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章花斑点猪仔
    怀州可是武德县所辖的州,严格地说,蒋峰是卓然的业务上的顶头上司,他去插手顶头上司的案子,是很不妥当的,放到哪儿都是要遭人诟病的。严重一些,这些案子如果是被好事的言官揪着不放,要弹劾自己,也完全是可以的,毕竟自己是越权办案。

    所以私下里把案件侦破,抓到真凶才是上策。可是这一点在当时发现白骨的时候,卓然就已经开始思考了,那时他以为蒋峰他们会让他继续查办,但是后来没有,所以卓然就没有继续考虑下去。

    现在回到当时的思考,卓然想到的第一步,当然就是查清楚,那具白骨的来历,也就是尸源。确定清楚尸源之后,搞清楚白骨到底是谁,然后围绕着这个范围周边进行调查,以寻找可能存在的嫌疑人。

    但蒋峰没有按照这个思路来进行,而是采用了衙门惯常的刑讯的那一套来逼取口供,结果导致了现在这个十分危险的境地。在卓然看来,目前现有的证据没办法证明祁大郎就是凶手,仅仅因为他们家牛棚盖在那儿,还是三年前拆毁的就推定他是罪犯,太过牵强,没有基本定罪的证据,所以很可能是个冤案。

    卓然在脑海中已经大致把这个案子该如何侦破想清楚了,在洪氏终于把她认为该说的事都跟卓然说了个明白之后,眼泪汪汪的望着卓然,等他示下。

    卓然这才宽慰道:“这个案子我知道了,你不用担心,我会替你想办法的。你先回去,也不要去别的地方告状,更不要去京城,就在家呆着。我可能会来找你问一下问题,你要是走了,我可找不到人,明白吗?”

    卓然没有直截了当的说自己会调查这件案子,或者替她丈夫洗脱冤屈,毕竟她丈夫究竟是不是被冤枉的,还没有更多的证据。同时若是这样说,很可能会把这话传到蒋峰的耳中,惹他不快,反而影响卓然的下一步的调查。所以卓然只是含糊地说,他会处理这件事。

    卓然用了很技巧的词汇,但是洪氏还是把它理解为卓然会帮自己丈夫申冤,因此满心喜悦,连声答应说自己会在家中等着。

    送走了洪氏之后,卓然吩咐郭帅马上去把捕头云燕叫来,两人商议一下这案子下一步该怎么办。

    云燕默默的听完整个案子后说道:“本来那天你让我带人去查四周失踪的人时,我就已经想好了该怎么办。不料他们又不让我们继续接手办这个案子,所以才没有把相应的事情开展下去。既然现在我们只能私下里查,那还是暗中调查,你在幕后指挥,有什么事我来查。就算怀州知道了,他们也奈何我不得,我毕竟只是个衙役捕头,跟你不一样,没有哪个言官会弹劾一个捕头的。”

    卓然点头说道:“我也是这个意思,我如果去查了,有可能会给人口实,我把你叫来也是这个目的。好在怀州距离我们这儿不远,你不要带别人,自己去就行了,我相信你有办法查清楚其他村子到底有没有失踪的人。好了,你去吧,这个人,从她的年岁来看,很可能已经成家有孩子了。”

    云燕带了两个捕快,三人化装成行商的人,云燕也穿了男装,出门连夜骑赶往怀州。从卓然了解到的情况来看,那祁大郎估计熬不了多久了,三天后再来一顿酷刑,他恐怕就顶不住供认有罪了。如果他抵死不认,又有可能在酷刑中身体遭受致命的伤害,那将会影响他一辈子。

    卓然相比而言,更担心后者,因为前者,他即便认罪了,到时候还可以平反,而后者,关节一旦破碎,在想复原将会非常困难,也许他一辈子就只能躺在床上,连行走都困难,更不要说下地干活。而对农妇来说,不能够干活,他们家庭将会遭受灭顶之灾的。

    在古代是没有国家赔偿这一说的,冤枉就冤枉了,国家不会赔钱,顶多往上翻案,甚至连平反昭雪后口头上的安慰都没有。所以他必须要赶在悲剧发生之前破获这起案子,否则他就只有去找蒋峰和知州摊牌了。那是卓然不愿意的,因为那可能会给怀州知州和推官蒋峰留下很不好的印象。

    第二天,天还没亮,云燕便带着两个捕快连夜骑马来到了怀州城外的祁家庄。这时天才刚刚亮,不过对于农村来说,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天刚亮便已经有人开始活动了,靠近年边,走亲戚的,购物的,总是有点忙碌的。

    云燕他们花了一整天,把附近的几个村子全都走了一遍,找了各种借口探听消息,得到的结果是,村里面没有谁在三年前失踪了。

    眼看天色已晚,这一天没有任何收获,云燕很着急。她想赶紧骑马回去,向卓然汇报情况,又觉得很丢面子。难道什么事情都要卓然才会办吗?自己好歹也是开封府的捕头,也侦破过不少案子,所以云燕决定自己独立思考,看下一步该如何是好。

    她斟酌再三,这个案子死者是在祁家庄庄外的田埂上,埋在那儿的。而且并不是在驿道旁,距离驿道还有一段路,也就是说,受害人应当不是路过此地的路人,而多少应该与祁家庄有关,这才会出现在这附近。

    可是先前他们已经明确了,祁家庄三年前没有人失踪,而附近的村子也没有人失踪,这个女人难道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不对,她既然出现在这,又不是这个村走失的人,那会不会是到这个村来办事或者走亲戚的呢?

    一想到这种可能,云燕顿时眼前一亮,她想到了先前卓然告诉她,那妇人之所以来找卓然,是得到了村里的里正的指点,这说明里正也感觉这个案子是冤屈的。其实在当时发现尸骨的时候,里正已经表达出了这样的想法。

    所以云燕准备去找村正,让他帮忙,于是便带着两个捕快,身穿便衣进了村子。在经过齐大郎家时,看见院门开着,齐大郎的浑家洪氏正在院子里忙碌。

    看来她已经赶回来了,并且按照卓然的要求,老老实实呆在家中等着。

    云燕带着捕快来到了村正家,村正正端着个饭碗,蹲在院子的一块石墩上吃着饭旁边的石桌上放了一碗水酒两道菜。这天寒地冻的,他不在家里头吃饭,跑到院子来,难道饭菜还不够他吃的,还想喝点西北风?云燕想的有些好笑,迈步走了进去。

    院门没关,见有人进来,村正赶紧抬头一瞧,顿时吃了一惊,他认得云燕这位武德县的女捕头,是当时跟着卓然查案的。赶紧上前,躬身施礼说道:“捕头你怎么来了?卓大老爷呢?”

    云燕说道:“你不要多问,我有事要问你,希望你能帮我。”

    “好好,你说。”

    云燕点点头,指了指桌上的饭菜说道:“这地上可全都是积雪,那么冷的天,又没有太阳,天都快黑了,你咋蹲在院子里吃饭?”

    村正憨厚地笑了笑说:“这不是天还没黑嘛,在屋子里黑灯瞎火的,也看不见,倒不如院子里。虽然冷一点,可是屋里屋外也都差不多,蹲在外面外面还清爽一些。”

    进到屋里之后,云燕这才明白村正说这话的意思,原来屋里没有取暖的木炭,也不点灯,自然黑咕隆咚的。屋子里面跟外面差不多的,那还真不如蹲在外头,更亮堂一些。再说这村正家里也不富裕,也要天天下地干活的,也是吃惯了苦的人,也就不在意这点了。

    村正的浑家听说是武德县来了人,赶紧点了油灯放在桌上,又歉意地陪着笑说:“家里没钱买木炭,仅有的柴火也要留着生火用了,可不敢乱砍。”

    云燕问道:“趁着天还没黑,看看还能不能查访,你们村里头三年前有没有哪家村民的亲戚失踪的?我的意思是,我们先前在村外田埂边发现的那具尸体,会不会是其他村子到咱们齐家庄来走亲戚的人。因为我在附近村子已经查过,没有哪个村子走失人,或许这个人不是附近村子的,而是更远的人家,但是是村子里头走亲戚的。”

    村正一听,连连点头说:“这倒很有可能,不过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我这就马上给您去查访,一家家问,很快就应该有结果的,您在家里稍等,我这就去。”

    云燕摇头说道:“我们跟你一起去,在你这屋子,跟外面差不多,还不如跟着四下走走,活动一下,还不至于冻僵了。”

    村正尴尬的笑了笑,带着他们几个出了门,开始挨家挨户的问,有些人不明白村正问这个做什么,都说没有哪个亲戚失踪了,并没有能得到云燕所期望的结果,直到问到齐老三家。

    云燕直接跟着村正进了院子,因为齐老三家他来过,上次跟着卓然来调查齐老三家肥猪被偷那个案子,云燕还跟皮蛋说过很多话,宽慰这个被吓的够呛的孩子,使这个孩子的脸上重新有了笑容。所以皮蛋在院子中,一眼就认出了她,跑过来,仰着小脸说:“姐姐,你又来跟我讲故事吗?”

    云燕歉意的摇摇头,蹲下身,摸了摸他有些冰凉的小脸说道:“这么冷的天,你在外面干什么呢?”

    “我在跟小胖猪玩。”

    云燕又惊又喜,忙抬头往院子里瞧,果然在原先拴着大胖猪的地方,又拴着一头带花斑点的小猪仔,正跟绑着它的绳子较劲,想挣脱那个不舒服的绳索,哼哼唧唧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