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章忌讳
    私塾先生呆了一下,赶紧一躬到地说道:“老朽实在不明白,官差老爷所指何事。老朽一向堂堂正正做人,清清白白做事,绝没有半点亏空良心的事情,请老爷明察。”

    卓然说道:“点灯,让我们进去,我有话问你。”

    老先生这才醒悟过来,赶紧连声答应,把他们往屋里让,然后慌慌张张的去点灯。

    灯点燃了,屋里顿时昏暗的亮了起来,云燕瞧着急促不安的站在那儿的私塾先生说道:“三年前,你们村有个脸上都是污泥的疯女人,喜欢脱光了衣服在河里洗澡,那个女人死了。”

    云燕每说一句话,都死死盯着对方的脸,看他的表情。她发现,当她说到那个疯女人时,这私塾先生表情明显的很是慌乱,眼神躲避着云燕,不敢跟她对视。但当云燕说她已经死了的时候,他反倒满脸惊愕的瞧着云燕,立刻用手胡乱摆了起来,说道:“她死了?谁杀的?这可怜的女人。”

    “可怜?我觉得你才是可怜,你侮辱了这可怜的女人,然后把她杀了,埋在了村外,是也不是?”

    “没有啊,我,我怎么会做那种猪狗不如的事?”

    跟进来的,一直站在旁边的王瘸子立刻叫了起来:“你少装蒜,我都亲眼看见了,就从你窗户后面看到的。三年前我扛着锄头回来,就在她消失之前不久,那天傍晚,我就见到她在你屋里头,躺在床上,就这个位置。你用手捂住她的嘴巴,另一只手在摸她,我看的真切。你还准备解她的衣服,结果她就拔掉门栓跑出去了,你追到门口也没敢再追。我看的真真的,我可以赌咒发誓我没有撒谎。”

    私塾先生顿时面如死灰,低头望着地面,一句话都没说。

    云燕沉声道:“你是读过圣贤书的人,你该知道因果循环,你种的什么因,就会结什么样的果。你做了亏心的事,就要有报应,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想躲是躲不过去的。现在是你自己说,还是我将你五花大绑,押送怀州城的公堂之上,打你个皮开肉绽你才说呢?”

    私塾先生长叹一声,摇头说道:“纸是包不住火的,我就知道,总有一天是这样。好吧,我承认,我欺辱过她,借着给她吃的和穿的机会。”

    “你仅仅是欺辱过她吗?难道她不是你杀的吗?”

    私塾先生慢慢抬眼,望着云燕,又瞧了瞧卓然,眼神中满是痛苦和挣扎,终于他耷拉下来头说道:“是我杀的。”

    云燕非常兴奋,这真有一种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她兴奋的深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平复,接着问他:“我问你,你是怎么杀她的?”

    私塾先生明显犹豫了一下,抬头看了看他们几个,又耷拉着脑袋说:“我用刀从后面捅了她一刀。”

    云燕不由得一愣。

    身后的捕快参与了挖掘尸首,听到了卓然所说的死因,于是厉声吼道:“你撒谎,明明是你用手掐她的脖子,连下颚骨都掐烂了,你还说用刀,你还想抵赖不成?”

    卓然立刻扭头,狠狠的瞪了那捕快一眼。

    那捕快有些不知所措,因为他不知道他什么地方说错了,在他看来,并没有什么问题。而且这是他们审讯犯人经常使用的手段,为什么县尉老爷会如此不满。

    云燕却知道,卓然是最反对采用诱供的,所以也不满的瞧了身后的捕快一眼,冷声说道:“县尉老爷在审案子,不要无故喧哗。”

    两位捕快赶紧后退两步,再也不敢说了。

    私塾先生耷拉着头说道:“是,是我掐死了她。”

    “你在哪掐死她的?你想清楚再说。”

    私塾先生坐了下去,显然他在思索这个问题,看看这个,瞧瞧那个,最终说道:“好像是在村外头齐大郎家的牛棚,在那里掐死她的,我记不清楚了,年龄有些大了。”

    他立刻看见云燕脸上的喜色,不由得明显愣了一下,随即脸上满是苦涩的笑,耷拉下来脑袋。

    卓然则沉声问道:“你当真是在牛棚那儿掐她的,具体在什么位置?你把事情的经过都说一遍。”

    私塾先生沉默了很久,在云燕几次催促下才慢慢的说道:“我那天晚上把她骗到我的住处,想对她施暴,结果她跑了出去。我就追她,一直追到田坎那里,我们打了起来,我怕她喊叫,就把她给掐死了。”

    “然后呢?”

    “然后?然后就埋在那儿了,具体地方我真记不清楚了,时间有点久。”

    云燕长长的舒了口气,这一切都对的上了,连地点都说准了,这地点可不是他们谁告诉这私塾先生的,是他自己供认出来的。可见的的确确是他所杀,不然他根本不知道尸体埋在了牛棚那里。

    卓然沉声问:“你再好好想想,你把她埋在了牛棚的前后左右什么位置?”

    私塾先生耷拉着脑袋,又想了片刻,摇摇头说:“我真的记不得了,时间太久了,我当时就很慌。”

    “你哪来的锄头?”

    “我自己家的,私塾后面有片园子,我平时在那里种一些瓜果,所以我有锄头。”

    “你埋尸体是怎么埋的?我说的是细节,当时她穿的什么衣服?”

    私塾先生望着卓然,犹豫片刻说道:“她应该没有穿衣服,我把她衣服都脱光了,一起扔掉了,然后才埋的。”

    卓然傻眼了,他先前觉得这老头似乎有些问题说得有些让他不踏实,特别是杀人手段那一块。可是后面,他却准确地说出了埋尸的地点,而现在,又准确地说出来,他是把死者的衣服脱光了才埋在了地里。这个细节除非是凶手,否则一般是不可能知道的,看来这下是真的抓到凶手了。

    卓然点点头对云燕说道:“把他带走,送到怀州衙门。”

    第二天早上,在怀州衙门推官的签押房内,蒋峰神情尴尬的听完了私塾先生的供述,以及目击证人王瘸子的证言之后,他有些讪讪的对卓然说道:“可是那天,在大堂之上,那齐大郎也认供认他杀人了。”

    卓然淡淡说道:“据我所知,他在大堂上是受刑不过,胡乱招供,不仅承认了他杀了人,还承认杀了牛、放火、拐卖妇人、偷窃、抢劫,凡此种种。明显就是因为受刑不过胡乱招供。更何况,后来他马上否定他杀人,而且你用刑,他也没有再招过。”

    蒋峰干笑两声说道:“明天本官正准备再次好生审讯此人,他应该就能够供认出所有事实了。”

    “你那是靠棍棒和诱供出来的,你觉得真实吗?”云燕在一旁道。

    蒋峰低头不语。

    卓然道:“现在私塾先生已经供认有罪,而且也准确说出了杀人的手法和地点,又有目击证人证明他企图对受害女子进行欺辱。证据已经形成链条,只要证明这些证据是真实的,那定罪应该没有问题。不过这是怀州的案子,下官也仅仅是出于好意帮忙,现在人犯已经拿到送到贵处,无论如何处置,都由大人您自行定夺。”

    说罢,卓然拱了拱手,转身要走,蒋峰忙叫道:“卓大人请留步。”

    卓然站住了,回头瞧着他,蒋峰犹豫片刻又说道:“大人如何确定我们发现的尸骨就是这私塾先生掐死的那个疯女人呢?固然罪犯供认有罪,这个证据是最强的,基本上就算没有其他证据也能定罪了。可是如果连死者都搞错了,是不是有些不妥当?”

    卓然当然不会把云燕夜探殓房的事情告诉对方,不过对于对方这个疑惑,他已经心中有了主意,当下说道:“是这样的,我们得到了一个消息,当时在调查的时候,证明是这疯女人的左手中指骨折,不能弯曲也不能伸直,有多人证明。所以我来其实也是想核实一下这件事,如果方便的话,我们到殓房再去看看那具白骨,便可知是否属实。”

    其实卓然对这个案子心里还是不踏实,别把一个无辜的人送来治罪,人家可是相信自己的。那一旦治了罪,将来出了问题,那麻烦可就是自己的了,就算麻烦找不上自己,自己的良心也是过意不去的,所以要当场验尸核对。

    蒋峰当即同意,于是一行人来到了衙门的殓房。

    云燕看见殓房,脸上微微有些变色,她想起了那天晚上在这里的恐怖经历。可是直到现在,她仍然没有弄清楚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

    她实在不能相信那只是一个梦,因为梦里的情况竟然真的存在。她在梦里把那白骨的头拧下来,而棺材中,那头还真的就反着放在那儿了。

    他们来到殓房门口,蒋峰有些犹豫要不要进去,因为当官的有很多忌讳,如果不是特别需要,一般是不愿意来这种地方的,怕粘上了晦气。卓然看出了他脸上的犹豫,于是说道:“如果大人信得过的话,那下官就去里面查验一下,蒋大人在外面稍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