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4章护法
    天仙儿说完后,恭恭敬敬的磕了几个头,然后才让到一边。卓然便上去拱手,上了香,跪下来磕了一个头,然后说道:“我愿效忠天池宗。”

    然后站起身,瞧着天仙儿。

    天仙儿嘴角含着苦笑说道:“你一向出口成章滔滔不绝,怎么着该你说话的时候,你却如此惜墨如金。”

    “话不在多,管用就行,说多了废话只怕列位在天的宗主也没兴趣听的。”

    天仙儿笑了笑说:“好吧,算你说的有理,咱们进去吧,师弟。”

    “好的,姑奶奶师姐。”

    天仙儿忍不住白了他一眼说道:“你就不能好好叫我吗?叫我师姐就师姐,干嘛偏要加个姑奶奶?”

    卓然笑道:“姑奶奶可是你要求我这么说的。”

    “那是因为你还没有入本门,你现在已经是我的师弟了,当然直接叫我师姐就行了,姑奶奶之类的,那是别人叫的。”

    “好吧,师姐,咱们进去先喝它几大杯,庆贺一下我这个精英加入你们天池宗,为你们天池宗增添光彩,嘿嘿嘿。”

    卓然厚颜无耻的自吹自擂。天仙儿却微笑说道:“你说的没错,你一定会成为我们的骄傲的。”

    “对了,我都拜师了,该告诉我师父是谁了吧?”

    天仙儿表情肃穆道:“我们师父是上一任宗主,修炼时出了岔子意外身亡了。”

    卓然顿时惊讶道:“原来咱们是宗主的弟子啊,那可够牛逼了!”

    “是啊,师父亲收弟子不多,你要珍惜啊。”

    “当然了。我会的。”

    “收你入门,当然要传你武功。不过我事务繁杂,可能一些入门功法我会让梅香替我传授给你。你不要小看,她的武功在江湖上可以列入一流高手的。”

    卓然扭头望向梅香,嘿嘿笑道:“行啊,我很渴望跟梅香学武功的。”

    梅香听他居然厚颜使用渴望这样的词汇,顿时羞得连脖颈都红了。

    天仙儿却仿佛没注意到,说:“好啦,我现在可以告诉你,那天我们离开地宫后发生了什么事了。”

    到了这一刻,卓然反倒不着急了,说道:“咱们先喝几杯,喝了之后再慢慢聊。”

    刚才那壶酒一大半都被卓然喝掉了,兰香赶紧去船舱,又拿了一壶酒过来,给两人斟满,天仙儿说:“喝酒也行,就怕你喝高兴了,把正事给忘了。”

    “今天的正事就是喝酒,边喝边聊,不是马上就要过年了嘛。对了,你过年准备去哪呢?你要是没地方可去,就去我家吧,我家一大家子人热闹的很。”

    天仙儿微笑着摇头说:“我有事要做,就不讨扰了,今天跟你说一些事,然后我就要走了。”

    “这么来去匆匆干什么?人生苦短,及时行乐,搞的跟白驹过隙一般,有啥意思?”

    说罢,卓然连连举杯相邀,又连着喝了好几大杯。卓然开始有些感觉到飘飘然的,酒劲开始上来了,而天仙儿被他软磨硬泡的灌了几杯酒之后,脸上也飞起了红霞。天仙儿其实不胜酒力,她又不愿意运用强大内功将酒逼出去,那就显得作弊了。

    天仙儿拿着一杯酒,开始慢慢品着,眼望着窗外铅色的云层和不时飘落的雪花:“那天我们出地宫之后,我才知道宗主对我异常恼怒。因为我们南门地宫中的悬浮石连续两次神秘失踪,虽然失而复得,但是这已经让宗主十分愤怒。因此指派了东门的东金刚和东天王两人,协助南天王前来抓我和马长老,要把我们带到宗门去查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他们还要查清的是,南金刚为什么要动手杀人,以及他逃到了哪里。他们相信我们说的南京刚动手的事,因为当时地宫的确有搏斗的痕迹,墙上清楚的有南金刚擅长的长鞭的痕迹,而且还找不到他的尸首。同时他们相信,如果是我抓住或者击毙了南金刚,我不会把自己关到地宫里头的。我在地宫这个事实,本身就已经说明,应该不是我对南金刚下的手。”

    卓然微笑插话道:“本来就不是你呀,是我杀了他,你们宗主知道吗?”

    “师弟,你不要用这种语气说宗主,宗主他老人家的能耐,比你想象的还要大很多。我的所谓天下第一,那是虚的,他才真正是天下第一,只是他极少在江湖上行走,没人知道而已。”

    卓然马上收敛了嬉皮笑脸,正色道:“好,我现在是本门弟子,对宗主当然应该礼敬有加,你接着说。”

    天仙儿这才点了点头,接着说道:“他们拿出了宗主的令牌,见宗主令牌如见宗主,我当然不敢动手,也没打算动手。所以他们点了我们的穴道,将我们押上了车,在两队武士的护卫下,赶往宗门。前去天池路途遥远,但是有武士护卫,一路倒也平安无事。”

    “到了天池之后,他们只把我一个人带去见了宗主,实际上我也没见到宗主,因为他是在帘后跟我说话的,而且他的声音明显是有变化的,不是他的本音。他让我把事情经过说了,然后简单问了几个问题,接着告诉我说,他原本是一直很相信我的,不会因为这件事就不再相信我。但是悬浮石是本宗至宝,竟然出现两次这么严重的问题,必须要查清楚缘由。”

    “他已经派南天王代替我镇守地宫,并派刘长老执掌天池宗南门,我暂时不能离开宗门,等待调查的结果。另外我的几个弟子,他们要分开进行询问,可能会使用一些手段,以获取真实的事情,但是不会对我有什么不妥的举动。”

    “我被软禁了起来。后来我才知道,我这两个弟子还有外门弟子悠然道长和马长老,都受尽了酷刑。不过他们说的酷刑都不是**上的,因此没有对身体造成大的伤害,但是经受的折磨绝对比**遭受痛苦,还要让人难以忍受。但是令我欣慰的是,他们没有一个泄露了秘密,一直坚持着先前的说法。”

    “同时,宗主专门派人在南门进行了彻底的调查,当时你和云捕头在庄上的时候,只是作为调查案件来的。而且庄上的人本来就少,他们对你们的行踪没有掌握,并且他们确认,你和云燕的武功都不足以对南金刚造成任何威胁,所以肯定不是你们做的。”

    “调查一直持续到了前不久,再次出现了一个彻底颠覆他们结论的事情,那就是南门地宫里的悬浮石再次消失了,而且这一次,没有再恢复,谁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当宗主得知南门的悬浮石再次失踪之后,暴怒,立即调集了东天王和东金刚前往查看。到了庄子,谁也没找到,包括南天王、刘长老和宋大婶都不见了。——我猜想是你干的,你杀了他们三个!”

    卓然瞧着她没有说话。

    天仙儿道:“你不用紧张,不管你承不承认,我都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的,我也不会让宗主和其他任何人知道这件事情。梅香和竹香是我的内门弟子,这才她们两饱受酷刑都没有把真话说出来,也是完全信得过的,所以我什么事都不会避着她们。”

    天仙儿转头瞧了瞧身后的两个弟子,梅香和兰香都只是俯身一礼,并不说话。

    卓然点头说:“你接着说。”

    天仙儿也没追问这个问题,道:“我原本还担心你们被关在地宫中无法出来,不过好在地宫每个月都有坚果送进去,还有水,够你们一直坚持下去的。当我得知地宫没发现别人,我就知道你们肯定逃出去了,这才放心。虽然悬浮石失踪了,但我可以肯定不是你们带走了。”

    卓然心里咯噔一下,故意说道:“那可未必哟,我为什么不能带走呢?”

    天仙儿说:“悬浮石只要离开地宫,宗主、金刚和护法都会感应到。他们没有感应到,说明悬浮石还在地宫里,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消失。难道大猩猩有吃掉了吗?我们用你的办法给大猩猩做了灌肠,但没有找到半点悬浮石,所以不可能是大猩猩吞下了。可惜大猩猩不会说话,不知道悬浮石去了哪里。”

    卓然暗自松了口气,轻松道:“你们不在场,悬浮石却再次失踪,而且一去不复返,这下宗主该知道冤枉你们了吧?”

    “是的。宗主由此断定悬浮石的失踪跟我没有关系,加上宗主以前对我一直非常信任,于是便把我和我的几个弟子还有马长老都放了,让我们回来,让我重新执掌南门,同时还让我临时担任南护法,履行护法之职。寻找悬浮石。”

    南金刚和南天王都死在了卓然的手中,等于南门已经没有了联络人。而这种联络的人不是随便指一个就可以担当的,必须要经过长时间的考察和准备,因此在此之前,宗主委任掌门人代行护法之责,也在情理之中。

    卓然于是笑道:“那我是不是该恭喜师姐呢?”

    天仙儿却没有笑,说道:“护法一职,责任重大,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做得好,宗主让我务必找回全部悬浮石。我想尽了办法,还是没有任何踪迹。所以我想找你帮忙,你破案如神,上次悬浮石失踪也是你发现端倪的,所以来找你了。”

    “尽管我知道不是你带走了悬浮石,但我还是暗中跟踪你,并对你的住处,包括你的衙门所有的地方我都进行了寻找探测,但都没有找到悬浮石的踪迹。我相信你也没有把它吞到肚子里带出来,因为如果你现在还把它留在你肚子里,那你肯定吃不下东西,而且会很难受。可是我暗中观察,你吃喝的都很香,没有任何不想吃东西的时候。”

    “那倒是,我天生就是个吃货,你要让我不吃东西,那还不如直接掐死我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