看你娘几个可怜才跟你说的,你可千万别外头说去。要是话传到蒋推官那里,我这里正可就干不成了,那倒还是小事,说不定把我抓到大牢也未可知啊,千万记住。”

    洪氏一个劲的点头说道:“他大叔,你对我好,我心里记得牢牢的,怎么敢害你。你放心,你说的话,我就算烂到肚子里也不会告诉别人。”

    “那你想好怎么替他申冤了吗?”

    一听里正连这么重要的秘密都告诉了自己,洪氏哪还有什么隐瞒,马上说道:“我打算到京城去,找包拯包青天大老爷,都说他是青天老爷,为民做主,我求他替我大郎申冤。”

    里正摇了摇头说:“这可够呛,这到京城得好几天了,就算骑驴去,最快也得三天,这来去就六天,你男人能不能熬到不好说呀。再者说了,我听说包拯包大人已经不在开封府了,他当上了御史中丞,御史中丞那是管官的官,他不管这种普通案子的。朝廷可不像我们村里,我什么都管,他这个御史中丞就只管他那一亩三分地,你让他到开封来替你查案,我估计够呛,包大人只怕也是有心无力,爱莫能助。”

    洪氏一听就急了,赶紧说道:“这可怎么办?我状纸都写好了,是请村头的教书先生写的,花了我一两银子呢。”

    “这个老头居然收你这么多钱?”村正义愤填膺叫道,“真是过分,你把状纸给我,我去给你把钱要回来。”

    “不是钱,是稻子,我挑了几挑稻子,还抓了一只花母鸡给他送去的,差不多值一两银子。他说他的这个状纸惊什么天,什么鬼神的,很厉害的,大老爷看了一定会替我申冤的。”

    “他就会吹牛皮,变着法儿的要钱,然后买酒。这老头我还不知道,让他写点狗屁文章还有可能,你让他写状纸,他能把那状纸写成策论文章,根本不知所云。上次,李老太婆家里的秧被人拔了,求他写状纸告状,他写的状纸让县衙的看了,骂了个狗血喷头,李老太婆气得直接把状纸扔到了他的脸上,你却还信他。赶紧的,趁着他还没把你的稻子卖掉,把状纸给我,我去找他,替你要回来。”

    “多谢他叔,那,那我这告状怎么办?”

    里正左右瞧了瞧,压低声音说:“我给你支个招,你可别不许跟任何人说是我说的。”

    洪氏感激不已,扯着两个孩子就要跪下磕头,里正立刻拦住了说:“乡里乡亲的,少来这些,我这招绝对管用。你就去武德县找一个叫卓然的县丞兼县尉,求他帮忙。——你知道为什么要找他吗?”

    洪氏摇摇头,茫然地望着里正。

    里正说:“当时你们家旧牛棚那儿发现尸骨,他就在场,他知道这件事。我当时有些奇怪,他是武德县的县尉,怎么跑到怀州地界来查案?后来我问了衙门捕头才知道,人家可是知州大老爷亲笔写信请来的,只因为他破的案子,连皇帝都预备亲批,转发全国各衙门,你说他有多大能耐,连皇帝都大加赞赏的。”

    “你想,像他这样的人,他只要肯点头帮你,你的冤屈哪有洗不脱的,只要是你们家大郎是真的受了冤枉,我相信他就有办法替他申冤。武德县离这里又很近,一天一个来回都没问题,总比你跑到京城去找包大人那要靠谱的多。他毕竟就在县衙,你就在县衙里头堵他,跟门房大哥多说好话,让他告诉你谁是县尉老爷,见到他,你就拉着孩子磕头,把这件事说了。”

    洪氏连连点头,觉得里正说的很有道理,想了想又说道:“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呀,要不,我还是把这状纸拿去吧。”

    里正跺脚道:“你傻呀?我前面都跟你说了,你家大郎这案子他知道,他当时就在场,那还用你来递状子?你只说你家大郎冤枉,被官府抓去上夹棍,打的皮开肉绽的快死了,求老爷救他,这样就行了,别的不用多说。只要县尉老爷肯帮你,他就一定会想办法,他要帮不了,你就赶紧的到京城去找包大人,也不用拿这状纸去,你直接说就行了。这状纸绝对是骗你钱的,我知道你们家日子可不宽裕,这几担稻子送出去,你们这日子可就没法过了,快去吧,稻子我帮你要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