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章发疯女子
    云燕又打了个寒颤,赶紧低下头,不敢再看。从怀里摸出火镰,打燃了,然后又摸出一小截蜡烛,点亮了蜡烛后,拿着蜡烛,用一只手挡着风,观察殓房的情况。但那蜡烛的灯光太微弱,勉勉强强能照亮她的脚下和四周巴掌大的地方,甚至连棺材都看不见,空空荡荡的。

    她慢慢的往前走了几步到了墙边,原来前面是一堵墙,她又顺着墙往前走。到了门后,再顺着门往前走,有一张桌子,这里是靠近房顶的窗户,正透着几乎感觉不到的光亮。她绕过桌子,接着往前走,把整个殓房先转了一圈,大致知道有多大。可是她发现她把这一圈全都转完了,竟然还是没见到棺材。

    这让她感觉到有些毛骨悚然,宽敞的殓房里头,难道没有棺材吗?

    她开始在房屋中间探索,可是她发现,她在屋里的几个方向都走了一转,偌大的殓房里头居然空空荡荡的,除了靠窗户下面有一张桌子之外,什么都没有。这让云燕很是诧异,难道自己找错了地方,这里根本不是她要找的殓房吗?

    不可能,地方绝对没错,殓房也就这一间,可是棺材呢?存放的那个尸体呢?

    云燕又转了几圈,却还是没发现棺材的下落。她有些慌乱,如果卓然这时在身边就好了,他一定能想到办法,搞明白是怎么回事。

    云燕抓住绳索准备离开,看来尸体可能转移了,她准备出去找个人查问一下,最方便的当然就是拜访的那个看门的老头了。当然不能表露自己的身份,否则会让怀州的官员知道,他们在插手别人的案子。

    可是当云燕抓住绳索时,她却又犹豫了,要是就此离开,她会觉得是一种失败。她决定再做一次尝试,这一次她要看得仔细些,不能再走马观花。

    云燕伸开了双臂,举着蜡烛往前走,这样她左手拿着蜡烛的地方是亮着的,可是她却看不到她的右手,因为蜡烛的光照不到那么远。她想用张开的手臂来尽可能梳理,搜索更宽的地方。

    她慢慢的往前走,走出了十多步,忽然她感觉到了平举的右手好像触碰到了什么东西,凉凉的,很坚硬。她吓了一跳,难道自己走歪了,已经走到了房屋边的墙上了吗?但是这个想法很快被她自己否定了,因为之前她沿着墙曾经摸索过,那时墙壁的感觉跟现在手里摸的感觉,完全不是一回事。

    这种感觉是冰凉的,好像摸在冰块上的感觉一样。虽然现在寒冬腊月,但是她能确定,殓房里头不可能有冰,尤其是自己现在站立式平举着双手的高度,更不可能有冰。但是自己手里摸到的,实实在在的就是一块坚冰。

    云燕立刻转过身,把左手的蜡烛转移到了右手前,动作快了些,火苗都被扯成了一条红红的线,几乎就要熄灭了。云燕赶紧放慢了速度,使得火苗重新亮了起来。

    她举着手里的蜡烛仔细查看,但是她并没有看见有什么东西,而右手触摸到的那种冰一般的感觉也在火焰出现的瞬间消失了。云燕赶紧用手又摸了摸,的确没有任何东西。她用蜡烛照了照,眼前能照到的地方没有别的东西,她试探着往里走了两步,再用右手去划拉,可还是没有划拉到任何东西。

    云燕立马有一种见鬼了的感觉,明明刚才触摸的那么清晰,可现在怎么就突然没有了那种感觉呢?难道是刚才产生了错觉吗?

    云燕立刻否定了这种想法,因为那种感觉太真实了,甚至现在手上都还残留有触碰到那坚冰留下的感觉。

    当发现刚才触碰道的东西不存在了之后,云燕有些被这种可怕的事情吓着。她往后退了两步,咬了咬牙,然后再次用左手举起了蜡烛,右手平放着往前试探着走,就像刚才那样。

    很快,她的右手又碰到了那坚冰一样的东西,这一次,云燕非常快的将蜡烛移到了右边,但是跟先前一样,那种感觉在灯光赶到之前便迅即消失了。可是这次云燕的注意力很集中,她明显感觉到了右手的的确确触碰到了某个类似坚冰的坚硬的东西。但是为什么蜡烛一过来之后,那坚冰就不存在了呢?

    云燕感觉她的汗毛都要竖起来了,她在脑海中迅速做出了判断,两次都是灯光一过来之后坚冰就消失了,这一次她有了新的主意。

    她继续两只手侧平举,又重新缓慢的往前移动,果然,走了没几步,右手再次碰到了那冰凉的坚冰一样的东西。云燕站住了,这一次她没有把左手的蜡烛也过来查看,身子也没有扭头去看。

    整个房间太黑了,在左手烛光的照耀下,她甚至连右手都看不见,所以扭头过去也没有用。她就用右手触摸,感觉那东西是什么,那东西没有闪避,就静静的立在那儿。

    云燕的右手一点点触摸,上下左右各个方向,甚至蹲下来触摸,最后她发现那是一面墙,而且非常寒冷。摸的时间久了,云燕甚至感觉到自己的右手,已经被那种寒冷冻得几乎要失去知觉了。

    云燕立刻将手拉开一点,但依旧保持着触摸的姿势,运内功,将自己近乎冻僵的右手逐渐回暖。接着手指再往前探,又摸到了那块坚冰一样的墙壁,这一次,她顺着那墙壁往前摸。也没回头,只是一直走,沿着墙边一直用手轻轻的触摸着,并且平行着往前走。

    云燕走着走着忽然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因为她发现她已经往前走出了一百多步了。

    可是这间殓房先前她摸着墙壁走了一转,它的长度或者宽度不会超过三十步。为什么自己都走了一百步了,却还没有撞到前面的墙呢?自己到底是走向了哪里?

    云燕不敢再走,她站住了,心里犹豫着该怎么办,是继续往前,还是返回去,去找很多人,点着灯笼一起来查看,到底是什么古怪?

    云燕终于决定接着往前走,她就不信这个邪,难道还能一直走下去吗?她摸着那堵比寒冰还要冷百倍的墙,一直往前走,又走了两三百步。她还是没有感觉到碰到墙或者任何东西,云燕不敢再走了,她不知道前面等待她的是什么?

    可接下来该怎么办,她忽然想到了一个主意,马上把左手的蜡烛转了过来,去找右手的墙。

    果然跟先前一样,这一照之下,那墙瞬间就没那感觉,消失在了她的手下。

    云燕顿时松了口气,她便两只手抓着蜡烛,往先前墙存在的方向举着往前走。她能看见蜡烛和蜡烛下照着的双手,却看不见地面,只能探索着往前走。

    她相信,有蜡烛的光亮她就不会迷路,也不会陷入迷宫。

    可是结果却让她再次陷入了惊恐的迷茫中,因为她举着蜡烛又往前走了百余步,竟然还是没有遇到墙,云燕再次陷入了惊恐之中。

    于是她加快了步伐,举着蜡烛一直往前跑,跑得越来越快,就像后面有只鬼在追她一样。她能听见自己沉重的呼吸和砰砰的心跳,在这样诡异的殓房中,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否逃出生天。

    一口气跑出了好远,却始终没有碰到墙,云燕立刻转身朝另一个方向也快速奔去,依旧把蜡烛放在前方。但是这一次,又跑出了数百步,却还是没有碰到任何东西。

    云燕来回折腾了好几次,不管她走哪个方向都找不到去处,也找不到墙壁。仿佛陷入了无限的黑暗之中,又仿佛在辽阔的平原上,四周什么都没有,除了土地。

    云燕站住了,拼命让自己冷静,就像在地宫时那样,慌乱只会让自己陷入危机。

    云燕发现手里的蜡烛已经近乎烧完了,她只带了这一小节,因为想着只是进入殓房,查看一下那具尸首的中指是不是骨折或者变形了,这不需要费多少时间,这么一小节蜡烛足够了。可是现在发现找不到那尸体,也找不到回去的路,而手上的蜡烛已经快烧完了。

    她立刻把蜡烛吹灭,把剩下的一小点蜡烛紧紧的攥在手心,四周陷入漆黑的一团,奇怪的是,她抬头竟然看见了她下来时的那个小洞。那个像躲在迷雾后面的眼睛的小窟窿,她惊喜交加,马上用手四处划拉,想找到垂下来的那根细绳,顺着绳子攀上去。可是她找不到,而且她很快发现,不管她往哪个方向移动,那个窟窿始终在她头顶盯着她,好像在看一出戏。

    自己是到殓房里来找那发疯女子的尸骨,而自己却被弄得要发疯了。

    云燕索性盘膝坐在地上调息入定,让自己尽可能平静下来。

    她调息了片刻,缓缓睁眼,头顶那窟窿却并没有因为她的打坐而消失,于是她站了起来,缓缓抬起了双手。刚才就是这个姿势,她摸到了那坚冰一样的墙,至少那还是个东西,让她能确定墙的尽头会有什么,还有一个寻找的目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