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3章静月湖
    卓然发现到年边时,衙门的差事并不多,来衙门办事的人更少,与其让他们呆在衙门无所事事,抓耳挠腮的牵挂家里的年货,倒不如放他们回去准备。所以早在几天前,卓然就非公开的说了,如果家里实在忙不过来,可以请假。由此一来,衙门的人去了一大半,当然,每个部门都还是必须留人值守的。

    卓然自己却一直守在自己的签押房里,因为整个县衙要他来做主,他要走了,其他人那都散了架,那又不行了,事情都有个度。所以他坐在签押房中继续办公,反正家里头一大家子人,有的是人手,不需要他这位官老爷再亲自动手去忙活。

    便在这时,门房快步进来,递给一封信给卓然说:“老爷,门口有个女子,让我将这封信转交给老爷,说是天仙儿给您的。”

    卓然一听,顿时一愣,当他听清天仙儿三个字时,一下子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立刻接过了那封信,拆开一看,果然不出所料,真的是天仙儿写给他的。天仙儿写给他的内容很简单,就是告诉他,自己在静月湖的小船之上等他。

    卓然一听,不由大喜,他一直很牵挂天仙儿他们的安危,没想到天仙儿平安回来了,这怎么让他不激动。那天之后发生了什么事,他一直想知道。所以他立刻换了一身便装,也不带小厮郭帅,因为可能会涉及到一些机密的事情,便让郭帅自己先回去,跟老太爷他们说一声。

    他现在已经是武德县的一县之主了,虽然还不是知县,但由于没有知县,所以他是全面主持工作的,因此乘坐衙门的官轿或者马车那都是他一句话的事。但是这一次是去见天仙儿,会涉及到一些秘密,他不想张扬,所以穿着便装,步行了一段路,然后招手搭了一辆驴车,这才来到了静月湖。

    他刚到静月湖边,一个伙计便一路小跑的过来,陪着笑说:“大老爷,有位姑奶奶让我在这等您,说用小舟给你送到湖心去,请您跟我走。”

    卓然认出来,这伙计是湖边酒楼的伙计,上次自己跟苏洵和那位来送包裹,给自己软甲的那黑脸书生斗诗的时候,就是这小伙计磨的墨。当下微笑点头,跟着他来到了湖边,湖边停着一艘小舟,舟上有一个船娘,等卓然登上小舟,便吹着悠悠的寒风,破冰来到湖心。

    去年差不多这个时候,他曾经跟捕头云燕在这荡舟,那天发现了连环奸杀案的一个关键情节,使案子得到了重大突破。而这一次,他到湖心去,是要见一个号称武功天下第一的女子,这女子将会告诉他一些他非常想知道的事情,那些事情,也有可能会对他的一生产生重大影响。

    卓然的心有些怦怦乱跳,他一直在琢磨着,天仙儿他们被带走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卓然远远的看见,湖心停着一艘画舫,现在寒冬腊月,愿意到湖上来荡舟的还真不多。寥寥几艘,都是小舟,没有这么大画舫的。等到小舟来到画舫旁,船夹板上出现了一个女子,一身石榴花的衣裙,在冰天雪地里,宛若一株绽开的腊梅,面目含春,却正是天仙儿的大弟子梅香。

    卓然喜道:“梅香姑娘,你们回来啦,见到你真是太好了。”

    梅香嫣然一笑,拱手施礼:“多谢公子关怀,我们一切安好,具体经过师父会跟公子说的,师父在船舱里等着呢。”

    这画舫上没有船娘,只有她跟师妹兰香,还有师父三个人,一切都得靠自己。所以正准备转身去拿踏板,卓然却伸出了手,说道:“你拉我一把不就行了。”

    那画舫并不大,卓然站在船头,画舫的边缘也就到他腰那么高。于是梅香俏脸一红,飞快的朝船舱瞥了一眼,轻咬红唇,伸出了纤纤素手。

    卓然抓住了她的手腕,借力轻松跃上了甲板,但是握着她的手却一直没有松开。梅香的脸更红了,低声说道:“师父在船舱里呢。”

    卓然这才笑了笑,放开了她,跟着她迈步走进了船舱。

    船舱里,天仙儿端坐在蒲团之上,正望着他,嘴角带着笑意。身后站着弟子兰香,却没见到悠然道长。

    卓然赶紧上前,抱拳拱手说道:“姑奶奶,你平安回来啦,真是太好了,我说实话,心中总是牵挂的。”

    这几句话发自肺腑,天仙儿也完全听得出来,不由微微点头示意对面蒲团道:“坐下说话。”

    卓然便一撩衣袍,盘膝在蒲团上坐下,两人旁的小茶几上,放着几样精致的菜肴和两个酒盏并着一壶酒。卓然笑道:“看样子今天有得酒喝了,咱们说之前,不妨喝杯酒吧。也算是借花献佛,为你接风洗尘了。”

    天仙儿嫣然一笑,点点头,她身后的兰香立刻上前,拿起酒盏斟酒。

    卓然端起酒杯递给天仙儿说:“来,咱们连饮三杯,三杯通大道。”

    天仙笑了,笑得很开心。

    两人连着喝了三杯。卓然一擦嘴,也不吃菜,瞧着她说:“好了,我已经等不及了,究竟发生了什么?”

    天仙儿却摇了摇头说:“我叫你来,不是要告诉你发生了什么的,你只需要知道我平安回来就行了。我现在依旧是天池宗南门掌门人,其他的,因为涉及本派的事物,实在不方便告诉外人,还请谅解。当然,我先前说过,除非你愿意做我南门外门大师叔,也就是我的师弟。我就可以把所有的事情原原本本都告诉你,只要你想知道的,我能说的,我都可以说。”

    卓然笑了,一把抓过了酒壶,拔掉塞子,将酒壶嘴对着自己的嘴巴,咚咚咚一口气,大半壶酒都倒到了肚子里,这才将那酒壶放下。又长长的吐了口气,这才说道:“真是好酒,——好吧,看在你准备了这么好的好酒,又三番五次邀我入伙的份上,我答应你了,做你的师弟,当那个什么外门大师叔。”

    天仙儿一呆,随即狂喜道:“你哄我?”

    “要我发誓吗?”

    “不必。我信你。”

    天仙儿喜不自胜。她原先说这话并不抱希望的,因为她邀请过卓然好几次,卓然却一直不答应。而这一次,她只是旧调重弹,只想用来作为婉言谢绝对方关心询问的借口,当然,也是心中真实的想法。可是没想到,卓然这一次竟然答应了,而且答应的很痛快,没有半点犹豫。

    卓然答应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悬浮石。

    上次在地宫,得到悬浮石之后,他居然会了壁虎功,让他品尝到了无穷的乐趣。而且这悬浮石究竟还有什么样的神奇本事,可是说不清楚的。也正是因为这种不可知,更让卓然充满了期待。

    因此回来之后,他就一直在琢磨,怎么才能弄到其他的悬浮石,因为根据先前他了解到的信息,悬浮石被天池宗的宗主分成了东南西北上下六个地方来进行保管。他现在已经得到了南面所有的悬浮石,前两天还得了另外一枚不知道是哪个门派的。

    另外,总共六块铁板,他学会了其中一块上面的神秘花纹,还有五块,要是都能收齐了,那又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奇迹出现呢?

    正是由于对这神秘悬浮石和铁板上花纹的巨大好奇和渴望,卓然便已经决定,如果再有进入天池宗的机会,那就加入。只有加入了天池宗,才有可能接触到悬浮石,毕竟像这一次这么机缘巧合的事太难了。必须要主动出击,前去寻找,比靠狗屎运好的多。

    所以在天仙儿再次提出这个建议之后,卓然便欣然应允了。

    天仙儿喜道:“按理说要开香堂,在宗主牌位面前磕头才能够领你入门,但是仓促之间也来不及准备。这样吧,我们摆柱香,你就遥向北方磕头。然后誓死效忠就可以了。”

    卓然皱了皱眉说:“必须给宗主磕头吗?”

    天仙儿一听要坏事,她担心卓然因为身为官员,不愿意轻易给人磕头,除了皇帝。这种文人墨客的自尊心可能会使这件事黄,赶紧说道:“让你朝北方磕头是因为我们崇尚的天池就在北方,那是我们的宗门所在,你是朝宗门叩拜,而不是朝宗主。”

    卓然又说:“你刚才不是说要誓死效忠宗主吗?”

    天仙儿眼珠一转,赶紧改口说道:“我是让你效忠宗门,包括宗主自己也要效忠宗门。宗主也好,下面的人也好,都只是宗门的过客,一代一代传下去,除了宗门能永恒,谁也不能永恒。”

    卓然道:“哦,我还以为这天池宗是你们宗主创建的呢,原来也是别人创的,传到他手中的。”

    “没错,天池宗已经存在数百年了,前面的宗主在天池宗的青石崖上都有雕塑的,这是我为什么让你朝那方叩拜的原因。”

    卓然顿时释然,说道:“死者为大,他们又是宗主,开宗立派,我既然成了他门下的弟子,朝这些宗主磕个头也未尝不可,至于现在这宗主,还是算了吧。”

    卓然不知道为什么,对现任的宗主印象不太好,自己给自己找了个借口。

    当下梅香和兰香摆下了香案,点燃了香,天仙儿先对北遥拜说:“师父在上,弟子天仙儿替父收徒,收武德县县尉卓然为您的徒弟,排我之后,列他为外门师叔,负责外门的重大事宜。请列位宗主在天之灵,护佑于他,让他成为本门中的骄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