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章骷髅
    云燕立刻跑到了绳索旁,抓住了自己的绳索想要离开这里,可是当她准备沿着绳索向上时她又停住了。既然自己来的目的,就是要查那具尸骨的中指,是不是有骨折或者变形导致不能弯曲,为什么还没有达到目的就要逃走呢?尽管她下意识的感觉,现在的殓房充满了太多的诡异,不知道里面究竟有什么可怕的事情,但她还是决定要去查验一下,办完这件事就马上离开。

    云燕快步来到棺材旁,观察里面的那具尸骨,她深吸了一口气,缓缓伸手过去,抓住了尸骨的左手,摸到了那根中指。她试着摸索了一下,中指果然是微微弯曲的。她又试着活动了一下,却没办法勾起,也没办法拉伸。仔细一看,却没有发现手指的骨节有什么变化。

    原先她以为是骨折了,治疗后愈合得不好,导致手指出现了残疾,无法伸展或者向后弯曲,可现在似乎不是这么回事。到底什么原因她无法解释。她又活动了另外几只手指,却都能够自如的弯曲和伸展,右手同样如此,只剩下这根手指头。

    这就是说,这具白骨就是齐老三和村正所说的,在齐家庄以及附近村落闲逛的那个可怜的,发了疯的女人。

    就在云燕低头检查完那只手指的时候,忽然咦了一声,因为她发现,这具尸骨的面颊处,有几道浅浅的划痕,也不知道是尸骨挖出来时留下的,还是之前就外力伤害的。

    她试探着伸手摸了摸,那划痕有些硌手,想必如果是生前所伤,那肯定毁容了,因为面颊上这几道划痕足以让她整张脸成为鬼脸。

    她忽然想起了先前村里的村正和齐老三所说的那话,那个疯女人脸上满是污秽,好像糊的厚厚的泥,难道泥巴的下面隐藏的就是这些刀痕吗?如果说当时洗掉了污泥,不就可以看见这些伤痕了吗?但是村正和齐老三都说,那个疯女人只是坐在河边,却不洗掉脸上的泥,难道她下意识的不想让这丑陋的脸被别人看见吗?

    在云燕用手触摸头骨上的那些划痕时,她忽然又心头一动,因为她看见了死者头骨最后一颗牙齿上,似乎有什么黑漆漆的东西,这东西让她有一种心悸的感觉。她不知道是什么,想要用手去挑,可是挑不出来,那东西卡的很紧。

    云燕仔细观瞧,觉得那色泽很是有些熟悉,黝黑发亮。好像在哪见过,可是又想不起来,又或者说此刻已经不容她去多想了,因为她听到了后面好像有什么奇怪的响动。

    她立即将内力运遍全身,猛的一回头,左手在前,右手持剑在后,凝神观望。这一瞧之下,顿时连头发都立起来了,差点惊叫出声,因为房间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具骷髅。

    这是一具比她还高上一个头的巨大人形骷髅,手臂特别长,几乎要超过膝盖,巨大的脚掌撑开了,踩在地上,稳稳当当的。全身上下白骨森森,没有任何衣服,也没有任何其他器物。走起路来,骨架哗啦啦作响,似乎随时变要散架了似的。

    此刻,那骨架正朝着她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

    云燕吓得全身发抖,连挪动脚步都不可能,只能惊恐万状地瞧着那具骷髅。——人在极度恐惧的情况下,真的是什么都做不了的,因为整个身体都已经僵化住了。

    那骷髅一直走到云燕面前,伸出巨大的手掌,朝着她的脖子掐了过来。云燕想动,可动不了,整个身体似乎已经不属于她了。那双白骨森森的手掐住了她的脖颈,并且缓缓收拢,她顿时无法呼吸,眼前金星乱冒。她甚至只能听到自己脖颈发出的咔咔声,那是喉骨即将碎裂的声音。

    也许是人将近死亡时,迸发出来的求生的**,使她瞬间恢复了活力。手中的短刃猛的往上一撩,朝着对方的手臂劈了过去,就听咔嚓一声,手中的短剑溅出了一串火花。

    那看着已经腐朽不堪的白骨,竟然在他猛力一剑砍击之下,只蹿出了一串的火星,却没有折断。而掐住她脖子的手,却因为这一剑的猛烈撞击,而稍稍有些松动,这使她得以马上吸了一口气。

    她赶紧左手抓住了白骨的手腕,猛力想掰开那手掌,而右手的短刃却快速的刺出,刺入了骷髅的胸膛,响起了一串当啷的撞击声。短刃穿过胸骨和脊椎的缝隙,却没能够有任何损害。

    接着云燕立即抽出短剑,又是一剑,从上而下劈在骷髅的肩上。又是一串火星飞起,骷髅的右肩上的骨头依旧完好无损。

    云燕当真是惊得一颗心沉到了底,连续三剑,除了一连串的火星,居然对对方造不成任何损害,这是什么鬼?

    她发疯一般的将短刃朝着那骷髅又劈又砍,骷髅却没有任何闪避,也不反抗。只是单手掐着她的脖颈,牢牢的攥着,任凭她的短刃在自己晃荡的骨架身躯上,劈出一串又一串的火星。

    云燕几乎要绝望了,这骷髅根本不是人力所能够伤害到的,这该如何是好?云燕被那骷髅掐着往后推,整个身体已经倒在了棺材上,身子往后仰。她把头侧过去,却刚好看见了那颗同样已经变成了白骨的无名女尸。

    这时,云燕几乎就像已经沉入水底,即将溺死的人,抓到什么就算什么。手中短剑已经没办法造成损害了,她便一伸手,抓住了棺材里的那具白骨的头骨,咔嚓一声将它拧断,抓起来当成石头,狠狠一下,砸在对方的手臂上。

    那具白骨,竟然全身一震,随即松开了手掌,往后一步步的撤开,踩着地皮震得咚咚作响。云燕全身无力的滑坐在棺材旁的地上,左手还抓着那个骷髅,右手则扔掉了剑,摸着自己的脖子,拼命的喘息着,眼睛死死盯着那具骷髅。

    骷髅一步步往后退,也没有转身,就这样盯着云燕。他一直退到墙边,然后就像沉进了牛奶中的玩偶,消失在了墙壁之中不见了。

    云燕还是第一次看见类似于穿墙术的事情,先前用手触摸过的坚实的墙壁,在这骷髅面前却像一阵浓浓的薄雾,身体陷入其中没有任何障碍。

    云燕喘息着,好一会儿才终于恢复了一些精力,立刻抓起地上的短剑挣扎着站了起来。她瞧了一眼左手的骷髅,不知道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这一下对方就会退走,她根本想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而就在这时,整个屋子开始剧烈摇动,就好像暴风雨中的纸壳一般,随时都要被撕碎。云燕吓坏了,赶紧挣扎着起来,将手里的骷髅扔回了棺材。

    她快步来到自己垂下来的那根绳索前,将短刃还鞘后抓住绳索,想要往外攀爬。

    在平时,这几乎是不会吹灰之力的动作,然而现在却难于上青天。因为四下里响起了无数的轰鸣之声,那种声音不是单一的,而是很多声音混杂在了一起。就好像十八层地狱的门已经打开,无数的鬼怪在门里嘶叫挣扎着想出来,可是却怎么也挣不脱十八层地狱的束缚。

    各种各样的怪叫声响彻了整个空间,震得整个屋子簌簌发抖。云燕艰难地往上攀爬,一直爬到了房顶,终于从窟窿钻了出去。

    终于爬出那个窟窿之后,云燕又惊又喜,因为她看见了夜空,真正的夜空。原先遮天盖日的浓云已经在夜空中渐渐稀薄,虽然看不到星星,却能见到一轮明月,圆圆的,就像一枚明晃晃的铜镜,藏在淡淡的云层后,正在冷漠的瞧着她。

    四周是高低起伏的,远近不同的房舍的剪影,她认得出来,这就是在怀州衙门附近的景色。

    忽然,那夹杂着各种声音的嘶吼却猛然曾大,犹如天崩地裂的海啸一般响彻整个宇宙。在这巨大的轰响声中,云燕被震得昏死了过去。

    ……………………

    不知过了多久,云燕悠悠的从昏迷中苏醒了过来,她发现身上暖洋洋的,缓缓睁开眼睛,阳光有些刺眼。

    她挣扎着坐了起来,四下里看了看,她依旧坐在衙门殓房的房顶上,四周就是衙门那熟悉的房舍。看看日头,竟然差不多已经到了中午,难道自己在房顶上睡了一夜和一个上午吗?

    云燕侧耳细听,远处有说话声,但离的比较远。她所在的殓房四周没有任何声音,衙门的人一般是不会到这来的。

    她转身往身边的那窟窿望下去,这一瞧之下,顿时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因为窟窿下正好便是那一具放在薄木棺材里的无名女尸的白骨。让她感到惊骇的不在于此,而是在于棺材里的那个骷髅头已经被掰了下来,扔在了棺材里面,那颗骷髅已经掉了个个,并且脸朝下。

    云燕想起来,头天晚上她逃离殓房的时候,就是随手将骷髅扔进了棺材里头,并没有把它放好。难道昨天发生的一切并不是一场梦,而是真实的存在吗?

    云燕再细看,发现绑在房屋的横梁上,垂下去的那根飞索,依旧悬停在下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